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角被多娜多娜到家了(欸)


-----


 

 

  「這樣子就可以了,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就請打我們的客服專線喔!謝謝!」

  「謝謝。」

  看著在熱辣辣的陽光下白得刺眼的貨車噴出一團灰煙駛遠之後,站在屋子門口的中年紳士重新回到屋內關上門,緩步走回客廳。

  「大概就是這樣吧……」

  四處堆滿大大小小的紙箱、幾乎沒有地方可立足的客廳中央,脫下象牙色西裝外套的中年紳士抬起插滿線路的筆記型電腦坐上從旁搬來的椅子,抬頭看向眼前才剛被自己從大紙箱內拉出的物體。

  在射入室內的白色陽光照耀下,女性機械人的粉色及腰長髮微微閃著一層的亮澤,看來柔軟的雙手交疊在身前的黑色長裙上,微微下垂的鵝蛋臉上則是掛著一抹淺淺的笑,一條條線路則從看似纖細的後頸延伸而下,和紳士腿上的筆記型電腦聯繫在一起。

  翻開擺在身旁的說明書,按照上頭的指示一步一步的輸入各種資料再等個幾分鐘,只見白嫩臉頰上的粉紅睫毛細細抖動了一陣後緩慢向上掀起,露出一對在陽光下閃著柔和光芒的青藍色眼珠,眼角則因為笑容浮現起幾條小細紋。

  「您好,Master。」

  「嗯,妳好。」

  「我是由Crypton公司所開發製造的Vocaloid 2-03『巡音ルカ』,從今天開始我將在各方面上從旁協助Master,請Master多多指教。另外您在訂購我時所加購的附加程式及資訊都已經在出廠前全數安裝完畢了,如果有其他問題的話也請您連絡我們專屬的工程維修人員。希望我們以後能夠相處愉快。

  微笑說完一連串的自我介紹台詞及注意事項後,才剛啟動不到一分鐘的女性機械人環視著四處堆放著紙箱的客廳,插在後頸的線路也隨之沙沙作響。

  「這麼說來,Master的家看起來有點亂呢。」

  「那真是抱歉。因為我才剛搬進來還沒開始整理。

  「才剛搬進來嗎?」纖細的十指交握在胸前,ルカ如新生兒般目光純粹的雙眼看著中年紳士,但隨即又綻放出了個大大的笑容。「所以Master跟我一樣,也是『新來』的嗎?」

  「的確可以這麼說呢。」微笑著回答ルカ的問題,紳士站起身走到她的背後拔下連接用的線路。「所以接下來我們都必須要去適應很多事情才行呢。

  「我知道了。那現在要做的是整理這些行李嗎?」邊說ルカ邊指著隨地放在四處的紙箱,雙眼直視著紳士等待對方的指令。

  「這的確是也很重要,不過在這之前好像應該先去和鄰居打聲招呼會比較好……」將目光移向隨意擺在茶几上、印著車站附近小有名氣點心店商標的紙袋,紳士轉身看著身高大概與自己差不多高的女性型機械人。「妳要陪我去和鄰居打聲招呼嗎?」

  被這麼一問,乍看之下冷淡成熟的五官線條瞬間便因笑容而變得柔軟可愛。「可以嗎?請讓我和您一起去。」

  「那我們就走吧。」

  「好的。」

  拎起裝著點心禮盒的紙袋,兩人便走出了屋外,而頂上正張牙舞爪灑下大把光熱的太陽也讓他們不禁微微張開了口。

  「外面真的還蠻熱的呢。」

  「現在室外的溫度是攝氏33.2度,降雨機率10%。是要多注意水分補充的天氣,請Master多多注意喔。」

  「是這樣嗎?感謝妳的提醒……嗯?」

  將視線轉向將自宅與鄰宅分隔成兩岸的綠色灌木,紳士隨即踏著略快的步伐朝低矮灌木綠牆的方向走去,而在另一邊有的,則是一雙與他四目相對的圓滾滾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閃爍著好奇的光芒。

  「你們就是新鄰居嗎!」

  「嗯?」

  正當紳士思考著該說些什麼之前,眼前的小孩子馬上就搶在他前頭開始問起了問題。陽光照在被仔細梳理好的頭髮上反射出一圈光暈。「がく說會有新鄰居來住這間房子,新鄰居就是叔叔你們嗎?」

  「『がく』?……嗯,叔叔的確是從今天開始就要住在這裡了,小妹妹你們家現在有誰在嗎?爸爸或媽媽在嗎?」

  像小鳥一樣的將頭歪向一邊,小女孩想了想後說道:「嗯~把拔跟馬麻都出去上班了不在家,可是我有がく陪我所以一點都不孤單喔!叔叔要找把拔跟馬麻做什麼呢?

