Cacophony 05

 

 

  半年之前的真一郎,雖然清楚了解自己在音樂方面並沒有什麼特殊天份,但基於興趣與好奇,他仍然暗自將「擁有一台VOCALOID」這個目標放在內心落落長購物預定清單的末尾,小心翼翼幻想著等到某天購入之後的景象。

  而這種幻想直到某天下班後他為了買東西繞路經過一家機械人商店前面時才宣告結束。

  「那個,請問一下櫥窗那邊那個粉紅色的VOCALOID……」

  聽到了客人的詢問,一名面無表情、圍著深藍圍裙年紀看來和自己差不多的男店員走了過來。

  「你說哪台?」

  「這台。」兩人一同朝櫥窗背面的方向走去,他伸手指向吸引住自己目光的機械人,穿著長裙站立的背影看似柔弱卻又高不可攀。

  「喔,這台如果你有興趣的話現在還蠻便宜的,因為是有問題的二手品。」

  「有問題?不是看起來還好好的嗎?」

  聽到這種疑問,店員馬上露出了就像是在說著「果然是門外漢」的笑容。

  「表面看起來還不錯是因為我們有處理,要不然被送過來的時候那樣子根本就賣不出去。」

  「呃是喔……」

  「而且外表還不是最大的問題,裡頭的零件不知道是運轉過度還是怎樣壞了一大堆,雖然都有換過或修過,但運轉起來可能就沒辦法像新品一樣那麼靈活。然後你知道它是VOCALOID吧?最重要的聲音調整和發聲系統也有損毀到,之後在調聲上的自由度和順暢度上可能都會比較麻煩。另外它的語言功能也有故障,我們測試過應該是不能說話了,但這裡就比較麻煩因為那不算在保固範圍內,所以有需要的話可能就得再貼錢修理…就不知道你覺得怎麼樣?」

  「哈啊……」不時用點頭小心附和店員的話,他又抬頭瞧了一眼那台VOCALOID的背影,在室外街景之前低垂而露出的白嫩後頸在薄薄的粉紅髮絲間若隱若現。

  像是想起了什麼般,此時店員突然「啊」了一聲。

  「不過說到這個,如果你不介意上頭那些問題又是自己一個人住的話買這台可能還不錯,因為當初它送來的時候就有加裝家事用機械人的軟體,所以等於是買一台送一台不用多花時間教。我自己是覺得如果不只想買VOCALOID的話還蠻划得來的。」

  回想起來自己的確也不是什麼所謂理性的消費者,因為在聽見那近乎萬能、名為「買一送一」的咒語之後,等重新恢復意識時,自己早已簽下了張十二期無息的信用卡帳單並且敲定了送貨到府的時間後才出了商店,一邊走在回家路上一邊感受著盤據在背脊部位的涼意。

  在自己失去理智或意識之後發生了什麼事?除了決定要買下一台已經知道很多地方都會不太方便、但至少應該可以幫自己做家事的二手VOCALOID還有簽下一張分期付款帳單之外還有什麼?

  是還有一件事。

  當店員稍微展示機體狀況給自己看時,從後頸的位置抽出一張長方形的黑色記憶晶片。

  「這張記憶晶片也算是被操壞了,保險起見要不要換張新的?」

  「換吧。」

  「那這張你要不要留著當紀念?如果不要的話我們會處理掉。」

  看著店員將晶片拿在手中晃了兩下,他想了下之後伸手將它收起。

  從自己的公事包裡拿出被放入夾鏈袋的晶片瞧了一陣,他只能嘆口氣將它放回包內抓抓冷得發癢的背然後走進附近的便利超商買晚餐。

  而那股涼意便一直持續到了巨大白色紙箱被搬進書房的那天,打開紙箱將看似全新的VOCALOID小心的拉出來安置在電腦附近插上線路,打開主機遵循說明書上每個步驟輸入各種資料。

