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ophony 04

 

 

  「───工作完成。」

  看似纖細卻蘊藏著力量的象牙色修長手指將掛在曬衣架上的最後一件白襯衫取下,站在陽台的青年型機械人轉頭望了一眼外頭正落下絲絲細雨的午後風景。提起放在腳邊被裝得半滿的衣籃走回客廳,坐在平日不常坐下的黑皮沙發上,他將籃內的衣服一件件取出然後細心折好疊成一落。

  自啟動後開始計算,自己已經在這裡度過了超過六天又十六小時。一邊摺著眼前真一郎的灰色休閒服,GACKPO一邊調閱出電子頭腦內的時間資料。

  在這段時間裡,人工智能每一天都因接收到龐大的情報量而成長著。

  真一郎看似規律卻又充滿不確定的作息、晚間新聞裡的氣象報導、經由線路傳送至腦中的旋律、倒垃圾的規定時間、走到附近超商的路、判斷食材新鮮度的方法、經常聽見真一郎哼著的緩慢情歌、菜刀的正確握法、與熱氣一同上升擴散的茶香味、人工聲帶保養液的黏滑感、靜電拖把布的擺放位置……

  但在無數的資訊之中,只有一件事情直到目前都無法有更進一步的理解。

  那就是LUCA。

  雖然自己在遇到不知該如何動作的情形時,LUCA都會俐落而安靜地直接走上前示範,但一當確定教學對象已經理解,面無表情的女性機械人馬上便又會離開自己的身邊。而平時若是並非必要,她也從來不曾主動接近自己。

  就像是設了一堵無形的牆一般。

  「這段時間有什麼不習慣或有問題的地方嗎?」

  前幾天的晚上,吃完了晚餐正在看電視節目的真一郎如此問道。

  「到目前為止並沒有任何的不習慣,感謝真一郎大人關心。」說完停頓了數秒之後,GACKPO再度開口。

  「有的問題大概是,我仍然無法取得關於LUCA大人更多的資訊。」

  當時,聽見GACKPO這麼說的真一郎並沒有露出太意外的表情,只是歪著頭想了一陣後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

  「LUCA就是那種需要花點時間才能跟她熟起來的類型啦不用太介意,我當初也花了一段時間互動才有比較好一點的。之前有主人的機械人性格好像都會比較難捉摸一點…啊我沒說過嗎?」

  看見GACKPO的眼神改變,真一郎抓了抓頭。

  「我當初啊,是在二手店把LUCA買回來的。」

  二手店,也就是指,中古商品。

  轉頭望向與自己一同並肩站在狹小廚房內準備晚飯的同伴,GACKPO回憶起那時和真一郎間的對話。

  正低頭用筷子翻著鍋內雞肉的LUCA注意到了來自身旁的目光,立刻豎起眉毛往手下砧板胡蘿蔔只切到一半的GACKPO看了一眼,而理解到那一眼意義為何的青年型機械人也馬上將注意力轉回自己該做的工作上。

  得到的情報也就如此而已,將蔬菜切成能一口吃下的大小,他繼續整理記憶。

  LUCA對待自己的態度的確冷淡卻感覺不到明顯的敵意,雖然自己並不理解理由為何,但主人曾說過的「需要花點時間」讓電子頭腦決定不再去思考和LUCA間的相處問題。

  久了,或許就能夠理解了。

 


  「唔…呃啊啊啊啊啊───」

  「真一郎大人要不要稍微休息一下?」

  看著眼前目光渙散癱倒在電腦椅上發出奇怪呻吟的主人,GACKPO計算了一下今天的作業時數後提出如此建議。

  「哈啊…說得也是呢……」望了一眼介面上看來若有似無的今日進度,感覺到自身極限的青年立刻明快地存檔關閉程式,接著就像是準備已久般的按下了螢幕左下角的網路瀏覽器圖示。

  「我現在完全不否認我是在逃避現實喔,要吐槽的就來吧!」

  「請真一郎大人不要自暴自棄。」

  不理會GACKPO那聽來還帶著些不自然感的鼓勵,真一郎自顧自地打開書籤一點,畫面立刻跳出了經常看見青年點入的影片投稿網站首頁。「修正說法,就當我是在看別人的作品去吸取別人的優點吧!」

