がくぽ主劇情在這裡結束,下回開始則是五歲小妹妹的回合


----


 

  時鐘指針每秒運轉間發出的單調聲響。

  來自幼小身體的細微呼吸聲。

  除此之外空間中是一片的沉默。

  盤腿坐在嬰兒床旁,他閉眼進入短暫的休眠狀態中。

  在主人夫婦都不在家的夜晚,像這樣子守在才剛滿一歲的嬰兒身旁,就成了他最重要的工作。  

  對於塞滿了「規範」、「常識」與「標準」等概念的電子頭腦而言,身旁一舉一動完全都不照牌理出牌的小小存在,幾乎在每一天都帶給他各種程度不同的衝擊。

  像是昨晚,在成人們都躺進床鋪熟睡時她突然的大哭、不管是誰抱誰哄都停不下來;像是前幾天,奶瓶才剛從她的口中抽出、下一刻一灘奶水就如湧泉般噴到了衣服上……

  就連身為機械人的他都不禁覺得有些吃力,那以人類血肉之軀照顧孩子的主人夫婦就應該更感覺挫折了吧?他默默地如此想著。

  睜開了雙眼,他迅速站起身注視著柔軟床鋪中央那不知何時睜開了雙眼、發出陣陣無意義咿呀聲的嬰兒。

  「怎麼了嗎?琉璃。」

  雖然明知對方不可能回答自己,但問題還是不禁脫口而出。不久之前才餵過奶、尿布也是剛才才換的,所以可以先排除掉生理方面的問題……在微弱的床邊燈光下緊盯在眼前搖晃的小手,他沒有多想便伸出了手,柔軟卻又異常有力的掌心也在下一刻緊緊握住了眼前修長的手指。

  或許是睡飽了想玩吧。正當他這麼想的時候。

  「が…………

  「嗯?」

  眨了眨眼,他的頭不禁歪向一邊,肩上藤紫色的長髮隨著動作細細滑動。

  「が、ぐ---」

  仍有些含糊、但相較於方才卻也更加明確的音節自軟嫩的嘴唇中發出。昏黃的燈光下,他仍然能確實的看到能不時在嬰兒臉上發現的燦爛笑臉。

  ……嗯。」

  「が、ぐ!」

  又一聲的呼喚,接著則是自顧自的一陣嘻笑聲。他則在沉默的同時,感受著來自短小五指的高溫透過人工皮膚不斷地滲入體內。

 

 

  「ルカルカ,妳來唱歌好不好?」

  安靜的午後客廳,像是早已聽膩了窗外不斷響起的雨聲,原本安分畫著圖的小女孩跑到坐在一邊的女性機器人身旁,趴上了裙襬下柔軟的大腿問道。

  被如此詢問的ルカ抬頭望向自己的主人,在得到對方的點頭默許之後,她也笑著點點頭。

  「好啊。琉璃妹妹想要聽怎樣的歌呢?」

  「只要是好聽的都可以喔!」

  「哈哈,是這樣嗎?」

  走向放在牆邊的直立式鋼琴掀開琴蓋後坐下,纖細的十指熟練地覆上光滑的琴鍵,坐在一旁手拿書本的浩二也抬起了頭。

  「話說回來妳也是Vocaloid嘛,妳還會彈鋼琴?」

  「嗯,Master在訂購我時同時有加購鋼琴演奏的資料。」轉頭回答之後,ルカ又將色澤宛如晴朗天空的雙眼望向滿臉期待的小小觀眾。「既然現在是下雨,那就來彈些和下雨有關的開心曲子吧?」