  終於機體安然啟動,粉紅睫毛顫抖一陣露出了雪白眼瞼之下的靛青雙眼,被衣領遮住的頸子緩速左右轉動像是在觀察著周遭的環境,之後無機而茫然的眼睛直直地望向他,安靜得讓人有些莫名的不自在。

  「啊…那個,我叫做山崎真一郎,妳是LUCA對吧?」看到機械人在延遲了幾秒之後對自己緩緩點頭,他對「聽覺系統似乎沒問題」這件事感到些許的安心。「從今以後我就是妳的主人了,請多多指教囉。」

  通透得彷彿能映出自己身影的眼睛眨了一下後,不知是因零件問題或只是因才剛啟動,她再度用緩慢得如分格動作般的速度低下了頭。重新抬起頭時,櫻花色的唇瓣雖一陣開闔卻什麼聲音也沒發出來,原本淡淡的困惑眼神逐漸出現詭異的色彩。

  「啊,啊啊,妳要不要用這個?」

  有點被那眼色嚇到的真一郎立刻從抽屜裡找出一本只用了幾頁的小記事本,再從筆筒中抽出一支筆遞給她,遲疑了一陣之後,柔軟的十指接過了紙筆,翻到空白的頁面開始低頭書寫,端正的文字轉化成句子。

  『以後請多指教,MASTER』

  「啊不用叫我MASTER沒關係,叫我真一郎就行了。真一郎…是這樣寫的喔。」

  將記事本拿回來在角落寫上自己的名字再放回機械人的手中,靛青色眼睛輕輕垂下望著紙面,又重新寫下一行文字。

  『以後請多指教,真一郎』

  沒過多久,下一行文字接續而來。

  『真一郎有什麼喜歡和討厭的食物』

  「啊?…這個,除了不喜歡吃軟糊糊跟太辣太苦的東西之外我應該沒什麼討厭的東西吧。為什麼要問這個?」

  面對主人略嫌晚了的疑問,機械人只是輕輕點頭沒做出回應,而在雙方之間保持了許久的沉默無聲後,真一郎才一邊說著「那我就先去吃飯囉,妳就先好好充電吧」一邊踩著有些遲疑的腳步回到客廳打開自己在超商買的燒肉便當。

  結果等隔天自己帶著超商特大豬排便當回到家的時候,那台才剛來不到二十四小時的機械人早已端正跪坐在茶几旁,桌上則擺好了兩三個因為距離略遠而看不清內容物的碗盤,食物的香味洋溢在空氣中。

  而看到他回來,女性機械人立刻站起身走進廚房,等回來時一碗還冒著煙的白飯便被置在應該是裝了味噌湯的碗隔壁,真一郎的嘴無意識的張開。

  「LUCA……?」

  『晚餐已經做好了,很抱歉擅自用了放在鞋櫃上的零錢』

  似乎是無視於主人的訝異,女性機械人只是面無表情地遞出記事本。

  「不那個沒關係可是……」

  『但是真一郎總是吃超商便當,長期下來對身體健康很不好』

  看來不只去購物,這台機械人還趁他不在的時候檢查了廚房裡的垃圾。「那是因為我不會做菜……」

  『食物如果冷了味道會變,請盡快用餐』

  「……」

  望了一眼手中微波得溫溫的便當,他只能搖搖晃晃地走到茶几前坐下,把便當放到一邊用著有些煩惱的眼神看著眼前的晚餐內容。

  烤魚、炒青菜、小菜還有味噌湯,非常簡單的內容。

  拿起筷子攪了攪湯碗底部沉澱的味噌喝下一口,他用不敢置信的眼神轉過頭看著坐在一旁的LUCA。

  「……好好喝。」

  放下湯碗夾起一塊魚肉和著飯一同放入口中,真一郎的眼睛又比前一刻睜大了些。

  「超好吃的!LUCA妳為什麼可以做出這麼好吃的東西啊!」

  面對主人坦率而熱情的感想,LUCA快速眨了眨眼像是不懂他為什麼會那麼激動,但真一郎仍然沒有停下自己的感嘆:「沒想到LUCA這麼會做菜耶,魚也烤得好好吃喔。」

  原本以為既然是機械人做出的料理應該也不太能期待味道,但好喝的味噌湯和烤得外酥內嫩的魚肉都在瞬間撫慰了他工作一整天的疲勞,滿臉笑容的,真一郎將眼前所有的飯菜都吃完了。

