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ophony 06

 

 

  山崎真一郎是個粗心的男人。

  雖然在一般狀況下只要方向正確,一點點的指引就能讓他快速的抓住事物的關鍵;但更多的時候,他卻常常會看漏掉某些甚至相當明顯而重要的線索任其白白溜走。

  當那天他結束一天的工作回到家時,眼前原本每天這個時候都早已擺好熱騰騰料理的茶几上,今天卻只放著一雙筷子和附近超市賣的期間限定海鮮便當,獨自跪坐在茶几旁看著自己的GACKPO表情也和平常有點不太一樣。

  「……今天LUCA身體不舒服嗎?」

  歪著頭自顧自的下了這個結論,他認命的坐下打開便當盒開始配著新聞吃晚餐,而隔天一如平常般出現的現做早餐更讓自己隨口作出的結論變得更加穩固。

  不過之後的狀況,無論再怎麼粗心的人也會開始感覺到不對勁。

  他開始發現到在自己面前,只要有LUCA就不會有GACKPO,反之亦然。而就算極少數的時間會看到他們碰在一起,不是哪方突然離開要不就會是保持一定的距離。

  「你們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總算有次抓到機會,他小心翼翼的看向坐在身旁的LUCA。

  『什麼也沒有』

  如此回應加上明顯寫著不想被多問的眼神,他只好轉換方向。

  「你最近跟LUCA怎麼了嗎?」

  趁練習的時候用著像是在討論天氣或三餐的語氣隨口說著,站在他左手邊的GACKPO沉默了一陣之後點點頭。

  「其實前陣子我對LUCA大人做了極為無禮的事情……」

  這個回答讓坐在椅上的他緩緩轉過頭。「你所謂的『無禮』是會把我嚇到心臟病發作的那種事情嗎?」

  GACKPO立刻否認。「不,並沒有到那麼嚴重…但是因為LUCA大人當時真的相當憤怒,所以有些害怕無法被接受……」

  「管那麼多幹嘛?道歉這種事情本來就是要愈快愈好啊!而且如果不嚴重的話那LUCA也應該不會氣那麼久吧?勸你還是早點道歉比較好我說真的,好好道歉的話她一定會原諒你的。」

  「我知道了。」

  看著面前的GACKPO,真一郎開始對自己之前「兩台VOCALOID一定能好好相處」的天真想法產生了些不確定感。

  還以為他們能夠平安相處的,果然自己想得還是不夠多嗎?無心的滾著滑鼠,他忍不住將頭歪向一邊。

  不過,另一頭冒出的另一件事馬上就讓他無暇去思考這邊的問題了。

 

 

  「喂?啊喔老媽啊,家裡都還好吧?」

  正坐在沙發上看著明日氣象訊息的真一郎隨手拿起就擺在一旁的電話話筒貼近耳邊,順便按了按另隻手上的搖控器將音量轉小。

  「啊我啊?也還好啦還過得去,女朋友?那種東西還沒有啦……」

  原本還頗為平和的語氣,卻在聽見了某件事情之後突然一變。

  「妳說什麼?」

  一聲大叫讓站在廚房裡泡茶的GACKPO立刻走出廚房,只見自己的主人正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盯著手上的話筒。

  「我上次不是就說了不用幫我找了嗎?我才二十五歲還沒關係啦!什麼?已經訂好餐廳了?星期天中午?這次的對象還不錯?等等那些都不管,為什麼要相親事前都不跟我講一聲啊!現在都星期四晚上了才跟我說?」

  直接把電視關起來,真一郎不太高興的回應著話筒那端糢糊的聲音,但表情隨即變得充滿挫敗。

  「……好啦好啦好啦,我回去就是了,禮拜天是吧?那我明天下班之後就回去了,不會放妳們鴿子啦!好啦晚安!」

  用力的將話筒往電話上一扣,彷彿是全身氣力都在瞬間被抽乾般,在GACKPO將茶杯端到面前時,他也只能無力的癱在沙發上指著茶几示意放著就好。

  「煩死了煩死了……」

  「剛才的通話對象,是真一郎大人的家人嗎?」

  「嗯…是啊…一群超我行我素的人。」

  坐起來拿起茶杯喝了小小一口,他重新把電視打開隨便轉著。

  「都禮拜四了才跟我說禮拜天中午幫我約了一個相親,可問題是我明明之前就說不要了還這樣!啊啊煩死了───」

  「請真一郎大人不要太焦躁。」

  「我怎麼可能不焦躁?好不容易把一堆工作做到只差收尾、正想著週末要待在家裡好好放空休息的時候居然打過來跟我說『兒子啊這次幫你找的對象條件很好喔』…呃啊啊啊啊───」

