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謂拔網路、爆字數

這回是某個來吃閒飯角(欸)的登場,進度!進度啊-----



----


  「內衣小偷啊……這可真是不得了呢。

  喝下一口茶後將茶杯擱回盤中,坐在扶手椅上的中年紳士喃喃自語著,而站在身旁的ルカ則是點了點頭。

  「目前關於這個內衣小偷的資訊還不是很充足,所以也只能靠巡邏的方式防範看看他會不會知難而退了。不過只能防守果然還是會有點不甘心……」雙手交叉在胸前的がくぽ用力嘆了口氣。

  「那個,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像是想到了什麼,原本乖巧站在一旁的ルカ突然轉身直視著自己主人的雙眼。而下一刻,讓がくぽ雙眼瞬間睜到最大的發言便從口中流瀉而出。

  「Master,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讓我去找出犯人是誰嗎?」

  伸手拿起茶杯,杉下的態度就像是在回應「晚餐吃魚好嗎?」之類的問題般輕鬆。

  「可以啊。」

  「等、等一下!」

  顧不得對方的主從關係自己無從置喙,滿臉驚恐的がくぽ慌張地出聲打斷兩人間的談話。「杉下先生您這麼輕易就答應了這樣可以嗎?而且,ルカ小姐妳說妳要去找出犯人是誰,難道妳要自己一個人找嗎?」

  「嗯。」ルカ的頭點了一下。

  「這樣太危險了!如果對方是ルカ小姐沒有辦法應付的對象那該怎麼辦?」

  「關於這點其實不用擔心,因為……」

  「不行!不管怎麼說,讓一個女孩子自己去找犯人實在太危險了!」打斷對方只說到一半的解釋,也不管女性型機械人是否可被稱為「女孩子」的這種問題,青年型機械人語氣強硬的說道。

  「如果妳堅持要自己去找犯人的話,我也跟妳一起去!」

  在脫口說出這句話後,一時之間,空間中只聽得見空調的運轉聲、窗外的蟬鳴以及紳士放下杯盤的聲響。

  像是訝異於對方的發言,ルカ的眼睛輕輕眨動了幾下,語氣緩慢地確認著。「意思是說,神威先生要跟我一起去嗎?」

  「當然!」

  「可是這樣子,琉璃妹妹要怎麼辦?」

  「啊……

  被對方問到了最重要的問題,がくぽ原本高漲的氣勢也瞬間被砍了半截。但就在他游移不決的當下,坐在一邊幾乎沒說什麼話的杉下倒是語氣平靜地開了口。

  「你們出去的時候,琉璃可以待在這裡沒問題的。」

  「真的嗎?可是這樣就會麻煩到杉下先生……」

  「我是沒什麼,反而是得讓你陪著ルカ東跑西跑就是了。

  「這點我是無所謂的。」

  注視著對方凝視著自己的清澈碧綠色雙眼,外貌纖弱的女性機械人低下頭想了一陣後,柔軟而又有些猶豫的聲音脫口而出。

  「那就麻煩神威先生了。」

  從這一刻開始,成員只有兩個人的「追緝內衣小偷小組」便就此誕生了。



  「所以統計下來大概就是這個樣子了吧。

  「嗯。」

  兩人同時低頭望向がくぽ手中的記事本:在印滿橫線的紙面上,畫著的是附近街道的概略圖以及各戶的位置,在遭竊過的人家上則特別用記號註明並寫上遭竊的日期。杉下家則是被排在受害者名單上的第八名。

  「最早的是巷口的齋藤家,接下來則是村上、鈴木還有小野……」一邊拿筆排出時間順序がくぽ一邊自言自語著。「這樣子排下來地點分布得很亂呢。雖然看得出來是在這附近活動,但簡直就像是走到哪家人前面、看到沒有人注意就馬上下手一樣。」