  「真的很好吃喔!」

  看著吃飽的真一郎對自己露出的燦爛微笑,女性機械人又眨了眨眼,遲緩的點了一下頭。

  他們兩人便如此展開了一同生活的日子。

  雖然自己一開始總是為LUCA的無法言語和面無表情感到不知所措,但久而久之兩人也逐漸形成出了某種屬於他們的相處方式,感覺著彼此之間的距離逐漸拉近,真一郎也始終單純地想著,就算對LUCA有什麼無法理解的地方,只要多花點時間總是能夠懂的。

  就像她和GACKPO的關係一樣。

  雖然GACKPO似乎很在意,只要多花點時間在一起,他也總是能知道該如何跟LUCA相處的吧。

  「我出門囉~今天你們也要好好看家喔。」

  「真一郎大人請慢走。」

  看著兩台機械人一前一後站在狹窄的玄關上目送自己,真一郎穿上上班時穿的鞋子拎起公事包露出笑容推開門,星期一的早晨天空一片晴朗。

  不解他人心思的青年面色愉快地離開公寓走在前往公司的路上。

 

 

  當主人的身影消失在鐵門之後時,LUCA立即拉開了自己與GACKPO之間的距離。

  雖然在真一郎面前仍然會維持著最基本的和諧外貌,但當空間中只剩兩人時,LUCA就會像這樣閃避自己。注視著那道黑色身影走回自己的房內並且關上門,站在原地觀察了一陣四周環境後,他找出了靜電撢稍微擦了一下家具,之後便走回書房跪在地上準備進入休眠模式。

