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與現在交錯的狀態進行中~



----


 

  走在前往車站的路途中,身上顯眼的服飾偶而會受到路上其他行人的沉默注目禮,但早在數年之前就已經習慣、也從未真的在意過這件事的がくぽ只是繼續直視著前方,腳步穩定的前進。

  進入車站拿出錢包裡的電子卡片刷了下通過閘門,他站在月台邊上等著下一班列車的進站。此刻早已過了上班上課的尖峰時間,周圍的人群也是三三兩兩的;在等待了三兩分鐘後電車進站,走上環視著有些空蕩蕩的車廂,他便隨便挑了一個左右都沒有人的位置坐下。

  耳邊傳來一陣警鈴聲後,電車開始緩緩的動起。窗外的景色也彷彿速度逐漸加快的走馬燈般掠過眼前,天空被延伸至遠方的雲霧給遮成了一片淺灰。

  無意間注意到坐在自己斜前方的年輕女子正在瞧著自己,看了一眼對方布裙下隆起的渾圓腹部,他以一個微笑作為回應。



  「……所以回去之後到底該怎麼說呢。」

  他轉頭望著身旁的人。

  此刻他正和女子一同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眼前有黑有白的鴿子群們正緩慢地搖著肥滿的身軀走來走去,耳邊則傳來噴水池水花沖激的聲響以及小孩子們的喧鬧聲。

  雖然對方一直說沒問題,但他今天還是陪著女子到了婦產科診所準備接受更進一步的檢查。而就在醫生面帶笑容宣布結果後,兩人便穿過洋溢安寧氛圍的候診間離開了診所。

  「我們從來沒有討論過要不要結婚呢。」

  在自己的記憶中,主人和女子目前的關係只是「情侶」而非「夫妻」,而在確定了女子已有身孕的此刻,現實與內建理想情境間的落差也為總是直線思考的電子頭腦造成了些許負擔。

  「你說呢?がく。」

  注視著身旁面無表情的年輕女子,他忍不住將視線移向對方輕便上衣下的平坦下腹。

  「如果我跟他說我懷孕了,你覺得他會有什麼反應呢?」

  電子頭腦努力搜尋主人這方面的發言紀錄,但卻找不到一項是和這方面有關的結果。

  「我也不知道呢,由利香。」

  老實回答問題,由利香也只是淡淡地露出苦笑。用著她常常對自己露出的,像是想著「為什麼會和你說這個呢」般的表情。

  陽光下,翠綠色的雙眼直視著對方榛木色的眼睛。

  「但是我相信Master不會傷害由利香的。」

  像是被突然冒出的這句話給弄傻了,由利香的眼睛在眨了眨之後彎成了一對弦月般的形狀,笑容中雖仍帶些無奈,卻也少了些方才的徬徨。

  「我們回去吧。」

  「嗯。」

  兩道身影從長椅上站起。

 

 

  出了車站後,修長的白色身影遵循著記憶中的路線,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走了約十分鐘後,他握住眼前的門把向前一推,走進牆上招牌只簡單寫著「機械人維修/保養」、外觀看來毫不起眼的店家內。

  「打擾了。」

  站在門口盯著空蕩蕩的櫃台好一會之後,他像是早已習慣般地邁開步伐。走過上頭擺滿了各種零件材料的一排排高聳鐵架,耳邊不時傳來各種機械器材發出的低悶運轉聲,頭頂上日光燈管的光線則被鐵架遮去了大半,令整個空間都帶著股陰沉的氣息。

  走到最深處的空間,映入眼中的是一張凌亂堆放各種資料及零件工具的大工作台,一旁則是排列著各式檢測機械人功能時必備的大型儀器。而工具台前,一名男子正背對著自己不知在處理些什麼,刺眼的火光與陣陣噪音同時刺激著視覺與聽覺。

  沉默等待對方的工作告一段落,直到男子放下工具掀開面前的護目鏡時他才走上前。

  「您好,打擾了。」

  只見眼前厚實的肩膀忽地跳了一下,接著一道鋒利的目光便隨著滿臉的不悅直射而來。

  「你來都不會叫一聲嗎?」

  「我有叫了,不過您看起來正在忙,所以想說等一下。

  聽著對方不以為然地哼了一聲後,比がくぽ還高出一個頭多的雄壯男子便站起身推了張滾輪椅到身旁,がくぽ則點了個頭後迅速坐下。

  「上次回去之後身體狀況怎樣?沒再自不量力了吧。」

  「嗯,最近是都有在注意,不過日常活動的時候還是會有點不順。」

  「誰叫你零件都是舊式的,要調都要花時間。」又哼了一聲,男子繼續說道:「然後你之前有跟我說,你最近有時候短期記憶會出現問題是吧?待會一起幫你檢查看看。你自己去把線路插上。」