  判定此刻真一郎的狀況已經什麼也聽不進去,GACKPO只能跪坐在一旁等待主人自己從負面的情緒中恢復,而大概是過了兩三分鐘後,真一郎才將頭轉向身旁的機械人。

  「這樣子的話你就得跟LUCA一起看家到禮拜天了,沒問題吧?」

  「沒有問題。」

  「不我指的是,你有向LUCA道歉了嗎?」

  「還沒……」

  「拖太久了吧!」真一郎不滿意的拉高了一些音量,豎起手指指向GACKPO。「說好了喔,這次我出門,在我回來之前你一定要跟LUCA道歉喔!聽懂了嗎?」

  「我知道了。」

 

 

  「那,我要出門囉~」

  身上除了平日上班時背的側背包外還多了一個旅行包,臉上大量缺乏平日精神的真一郎無力望向眼前的兩台機械人。

  「接下來幾天就拜託你們好好看家了,我到老家的時候會打電話回來的。」

  「真一郎大人請小心慢走。」

  最後一次以確認般的眼神看了視線從頭到尾都沒有與彼此對上的兩人一眼,青年揮揮手後便打開門離開了屋內,在關門聲響起後原本就不是多熱鬧的環境瞬間陷入一種尷尬無比的沉默中。

  「…那個,LUCA大人。」

  好不容易決定要開口,但話才說了開頭自己便在無比冰冷的一瞪下閉上了嘴,黑色裙襬輕輕搖晃,纖細的身體方向一轉迅速離開了自己身邊,沒過多久遠處傳來了木門開啟關上的聲音。

  腦中記錄下一次「失敗」後,他轉頭開始尋找該做的家事。

  結果整個白天,他的時間便完全耗費在這件事上。

 

 

  『喂是GACKPO嗎?現在家裡應該都還好吧?』

  「是的,目前家裡一切都很正常。」

  『是嗎那就好。要保持到我回來為止喔。啊然後還要記得跟LUCA道歉喔。』話筒傳來的聲音雖聽來疲憊,但卻比早上出門時有精神了許多。『星期天等我回到家應該也已經是晚上了,所以在那之前都拜託你們了,啊這麼說來好像也應該要買點土產什麼的帶到公司,要帶什麼好呢……』

  耳邊聽著青年似乎永遠都如此純粹的聲音,腦中原本並不屬於自己的那段意識開始騷動不安,等到自己發覺時,自己已經出聲打斷了主人的自言自語。

  「我可以問真一郎大人一個問題嗎?」

  「唔?可以啊?你要問什麼?」

  猶豫許久之後,非己意識內不時發出聲響的問題浮現而出。

  「真一郎大人,當初是為了要讓我取代LUCA大人而購買我的嗎?」

  『……你再說一次?』

  像是不太肯定自己聽到了什麼,對方的語氣有些緩慢。

  「我想問的是,真一郎大人是否因為抱持著由我來取代LUCA大人的態度而購買我……」

  『這是什麼蠢問題啊!』

  此刻打斷自己的聲音不只聽來困惑,還增添了一股怒意與無力感。『什麼叫取代啊?你是你LUCA是LUCA根本就不一樣,怎麼可能取代得了彼此!當初會買你們純粹就是因為喜歡你們,兩個都一樣喜歡所以怎麼可能會有誰取代誰這種事啊!而且真的說要取代好了,你覺得我有特別冷落LUCA什麼的嗎?』

  「……沒有,無論是對待LUCA大人或是我,真一郎大人都是一樣的態度。」回想起自己所經驗過的事物,GACKPO如此回應。

  『這不就對了嗎!這樣你清楚了嗎?』

  「是的,非常清楚。」

  『清楚的話就別再講這種事情了…不過你為什麼會突然問這種東西啊?』真一郎的語氣中雖仍然有些不敢置信的情緒,但生氣的感覺已經少了大半。『你該不會就是為了這種事情跟LUCA鬧得不愉快的吧?』

  主人的這個疑問讓握著話筒的自己瞬間愣了一愣。「並沒有什麼關係,只是突然有這個疑問而已…造成真一郎大人的不愉快真的非常抱歉。」

  『所以就不要再問這種問題了知道了嗎?好啦早點去休息吧。』

  「是的,也請真一郎大人早點休息。」

 

