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進度跟沒進度差不了多少(痛哭)

希望這禮拜可以把這一章節結束



  「真的……很不好意思……」

  「真的沒有關係的,畢竟神威先生今天一整天都在陪我,而且剛好我們這邊食材也都還夠……」

  看著身旁手握菜刀頭無力垂下的がくぽ,正站在瓦斯爐前煎魚的ルカ只能不停的安慰他。而相較於這邊充滿罪惡感的氛圍,廚房外的浩二倒是堂而皇之的就坐上了餐桌椅,眼睛直直的盯著對面的中年紳士瞧。

  「所以說,芹澤君是琉璃的叔叔嗎?」

  「嗯,我是她爸爸的弟弟。就是因為會擔心像這樣的悲劇發生,所以偶而會過來看一下。

  「可是がく說浩二只有沒錢的時候才會過來吃飯,然後什麼都不帶。

  「是這樣嗎?」聽著坐在身旁的琉璃轉述的內容,浩二的頭有意無意的歪向一邊。「可是我記得上次我也有帶蛋糕過來的。那樣也不算嗎?真過分啊。

  「がく說蛋糕不是正餐所以不算,可是上次的水果捲很好吃喔。

  「是吧是吧。喂,有人說水果捲很好吃耶。」

  將頭撇向廚房的方向刻意的對著某個人喊,下一刻廚房裡就傳來了語氣充滿不悅的回應。

  「我說過了不要給小孩子吃那麼多甜食,我自己也會準備點心給她所以不用帶來!」

  「你這樣子等於是在剝奪我和我姪女相處的機會耶。」

  「除了帶甜點零食過來之外我都很歡迎!」

  「差不多可以準備吃飯了,琉璃妹妹我們先去洗手吧。

  「好~」

  時機巧妙的端著餐盤和碗筷走到餐桌旁放下,女性型機械人輕輕一甩身旁的粉色長髮對坐著的小女孩說道,而對方也在用力點了個頭後牽起ルカ的手跳下了椅子。

  晚餐的內容相當簡單,整條煎到帶著金黃色澤的魚再撒上一些鹽、飄出陣陣白煙的翠綠炒青菜、一鍋味噌湯還有裝在小碟子裡的醬菜。夾起一口魚肉咬下、將筷子插進湯碗裡翻攪幾圈後喝下一口,浩二沒什麼表情地說出感想。

  「這做得比がくぽ的菜好吃多了。

  「咦?謝謝……?」

  面對這種比較性的讚美詞,相較於ルカ微微睜大眼睛的反應,被當作攻擊對象的がくぽ倒是馬上就做出了反擊。

  「意思是我做的菜很難吃嗎?」

  手中還捧著湯碗的浩二聳了聳肩。「誰叫你調味的時候為了小鬼味道都做得比較甜,這種有鹹味的料理才叫做普通該有的味道吧。

  聽著男子的吐槽,がくぽ回應的口氣中帶了些無奈和不高興。「沒錢的時候就一聲不響來吃飯的人有資格說這種話嗎?而且我的料理是做給琉璃吃的,不喜歡的話你自己動手做不就好了。」

  「真是不巧我只會燒開水而已,所以我還是會忍耐的吃下你做的東西的。」

  「什麼叫忍耐啊……」

  刻意忽略射向自己的無奈視線,浩二只是自顧自地又喝下一口湯。而坐在一旁始終沒說話的杉下則將眼神朝向了ルカ站的桌邊。

  「話說回來,今天的調查有得到什麼資訊嗎?」

  「是的。」聽見主人的詢問,ルカ俐落的一點頭。「今天和神威先生調查的結果,發現受害人目前總計起碼有八戶人家:每一戶遭竊的時間點幾乎都是在白天家裡沒有人或者沒人注意的時候,而受害人家的分布也相當分散,感覺起來就像是隨機式的犯案。目前調查到的結果大概就是這樣。」

  「能夠得到這麼多情報,辛苦妳了。」

  「不會的,神威先生也幫了我許多忙。」

  夾了一些青菜放進琉璃的碗裡,浩二抬起頭。「竊賊?是有什麼東西被偷了嗎?」

  「最近這附近出現了竊取女性貼身衣物的竊賊,為了要找出犯人,今天我們大致上都詢問了一遍受害的人家,希望能從中得到一些資訊。」

  「內衣小偷啊……」聽到了說明,男子的臉上雖沒有表現出明顯的厭惡感,嘴角卻也因輕蔑而稍稍揚起。「反正就是那樣吧?因為生活中沒有女人緣搞到腦袋整個壞掉,最後只能去偷女人的內褲來發洩……」