  「只要真一郎大人並不是自暴自棄的話我並不介意。請問真一郎大人還需要用茶嗎?」注意到桌上水量已經見底的灰色馬克杯青年型機械人立刻問道,聽見主人隨便的回著「喔好啊」後才將杯子拿起走出書房。

  「唔?這首曲子昨天才上傳的今天點閱數就已經這麼多啦…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從背後傳來真一郎點著滑鼠同時吐出的自言自語,GACKPO走到入口開在書房斜前方的廚房外撥開暖簾,裡頭LUCA正一手拿著清潔劑一手拿著海綿仔細刷著瓦斯爐周邊的每一吋台面。

  「LUCA大人辛苦了。」聽到了來自同伴的聲音,LUCA握著沾滿泡泡和人工橘子味的海綿緩緩抬頭,握著罐子的左手朝背後台子上的茶壺一指便又繼續低下頭。

  「請問LUCA大人需要幫忙嗎?今天的調聲已經告一段落了。」將茶水倒至八分滿,GACKPO轉頭問著,而看到被詢問的對象連頭都沒抬起來,了解這代表什麼意思的他便不再逗留走出廚房。

  「喔喔GACKPO你快過來聽聽看這個!」

  而走到書房門口,像是等待了很久的真一郎立刻興奮地招著手要他靠近,將杯子遞給真一郎後,青年型機械人便將注意力轉向主人手指著的電腦螢幕方向望去。

  此時螢幕上動著的,是畫面不斷飄過各式顏色字句而製作精美的網路影片,自喇叭放送出的歌聲確實是來自於名為「初音MIKU」的別公司別型號VOCALOID,纖弱的少女高音配合著抒情細膩的曲調,只見真一郎雙眼閃爍光芒緊盯著螢幕,小口小口的喝著茶同時仔細聆聽傳入耳內的每個音節。

  「這個曲子跟調教都好厲害,怪不得點閱數一下子就能這麼高…啊,再聽一次吧。」坦率又有些羨慕地說出感想,注意到曲子已經播放結束的真一郎便又按了一次播放鍵,聽來療癒人心的前奏再度流洩而出充滿整個空間。

  感覺主人此刻注意力正全部放在曲子上,GACKPO稍退一步準備回到廚房。雖然剛才LUCA明顯就是不要自己幫忙,但再問一次或許就會被默許了。思考同伴平時的處事方式同時轉身,但一抬起頭便發現腦中所想的同伴正站在門口直直盯著螢幕的方向。

  此刻LUCA的感覺絕不可能被稱為「正常」:平時雖沒有明顯表情變化卻感覺平穩的面部肌肉看來緊繃而小幅度地顫抖,蒼白的手指緊緊摀住嘴唇,穠纖合度的左手就像在保護自己般用力抱著微向前彎的身體。

  「LUCA大人?」

  「LUCA?」

  注意到了GACKPO的呼喚,真一郎將椅子一轉朝門口望去,同時兩人身後螢幕上的影片也傳出了第一道來自少女VOCALOID的歌聲。

  彷彿以歌聲為某道開關,女性型機械人的步伐逐漸變得搖晃不穩,就在身旁的GACKPO立刻走上去看著眼前的同伴。

  相同的時間點,他聽見了從被纖細手指遮蓋住的嘴唇中,微弱不穩的沙啞女聲唱出與自背後而來的音樂完全相同的旋律與歌詞。

  「LUCA…大人?」

  下一瞬間,面前彷彿超過了忍耐界限的身體失去平衡。

  「LUCA大人妳沒事吧?」

  頭頂上傳來一聲呼喚讓她面色慘白的抬起頭,只見身為比自己後來到這個家的青年型機器人正扶著自己的肩膀不讓自己倒下,而主人也馬上將音樂按下暫停走了過來露出關心的神色。

  「妳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LUCA大人是不是太疲勞了?」

  茫然面對著主人與同伴近乎同時發出的問句,無力地將GACKPO還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撥開之後,她只是無力的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什麼問題,但這個回應看來仍無法讓兩人安心。