 

  當主人不在家時,機械人自然也就沒有長時間保持活動的必要。

  漫長休眠模式的沉默黑暗意識中,感知到的只有時間的大量流逝,沒有任何來自外界的訊息流入。

  直到一陣朦朧的喧鬧聲輕輕飄來。

  睜開眼時,入夜而伸手不見五指的書房內,敞開的門外淡薄光暈微微照亮地面,站起身朝房外走去,連一盞燈都沒打開的客廳裡,赤腳坐在沙發上抱著膝蓋的LUCA直直盯著眼前的液晶電視,融入黑暗的身體在電視光的照耀下忽明忽暗。

  此時螢幕上播放的是部年代久遠的外國老愛情電影,在粗糙的畫面中氣質瀟灑優雅的男女主角正無言地凝望彼此,背景響起的輕柔小提琴配樂將整個情境襯托得淒美卻又不嫌濫情。

  自己雖然沒看過但卻有「記憶」。

  「是這部電影啊。」

  脫口而出的話像是嚇到了正將注意力全放在眼前劇情的女性機械人,轉過頭一道熟悉的不友善眼神立刻又直射而來。

  「LUCA大人…等等LUCA大人請先不要走,只要一下就好了。」

  注意到沙發上的身影似乎有移動的打算,他立刻出聲阻止對方的動作。而令人有些意外的,這段日子以來一直都不願接近自己的LUCA在停頓了一下後居然真的坐回了原位,被電視光照得一閃一閃的眼睛冷冷瞪向他。

  「我有事情想和LUCA大人說。」

  對方雙手交叉在胸前微瞇起眼,而他也繼續說下去。

  「那時讀取了LUCA大人的記憶晶片,無論理由為何我都非常清楚我做了無法被允許的事,我也不敢奢望LUCA大人原諒我無禮的行為。」

  大幅度的彎下腰,重新抬起時前方光芒一閃一閃的眼中令人不安的氣息逐漸攀升。

  「但雖然感到後悔和抱歉,我仍然想要知道LUCA大人為何疏遠我,以及為何感到不安。」

  語聲未落,一團黑色的柔軟物體直直砸上了自己的臉然後落到腳邊,判斷應該是放在沙發上的黑色抱枕。撿起抱枕拿在手上,他看著手還停頓在半空中、雙眉高高豎起的女性機械人。

  「我所讀取到的LUCA大人的記憶的確是相當痛苦,在那種記憶之下,LUCA大人一定對我的存在感到相當不安……但是,」

  女性機械人抓起第二個抱枕準備扔出的動作停了下來。

  「請您相信真一郎大人並沒有想過所謂的『取代』。」

  「不管是您或是我對真一郎大人而言都是同等重要,都不可能會被另一人所取代。」

  「雖然我到這裡的時間並不長,但我相信LUCA大人也能了解:真一郎大人並不是那種,會對我們的表現感到失望的人。無論發生了什麼事,真一郎大人仍然會用一樣的態度來對待我們。」

  「雖然由我來說可能有些踰越,但LUCA大人不需要為了真一郎大人的行為或想法感到不安,因為真一郎大人仍然是重視您的……」

  注視著面前的同伴,他試圖將想表達出的事化為言語,而對方只是注視著自己,眼神中的憤怒雖然少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

  最後,沙發上的人影立起,掏出了紙筆一邊低頭書寫一邊走到他面前。

  『明明是你的問題為什麼要提到真一郎?』

  「真的很對不起……」

  查覺到方才話中的缺失而低頭道歉,但下一句馬上又緊逼而來。

  『而且如果真一郎真的對我失望的話,得利的不就是你嗎?對你而言這樣也比較好吧』

  「並不是這樣的。」

  突然有點大聲的否定讓拿著記事本的手晃動一下,眼神中的負面事物也瞬間被吹散了大半。

  「就算真一郎大人真的對LUCA大人失望我並不會覺得這樣『比較好』,也絕不會感到開心。因為對我而言LUCA大人是任何人都無法取代的同伴,如果會有為了同伴的失敗而感到愉悅這種想法,我是絕對無法原諒自己的。」

  飽含諷刺的表情消失無蹤,在一明一滅電視光下微微發亮的青色眼珠呆愣般的注視著前方毫無雜質的翠綠色雙眼,周遭的空氣緊繃卻又令人感覺安寧。

  許久之後,LUCA向後一轉離開了一片黑暗的客廳,只留下自己一個人站在原地。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