  「不要在小孩子面前講這個!」

  雖然がくぽ立刻用力地打斷了對方充滿諷刺意味的發言,但五歲的小女孩卻也將臉轉向了自己叔叔的方向。

  「『發洩』是什麼意思啊?」

  「喔那個啊,發洩的意思就是」「你不要教她這種東西!……琉璃這種事情現在還不懂也沒關係的,吃飯的時候要專心吃飯喔。」

  感覺到青年型機械人笑容中所散發出的一股無形魄力,小女孩在點點頭之後便乖乖地將注意力重新放回自己眼前的飯菜上。一時之間餐桌上只聽得見陣陣筷子敲上碗盤發出的聲響。

  「我吃飽了。感謝招待。

  將手中筷子端正的擺在粒米不剩的碗上,浩二一個點頭後便從椅子上站起身來,穿過了がくぽ與ルカ的身邊逕自往門口的方向走去,修長的身軀上飄著一道淡淡的菸草味。

  「那個,浩二先生是要去……?」看著一語不發伸手打開門後走出屋內的身影,才剛接觸男子不到數小時的ルカ疑惑的望向身邊表情像是早已習慣對方行為的がくぽ。

  「浩二是要去抽菸喔。」抬起圓滾滾的小臉,琉璃張口露出白色的乳牙。「因為がく不准他在家裡面抽菸,所以要抽菸的時候他都會到外面去喔。」

  「是這樣啊?」聽著小女孩的回答,ルカ緩緩的點了一個頭。



  晚餐結束後在がくぽ的堅持下,今晚杉下家洗碗的工作便是由他來負責。

  清洗完三人分的餐具與用過的鍋盆用具、脫下白色圍裙掛回掛勾走出廚房時,眼前除了坐在客廳地板上自顧自塗塗抹抹的琉璃外,浩二與ルカ正分別坐在中年紳士的左右兩旁,低著頭像是正在談論些什麼。

  早其他人一步注意到逐漸走近的がくぽ,穿著黑色衣裙的纖細身體率先站起。「真的很不好意思麻煩神威先生了。其實不用幫我洗碗也沒關係的……」

  「這沒什麼啦。琉璃我們也差不多該回家囉。

  低頭呼喚正專注在紙上畫出五顏六色圖案的小女孩,がくぽ接著往沙發上的杉下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真的很不好意思打擾到杉下先生到這個時候,不僅要麻煩您照顧琉璃,甚至還在這裡吃晚飯……」

  紳士笑著搖搖頭。「這不算什麼的,就當作是答謝你今天陪著ルカ到處收集情報吧。況且偶而不是一個人吃飯也還挺熱鬧的。

  「哈啊……

  牽起琉璃柔軟的手掌,再度向紳士點頭致謝後,三人便在ルカ聲調柔和的道晚安聲中走出了杉下家。而當他抬手帶上鐵門時,身後傳來了浩二不疾不徐的聲音。

  「話說回來,你知道那個歐吉桑是在做什麼的嗎?」

  「嗯?」被突然這麼一問,がくぽ也不禁愣了一下。「這個我沒有仔細問過,不過感覺起來應該是退休了才有這麼多時間待在家裡吧?」

  「哼嗯───」

  感覺到在蒼白的路燈燈光下對方盯著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太對勁,他面帶困惑的盯了回去。「所以你為什麼要問這個?」

  「也沒什麼啦。只是剛才聽到了些很有趣的事情就是了。

  「什麼?」

  伸手將がくぽ牽著的小小手掌拉進自己的手中,浩二自顧自的和琉璃邁開步伐往芹澤家的玄關方向走去。

  「所以浩二今天晚上會住這邊嗎?」

  「也可以啊,反正我明天可以晚點起床沒關係。」

  「那今天晚上你要說故事給我聽喔。

  「嗯?說故事是がくぽ的工作吧?」

  「可是今天がく在外面忙了一整天,應該要讓がく休息才對啊。」小女孩一臉理所當然的回道。

  「我也在外頭工作了一整天啊。為什麼我就沒優待?」

  「浩二又沒有像がく一樣忙!」

  耳邊傳來一大一小間的對話,站在後頭的がくぽ卻仍然無法壓抑住滿心的疑惑。

  到底所謂「有趣的事情」指的是什麼?



  「ルカ美眉今天天氣很熱吧!」

  「現在的氣溫是攝氏33度,對我而言是不會有什麼影響,不過阿姨們就要多注意補充水分喔。

  「喔喔是這樣嗎,謝謝妳提醒啊ルカ美眉。」

  「不會!」

  看著站在不遠處手握竹竿掃把掃著路邊垃圾的粉色身影,がくぽ忍不住停下手上的工作觀察起四周的氣氛。

  明明是在之前刻意與ルカ保持距離的同一群成員,但到了此刻卻像是在對待鄰居家的女兒一樣,親切得讓人不知該如何是好。

  但那一切也都是因為ルカ很努力的關係。

  除了之前主動要找出困擾大家的內衣小偷的行動外,像這種附近居民聚在一起打掃環境的時候她也從來都沒缺席過,不管什麼時候都是滿臉笑容,無論態度、應對或是效率全都優秀得連同樣身為機械人的自己都自嘆不如……