  但在閉上雙眼前,視線的方向正好對上了真一郎昨天開了卻又關上的抽屜,停頓數秒後才緩慢地重新進入程序之中。

  雖是預設成在下午四點才結束休眠狀態,但自己卻是在那之前被強制叫醒了。

  「……LUCA大人?」

  在眼下留出陰影的長睫毛抖動上抬,尚未回到正常運轉狀態的電子頭腦帶著些遲鈍的感覺。

  『我要去超市買東西』

  「是嗎,那也請讓我一起……」

  『你留在家裡,真一郎說今天有他買的東西會送過來』

  蹲在面前的LUCA遞出字句,而GACKPO也毫無疑問的接受。

  「我知道了,請LUCA大人路上小心。」

  小幅度的點頭後,長裙下的圓潤雙腿便伸直抬出離開眼前,在房外傳來一段細小的翻找聲和清楚的鐵門開關聲後室內便又回到了前一刻的安靜。

  重新對焦視線,眼前仍是只要走幾步便能觸碰到的書桌。

  他速度適中的站起身,走至書桌的側邊拉開第二格的抽屜,而盤據在意識中的事物就安躺在各種雜物的上方。

  拿起那只比掌心稍大的透明夾鏈袋,看似面無表情的GACKPO此刻的電子頭腦卻是呈現兩方拉鋸的狀態。

  自己現在的行為明顯違背了真一郎的「再等等」指令,也侵犯了LUCA的隱私,這些其實他都相當了解。

  但,還是想知道,還是想了解。

  如同希望用色彩填滿空白的區塊般。

  用晶片中的資料充實自己意識中關於LUCA的那片空缺。

  弄清那段距離存在的理由。

  「───轉為內建記憶體模式。」

  更改了機體的記憶儲存模式後,他將手伸向後頸輕輕一按,黑色的晶片末端便應聲彈出,抽出晶片放在桌邊後,他輕輕取出袋中形狀相同的物體。

  凝視了一陣,他將晶片插入那方才空出的讀取槽內。

  「啟動修復系統。」

  開始工作的瞬間,原本支離破碎的記憶片段逐漸拼合補起,而身體也因耗能的運轉而微微發熱。

  但逐漸的,他感覺到了「不適」。

  隨著時間經過,修補好的資訊如海綿吸水膨脹般充滿在腦中,悶脹的感覺令指尖也有些發麻。

  或許停止比較好。

  基於安全如此思考後,他預備伸手抽出晶片,但下一秒,一段奇怪的意識開始騷動。

  ───要更努力一點才行。

  「?」

  ───為什麼不能再表現得更好一點一定要更好才行這樣他就會開心了並不需要另一台VOCALOID吧所以自己一定要更努力才行要更努力更努力更努力更努力更努力更努力───

  如洪水襲來般令人窒息的意識使得步伐開始不穩,想取出晶片或者強制停止讀取卻都無法做到,感受到一股人類似乎是稱之為「反胃」的狀態,四肢逐漸無法出力。

  最後一瞬間,他感覺到的是身體撞上地板發出的巨大聲響。

  腦中一段熟悉的旋律流過。

 

 

  睜開雙眼。

  而眼前的人並不是真一郎。

  「妳是…LUCA對吧?」

  比真一郎稍微年輕些、神經質些的臉露出有些膽怯卻又期待的笑容。

  自己緩緩的點頭。

  「以後就,多多指教囉。」

  有些不自然地扯動著臉部的肌肉,是個頗為僵硬的笑容但自己並不介意,預設的問候語脫口而出。

  沒有聽過的,優雅而美麗的女性聲音。

  「以後也請您多多指教了,MASTER。」

  接著青年再度笑了一下,這次有變得自然些了。

 

  青年對音樂充滿著熱情,只要是在家裡大部分的時間幾乎都是花在創作上。

  那時的自己非常幸福。

  每天和他在一起唱著歌,坐在一起看著電視台播放的電影。

  週末午後兩個人一起出門,到他喜歡的咖啡店聽他說著有趣的事。

  為他做飯或做家事時,頭髮被輕輕撫摸並且聽到一句「好棒喔」。

  在感受到青年的溫柔對待時,一切的行為都讓自己有一種「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VOCALOID」的幻覺。

