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七月的第一天,映入雙眼的粉紅色

 

 

 

 

 

  每當閉上雙眼後,頭腦的思考便會進入完全的靜止,彷彿一整片看不見雜質、平靜無波的純色。有時是黑有時是白有時則是紅黃藍綠。

  而在設定好的時間即將到來前,純色海洋開始撥起道道漣漪。

  該睜開雙眼了。

  又要開始,為了某人而活動的一天了。

  五、四、三、二、一───

  「───。」

  第一眼看見的,是來自床邊窗外大片照下的白色陽光,瞇細了翠綠色的雙眼以免強光傷到人工視網膜。等過了一會習慣後,他伸手撐起身體自床邊站起。

  七月一日八點零一分十二秒,室內溫度32度。

  腦內閃過資訊的同時,他一邊套上如往常一般的白色襯衫及淺色牛仔褲,接著將披散在身後、在光下浮出淺淺光暈的藤紫色長髮束成了一把高馬尾。

  確定一切都準備好,他伸手轉開門上的手把走出房間。外頭寬度只能容納兩名成人並肩行走的走廊一片寧靜,只有他赤腳走在木地板上發出的啞啞聲響規律傳出。

  走到另一間房門前轉下門把,一推開門涼爽的空氣便迎面而來。踩著穩定的步伐走向房間正中央的粉藍色床鋪,他伸出手輕輕搖了幾下柔軟的小白兔圖案薄被。

  「琉璃,該起床了喔。」

  在溫柔的呼喊和震動中,被包裹在薄被裡的小小身軀抖了一下後,白嫩臉頰上深褐色的圓潤眼珠緩緩地張開,伴隨著微笑,一雙細軟的手臂朝上方的がくぽ伸去。

  「早安啊がく。」

  芹澤家中屬於小女孩與機械人的一天,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領著小女孩下床將身上的睡衣換成剪裁簡單的短袖洋裝後,接下來則是洗臉梳頭並且將細細的長髮小心用髮夾和髮圈固定起來。當全部完成時,小女孩在手拿著梳子的機械人面前轉了一圈,深色雙眼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がく我這樣有很可愛嗎?」

  がくぽ則是露出燦爛的笑容回應著。

  「琉璃今天也很可愛喔。」

  聽到了對方的答案,小女孩的頰上頓時笑出了兩個小酒窩。

  琉璃是小女孩的名字,同時這名字也是由がくぽ的主人也就是小女孩的父親所取的。將梳子放回梳妝台站起身,牽起琉璃的手後,がくぽ溫柔地說道。

  「我們下樓吧。」

  「嗯!」

  離開了房間,一大一小兩個身影過不長不短的走廊,而走著樓梯下到一樓時,不受一絲雲朵遮蔽的陽光透過客廳的落地窗大片的灑在淺棕色的木地板上,也令空無一人的室內溫度變得有些悶熱。

  打開了窗子通風之後,がくぽ立刻罩上了黑色的圍裙打開冰箱,拿出了吐司、蛋、火腿、分裝好的生菜以及一瓶柳橙汁。

  「我現在就來做早餐妳等一下吧。

  在這棟房子裡,住的只有琉璃以及がくぽ兩個人(雖然嚴格來說後者只能算是機械人),而真正的主人則是處於長期不在家的狀態。

  原因的話相當簡單,在各個城市間移動工作的父母,既不方便也沒有心力可以帶著年紀還小的孩子一同移動。而考慮到最後,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讓隸屬於他們的機械人兼起保母的責任,對此がくぽ也毫無異議的接受了。

  雖然在一開始,原本身為歌唱用機械人「Vocaloid」的がくぽ在學習如何照顧幼童上也可說是出過不少大小問題,但到了現在,兩人卻也形成了一套屬於他們自己的生活方式並且樂在其中。

  「今天的火腿蛋吐司也很好吃喔!」

  「是嗎?謝謝誇獎。」

  笑著拿起被吃得只剩下麵包屑的兔子圖案塑膠盤和杯子,がくぽ打開水龍頭洗好杯盤放在流理台旁晾乾後脫下身上的圍裙。

  「好了,休息一下我們就來練習吧。

  考慮到讓琉璃進幼稚園的費用也不是個小數目,上小學前的教育工作自然也是交給がくぽ負責。幸好雖然稱為學前教育,實際上也只是讓小孩子學習怎麼握筆、認識假名和數字之類的事情而已,並沒有什麼難度。

  看著小小的手還不太穩的握著草綠色的蠟筆在紙上用力畫下線條,がくぽ則是坐在客廳茶几的另一邊,兩人身後的地板上還散著幾本給小孩子看的圖畫書和練習本之類。而每當像是塗抹到告一段落,琉璃便會興奮的將畫圖本擠向他的眼前。

  「がく你看你看!」

  「啊,這次畫的是雞嗎?」

  「不對啦!是小鳥喔!」

  「咦是這樣嗎……對不起喔我下次一定會猜對的。

  苦笑安撫著嘟起嘴巴的小女孩,がくぽ一邊在腦內記憶庫存下圖像上的各種特徵。雖然就算記下了,對每一天都在快速進步的小孩子來說也不一定有用,但至少統整下來多多少少也能抓到一些脈絡。