  要用最陳腐的說法來形容的話,就是毫無缺陷。

  視線稍微向下挪,他注意到今天ルカ穿的是一件淺藍色的短袖洋裝,輕軟的絲質裙襬隨著穿著者的動作飄動搖晃,圓潤的雪白膝蓋在下頭若隱若現。

  隨著附近的婆婆媽媽們逐漸改變看待ルカ的眼光,她們也開始不時會塞幾件她們「沒地方穿」的衣物給總是穿著出廠時公定黑色衣裙的她,同時還會再添上幾句「我早就注意很久了,妳這件裙子衩開這麼高內衣當然會被人家偷啊」之類的話。

  雖然最重要的目標「抓到小偷」這點目前還沒達成,但無論如何以結果來看,能夠有這樣的改變就已經達到最初的目的了。

  「がく你在發什麼呆啊!看看人家女生快要連你的份都做完了!」

  「什麼?」

  被一旁的聲音提醒了他才發現,在不知不覺間原本是自己該負責的掃除區塊早已被ルカ掃好了一大塊,而對方只是露出了如鄰家女孩般靦腆的笑容。

  「還是女孩子好呢,懂事又肯幫忙。」

  「看看人家比你還要能幹多了,果然還是不能想著要靠男人啊~」

  「我家老公也是這樣呢,發個呆一個下午就過去了然後什麼事情都沒做。」

  「哈、哈哈……」

  苦笑接下來自四周主婦們帶有性別針對性的吐槽,がくぽ也只能趕忙動起身體繼續工作。

  ……不過再這樣下去,自己大概遲早會變成這些婆婆媽媽們口中的自家老公般供人調侃的存在吧?他不禁這麼擔心著。

  在很快地結束了今天預定範圍的清掃後,還沒等ルカ將手中掃把歸回原位,一名太太馬上就湊了上來。

  「ルカ美眉我昨天整理出了幾件妳應該可以穿的衣服,不過因為很麻煩我就沒有帶出來了,要不要來我家拿啊?」

  「真的嗎?最近真的很感謝大家送我衣服,不過我這邊的衣服現在已經很夠了……」

  這倒是真的。就算是以がくぽ身為旁觀者的角度來看,ルカ在短時間內收到的衣服份量,就算每天換穿不同的衣服大概直到夏天結束也輪不完一回。但顯然並不接受對方這種理由的中年婦人,還是硬挽住了ルカ纖細的手臂往自家的方向走去。愣了一下,がくぽ便跟上兩人的腳步走在蟬聲喧鬧的街道上。

  到了對方的家裡,兩道身影便端正的站在玄關的位置等待婦人將衣服拿出來。

  「其實真的已經夠了吧。衣服。」

  「嗯……不過阿姨這麼熱心實在不太好意思拒絕呢。」

  像是害羞的縮起肩膀笑了笑,比自己矮了一個頭左右的女性機械人小心翼翼的轉頭看著玄關四周的擺設。鞋櫃、角落的盆栽、釘在牆上的鑰匙架以及上頭貼滿各種字條名片的小掛板,除此之外就沒甚麼特別的了。

  但像是被那片混亂給吸引住一樣,也顧不得禮貌、ルカ的注意力此刻完全放在了那塊掛板上,這種行為也令提著一個大紙袋出來的婦人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ルカ美眉怎麼了嗎?妳在看什麼東西?」

  「我想請問一下,」

  轉過頭來,原本色澤清澈柔和的青藍色雙眼中透出一股銳利的光芒,白裡透紅的手指指著掛板上的一張紙片。「請問阿姨還記得給你這張名片的人嗎?」

  「哪一張……這張嗎?」走上前順著ルカ手指的方向看去,婦人不自覺地將頭歪向一邊。「這張好像是前一陣子來推銷報紙的推銷員給的,不過時間有一點久所以記得不是很清楚……怎麼了嗎這張名片?」

  「我記得阿姨家裡應該也有遭竊吧。」

  「欸欸是啊。」

  「那麼,阿姨記得這個推銷員是在遭竊前還是遭竊後來的嗎?」

  被這麼一問,婦人的雙眉間的皺紋也更加深了幾分。「我記得……是之前的樣子。應該沒有記錯,是之前。那個時候我跟他說家裡不需要訂報紙,但是名片還是收下來了……」

  「真的嗎?非常謝謝阿姨!」

  「欸等等……!」

  還沒來得及接下對方手中的紙袋,只見ルカ一鞠躬後立刻牽起了一旁がくぽ的手,快速地走在看不見什麼人影的午後住宅區道路上。

  「ル、ルカ小姐想到什麼了嗎?為什麼突然走得這麼快?」

  沒有回頭看對方一眼,ルカ只是自顧自地提出問題。

  「神威先生,之前統計下來的受害者資料你應該也還沒刪除吧?」

  「資料的話是還沒有,怎麼了嗎?」

  雖然內心早已有了些許的預感,但基於保險他還是小心的出聲確認,而走在前方的ルカ也終於回頭望向了他,露出彷彿正散出光芒的側臉。

  「我們再從頭詢問一次吧。每一家。」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