  「麻煩您了。」

  微笑向對方致謝後,他便從椅子上站起自行走向其中一台儀器前,拿起掛在邊上的線路熟練插入後頸上的插孔。椅子上的男子則將隨意擺在一邊的無線鍵盤放在腿上。

  「好了,開始啦。」

  「好的。」點點頭,明亮的翠綠色眼睛便隨著系統的指令緩緩閉上。



  「想聽聽看嗎?」

  「咦?」

  正坐在沙發上折著洗淨衣物的自己,抬頭望向坐在對面另一張沙發上的孕婦。而像是被自己的反應給逗樂了,對方的笑容也變得更加燦爛。

  「我說,你想要聽聽看她的聲音嗎?」

  纖細的手指輕輕撫上高高隆起的渾圓腹部,她表情愉快的看著眼前青年型機械人慌張的開始比手畫腳。

  「咦?那個、可是、那個由利香,這樣子不會影響到胎兒嗎?如果一不小心力道不對之類的話……」

  聽著對方的不安疑問,孕婦只是笑著甩了甩手。「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出事,がく你太擔心了啦。來來來……」

  經不住孕婦一再的邀約,最後他只能放下手中的男性襯衫起身走向孕婦的位置然後坐下。接著他便感覺到力道穩定的手指撫上了側腦,輕輕的將耳殼壓上溫度略高的腹部。

  「有聽見嗎?她的聲音。」

  隔著布料緊貼著對方腹部肌膚的自己,默默將聽覺接收的幅度調高。

  來自母體的血肉之下,一陣陣微弱的噗通、噗通敲打著自己的聽覺系統,混合著另一道來自上方的確切跳動聲,產生出不可思議的韻律感。

  「聽得見……胎兒目前應該是很健康的。」

  「是啊,健康到沒事就會動手動腳呢。」

  「咦……?」

  還來不及理解這句話的意思,一道確切來自於肌膚之下的跳動便令如同一般成年男子的身軀瞬間彈了起來。而相較於青年機械人臉上的驚恐表情,孕婦倒像是早已習慣般地拿起一旁的小型平板電腦叫出紀錄檔案。

  「嗯,下午兩點三十五分胎動一次。」

  「由由由由利香剛才那個是」

  孕婦平靜的抬起頭。「胎動啊。沒有的話還比較麻煩呢!最近的頻率都很穩定,也就代表小寶寶很健康喔。」

  僵直的手指被抓去摸上騷動才剛平息的腹部,像在安撫著對方仍有惶恐的情緒般,孕婦的眼神中充滿無比的溫柔。

  「がく,我要跟你說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由利香?」

  「我知道敬一肯讓我生下她已經是最大的讓步了,但是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誰都不知道,連我自己也沒什麼把握……」

  望著彷彿正在自言自語般的女子,午後的陽光令眼前的笑容變得有些朦朧。

  「所以,拜託你一定要好好保護她喔。

 

 

  劃破室內寧靜的門鈴聲響中,坐在茶几邊上觀察著小女孩筆下塗鴉的ルカ立刻抬起了頭。

  「我去開門。」

  腳步輕盈地走向玄關,而打開門時,早已見慣的冷漠年輕面孔就站在自己面前,手裡還拎著印有附近快餐店商標的塑膠袋,遠方的天空則是一片灰濛。

  「啊,浩二先生午安。」

  面對ルカ無邪的笑容,浩二的臉部表情卻也沒有太大的改變。「我剛才按了門鈴可是沒人應門。琉璃在這裡嗎?」

  「是啊」「浩-二───」

  「喔。」

  還等不及ルカ回答,兩人話中的主角便迫不及待的衝上前抱住了男子的腰,而男子也伸出空著的手摸了摸小女孩的頭。

  「神威先生他今天聽說是定期檢查的日子,所以就把琉璃妹妹寄放在我們這邊了。神威先生沒有跟您說嗎?」

  「有啊,我當沒聽見就是了。」

  「咦?」

  無視女性機械人露出的訝異眼神,浩二只是聳了聳肩膀。「早就已經排好的休假,他是想叫我繼續回去工作的意思嗎?別開玩笑了。

  「是這樣嗎?」低頭望向男子手上拎著的塑膠袋,ルカ小心翼翼地提出問題。「所以,浩二先生還沒有吃午餐對吧?那要不要就跟我們一起吃呢?」

  望著對方充滿誠意的眼神,又低頭看向不停扯著自己手的小女孩,男子沉默了一陣之後抬起了腳步。

  「那就打擾了。」

  走進屋內,之前原本隨地放在客廳各處的大大小小紙箱被整理到只剩下少少幾個,而家中的主人則正坐在可稱為其固定座的單人沙發上安靜看著報紙,直到浩二走到身旁時他才抬起頭來露出一抹微笑。

  「是芹澤君啊,你怎麼會過來?」

  「這問題剛才你的機械人也問過了。假早就請好了我不想回去上班,這個理由可以嗎?借一下你們的餐桌。」

  「我是都沒關係的啦。」笑著放下手中的報紙,中年紳士轉身望向自顧自走到餐桌旁坐下、從塑膠袋裡拿出大碗牛肉蓋飯的男子。

  不知不覺間,窗外開始傳出了細微的敲擊聲,小女孩快步的走到客廳的落地窗前。

  「啊,下雨了耶。」

  「真的呢。」注視著屋外因雨霧而變得一片朦朧的景色,ルカ小聲地自言自語。

  「不知道神威先生有沒有帶傘呢?」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