  「因為叔叔以後就要住在這裡了,所以想跟大家打聲招呼。不過都不在嗎……說到這裡,叔叔到現在都還沒問小妹妹的名字呢。」

  被這麼一說,小女孩也立刻伸直了軟嫩的雙手興奮的回答。

  「我叫做芹澤琉璃,今年五歲喔!所以說叔叔從今天開始就是我們的鄰居了嗎?旁邊那個大姊姊也是嗎?大姊姊的頭髮是粉紅色的耶好漂亮喔!」

  聽到拋出一連串問題的小女孩的目標從主人轉到了自己身上,原本只是站在一邊的ルカ也笑著走上前彎下腰讓自己能夠平視對方。「謝謝妳!我的名字是巡音ルカ,是歌唱型的機械人『Vocaloid』。叫我ルカ就可以了喔琉璃妹妹。」

  「機械人……是跟がく一樣嗎?」

  「我還沒有見過他所以不知道呢。那請問『がく他在家嗎?」

  「他出門了喔!」

  琉璃天真無邪的語氣讓對岸的兩人不禁互看了一眼彼此,之後則是由紳士先開了口。

  「所以琉璃是一個人在家嗎?」

  「嗯,可是がく說他很快就會回家了,叫我在家裡乖乖看家。

  「……讓小孩子自己一個人在家裡會不會有點危險呢?」

  ルカ將頭挪向紳士的耳邊小小聲的問道,而紳士也輕輕點點頭。

  「那在『がく回來以前,琉璃要不要先來我們家呢?」

  「咦?可以嗎!……唔……」

  小女孩的臉原本充滿著好奇與期待,但隨即又多了一絲絲的猶豫。「可是這樣子,等がく回來的時候怎麼辦?」

  「我就站在這裡等他吧。

  不等待紳士的指令,ルカ馬上就做出了回答。「等到『がく』回來的時候,我就跟他說琉璃妹妹在我們這裡,這樣他就不會擔心、琉璃妹妹也不用自己一個人待在家裡了。這樣會比較好喔。這樣可以吧Master?」

  「嗯的確是可以……那琉璃要不要來我們這坐一下呢?雖然我們家現在還很亂,但至少比自己一個人待在家裡有趣吧?」

  「嗯……那、那就打擾了!」

  低下頭想了一陣後,小女孩立刻抬起了因為興奮和暑氣而染上淡淡紅色的臉頰充滿精神的作出回應。



  がくぽ愣了一下。

  當他提著滿袋的食材和雜物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時,他突然發現到有一道深色的人影站在自己家和隔壁房子的中間。就算是身在午後令人難耐的高溫中,那道人影也始終是直挺挺的站著連晃也沒晃一下。

  而再走近些時,他便看清了那是一名穿著深色衣裙的粉色長髮女性身影,眼神直視著前方,雙手放鬆而又端正的垂在身前。

  從髮色看來,應該和自己一樣是機械人吧。

  抱著一絲好奇的看著那道身影繼續前進,而像是察覺到有人逐漸接近自己,對方也轉過了頭,眨了眨帶著絲涼爽氣息的青藍色雙眼,櫻粉色的雙唇微微分開。

  「請問是『がく』嗎?」

  「欸?是我沒錯請問妳……」

  在がくぽ還來不及想通為什麼素未謀面的人會知道琉璃對他的暱稱時,眼前的女性機械人輕輕的一個低頭,自口中發出的聲音聽來就像是樂器演奏出的優雅旋律。

  「我是從今天開始住在這裡的Vocaloid型機械人『巡音ルカ』,可能會有許多不了解的地方需要麻煩您指導我,請您多多指教了。然後琉璃妹妹現在正在我們家裡作客,是由我的Master來招待她的所以請不用擔心。

  「什麼?琉璃?是、是這樣嗎真的很不好意」

  「但是,」

  黑色的裙擺在半空中淺淺一飄,自稱為「ルカ」的女性型機械人轉過身看著他,眉眼間流露出一股像是不高興又像是擔心般的氣息。

  「把這麼小的孩子一個人留在家裡是不是不太好呢?我不知道您們那的情況如何所以可能沒有資格說這種話,但是這樣真的很不安全,希望下次您可以再多注意一點。」

  「啊……」

  雖然張開了嘴,一時之間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只能在對方的注視下一開一闔。「那個,該怎麼說呢其實這件事情」

  「知道了嗎?」

  「……我知道了,我以後不會這樣了。

  在眼前女性外型同類雙眼中隱隱散發出的魄力下,がくぽ乖乖的低下頭說出當下最正確的回應。而當重新抬起頭時,看見的則是讓人聯想到一片汪洋的青藍色眼珠以及燦爛的笑臉,強烈的陽光似乎讓一切都變得有些朦朧。