  說完之後手指壓下白鍵,輕快中又帶著一絲俏皮的旋律便透過鋼琴音箱清澈響起,彈奏了幾個小節後,琴前的女性機械人也緩緩張開了口。


I'm singing in the rain

Just singing in the rain

What a glorious feeling

I'm happy again……


  簡單而如同水滴點彈跳般輕盈的樂音中,柔和的女聲咬字清晰地一字一句配著旋律歌唱,優雅中卻也帶些天真可愛的氣息,倚在鋼琴旁的琉璃則搭著節奏頭一搖一擺地晃著。

  直到最後,原本彷彿小雨拍打的音點逐漸轉緩,配著女聲高亢卻也柔軟的一道「I'm singin' and dancin' in the rain」劃下了句點。而在ルカ閉起雙唇的下一刻,兩道掌聲也同時從小女孩與一旁放下書本的男子手中發了出來。

  「ルカ好好聽喔!」

  「電影的話我應該是在小學的時候看的,是雨中跳舞那段吧?沒想到這首歌給女性來唱也還蠻不錯的嘛。」

  「謝謝。的確這首歌是出自於同名電影裡的曲子,不過電影本身我還沒有看過呢……」靦腆地微笑接受兩人的掌聲,ルカ隨後又像是想起了什麼般開口問道。「這麼說來,神威先生也是Vocaloid吧?」

  被這麼一問,浩二也沒什麼猶豫地點點頭。「喔對啊,不過他是我哥的機械人,所以讓がくぽ唱歌什麼的都是他的工作。

  「欸~」睜大了圓滾滾的眼睛,小女孩好奇的看著自己的叔叔。「所以把拔有讓がく唱過歌嗎?我都沒有聽過耶!」

  「那都是在妳還沒生出來的時候的事情啦,在有了妳之後老哥就一直在工作,根本就沒有時間做什麼曲子;而且那傢伙自己也變得對唱歌一點興趣也沒有,整天只想著要照顧妳。」聽著浩二的回答,琉璃的表情也逐漸悶了起來。

  「是這樣喔……

  順著小女孩略帶失望的語尾,ルカ也姿態優雅地將頭歪向一邊。「琉璃妹妹出生之後……神威先生已經運轉這麼久了嗎?」

  「妳覺得他已經運轉多久了?」浩二的嘴角微微上揚。

  「可能,五六年?」

  「錯。」迅速否定對方的回答,沙發上的男子就像是惡作劇成功了一般揚起了嘴角。「那傢伙起碼已經運轉超過十年以上囉。」

  「有這麼久了?」聽到正確答案的瞬間,青藍色的雙眼也跟著睜了開來。

  「嗯啊,他是我老哥讀大學的時候買的,所以到現在絕對有超過十年。」邊說浩二邊伸出骨節明顯的手指數著。「要說的話,他現在就像是台連開了三十萬公里都沒休息的老車子,想要再活久一點當然就得拼命保養啦。

  聽著浩二的說明,ルカ的頭也跟著其語言的節奏一下一下的點著。而隨後他也像是隨興想起來般的繼續說道:「說到這個,想聽他唱的歌是怎樣的話我這裡是有檔案啦。要聽嗎?」

  「可以嗎?」「我要聽我要聽!」

  收到面前兩位女性的回應,浩二默默的從細黑條紋西裝外套中掏出了支黑色的智慧型手機,按開畫面之後手指在螢幕上快速滑動。滑點一陣後將手機平放在眼前的茶几上,下一刻透過透過手機的喇叭,音質雖經強制劣化卻也聽得出其中纖細結構的旋律便就此飄浮在空間中。

  鋼琴混著鼓點與電吉他音、帶著些上世代流行感的抒情搖滾旋律中,略顯低沉的男聲聽來溫柔而又率直地唱著單純易懂的情歌歌詞,同時充滿磁性的歌聲,也為整首曲子帶出一股動人的餘韻。

  「原來がく唱歌是像這個樣子啊……」小女孩像是感覺不可思議地眨著眼。

  「除了歌聲以外,曲子本身也相當不錯呢。」中年紳士也淡淡點了點頭。

  以響起的歌聲為背景,浩二的語聲同時傳入了其他人的耳中。

  「這傢伙聲音的來源是我小時候很紅的一個搖滾歌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他真的很適合唱這種路線的曲子……其實我還蠻喜歡的。