  「的確呢。另外還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很奇怪的事?」

  がくぽ轉頭看向眼神專注望著筆記的ルカ,對方則是頭也不抬地說出自己的分析。

  「照理來說內衣小偷如果要下手的話,比起白天,趁晚上視野不好的時候下手應該是更安全的吧?但是這個內衣小偷我們剛才一路詢問下來,大家幾乎都是在白天的時候遭竊的。這點神威先生不覺得很奇怪嗎?」

  「聽妳這麼說我才注意到這件事……所以妳的意思是說,犯人可能是白天可以在這附近移動的人?」

  ルカ點點頭。「我覺得不能夠排除有這種可能性。」

  聽完同伴的這一番假設,がくぽ忍不住又皺起了眉頭。「那這樣子的話,我們要注意的應該就是白天在這附近活動、感覺起來又鬼鬼祟祟的人了吧?看來真的有必要白天的時候在這附近多巡個幾趟……」

  「話說回來,」

  「嗯?」

  沉思到一半聽到ルカ的聲音,他又馬上將視線轉向對方所在的方向。

  只見對方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白皙的臉頰上透著淺淺的一片粉。「如果只有我一個人的話,絕對是沒有辦法調查到這個樣子的吧……真的很謝謝神威先生肯陪我這樣到處走來走去的。」

  「沒關係啦,我也沒有幫上什麼忙。」

  「可是如果沒有神威先生的話,大家絕對不可能會像剛才那樣這麼熱心的回答問題的。

  嚴格來說ルカ這番話一點也不誇張。

  在他們挨家挨戶的詢問受害者時,打開門的家庭主婦看著站在玄關前的ルカ表情幾乎都是一臉冷漠,回答起問題也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但當一旁的がくぽ接著自己的語尾繼續問著「除此之外還有什麼覺得不對勁的事情嗎?」之類的問題時,對方的態度便馬上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答起問題積極得和前一刻比起來簡直是判若兩人,甚至當他們準備離開時還會被問道「要不要進來坐一下」(結果當然是拒絕了)。

  不過對此がくぽ只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只不過是因為我和那些太太們認識得比較久,說話的對象是我時感覺也會比較輕鬆一點吧。

  只要再過一段時間,大家對ルカ小姐的態度一定也會不一樣的。

  聽著對方的鼓勵,ルカ緩慢地點了點頭。而在她重新抬起頭時,がくぱ先是注意到對方的雙眼中閃過了一絲光芒,接著纖細身體後方的粉色長髮便隨著主人的動作在半空中飄了起來。

  「ルカ小姐怎麼了嗎?」

  「前面那個人……」

  「咦?咦?什麼?」

  跟在暗金長靴踩出的快速步伐後走了一陣,最後ルカ的腳步停在一名穿著淺灰色西裝站在一戶人家鐵門前的男子身後。

  「午安,您還記得我吧?」

  肩上背著側背式公事包的男子聽到了來自身後的呼喚馬上轉過頭,看著正對自己露出微笑的女性機械人想了一陣後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啊……妳是住在轉彎過去那戶人家的機械人對吧?妳好啊。

  站在ルカ身後的がくぽ一語不發的觀察著眼前的這名男子。

  說出來可能有些失禮,但以男子那幾乎毫無特徵的臉和不胖也不瘦的中等身材來看,若是將他丟進人潮中的話,要瞬間認出他或許連對機械人來說都不是件簡單的事吧。

  而這名毫無特徵的男子,此刻正在與ルカ聊著些不著邊際的事情。

  「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您呢。」

  「是這樣嗎,我最近就是負責在這個地區推銷的,所以都會在這附近……妳這樣叫住我,意思是妳們家改變主意想要訂報紙了嗎?」

  「關於訂閱報紙這件事我可能還要問我的主人,所以沒辦法現在就回答。不過我叫住您其實是有些問題想要問您的。」

  露出看來天真無邪的笑臉,身軀纖細的女性機械人繼續說道。

  「事實上最近這附近出現了竊賊,因為在詢問過受害者之後,我們發現到這名竊賊可能都是在白天活動的;所以就算是一點點的情報也好,想請問您最近是否有看到有什麼形跡可疑的人嗎?」

