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工人來來去去的鄰居庭院

 

 

  只要是人似乎都得承認,總有一天是需要他人來照顧自己的。

  伴隨這項認知之後出現的,則是一連串的問題與思考。

  自己並沒有結婚,如此勢必不可能有所謂的另一半或子女;而若只為有所依靠而去找個「老伴」也為免過於現實;但如果是找類似幫傭之類的人,能不能互相忍耐「外人」的習慣似乎又是一大問題。

  於是一連串的思考後,得到的結論只有一個。

  「那這裡再跟杉下先生確認一次:杉下先生所訂購的是一台『Crypton Vocaloid 2-03』機身強化A型,加裝第二版家事技能、遠端通訊、居家照顧以及……鋼琴演奏資料。請問這樣對嗎?」

  眼前的年輕男子指尖輕快的敲動著眼前平板電腦的螢幕,複誦自己看見的內容,他則幅度不大的點頭。

  「都沒有問題。」

  「好的,那請問到時收件的地址也是這裡嗎?」

  「並不是,我會搬家。」

  「是這樣啊,那已經有地址了嗎?」

  「我之後再通知你們好了。」

  「是嗎,我知道了。」

  點頭表示了解後,青年關起平板電腦收進公事包內,以充滿年輕活力的姿態從沙發中站起身,而像是想到了什麼般,他轉過頭對對方露出笑容。

  「說到這裡,其實杉下先生是很稀奇的客人呢。」

  「是嗎?」

  青年的語氣少了些方才討論時的公事感,變得輕鬆而單純。「因為一般來說大家會選購的都是家事專用型的機械人,像這樣買別功能的機械人再加裝家事功能的客人真的蠻少見的。杉下先生會這樣是有什麼理由嗎?」

  「理由啊……」

  手向前伸撚起放在桌上的骨磁杯盤,食指勾住杯耳提起茶杯靠近臉前,感受琥珀色紅茶瀰漫在四周的溫熱香氣。

  「因為我覺得,有歌聲存在的環境是很好的。」

 

 

  眼前的景象突然從院子內的各種花草變成了亮白的陽光以及幾乎看不見雲的一片藍天。

  雖然並不會有不舒服的感覺,但一直這樣畢竟也不是辦法,於是他張開口。

  「吶,琉璃。」

  「嗯?」

  「我說過很多次了,有事情說一聲就好不要拉我頭髮。

  「可是這樣叫がく是最快的。」而且拉住總是在那人身後隨著動作搖搖晃晃、像是尾巴一樣的頭髮末梢也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妳不想我在妳婚禮的時候頭上一根頭髮也沒有吧?」

  「不想!」

  「很好。」

  屢試不爽的要脅讓來自後腦勺的拉力瞬間消失,傾斜了90度的視野也恢復到正常狀態。他轉轉脖子後低頭看向站在自己身旁、高度只及自己腰部的小女孩。

  「怎麼了嗎?」

  面對對方的問題,被稱為琉璃的小女孩用手指著自己的右手方向,而手中正握著一個園藝用灑水器的他也順著那方向看去。

  以他的角度而言,此刻離他們最近的是由一排綠色灌木構成的矮牆,而越過矮牆之後,幾個穿著卡其色工作服的工人正在將停靠馬路邊貨車上載著的各式家具搬進隔壁的房子裡。

  「應該是有人要搬進來了吧。」

  「會是怎樣的人啊?」

  「不知道呢,得等他們來打招呼的時候才會知道是怎樣的人啦。」

  「嗯……啊,現在搬下來的是鋼琴嗎?」

  「對耶。是有學音樂的人嗎?」

  「唔嗯───」

  「不過等他們搬來了就知道了啊,所以不用急。」

  「嗯。」

  目送在陽光下微微反光的黑色直立式鋼琴被搬入房內後,小女孩往後退站在離他有段距離的牆邊看著他澆著庭院裡的花草,噴灑出的水珠弧線下朦朧浮著彩虹的色澤。而等到對方似乎澆好了花將水龍頭重新扭緊時,她立刻跑上前握住對方的手,一大一小的兩個身影朝連著庭院的落地窗方向走去。

  「今天晚餐想吃什麼?」

  「蛋包飯!」

  「蛋包飯的話前天才吃過吧?吃別的好了?」

  「唔嗯───」

  在耳邊傳來小女孩的聲音同時,將紫色的長髮隨意綁成一束馬尾、穿著白襯衫與牛仔褲的青年型機械人又轉頭看了一眼對面正進進出出的工人。

 

 

=====快樂的挖新坑=====

 

大家好我又來了,基本上大方向仍然是がくルカ所以請大家放心(?)

這次的目標是「寫出像四葉妹妹或小野夏芽般生活描寫系的、會讓人感覺舒服的東西」……できるのか?まぁ、まず試してみよう

基本上登場人物的姓氏會讓人發現我被某長壽刑事推理日劇系列影響得很深,就麻煩大家用溫馨的眼神守望著我(被打飛)

嗯,這次就悠悠哉哉的前進吧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