  垂眼凝視著桌面上的黑色手機好一陣子,而當ルカ重新抬起頭時,她彷彿看見浩二的臉上正浮出一絲淺得幾乎看不清的笑意。

 

 

  「所以,琉璃妳要聽がく的話當個乖孩子喔,知道了嗎?」

  將手從行李箱的握桿上鬆開,蹲下身子將小女孩額前的瀏海撥到一旁,女子溫柔地說道。

  垂下的小手只是不停拉扯著自己身上的衣服,圓滾滾的眼中情緒與其稱為難過,不如說是充滿困惑。

  「那把拔馬麻什麼時候會回來?」

  瞬間,女子那和小女孩極度相似的雙眼飄過了一絲落寞。「這要看爸爸的工作忙不忙啊。只要有空我們就會打電話回來的,所以妳一定要乖乖的喔。」

  「……嗯。」

  小女孩動作遲鈍地點了一下頭後,便被女子抱進了懷中。而當女子的手鬆開時,她重新站起身來望向站在一旁沉默不語的青年型機械人。

  「那琉璃就拜託你了。有什麼需要的話就再打電話給我們。」

  「我知道了。路上小心,Master、由利香。」

  在兩道目光的注視下,年輕的夫妻一前一後坐上了停在門口的計程車,而在開車之前,坐在窗邊的女子也不斷的對被機械人牽著的小女孩揮著手。

  下一刻車體內部發出悶悶的轟聲,計程車在噴出一陣高溫的白煙後便迅速地消失在兩人的眼前。身高只到機械人身高一半的小女孩從頭到尾都只是眨著自己黑亮的眼睛不發一語。

  過了一下子,力道溫柔的手撫上了她的頭頂,她抬頭望向上方的碧綠色眼珠。

  「我們進去吧。」

  「嗯。」

  兩道人影走進屋內後,打開的屋門重新關起。

 

 

  「好啦。這樣子就都結束了。」

  「謝謝。」

  在雄壯男子迅速拔下所有接在他身上的線路之後,重新睜開雙眼的他也如習慣般坐到了男子正對面的座椅上,安靜等待對方宣布檢查的結果。

  「檢查的結果分成兩方面,你想先聽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沉默約兩秒後,他回答「好消息好了」。

  手中拿著才剛被事務機列印出的A4紙,男子握著支藍色原子筆在上頭圈圈畫畫。「從數據看起來,剛安裝的關節新零件相容性上沒什麼問題,只要你別再自不量力的話應該可以再撐個幾年吧。

  「真的非常感謝您。」

  「然後壞消息是,」男子推了一下鼻樑上的老花眼鏡。「關於你的暫時記憶體這點,零組件已經開始有老化的現象了,沒得修,要換就得整個換掉。價目表在這裡。」

  一張上頭印著密密麻麻數字的紙張飛到眼前,伸手接下閱讀了一陣之後,他微微抿起了嘴唇。

  「……我可能還要再跟主人商量一下。」

  「有打算換的話我會再打點折,你也算老客人了。」男子聳了聳肩後又繼續說著:「然後還有一件事情是,」

  「是?」

  「你們這個世代主流用的電子心臟核心零件EHX-216半個月前宣布要停產了,以後如果維修要調零件的話會變很麻煩,也有可能會演變成整個機體淘汰與否的問題。」

  「……這樣啊。我的狀況會很需要這個零件嗎?」

  「你的話,最晚不超過三年一定得換,所以自己注意點。」

  「我知道了。謝謝您。」

  直視著對方的眼睛,他又點了一下頭。

 

 

  推開店門時,遠方天空在沉灰中透出一抹橘紅,卻也感覺不到雨水的落下。他踏著速度適中的腳步走在潮濕的路面上。全新的關節零件在行走時都絲毫感覺不到之前的不順,他在意識下再度感謝了一次男子。