  「可疑的人啊……」男子抓了抓後腦抬頭看著天空。「嗯~雖然我最近的確是負責在這裡推銷報紙,不過這陣子我沒有注意到有沒有妳說的那種可疑的人耶。對不起喔幫不上妳的忙。」

  「沒有這種事的,就算只是一點點的情報也好,非常謝謝您回答我的問題。」姿態端正的對男子一鞠躬,ルカ抬起頭時臉上仍然是滿滿的笑容。

  「不用那麼客氣啦。說到這我也差不多該回公司了,你們要好好努力抓到犯人喔。

  對著兩個機械人揮了揮手後,男子便轉頭朝另一個方向逐漸的走遠,而がくぽ與ルカ也在互相看了彼此一眼後點了點頭。

  「今天就先到這裡吧。」

  「嗯。」

  在回家的途中兩人並沒有對彼此多說些什麼,只是安靜的並肩走在陽光開始帶些昏黃色澤的路上。而走到離家不遠的距離時,ルカ注意到了有道沒見過的人影正站在芹澤家的門口,擱在臉前的手指間似乎夾著類似香菸之類的東西。

  墨色的西裝外套被脫了下來掛在捲起袖子的手臂上,看得出對方藏在灰色襯衫和與外套同色的西裝褲下的修長身材;長度適中的頭髮隨意的散在臉邊,雖然乾淨卻又看來有些凌亂,有些快要被瀏海遮住的深色眼睛緩緩的轉向自己的方向。

  「那個……」

  「歡迎回來───為什麼家裡都沒有人啊?」

  在她開口提問之前,先一步注意到這裡的對方懶懶的抬起夾著香菸的手對這裡搖了幾下,聽來不太誠懇的招呼語飄入耳中。當轉過頭看著身旁的同伴時,がくぽ端正的臉上則是露出了些許無奈的表情。

  「因為我有事要出門,所以麻煩隔壁家照顧一下琉璃。」

  「隔壁家?指的是旁邊這間嗎?有人搬進來了?」

  「是啊,在你這陣子沒有來的時候。

  「哼嗯───

  又吸了一口菸,看來年齡約在二三十歲左右的男子同時將視線轉到ルカ的身上。「所以這是誰?」

  「ルカ小姐嗎?她是住在隔壁的機械人。」

  「我是隔壁杉下家所有的『巡音ルカ』,請多指教。」

  從語氣與對話內容中感覺到兩人之間應該是互相認識的,ルカ便迅速的點了一個頭,而對方則是伸出沒有持菸的另一隻手。

  「芹澤浩二。」

  眨著眼看著伸在眼前的手掌幾秒之後,緩緩抬起的指尖在還沒觸碰到對方之前,便被對方先抓了起來在半空中搖晃了幾下。乍看之下雖然是頗為粗魯的動作,但看來骨節明顯的修長手指力道卻意外的相當謹慎。

  「請多指教啊。」

  聽來有些冷漠的招呼聲滑入耳中,而在她想要確認對方表情時,男子又自顧自的鬆開了手將視線滑向站在一邊的青年型機械人。

  「我餓了,今天晚餐吃什麼?」

  「等等,你來就只是為了要吃晚餐嗎?」

  面對がくぽ充滿無奈的語氣,浩二的表情看來完全沒有任何的罪惡感。「因為距離我發薪水的日子還有一個禮拜啊。所以晚餐到底吃什麼?」

  「所以說晚餐……

  話才說到一半,只看到原本表情還有些不耐煩的がくぽ突然停了下來,臉部肌肉也一點一點的變得僵硬,略薄的嘴唇則像被拖上陸地的魚般不停地開開闔闔卻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看見這樣的反應,浩二只是默默地再度將香菸濾嘴含入口中。

  「忘了對吧?」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