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求收尾不擇手段,我真的不會寫推理,然後為了橋段也回頭修了一下前面的部分

下回將進入がくぽ回合


----


 

  在夕陽西下的時刻,從身後伸手拍拍站在一戶人家門前的身軀肩膀,對方像是受到驚嚇般轉過頭後,就看見身後站著兩具模樣似曾相識的機械人。

  「您好,沒想到又會在這裡遇見您呢。」

  粉色長髮被夕陽染上些許黃橙色暈的女機械人露出溫和的笑臉。「時間已經不早了呢,熱心工作是很好但也請不要太累了喔。」

  「不會啦,我正好也要回去了。」

  「是這樣嗎?正好我也有幾個問題想要問您,雖然可能會花上您一點時間,但請您一定要回答我喔。」線條柔軟的鵝蛋臉上的笑容滿是天真無邪,讓看的人不禁慢慢卸下心防。

  「事實上我也是到剛才才想起來的……您最近都是在這附近推銷報紙的對吧?剛才到一個鄰居家的時候,正好碰巧看見了您的名片。」

  「是這樣沒錯啊,這附近的住戶我應該都已經快要走過一圈了吧?不過看樣子想訂報紙的人不是很多呢。」伸手往後腦勺抓了抓,五官缺乏關鍵特徵的男子苦笑說道。

  「是這樣嗎?不過問題就在這點上呢。」

  「什麼?」

  像是聽不懂對方話中的涵義,男子忍不住提高了語調。但ルカ還是不疾不徐的繼續說著。

  「不知道您還記不記得,上次遇見您的時候我對您說過關於這附近遭小偷的事情?當我們再一次詢問了幾乎所有的受害者時,我們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共通點……」

  目光清澈的雙眼直視著面前的男子,女性機械人語氣柔和得就像是在描述鄰里間的小事般。

  「幾乎每戶遭竊的人家,遭小偷的時間點都是在您去拜訪過之後呢。」

  「等、等一下!所以妳現在的意思是在懷疑我嗎?」

  好不容易搞懂對方話裡的重點,男子臉上也隨之揚起了焦躁的情緒。「我只不過最近是剛好被分派在這附近工作而已,難道就因為這樣也要被懷疑是小偷嗎!就算是機械人,講這種話也實在太過分了!」

  明明眼前的男子態度開始帶著敵意,但ルカ臉上的笑容卻也絲毫沒有減損。「的確,光憑這點就懷疑您的確是有些不公道,但如果是這樣呢:因為身分上的特殊性,讓那名小偷可以不受懷疑的接觸每一戶人家。而就趁著這個時候,小偷記起了每戶人家安全出現漏洞的時間點,接下來就只要等到那個時間再……」

  「妳到底在說什麼啊!」

  高聲打斷ルカ彷彿自言自語般的假設,男子用力地踏出腳步走過對方身邊。「還以為妳想講什麼,結果全都是廢話不是嗎?管他是偷內衣還是什麼的,反正這些跟我一點關係也沒……」

  「哎呀。」

  「又怎麼了!」

  走到一半男子又滿是不耐的轉過頭望向站在身後擺出驚訝表情的女性機械人,而在夕陽的照射下,青藍色的雙眼反射出異常犀利的一道光。

  「我記得,關於大家被偷的東西是什麼這點……」

  雖然淡粉色的嘴角仍維持著淺淺笑意,但低沉的語氣卻也令旁觀的がくぽ都開始有些坐立不安。

  「我好像從來沒跟您明說過被偷的是『貼身衣物』吧?」

  「……欸?」

  的確是這樣。がくぽ迅速的調出記憶。

  第一次和男子對話時,ルカ的確只說了「有東西被偷」,卻並沒有說「是什麼被偷了」。

  隨著一個個音節自口中吐出,ルカ始終注視男子的雙眼色澤也逐漸從和煦的海藍轉為寒意彷彿直刺骨隨的冰青。

  「那為什麼,您會知道被偷的是貼身衣物呢?」

  男子原本漲得通紅的臉,隨著兩人逼近的步伐而逐漸的被抽乾血色,微開的嘴旁,臉頰的肌肉也正不斷小幅度抽搐著。

  一切都宛如慢動作一般。

  而下一刻看見的,則是男子轉過頭開始奔跑的背影。

  「果然是逃跑嗎?!」

  「神威先生!」

  「啊、嗯!」

  聽見身旁同伴的呼喊,還有些反應不過來的がくぽ也立刻跟上了對方的腳步試圖追上逃跑中的嫌疑犯。

  但跑過一段街道的距離後,がくぽ便開始感覺不妙了。

  就算是理論上身體構造比人類強健的機械人,但畢竟原本只為了歌唱目的而製造的Vocaloid機型,在這種耗費大量能源的強力運轉項目上,無論是持續力或者機體本身的承受度都是低於其他型號的機械人。

  咬牙看著眼前雙方距離逐漸開始加大的背影,即使再怎麼強迫自己的身體跟上對方,來自四肢的過度活動警訊也開始讓意志與行動愈來愈無法一致。

  但在幾乎絕望的前一刻,他忍不住瞪大了雙眼。

  望向奔馳過自己身旁、淺藍裙擺翻飛的身影。

  粉紅色的長髮大片的在空中飄揚,姿態輕盈得彷彿奔跑於都市中的鹿一般優雅而高貴。

  柔若無骨的手指伸向前方,準確抓上了男子的衣領之後,體型看來遠勝過女性型機械人的人類男子瞬間便向後一倒,被拽上了散發出熱度的柏油路面。

  而下一瞬間,看似經不起緊握的柔軟雙臂,卻迅速的在眼前使出了一連串幾乎可以錄下當作防身術標準教材的動作將男子制伏在地。而不管男子如何死命掙扎,卻也無法擺脫來自身後的壓制。

