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琉璃妹妹回合,我發現現在比起精緻度可能先求進度會比較實際(掩面)


----

04. 與生日蛋糕等量的愛

 

 

  「……嗯!然後浩二在下棋輸了以後啊,就說他一定要贏杉下叔叔一次才行。可是不管他們比幾次,結果都是杉下叔叔贏耶!」

  聽著在客廳捧著話筒的小女孩聲音,廚房裡的がくぽ熟練的將裝了牛奶的小鍋放在瓦斯爐上加熱,同時小女孩的語聲也仍然在另一個空間裡響起。

  「還有還有,ルカ的鬆餅跟紅茶真的都很好吃喔!嗯?跟がく比嗎?……嗯,跟がく做的一樣好吃喔!」

  就算是客套話,但聽到「平手」的答案仍是讓他忍不住鬆了口氣,同時打開手邊的糖罐將兩瓢白糖灑入小鍋內。

  「生日禮物嗎?嗯……」

  自小女孩口中間接得來的關鍵字讓がくぽ將身體轉向廚房門口的方向,從自己所在的角度正好能看見琉璃陷入思考的側臉。

  這麼說來,小女孩的生日確實是在半個月後。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今年應該會維持去年的做法,將小女孩想要的禮物用快遞寄回家裡來吧。一邊這麼想,他一語不發將小湯匙浸入白色液體內小心攪拌著好讓砂糖均勻溶化。

  過了一會,小女孩語氣中充滿猶豫的聲音飄入廚房。

  「那個……我生日的時候,你們會不會回家?」

  只見小女孩認真的抿著嘴接收來自話筒另一端的回應,偶而也會發出幾聲「嗯」配合著頭一下一下的點動。

  「可是,」突然,琉璃的聲音中多了一絲焦急。「可是我好久都沒有看到把拔馬麻了,我知道把拔馬麻工作都很忙,可是、可是……」

  關起爐火,他將冒著微微白煙的牛奶倒入準備好的馬克杯後拿出廚房,緊握話筒的小女孩卻還沒發現青年機械人已走到了自己的身邊。

  出自話筒的模糊發話聲模糊而無法聽清,正當他評估該在什麼時候接過電話收尾、哄著失望的小女孩喝牛奶然後上床睡覺的時候,耳邊卻突然傳來一道充滿喜悅的驚呼。

  「真的嗎!你們真的會回來嗎?」

  絲毫沒注意到がくぽ露出的訝異表情,琉璃此刻的注意力完全放到了電話另一端的聲音上。「嗯!我會很乖很乖的!所以你們一定要快點回來喔!說好了喔!嗯!馬麻晚安!--耶---!」

  「等、等一下,琉璃妳不要突然這樣很危險!」

  還來不及接過電話細問,被女孩握在手中看似有些過大的話筒就被掛回了電話本體上,接著身高只及腰間的小小身體便用力撲了上來,杯中牛奶也劇烈的一晃。

  只見琉璃用力拉扯著淺色襯衫的衣襬、一跳一跳的大聲說著:「がくがく你有聽到嗎?把拔馬麻他們說,只要工作都做完了就會回來跟我一起過生日耶!」

  「爸爸跟媽媽真的這麼說嗎?」

  基於保險他又再確認了一次,而小女孩也用力的點了一下頭。

  「嗯!馬麻說只要把拔工作有做完來得及的話就會回來喔!」

  「真的嗎……」

  面對小女孩亢奮的心情,他也只能默默的將手中的牛奶遞出去。數秒之後,有些勉強的笑容在他的臉上形成。

  「真的能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呢。」

  「嗯!」

 

 

  「琉璃妹妹的爸爸媽媽嗎?」

  面對ルカ充滿期待的表情,一如往常坐在杉下家客廳地板上的琉璃也以一個用力的點頭做回應。

  「他們說工作做完了就會回來喔!到時候我們就可以一起過生日了!」

  像是感染到了小女孩的喜悅,ルカ也不禁露出笑容。「聽起來很棒呢。這麼說來,琉璃妹妹生日的時候我也應該要送些什麼東西吧?」

  不過琉璃倒是搖了搖頭。「嗯~可是ルカ平常就已經對我很好了啊,所以這樣我就很開心了喔!真的!」

  「這樣嗎?」伸出線條纖細的手輕輕撫摸小女孩的黑髮,ルカ臉上的笑容也變得更加溫柔。「那至少生日那天,讓我幫妳泡一杯比平常更好喝的紅茶吧?還是做妳喜歡吃的東西呢?」

  「真的嗎?謝謝ルカ---」在一聲率直的可愛道謝聲後,小女孩又像是想到什麼般睜大了圓亮的雙眼。「對了!等把拔馬麻回來的時候,杉下叔叔跟ルカ也來我們家玩吧!把拔跟馬麻一定也會很高興的喔!」

