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ophony 07

 

 

  「LUCA大人要出門嗎?」

  星期天的下午,原本重新進入長時間休眠模式的GACKPO在感知到房外的聲響後立刻醒來,一走到客廳便看見LUCA已經套上了暗金長靴站在玄關將手搭在大門的門把上。

  『跟你無關吧』

  「並不是完全無關的。」

  看不見厭煩卻也讀不出其他情感的眼神盯著他好一會之後,LUCA寫下下一行句子。

  『隨便你』

  收起本子打開門,雖然走到了屋外卻沒有將門關上,只是將手搭在門把上看著還站在玄關的GACKPO,而過了數秒他才了解到這動作的涵義而跟上對方的步伐,走出屋外等待對方將門鎖上後再一同離開公寓。

  走在LUCA身後看著周遭的環境從安靜的住宅區逐漸轉換成人潮來來往往的大街,愈往前進便對看見的事物多一分既視感。

  直到最後,同伴的腳步在一片巨大的玻璃窗旁停了下來,大腦之內的記憶資訊讓他立刻看向身前的LUCA。

  相同的招牌,相同的位置,相同的景物,相同的氣味。

  眼前在非己意識中曾與「幸福」畫上等號的地點讓電子頭腦發出細小的雜音,而LUCA則是面無表情的站在窗旁望向室內:位置被坐滿七八成的咖啡廳的小角落處,一名青年正和一台有著兩大束青綠色馬尾的少女型機械人面對面坐在一起,不時對彼此露出愉快的笑容。

  「LUCA大人……」

  粉紅色的女性機械人一動也不動地將視線停留在那對主僕的身上,直到青年不知道說了什麼後兩人站了起來,少女機械人滿臉欣喜的挽著青年的手臂走出店門,而視線一轉,青年便看見了自剛才便一直站在店外的兩台機械人。

  「啊……」

  像是看到了從沒想過會出現的存在,青年張開了口卻只吐出無意義的感嘆聲,而他眼前的LUCA也只是垂下了雙眼。

  緩緩的走上前,青年擠出笑容望向自己曾擁有過的VOCALOID。

  「是…是LUCA對吧?妳現在還好嗎?」

  看到對方輕輕點頭,青年臉上的緊繃似乎也舒緩了些。「真的嗎?而且好像身體都被修好了的樣子呢,真是太好了……」

  LUCA仍然只是不置可否的低著頭,沒有明顯負面氣息的回應讓對方也像是鬆了口氣,仍然挽著青年手臂的少女型機械人雖不說話但仍對眼前的人露出好奇的眼神。「在妳後面的是GACKPO對吧?是妳現在的同伴嗎?妳現在的主人要同時負擔兩台VOCALOID應該很辛苦吧……」

  雖然聽著對方彷彿不著邊際的客套,但此刻GACKPO的電子頭腦卻陷入了大量陌生資訊正不停叫囂的狀態之中。

  不想和這個人待在同個空間裡。不想聽到他的聲音。不想感受到任何事物。不想去猜測他行為的目的。

  在他壓抑著體內再度湧現的強烈「不適感」時,傳入耳邊的話突然讓他首次正眼望向了眼前的青年。

  「那個…LUCA,雖然有點突然,」像是鼓起了極大的勇氣,青年刻意放慢速度說著。

  「妳願不願意回來,重新當我的VOCALOID?」

  凝視著瞪大雙眼的女性型機械人,青年繼續說道:「果然沒有LUCA還是不行…當初對妳這樣真的很抱歉,我絕對不會再那樣了所以妳可不可以回來呢?我果然還是很需要LUCA……」

  無論表情語氣,青年都沒有任何說謊的跡象,而這股氣氛更加重了意識的困惑與不安。                                                                                                         

  會這麼問代表了青年心中對LUCA的確抱持愧疚,但被詢問的那方又會怎麼判斷?