  混雜在開始湧現的傍晚返家人潮中走過幾條街,他拐彎走進了間室內一片潔淨的蛋糕屋裡。

  「歡迎光臨!請問需要什麼嗎?」

  穿著整潔制服的年輕女店員充滿活力的喊出招呼,臉頰顏色是令人憐愛的蘋果粉紅。がくぽ也禮貌性的向對方抱以笑容。

  「那個我想要一個草莓蛋糕、一個黑巧克力,然後再給我一包綜合餅乾。嗯還有……」

  盯著冷藏櫃中彷彿一個個如藝術品般閃爍誘人光芒的甜點好一陣子,他又抬起頭來對女店員露出有些靦腆的笑容。

  「請問妳們這裡哪種蛋糕跟紅茶比較搭呢?」

 

 

  突然睜開了雙眼。

  確認時間。凌晨兩點三十五分二十六秒。

  掀開覆在身上的薄被赤腳走出房間,打開隔壁房間的房門順便按下開關,原本一片黑暗的兒童房也瞬間亮了起來。正中央的床鋪上只看見一團隆起的部分,卻沒看到房間主人的身影。

  「……琉璃?」

  走上前輕輕掀開柔軟的羽毛被,一如預料的,下頭的小女孩眼睛看來又紅又腫,周遭的空氣則有些潮濕。

  「做惡夢了嗎?」

  輕輕將禁不起任何傷害的身體抱入懷中,他抬手撫摸著細滑的黑色長髮,同時感覺到對方的手臂用力環住了自己的脖子。

  「……馬麻……」

  「嗯。」

  耳畔小女孩的聲音,因為一陣陣的哽噎不時被打斷。「馬麻、跟把拔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面對這小女孩問過數次的問題,他也只能答出一貫的答案。

  「我也不知道呢。首先要先等他們工作沒那麼忙才行。」

  「他們……」

  「嗯。」

  「他、他們是不是因為不要我了,所以才、才把我丟在家裡的……?」

  他立刻將小女孩的身體從自己的身上拉了開來。

  「不是這樣的。他們都很愛琉璃……」

  「可是他們都不回家啊。」雖然有一刻像是被機械人的動作給嚇到了,但她還是繼續說著,語氣中也多了些賭氣的成分。「每次他們都說要回來,可是到最後又都說不行……」

  鵝黃色的床墊上又多出了一滴水漬,在數秒的思考之後,他只想得到「再度將小女孩抱入懷中」這個選項。

  過了許久,他緩緩的開口。

  「他們到底愛不愛琉璃這件事,我也沒有辦法回答。」

  撫摸著柔軟的黑髮,他努力用最平靜的語氣說道。

  「但是,我很愛琉璃。琉璃對我而言很重要。」

  「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一定會在妳身邊。」

  他感覺到抓著自己衣服的雙手力道加強了些。

  「……真的嗎?」

  「真的。」

  「不是騙我的嗎?」

  「機械人是不能說謊的。」

  重新抬起臉,哭得紅腫的黑亮雙眼看見的,是上方色澤柔和的翠綠色眼珠,以及溫柔的微笑。

  「所以,我一定會保護琉璃的。」



  輕輕按下眼前的按鈕,接著屋內便傳出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以及聽來朦朧的「琉璃妹妹這樣跑很危險喔」,而當門打開時,身高已經到了自己腰間的小女孩便迫不及待的抱住了他。

  がく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今天沒有給杉下先生他們添麻煩吧?」低頭摸著琉璃的頭髮,一旁的ルカ則是順著對方語尾回答著。

  「神威先生歡迎回來,琉璃妹妹今天也很乖喔。啊話說回來,檢查的結果怎麼樣呢?應該沒問題吧?」

  「是這樣嗎?真的麻煩你們了。」看到藍色眼珠中閃爍的關心視線,がくぽ在愣了一會後才重新開口。「嗯,檢查結果目前大部分的狀況都很正常,關節零件也更換過了沒有問題……應該就這樣了吧。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