  「是電量快不足了嗎?還是哪邊出問題?」

  「要不要稍作休息?」

  「我們來稍微檢查一下吧?來坐過來。」

  「真一郎大人說得沒錯,檢查一下比較安全。」

  『我真的沒有事不用擔心我』

  看到真一郎邊說邊走向桌子要把連接線路找出來、同時GACKPO將她壓上真一郎所坐的電腦椅,有些不知所措的LUCA立刻掏出紙筆快速寫下字句推到兩人眼前。

  『我是真的沒事』

  用力寫下比方才那句更大一些的端正文字來回在真一郎與GACKPO的眼前挪移了兩三回後,兩人才互看一眼並往後退一步讓椅上的LUCA重新站起身。

  將在混亂中被弄得有些皺的黑色上衣伸手撫平,抬頭看見兩名男性仍然用著疑慮的眼神直視著自己,無奈地閉眼吁了一口氣,她再度用手指了記事本上的句子幾下。

  「可是我線都找出來了還是檢查一下吧?」手上抓著一把黑色線路的真一郎小心翼翼地問著,但LUCA仍頗為堅持的搖了搖頭。

  『我回房間休息就可以了』

  「真的嗎?那…如果還有哪裡不對勁的話要講喔。」

  看著自己擁有的VOCALOID以點頭做為回應,真一郎本來還有些擔心,但當注意到她的視線轉移到了螢幕上正聽到一半的音樂影片時,他又忍不住開口問道:「妳也對這首歌有興趣嗎?我覺得還蠻不錯的。」

  緊抿著嘴唇看著停格畫面中青綠長髮綁成雙馬尾的少女形象,她搖了搖頭後便轉頭走出了書房,留下兩人略顯尷尬地站在原地。

  「那…今天就先到這裡吧?反正也不早了。」

  對於主人帶著些許遲疑的問句,GACKPO則明快地做出回答。

  「好的。」

 

 

  安靜而下著點小雨的週末上午,目送仍睡眼惺忪的真一郎拿著裝滿咖啡的馬克杯緩步走進書房,用比之前熟練許多的動作來回推拉手中的滾膠拖把,GACKPO慢慢地從走廊的盡頭前進到了客廳的領域之中,而抬起頭時,背對著自己的LUCA正拿著舊報紙擦著沾上了灰塵的落地窗。

  微側著頭思考了一會,他緩緩將口張開。

  「那個,LUCA大人。」

  沒有回應。

  「LUCA大人的身體狀況是否有好一些?」

  沒有轉頭。

  「關於LUCA大人那時聽到的曲子。」

  蹲在地上的纖細黑色背影立刻轉向,靛青色的眼睛直盯著他,眼神中透露的冷淡氛圍充滿著足以讓普通人立即打退堂鼓的氣勢。

  但對才啟動不過幾天的電子頭腦而言,要明智判斷出「退」的最佳時機看來仍嫌太早。

  「為何LUCA大人會知道幾天前真一郎大人所聆聽新曲的情報?」

  瞇細的雙眼內含情緒不言可喻,但說話的人並沒有停下。

  「我在想LUCA大人是否知道些什麼關於這首曲子的情報……」

  唰。

  眨眼之間,LUCA便完成了一連串包括起身、衝向前、拿出記事本翻開、寫字並推出的動作,緊貼在GACKPO鼻前的紙面上,一行『我不想回答你』因為距離過近而變得有些朦朧。調整焦距確認內容後,他稍稍後退一步大幅度地低下頭。

  「對不起,我不應該如此過問LUCA大人的私事。」

  或許是沒想到對方會如此坦率的對自己道歉,拿著記事本的手小小抖了一下,遲疑地將紙筆收進口袋,LUCA便轉頭回到了原位繼續未完的工作。

  看著在陽光下掛著暗金袖套的右手抓著舊報紙在玻璃上摩擦的認真側臉,他便低下頭重新開始自己手上的工作。

  拖把滾著滾著,腳步走到了正從裡頭傳出一陣陣聲響的書房前,轉頭望去,頂著睡覺中被壓得亂翹的頭髮的真一郎正在電腦桌前將抽屜一格格拉開,重複著翻找一陣之後又關上的動作。