  同時自己想著,自己對青年來說,一定是特別的。

  但很快的,幻覺晃動。

  由青年作出、自己唱出的曲子並沒有得到太多的迴響。

  剛開始青年的失望並沒有表現在臉上,只是仍然笑著摸摸自己的頭髮。

  「下次再更努力點吧。」

  但努力的成果並沒有反映在數字上,青年作的曲子仍然乏人問津。

  青年對自己露出的笑容逐漸減少,同時也悄悄拉遠了彼此間的距離。

  幻覺的晃動漸趨強烈。

  「如果能再多一點人聽就好了。」

  正當自己想要說些什麼來鼓勵青年時,聽到的下一句話卻在瞬間令即將吐出的話語停在喉間無法動彈。

  「如果是別的VOCALOID的話……」

  雖然在說出來後青年馬上便直說自己只是開玩笑的不要當真,但撫摸自己頭髮時的動作與表情卻明顯少了以往的溫柔與真誠。

  幻覺,開始崩潰。

  自己非常清楚自己身為「樂器」與「工具」的身分與分際,但那一瞬間的想法,仍然使自己感到一股異樣的情緒蔓延至四肢末端。

  自己對青年而言並不是特別的。

  自己是可以被取代的。

  每當想到這件事時電子心臟的跳動速度便會突然加快。

  不要失望。

  不要出現什麼,「別的VOCALOID」。

  處於理由朦朧不清的巨大壓迫感中,身體漸漸變得難以控制。

  頻繁的過熱、電子頭腦一陣一陣的當機、動作開始不如之前般靈活。

  每樣都讓青年每次看著自己的眼神減少一些溫柔,曾以為自己很幸福的幻覺世界也剝落崩毀得只剩下殘破的骨架。

  最後是徹底的毀滅。

  某天青年露出了像是抱著破釜沉舟般決心的表情作出了一首新曲交給自己,雖然並沒有多說什麼但其中的意義自己非常清楚。

  那是自己最後一次的機會。

  練習的時候自己拼了命般地,不顧正不斷發出異常訊息的身體與頭腦,在過熱邊緣前不停的唱著同一首歌。

  這次一定要做出能讓那人笑出來的成果。

  不可以再讓那個人失望了。

  為了不讓那個人覺得自己是派不上用場的。

  雜訊四起的腦中已容不下其他事物,包括自己的身體狀況。

  直到最後發現不對勁時已經太晚了。

  感覺體內的零件因過度運轉產生的高熱而一個個的毀損,一直被稱讚說「好美」的嗓音也突然轉成了刺耳的電子噪音,燃燒的焦臭氣味瀰漫在身邊。

  在不間斷的火花響聲中,喪失了站穩腳步力氣的身體倒下,在意識終止的前一刻,耳邊還聽得見那人擔心的呼喊,也感覺得到那人將自己抱入懷中的溫度與力道。

  對不起,不是故意要讓你這麼擔心的。

  只是稍微有點,過頭了而已。

  一定會馬上醒來的,是真的。

  所以,不要對我失望,不要出現什麼「別的VOCALOID」。

  我一定會更努力的……

 

 

  「───!」

  雙眼用力睜開猛地坐起上半身,龐大的腦內資訊仍然讓自己身體處於發熱狀態,聽到的是傳來自己聽來痛苦的喘息、緊咬齒列而發出的摩擦聲與內部巨大的嗡嗡聲。

  『你還好吧』

  仍有雜訊不斷飄過的眼前視野突然一行端正的硬筆字緊逼而來,吃力的轉過頭,一對瞪得渾圓的青色眼睛正緊盯著自己,表情比起平時看見的樣子少了些冷漠和平靜。

  「LUCA…大人……」

  忍住意識中鋪天蓋地襲來的暈眩感,他扶著額頭望向自己的同伴,努力想擠出一兩句話來,嘴唇卻像金魚般開開闔闔發不出任何聲音。

  『不要亂動』

  無力的肩膀被硬壓回地板上,身旁的LUCA皺著眉頭跪坐在左手邊,被塞得鼓鼓的購物袋被隨意擺在附近。

  「LUCA大人……」

  『不要說話,你現在還沒完全散熱完畢』

  只能用一個點頭來回應對方的文字,他安靜地感受自己內部的溫度隨著時間經過逐漸下滑回到正常範圍,耳邊惱人的嗡嗡聲也逐漸平息,他終於能順利的從口中吐出聲音。

  「非常感謝…LUCA大人。」

  『沒問題了?』

  「應該是沒有了…感謝LUCA大人關心。」

  『你出問題的話真一郎會很困擾的』

  「非常抱歉。」

  重新坐起身,他深深的對眼前的女性機械人一個低頭,對方只是回到了一貫的疏遠將臉撇到另一邊,但下一刻青色的眼睛又在瞬間微微擴大。

  伸出了手摸向方才GACKPO躺著的位置,等手抽回時雪白的指間正夾著一片薄薄的黑色片狀物體。

  他才想起,在當機的前一刻他按下了晶片退出。

  感覺到周圍的氣氛開始變得詭異,想開口說些什麼,但在看見對方的眼神情緒轉變時,突然出現的堵塞感使得喉嚨連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當下,他第一次了解到了什麼叫做「殺意」及「恐懼」。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