  而在露出安心笑容的ルカ後,浩二也走到了門邊用著懶洋洋的眼神望向がくぽ手中的蛋糕店紙袋,順便伸手拿了過去往袋裡頭瞧。「確定都沒問題?」

  想了想,がくぽ再度開啟雙唇「目前的狀況都還好,在運轉上應該都不會有什麼問題。

  目光焦點從蛋糕盒轉移到了がくぽ的眉心附近,浩二緩緩說著。「目前都不會有問題?」

  「嗯。」

  對望數秒,看著男子終於像接受自己回答般的點頭,がくぽ又繼續說道:「啊,我買了蛋糕跟點心回來,待會大家一起吃吧。

  聽到「點心」,琉璃的眼珠子便瞬間發出了光,一雙小手也興奮地扯動著青年機械人的手臂。「是那個很好吃很好吃的草莓蛋糕嗎?」

  「嗯,不過現在已經快要晚餐時間了,我們晚點再吃吧。」

  「好!」

  望著對自己露出燦爛笑容的無垢存在,青年機械人調整出力,將握著軟嫩手掌的手指力道緩緩地加強。

 

 

  「那個啊,」

  「嗯?」

  がくぽ停下了雙手的動作,看著自己正在為其套上睡衣的小女孩。

  「今天浩二給我們聽了がく唱的歌喔。很好聽喔!」

  「欸?」

  電子大腦過了約兩秒才反應過來自己聽到了什麼,臉上也瞬間轉成了混著靦腆和困擾般難以形容的表情。「嗯……是這樣嗎?謝謝。不過琉璃會覺得好聽,都是因為那是爸爸做的曲子喔。

  がくぽ口中的「爸爸」自然就是自己的主人、也就是琉璃的父親,但顯然對於小女孩而言,這件事情並不如「歌是由がく唱的」這點來的重要。

  在昏黃的光線中眨著眼,琉璃認真的開口說著:「那個,がく為什麼現在都不唱歌了呢?」

  「嗯?因為爸爸現在工作很忙,沒有空讓我唱歌啊。這也是沒辦法的。」

  雖然被がくぽ領上了床,但琉璃還是緊追不捨。「那がく還會想要唱歌嗎?」

  被這麼一問,青年機械人思考了一會後只是笑了一下。「比起這個的話,我會覺得把現在該做的事情做好比較重要。」

  「該做的事情?」

  順手將被子蓋到小女孩平躺著的胸前,がくぽ繼續說道:「首先要先等琉璃長大我才能放心啊,之外的事情我不是很介意呢。」

  「可是,這樣子がく不就不能唱歌了嗎?がく不會覺得覺得很無聊嗎?」

  「不會啊。」

  搖搖頭,他只是露出了看來坦然的微笑。「因為我已經跟媽媽約好了,要好好保護琉璃,所以能每天和妳這樣一起生活我很開心喔。

  「我跟がく在一起也很開心喔!」注視著碧綠雙眼中透出的溫柔笑意好一會,琉璃也像是下定了決心般大聲地回應著。

  「不是只有がく而已,浩二、杉下叔叔還有ルカ,跟大家在一起我每天都很開心喔!」

  「……嗯,我知道的。」がくぽ細心的用手指梳弄著小女孩散在柔軟枕上的黑髮。時間不早了,快點睡吧。

  「嗯,がく晚安。」

  「晚安。」

  將床邊的燈光調到不會影響到睡眠的亮度、略薄的嘴唇輕輕吻了一下光滑的額頭後,がくぽ便起身走到了房門口。

  打開門的同時,口中發出了小女孩無法聽見的細小聲音。

  「……要做個好夢喔。」



  就像在妳出生時,那沐浴在晨光中一樣的夢。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