  「請問真一郎大人在找什麼?」

  將滾膠拖把靠在牆邊,GACKPO走至正發出疑惑低吟的主人身旁。

  「嗯我在想我應該是把東西放在這附近…喔找到了。」

  從抽屜內拿出一張裝在夾鏈袋內的黑色長型晶片,真一郎就這樣用手指拈著袋子,眼神不時在晶片與GACKPO間移動。

  「這是記憶晶片吧?」

  「是啊。」

  隨便應了一聲,真一郎一手抱在胸前,一手將夾鏈袋抬至自己的眼前像是要將其看透般的用力瞪著。

  「真一郎大人?」

  「吶GACKPO,」

  沉默許久後,青年皺著眉頭望向身旁屬於自己的機械人。「如果將這片記憶晶片放進你體內你讀取得到裡面的資料嗎?」

  「目前包含VOCALOID在內大部分機械人的記憶晶片都是通用規格,只要沒有損毀應該不至於產生無法讀取的狀況。」

  「沒有損毀啊,這樣應該就沒辦法了吧……」

  「也不算是沒辦法,首先必須判定晶片的毀損程度有多嚴重…說到這裡,我可否問這是屬於誰的記憶晶片?」

  「誰的?嗯…是LUCA的啦,她的上一張晶片。」

  「上一張…也就是,仍是上一位MASTER時的記憶晶片?」

  「嗯,應該是吧。」

  翻閱出腦內曾接收到的記憶資料做出回應,面前的主人同時坐到電腦椅上隨便挪動兩下滑鼠將系統脫離休眠模式,點下瀏覽器圖示打開影片網站首頁。

  「GACKPO也很在意LUCA那時候的反應吧?」

  「……是的。」

  點開「播放記錄」頁面找出之前聽過的那首曲子的影片,接著進入作者放置作品的My List。

  「因為怎麼想都覺得不太對勁所以就去查了一下,結果啊……」

  GACKPO將上半身微向前傾好看清楚螢幕上的畫面,而一長排的影片清單上,除了那天看過的影片之外,幾乎七成以上的影片都被設定成了無法觀看。

  「相當多無法觀看的影片。」

  「是啊,然後重點在標題的地方。」

  視線順著滑鼠游標的方向移動,一行行的字串映入眼中。

  LUCA原創曲。

  LUCA原創曲。

  LUCA原創曲。

  LUCA原創曲。

  ……

  「全都是由同一VOCALOID所演唱的曲子。」

  「嗯,接著看投稿時間這裡。」游標又飄向最後一首設定為無法觀看影片的位置。「這個作者最後一首上傳的LUCA曲距離現在大概是七八個月,然後我大概是在半年多錢買她的……」

  「所以真一郎大人認為這名作者與LUCA大人之間有所關連?」

  「GACKPO的腦袋意外的很靈活嘛。」

  「不敢當。那真一郎大人是否有直接詢問LUCA大人的打算?」

  被問到了最關鍵的問題,真一郎轉向GACKPO露出無力的表情說著:「前幾天你去倒垃圾的時候我就有試著想問一下啦,可是LUCA就一直堅持說沒什麼,到最後還被說成是擔心過頭……」

  「所以真一郎大人便希望能從記憶晶片中得到一些情報?」

  「嗯。」

  點了點頭之後,真一郎卻又馬上露出略帶困惑的表情看著GACKPO。「可是這是損毀了的晶片吧?這樣子還讀取得到資料嗎?」

  「如果是將晶片交由資料修復業者處理的話花費可能會過於高昂,考慮到真一郎大人的財務狀況並不建議如此處理。」

  「這我也知道…那如果是交給你來讀取呢?」

  沒有太漫長的思考,GACKPO流暢地自口中吐出回應。「如果是交由機械人讀取,目前大部分機型皆有內建記憶修復系統,根據情節差異約能回復70%至80%左右的記憶資料,但如果是病毒感染等特殊情形則有影響讀取機體的危險存在。」

  真一郎舉手發言。「那也就是說如果這晶片裡頭有壞東西、我又交給你的話GACKPO很有可能會被傳染?」

  「是的。」

  「那還是算了。」

  「真一郎大人?」

  看著主人將夾鏈袋收回抽屜內,青年型機械人的翠綠色雙眼快速地眨動了數次。「真一郎大人的意思是,不知道晶片的內容也沒關係?」

  「也沒有到沒關係啦,但如果這樣會讓你出什麼問題的話這會算在保固範圍內嗎?」

  「這要看是什麼方面的問題。」

  「但總不可能讓我拗成零件故障之類的吧?」

  「確實是如此。」

  「那不就結了!」

  雙手一攤,看來真一郎心裡也已經有了明確的想法。「總而言之呢我不想冒你會出問題的危險,也覺得LUCA不想說一定是有她自己的理由,反正我也不差那點時間,就這樣等到LUCA想說的時候也沒關係啦……等等,你那是什麼臉?」