  如果那個人是這麼說的話自己───

  望向身前比自己矮了一些、彷彿一握就會碎裂的纖細肩膀,自己的情緒也變得騷動不安,等待著回應出現的時間感覺如此漫長。

  過了許久之後,女性機械人頭輕輕垂下露出一小段白色後頸,伸手拿出記事本翻開流暢書寫出一行句子後送至對方眼前。

  『我已經有新的主人了』

  「這個我知道,如果妳願意的話我們可以在跟妳現在的主人談……」

  話還沒說完,LUCA的下一行句子令青年啞口無言。

  『請容我拒絕』

  無視對方的訝異,她繼續寫下沒說完的話。

  『現在的主人非常需要我,少了我他會非常困擾所以我不會離開他』

  『而我現在也過得很好,所以請不要為自己當時的行為自責』

  看了一眼站在青年身側、始終對自己投以狐疑眼神的少女機械人,她輕輕揮動著手上的原子筆。

  『希望您能和新的VOCALOID相處得愉快』

  對面前開口卻說不出一個字的青年一個低頭後,LUCA平靜地轉身準備離開,但沒走幾步便又因青年像是擠壓出的話語而稍稍轉過頭。

  「LUCA…LUCA果然還在生我的氣嗎……」

  看著表情因後悔而扭曲的青年,LUCA只是再度掏出紙筆。

  『看到您過得很好我很放心』

  「等、等一下……」

  正當LUCA準備轉身離開時青年也立刻伸出了手,但在碰到對方白色的指尖之前,手腕處就先感受到了一股箝制感。

  抬起頭時,那台只是從頭到尾都站在一旁的GACKPO正用著壓抑某種情緒的眼神望著自己,低沉的聲音傳入耳中。

  「對不起,她現在是『我的同伴』,可以請您不要接近她嗎?」

  迅速放開對方的手,等他發覺時,自己已經握住雙眼睜大的LUCA的指尖背對著那人大步前進,而被握住的手的主人沒有抵抗也沒有發問,相繫的手一直等兩人走到離公寓不遠的路口時才鬆開,彼此間的距離也被調回到平日的狀態。

  「對不起擅自做了這種事情。」

  對著身旁的女性機械人深深一個低頭,但對方只是無所謂般的看著他。

  『就算被碰一下也無所謂的』

  「以LUCA大人的記憶判斷,任何的肢體碰觸可能都會對LUCA大人造成極大的壓力所以……」

  『不要把我想得那麼脆弱』

  「真的很對不起。」

  又是一個低頭,而LUCA臉上的不悅並沒有維持得太久,沒過多久下一句話便滑至了GACKPO眼前。

  『你應該很失望吧』

  清澈的雙眼再度浮出諷刺的表情,而他也一如之前般否認。

  「我並沒有失望,只是很訝異…因為一開始我以為LUCA大人會答應對方的請求。」

  『還是用「我的記憶」做判斷?』

  「是的,非常抱歉…但聽到LUCA大人的答案時我感到很安心。」

  瞇細的雙眼望向眼前的青年型機械人。

  「因為LUCA大人不會離開,仍然是我的同伴。」

  表情再度因為對方聽來毫無心機的話而瞬間失去了防備的感覺,數秒後才恢復到平時的冷漠,兩人一前一後重新安靜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將兩袋明天要帶到公司請同事們吃的小點心禮盒和和一大袋老家種的新鮮蔬菜放在腳邊,坐了好一陣子車身體正發出痠痛訊息的真一郎站在自家門口,一邊翻尋放在包包內的鑰匙一邊幻想著屋內的景象。

  不知道遵照自己命令看家的兩台機械人到底有沒有乖乖達成任務,也不知道那兩台是否感情能夠稍微好轉一點,一切也都是要開了門之後才能知道的。挑出正確的鑰匙插入孔內一轉再一拉門把,眼前的鐵門便應聲而開。

  「我回來囉~有好好看家嗎?」

  「真一郎大人歡迎回來。」

  迫不及待的脫下鞋子走到客廳,這段日子以來一直都無法同時看見的兩台自有VOCALOID正坐在茶几兩邊的地板上望著自己,久違的共處景象讓他身體的疲憊都消失了大半。

  「啊啊~好久沒有同時看到你們兩個一起出現了耶。」坐在沙發上感受著屬於自己的家庭溫馨感,真一郎對兩台機械人露出讚賞的表情。「雖然不知道你們前陣子發生了什麼事,不過你們一定要好好相處,因為是同伴嘛…對了,我有事情想跟LUCA說。」