  聽到小女孩天真無邪的發言,原本注意力放在眼前西洋棋盤上的中年紳士微笑抬頭。「可是這是琉璃的生日吧?這樣不會打擾到你們嗎?」

  一旁的がくぽ搖頭。「不會的。這段日子以來您們照顧了琉璃這麼多,如果真的回來的話,我覺得正好也可以趁這個機會將您們介紹給Master他們。」

  「對嘛對嘛,到時候大家就一起來玩吧!好不好嘛杉下叔叔~」小女孩也滿臉欣喜的在旁慫恿著,令紳士到最後也只能微笑點頭。

  「我很期待呢。」

  「最好不要這麼期待會比較好喔。」

  原本坐在一邊沙發上都沒說話的浩二,卻在拿起茶杯喝下一口紅茶之後淡淡潑下了一盆冷水。而聽到這種話,小女孩也立刻鼓起了臉頰朝自己叔叔的方向瞪去。

  「為什麼?」

  「到最後一定都會食言的,之前不是就已經發生過很多次了嗎?」

  「可是把拔馬麻說他們這次一定會回來的!」

  哼了一聲,男子嘴角上揚的角度也變得更加明顯。「所以他們說句『會回來』妳就真的信了?他們就因為看妳是小孩子才會想說先隨便哄妳一下,沒想到妳還這麼輕鬆就上鉤了。拜託不要這麼容易就被騙了好不好。」

  「才不是這樣呢!」

  像是當真被男子的發言給激怒了,琉璃的雙手用力抓著自己的衣服下擺。「把拔跟馬麻他們一定會回來的,他們才不會騙我呢!為什麼要講這種話嘛!我最討厭浩二了!」

  一口氣說完之後,小女孩頭也不回的衝向玄關打開門跑了出去,而眼看這一連串發展的がくぽ也瞬間站了起來快步追上,離開前還不忘狠狠瞪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男子。瞬間客廳裡只剩下三人各自佔著一個方位沉默不語。

  過了一會,中年紳士緩緩開口。

  「說得太過火了喔,芹澤君。」

  面對對方的指責,浩二則是聳了一下肩膀。

  「這只不過是根據家庭經驗歸納出的結論罷了。」

 

 

  或許該慶幸小孩子的情緒總是來得快也去得快。

  雖然仍看來有些不服氣,但在當晚浩二遞給她一個她最喜歡的香草布丁之後,琉璃卻也立刻將對方曾說過的冷言冷語給拋到了腦後。

  那之後的每一天,她總會不時的站在月曆前數著日期,一邊抬頭對站在身旁的がくぽ不斷說著「把拔馬麻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呢」「好想早點見到把拔馬麻喔」,而他也只能在旁以微笑做回應。

  而兩個人一起去超市買東西的時候,小孩子也展現了可說是優秀的記憶力,不時會指著架上的商品說「這個是馬麻喜歡的東西」然後央求がくぽ買下來。

  「把拔跟馬麻上次回來是什麼時候啊?」

  「去年聖誕節的時候。」

  一手拎著購物袋一手牽著琉璃,他毫不費力的調出記憶回應。

  上次回來的確是在聖誕節的前夕,當時兩夫妻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回到家裡。而在吃過聖誕蛋糕之後沒過兩天,兩人卻又說著「年末有好多事情要忙」再度匆忙的離開,只留下還沒吃完的半塊六吋聖誕蛋糕和一堆禮物。

  「之前本來說春假的時候會回來的,結果也沒有……」

  「不過,這次他們應該真的會回來吧?」

  「嗯!因為我們說好了啊!」

  看著小女孩的笑容,電子頭腦之中卻又浮現出了不安。

  若要說的話其實連他自己都無法肯定,無時無刻都專注於工作的主人,是否真的會空出時間特地回來陪伴自己的孩子;但看著琉璃每天都充滿期盼的模樣,最後卻也只能壓下自身的疑慮默默等待他們回來的那一刻。

  直到某天小女孩早已入睡的深夜時分。

  不是如往常般打到家裡的電話、而是直接以私密通訊方式連接上がくぽ機體內建的通訊程式,在開啟通訊沒多久後,青年機械人便因為自己接收到的訊息而陷入一瞬的呆滯。

  「所以,由利香妳們沒辦法回來了?」

  『嗯。』通訊端另一頭的聲音聽來帶著一絲無奈,但更多的卻是疲憊。『敬一突然又被派了一堆任務,而且他說那些都是很重要的東西不能夠拖。琉璃她有跟你說過想要什麼東西嗎?我們到時候再用快遞送過去……』

  「可是她很期待你們能夠回來……」

  想起小女孩的表情,回話的速度也不由得加快了些。「那至少由利香妳自己可以回來嗎?就算Master不回來也沒關係……啊。」

  突然意識到自己說錯了什麼而立即停下。在另一端陷入一段漫長的沉默後,聽來平板而毫無起伏的女聲在腦中響起。

  『……がく你明明知道我現在完全沒辦法相信他。

  『你明明就知道我現在最怕的就是讓他自己一個人。要是放他一個人,是不是又會發生像上次那樣的事情……這樣你還要叫我自己一個人回來嗎?がく?』

  「不是的,我只是」

  試圖安撫對方的情緒,但說到一半的話卻又被硬生生的截斷。

  『我知道這樣她會很失望,可是比起我們沒辦法回去,我也是在努力的做我自己該做的事情啊!是她的生日比較重要還是整個家比較重要?』

  在女子情緒化的一連串字句後,通訊兩端便陷入了接近三十秒的沉默。直到最後是がくぽ先開了口。

  「我會想辦法的。」

  『……那就麻煩你了,がく。

  「不會。」

  草率結束通話後,從床上坐起的他轉頭望向窗外冷白色的街燈。

  「……這該怎麼辦啊。」

  溫度略低的手掌覆在雙眼上,青年型機械人喃喃自語著。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