  「是嗎?那就好!」

  「啊、嗯……」

  「がく你回來啦!歡迎回來───

  在青年機械人還陷在輕微的停滯狀態同時,從隔壁房子的大門口跑到自己身邊的小女孩,馬上抓住了垂在身側的修長手指不斷扯著。

  「跟你說跟你說喔,杉下叔叔家長得跟我們家好不一樣,有好多書喔!還有鋼琴耶!還有紅茶也好好喝喔!還有還有───」

  「好好好我知道了,先停!先停下來!」

  急忙壓下琉璃興奮的喋喋不休,がくぽ轉頭望向站在ルカ身旁的中年紳士。「真的很抱歉麻煩您們了,琉璃沒給您們添麻煩吧?」

  「不會,琉璃她非常的有精神,同時也很有這個年紀該有的好奇心,是個很好的小孩子。」中年紳士露出淺淺的微笑搖著頭。「這麼說來我還沒有自我介紹,我是從今天開始要住在你們隔壁的杉下,以後就請多多指教了。」

  「是這樣嗎?這孩子是芹澤琉璃我想您們應該知道了,我也是Vocaloid型機械人,名字則是『神威がくぽ』。目前是只有我和她兩個人住在這個家裡,如果對環境有什麼問題的話都可以問我的。

  ルカ的頭微微向旁傾斜了些。「只有你們兩個人住在這兒嗎?」

  「因為我的主人夫婦兩人都在外地工作,所以目前都是我在照顧琉璃……大概就是像這樣吧。

  苦笑回答這個問題後,がくぽ看到眼前ルカ的眼睛正一閃一閃的眨動著。

  「是這樣啊……」

  像是思考了一陣之後,對方突然用無比認真的眼神望向他。

  「只有兩個人住在家裡應該很不方便吧?以後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神威先生也請一定要跟我說喔。雖然我才剛啟動沒多久對很多事情都還不了解,但我們都是機械人又是鄰居,互相幫忙是應該的吧?對吧?」

  「啊…………

  望著女性型機械人那可稱為是坦率的表情與眼神,がくぽ在一陣啞口無言之後用力而小幅度的點了一下頭。

  「我知道了,那就請多多指教了嗯……ルカ小姐。

  「也請你多多指教了!神威先生。」

  午後的日頭下,看似柔順的粉紅色長髮隨著主人的一舉一動輕輕搖曳。



  如果要敘述的話,只有兩個人在的芹澤家夜晚是相當單調的。

  在看著琉璃吃完晚餐洗好碗盤、再陪她玩個一陣子(偶而在遠方工作的主人夫妻也會打電話回來)之後,每當快到晚上九點時がくぽ就會帶著小女孩去浴室梳洗準備上床睡覺。

  「がく我以後還可以去杉下叔叔家玩嗎?」

  「那妳也要看對方答不答應啊。

  坐在小女孩的床邊,就著橘黃色的夜燈光暈,がくぽ拿起床頭櫃上昨晚念到一段落的圖畫書打開,然後伸手拂開快碰上躺在床上小女孩雙眼的瀏海。

  「那我明天再去問杉下叔叔可以嗎?」

  「嗯,記得要有禮貌喔。」

  「好───」

  對著床上用力點頭回應自己的小女孩露出微笑,他便捧起攤開的圖畫書。「好啦昨天我們故事說到哪裡了呢……啊找到了。國王以為魔女的魔法都是因為公主引起的,於是很生氣的把公主趕出了城堡。被趕出去的公主,孤單自己一個人走在黑暗的森林裡……」

  緩緩的一字一句念出書頁上的文字,偶而再配合故事的氣氛改變語氣和音調,沒過多久,原本還直嚷著不想睡的小女孩就為了儲備成長的體力沉沉進入夢中的世界。

  闔上書本調暗床頭燈的光線,他笑著摸摸琉璃柔軟的頭髮。

  「晚安,要做個好夢喔。

  站起身放輕腳步小心的離開房間後,がくぽ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將身上容易皺掉的襯衫換成家居服後,他坐在床邊拿起一旁的充電器刺入自己後頸上的接孔後躺下。

  閉上雙眼,隔著窗子外頭正傳來一陣陣比起白天時收斂許多的蟬聲,街燈的蒼白燈光也從窗外大片的灑在床鋪上及地板上。

  進入休眠模式前他突然想到。

  不知道隔壁現在正在做些什麼呢?

  在電子頭腦逐漸放慢運轉的前一刻,他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

  之後就帶她到處認識一下環境吧。

  帶她去附近的超市、告訴她哪裡的食材比較便宜,然後兩個人再一起走回來,走在一片晴朗的街道上。

  在意識完全沉入純黑的無邊海洋之前,今晚不太一樣的,水面上一抹粉色揚起了淺淺漣漪。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