  說著說著抬起臉,注意到面前的GACKPO露出某種像是混著疑惑與確認念頭的表情,使得真一郎皺起了眉頭,但GACKPO只是輕輕地搖頭。

  「我只是在想,這樣是否代表真一郎大人是個很溫柔的人。」

  「……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不過算了。啊LUCA怎麼了嗎?」

  可稱之為奇妙的表情轉為出現在主人的臉上,而視線換個方向便發現到方才他們話題的女主角正站在房門口望著兩人。

  『午餐準備好了』

  「啊真的嗎?LUCA好乖好乖~」

  略歪著頭任走上前的真一郎開心地摸著粉紅色的頭髮,LUCA面上仍然是看不見明顯的情緒改變。

  「對不起LUCA大人我沒有在旁幫忙……」

  『我一個人就可以了』

  迅速的提筆回應,雖是將記事本推到了GACKPO面前,但女性機械人的眼神卻飄向了一旁的地面。

  「GACKPO沒關係啦,反正應該就只是把昨晚吃的咖哩再加熱而已用不到兩個人的。好啦去吃飯去吃飯───」

  心中充滿著對食物的單純期待,真一郎一手推著一台機械人走出了書房,但他卻看不見自己身前機械人的神情。

  LUCA大人說不定聽見了剛才的對話。

  用眼角的狹小視野觀察走在自己身旁的粉色女機械人,黑色長裙外頭罩著的簡樸白色圍裙還沒脫下。

  雖然真一郎大人否決了讀取記憶這個方法,但自己是否也有與真一郎大人相同的想法?

  是否真的多花一點時間就可以了解了?

  不快不慢地走入客廳陪伴真一郎吃飯和觀賞午後電視台播放的外國電影,之後則開始了不甚專注的調聲作曲作業,中途有因為晚餐(菜單:咖哩烏龍麵)而中斷了一段時間,但大抵來說真一郎的自暴自棄看來在今天有稍加改善。

  「嗯,今天就先到這裡吧!」

  「真一郎大人今天辛苦了,請早點休息。」

  「嗯晚安啦。……LUCA還在忙嗎……」

  目送一臉倦容的主人離開書房,感覺到腳步聲在廚房停了一陣說了些什麼之後才又繼續前進,GACKPO便走出去撥開廚房門口的暖簾,而LUCA正蹲在冰箱前,乳白的肌膚在黑暗中被冰箱燈光染成了昏暗的橘黃色。

  「LUCA大人還沒休息嗎?」走到LUCA身邊順著她的視線望去,GACKPO用著自己的記憶資訊判斷眼前的狀況。「看來明天得去超市了,下午五點的時候會有限時特賣。」

  沒有做出任何回應,LUCA只是站直身軀後退關上冰箱,但轉身時站在狹窄走道上的GACKPO卻沒有像平時一樣迅速的挪動位置,反而動也不動地站在原處。

  「那個,LUCA大人,」

  直視著那理所當然瞇起的青色雙眼,他謹慎地吐出語句。

  「這些日子以來LUCA大人教導了我許多事情,我也非常慶幸身邊能有像LUCA大人一樣的同伴。」

  LUCA微歪著頭,等待接下來出現的話。

  「但是對我而言,我仍然有許多無法了解LUCA大人的地方,以同伴的立場而言,或許略嫌逾越但我仍然希望能更了解LUCA大人。」

  『如果我說我不想呢?』

  推出記事本,LUCA的眼中此刻除了不耐煩之外還多了不快。

  彼此間的距離感再度浮現。

  但即使如此,GACKPO的表情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那是LUCA大人的自由我無權置喙,真一郎大人說願意等待LUCA大人說出自己的事,我也會與真一郎大人一同等待。」

  眉間的皺痕轉深,收回本子寫字的動作也變得有些急促。

  『雖然我們是同個主人,但也只是這樣而已』

  『我不打算和你有更深的交流』

  『所以你也不要干涉我』

  「我並沒有想要干涉的意思……」

  『我要休息了,讓我過去』

  「……好的。」

  順從地造出空間讓LUCA通過,而在微微飄晃的粉紅色髮絲經過自己眼前之後他又出聲喚住了那道身影。

  「也請LUCA大人好好休息。」

  沒有任何回應,LUCA頭也不回地快步走出了廚房。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