  就這樣塗塗抹抹偶而玩些遊戲,差不多快中午時がくぽ便再走進廚房,從冰箱裡拿出一小鍋的義大利肉醬和半包義大利麵,一邊放著小鍋在爐上熱一邊將各種蔬果切成小孩子好入口的大小,不到十五分鐘,一頓有義大利肉醬麵以及蔬果沙拉的午餐就完成了。

  「好吃嗎?」

  看著被插在兒童用餐叉上的兔子蘋果被咬掉了半顆頭,がくぽ還是坐在一樣的位置上問著。

  「嗯!很好吃喔!」

  「那就好,不要吃太急喔。

  在注意著琉璃吃東西的狀況(偶而拿起衛生紙擦擦被番茄肉醬弄髒的臉頰)同時,他一面在腦中計算目前家裡食材的儲存狀況:雖然昨天煮的肉醬還有剩一些,不過為了飲食均衡也不能一直只吃義大利麵;青菜的話好像也有點快不夠了得再去買,還有睡前喝的牛奶大概量也只能撐到今天……在看似毫無波動的表情底下,青年機械人謹慎的估著自己所需要的東西。

  雖然偶而會有人來搭夥所以還不致於太過困擾,但在家中通常只有一個五歲小女孩需要吃東西的狀況下,計算該買的食材份量總是一件頗為傷腦筋的事情。買得太少三天兩頭就得出門、買得太多又要擔心能不能吃得完,這種尷尬的狀況總會令他在購物時困擾個好一陣子。

  話說回來,還有兩三張帳單得去附近的銀行繳、還要再去買些日用品什麼的……

  「がく-?你在發呆嗎?」

  「啊……只是在想待會可能要出門辦事情而已。嗯妳都吃完了嗎?連沙拉也是?好棒喔!」

  被小女孩的呼喚給拉回了注意力,看到裡頭只剩下醬汁的碗盤,他笑著伸手揉揉對方柔軟的頭髮。

  「所以等一下がく要出門嗎?」

  「嗯,等琉璃午覺睡醒了我也應該就回來了吧。

  「真的嗎?」

  兩道身影拿起碗盤走進廚房裡,而在がくぽ站在流理台前洗碗的時候,琉璃則是站在一邊踮著腳觀察身旁青年型機械人的一舉一動。

  「がく我也想試試看洗碗。

  「嗯……這對琉璃來說可能還有點難吧?等妳生日的時候再教妳怎麼洗吧。只要再等幾個月就到了喔。

  「真的嗎?がく不可以賴皮喔!」

  「不會啦,一定會教妳的。」

  帶著溫柔的表情答應了小女孩,他同時順手將洗好的碗盤放回架上晾著。回到客廳時,雖然一陣微微的風通過敞開的窗子吹進了室內,但這對於室外陽光刺眼的夏日溫度而言也實在是起不了什麼效果。

  「那妳現在想睡午覺了嗎?還是要再等一下?」

  看到琉璃的頭左右晃了幾下,他也就不再多說什麼,只是在旁看著小女孩再度翻開被畫得五顏六色的畫圖本,握起尖端被磨鈍的蠟筆繼續塗塗抹抹。

  在琉璃又花了點時間畫下了一張圖(這次畫的是海豚,がくぽ猜對了)後,他便開口催促著雙眼還在閃閃發光的小女孩放下蠟筆。

  「好啦,差不多該睡午覺囉,剩下的等睡醒再畫吧。妳是要回房間睡還是在這裡睡就好呢?」

  「在這裡好了。」

  說完琉璃便乖乖的闔起本子,坐上置在茶几旁的象牙白沙發後橫躺下來,がくぽ則在旁添上了小抱枕和小薄被。

  「我會帶點心回來的,布丁好嗎?」

  「嗯!好!」

  看著平躺在沙發上的小小臉頰又露出了一對酒窩,がくぽ也忍不住露出溫柔的笑容。「那妳要好好看家,有人按門鈴也不要開門喔知道了嗎?」

  「嗯!」

  看到小女孩又用力點了一下頭,他伸手將散在光滑前額的頭髮撥到兩旁後便站起身離開客聽,找出出門時要用到的購物袋、錢包以及要繳的帳單後,他便走到玄關雙腳套上樣式簡單的帆布鞋,取下掛在牆上的鑰匙打開大門。

  「唔啊……」

  一打開門,刺眼的太陽和身旁乾熱的空氣便讓他不自覺的嘆了一口氣,自遠處則傳來了毫無間斷的蟬聲,如同千軍萬馬直直衝入耳道般的巨大聲響,令人瞬間產生了像是要被瞬間震得耳鳴的錯覺。

  「看來這個夏天會很熱呢。」

  轉身關門上鎖,在炎熱陽光下穿著白色襯衫與淺色牛仔褲的修長身影緩緩走在午後安靜的住宅區裡,視野前方的柏油路上也在高溫中浮現出一片游絲。

  而當がくぽ走過一個轉角時,一台行駛中的白色貨車正好與走在路肩上的他錯身而過,貨櫃的側邊上則印著某間運輸公司的大大商標。

  大概是附近有人買了什麼東西吧。在一秒內下了這樣的結論,他只是頭也不回的繼續走在前往超市的路上。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