  將表情調整成說正事的氣氛,真一郎認真的看著身邊的LUCA。

  「我並不知道妳最近心情為什麼看起來不太好,這也有可能是我自己的誤會…但是嗯…其實LUCA妳什麼都不需要擔心的。」

  前一晚就聽GACKPO說過的話,此刻再度經由真一郎的口中說出讓LUCA忍不住轉頭望向另一邊的同伴,而對方只是充滿歉意的又一次低頭。

  看到兩人的互動真一郎立刻搖著手說道:「啊啊啊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們為什麼會鬧得不高興啦,只是因為聽GACKPO問了很奇怪的問題就覺得該不會跟這件事有關吧?如果會讓妳感覺到不安的話,那我好像還是應該要解釋一下才對…我是這樣想的啦。」

  「我很清楚我並不算是那種有才能的人,或許在我嫌棄LUCA之前自己就會先被妳給嫌棄了吧?但是我只是想做出些能讓自己開心的東西而已,所以我希望LUCA也能夠放輕鬆一點不要給自己太多壓力。」

  「妳也不用擔心有了GACKPO就會被冷落之類的,因為對我來說不管是妳或者GACKPO都是我的VOCALOID,不管是哪個都是一樣重要的。」

  露出溫柔的表情注視著LUCA,真一郎笑得有些不好意思。

  「這樣說的話…LUCA能夠相信嗎?」

  靛青色雙眼眨動數下後,LUCA拿出小記事本迅速的寫下句子挪到主人面前。

  『真一郎不會在意我的問題嗎?』

  「問題…要在意什麼問題?」

  『我不管做什麼都沒辦法像全新的VOCALOID一樣,只會帶來許多不便,這樣也沒關係嗎?』

  「沒關係啊!」

  快得像是瞬間反應的答案讓兩台機械人都像是愣了一下。

  「這也不是LUCA自己願意這樣的吧?去責怪LUCA的話也不公平。而且現在這個樣子我就很喜歡了,不用那麼困擾的。」

  看著保持靜止、對自己露出混合著多重情感的眼神的LUCA,真一郎只是笑著伸出手撫摸著她細滑的粉紅色髮絲,雖然原本似乎有想要躲開的樣子,但她只是低下了頭抿著嘴唇接受了落下的手掌。

  在旁觀看著兩人之間沒有任何言語交流的互動,GACKPO輕輕的站起身走進廚房準備為回到家的主人泡一壺茶。

  將裝水的水壺放在爐上加熱,再將茶葉裝入乾淨的茶壺內。

  在等待水煮開的時間之中,原本在此之前都不停騷動著的意識此刻卻宛如沉眠般安寧。

  但當風平浪靜時,便從始終忽略的地方中浮起了從沒想過的事物。

  當時的崩潰並不只是因為LUCA對於自己過大的壓力。

  視為重要的人的無心一語,才是造成崩壞的最大原因。

  聽到水壺的鳴笛聲,他關起火將熱水小心的注入壺中,乾燥的茶葉受到熱水的滋潤在其中舒展漂動。

  在無知狀態時不會想到的奇妙假設性問題於此刻浮現。

  LUCA對於這次的主人-也就是真一郎-所抱持的想法是?

  計算好茶葉浸泡的時間將茶水倒入真一郎專用的茶杯內,GACKPO捧著裝到八分滿的茶杯走回客廳。此時真一郎將電視轉到了科學頻道正看著似乎以天文為主題的節目,LUCA則是側對著自己眼神平靜的望向螢幕。

  有無可能,LUCA也同樣是對真一郎抱持著相同的情感?

  假設竄出的瞬間,電子心臟因一陣未知的雜訊而加快了跳動速度。

  「GACKPO?」

  眼前的兩人都對自己投以迷惑的視線,而他只是搖了搖頭。

  「沒事的,真一郎大人請用茶。」

  將茶杯小心遞給主人後,他走向茶几的另一邊坐下。

  或許只是一時的程式錯誤而已。下了如此判斷,他便將注意力放在眼前散發著奇異色光的多彩星辰。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