  一切都是在短短不到十秒內發生的事情。

  不自覺地放慢了前進的腳步,而在不知該說些什麼之前,來自壓制方的指令便迅速傳來。

  「神威先生可以麻煩你報警嗎?我現在機體還處在過度運轉的狀態無法進行其他動作,請盡快。」

  「好、好的!」

  迅速打開機體內建的通訊功能撥打迄今為止都只是耳聞的三位數號碼,一段嘟嘟聲後字正腔圓的女聲便經由線路傳至電子頭腦中。

  『報案專線您好。請問有什麼我能協助您的嗎?』

  「啊那個,」看了一眼仍然不斷掙扎的男子,他在心中暗暗嘆了一口氣。「我們這裡抓到了一名竊盜犯,請盡快派人來處理。謝謝。」



  「哼嗯~所以說你們還真的抓到犯人啦?」

  一派自然地倚在沙發上喝下一口ルカ沖泡的紅茶,浩二轉頭上下打量著一旁微笑的ルカ。

  「這都要感謝神威先生一直陪我,最後我們才能找到犯人的。

  之後根據來自其他人的情報,職業為報紙推銷人員的犯人就如同ルカ的推測,首先是藉著推銷報紙趁機觀察周遭環境,等到日後抓到機會時便立刻下手;迄今為止受害的區域似乎也並不只在這裡,但這些也已經不是他們需要管的了。

  「但是某人好像在那之後整個骨架都快要散了呢。

  「啊啊……

  面對浩二有意無意瞥向自己的視線,滿臉尷尬坐在他身邊的がくぽ只能無奈的應著。

  雖然只是短時間的快跑,但對於已連續運轉數年的非活動用機體而言仍然是相當大的負擔,在緊急送修之後雖然勉強回到了原本的狀態,卻也被維修人員下了「不得激烈活動以及長時間保持相同姿勢」的禁令,甚至還被開車送他去維修的浩二不斷嘲笑是老頭子的筋骨。

  「所以ルカ小姐沒事嗎?連我都這個樣子了,女性型的耐久度應該更低吧……

  「我嗎?」正準備為主人重新斟上紅茶的ルカ眨了眨眼。「我沒問題的。」

  「欸?」

  像是沒注意到がくぽ那可稱為是受驚的表情,ルカ繼續說著:「我的機體原本就是有特殊強化的種類,像那樣的快跑雖然長時間下來還是會過熱,但耐性會比一般的機體稍微好一些……

  「那麼,壓制住犯人的那時候是……?」

  邊說ルカ邊露出了惹人憐愛的笑容。「關於擒拿術的部分,那些都是Master基於必要性為我安裝的。不過因為本來是警用機械人專用的系統程式,以我本身機體的強度而言還是會有過度運轉的風險,所以在使用上還是得多注意。

  看著嘴巴忍不住張開的がくぽ,浩二只是露出了一個像是看笑話般的冷淡笑容。

  「所以我跟你說了很有趣嘛。

  盯著那雙前幾天才制服犯人、此刻則捧著白瓷茶壺的手,がくぽ的內心開始被一股無以名狀的絕望所籠罩。

  所以打從一開始有沒有自己都無所謂。

  而且就連浩二都知道這件事。

  「不過話說回來,『警用機械人專用』這聽起來還真酷,我們也可以裝這種東西嗎?」

  面對浩二的舉手提問,ルカ則是略顯歉疚的搖搖頭。

  「其實那些程式主要還是限制只有警用機械人才能安裝使用,所以Master在幫我安裝時也有做一些強度上的調整,記得Master說這個是……順應狀況進行微調?」

  「不就只是在鑽法律漏洞而已嗎?」

  「但說回來一切也都還是合乎法律規定的喔,芹澤君。」

  始終坐在主位上微笑不語的中年紳士緩緩飲下一口茶。這讓がくぽ忍不住想起,當他試探性的問ルカ知不知道杉下先生原本的職業時、她歪著頭想了一陣後只回了個「退休的政府公務員」這個答案……

  算了,別多想了。

  緩緩站起身,四肢的零件也隨著自己的動作而發出細微的摩擦聲響,面對浩二的視線他只是回了一句「維修人員交代的,要換姿勢」便朝廚房的方向走去。而當伸手撥開掛在廚房口的暖簾時,站在瓦斯爐前的ルカ也轉身看向著自己。

  沉默了一陣之後,ルカ小心翼翼地開口。

  「神威先生現在的身體還好吧?」

  「嗯,應付日常生活是沒問題了,不過為了安心最近還會再去檢查一次。

  「這樣啊……

  點了點頭,溫度回復到如往常般令人安心的青色雙眼像是有些羞怯地看著がくぽ。

  「神威先生……是不是有點不高興呢?」

  看著がくぽ露出的困惑表情,ルカ急急忙忙的接著說道:「其實關於剛才說的那些,我一直在想到底要怎麼說明才比較好,可是卻又找不到適當的時機……結果還讓神威先生這樣子勉強自己,真的很對不起……

  「呃,這沒關係啦哈哈……」

  看到對方這麼歉疚的樣子自己也不忍心再說些什麼,到最後也只能用苦笑做回應。

  「而且不知道該怎麼說是因為……」

  「嗯?」

  只見粉紅瀏海下的細眉微微皺起,末梢透著一團紅的十指在胸前點呀點的。

  「聽阿姨她們聊天的時候說,女孩子在男孩子面前要柔弱一點,這樣男孩子才會比較喜歡……」

  「……哈啊?」

  午後的廚房裡,一時之間只聽得見熱水煮滾的鳴笛聲響個不停。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