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ルカ回合



02. 關於如何敦親睦鄰以及消失的內衣



  「……是的,目前我們並沒有這方面的需要,但如果有需要的時候我們會再考慮的,謝謝您。」

  笑著一鞠躬接下對方的名片後轉身走回屋內,當穿著出廠時公定黑色衣裙的女機械人轉頭從玄關走回客廳時,映入眼中的就是自己的主人正在和鄰居的小女孩打開一個個紙箱的景象。

  「叔叔,這些書你都有看完嗎?」

  「不敢說都有讀透,不過至少都是有讀過一遍的。」

  「真的嗎?叔叔好厲害喔!」

  小女孩馬上抬起頭用無比敬佩的眼神望向身旁的中年紳士,杉下也只是笑著說聲「也沒什麼的」。注意到ルカ走到了自己身邊,他便轉頭問道:「剛才是誰來了?」

  「是報紙的推銷員,我和他說我們目前沒有需要。」

  「嗯,謝謝妳。」

  「不會。」點頭回應主人後ルカ又繼續說道:「Master我待會要出門一下,神威先生說要帶我認識環境還有去附近的超市,請問家裡有缺些什麼需要我添購的嗎?」

  「我這裡是沒有什麼特別急著要買的,至於家裡需要買什麼就交給妳決定了。沒問題吧?」

  「我知道了。」

  輕輕低了一下頭,而當重新抬起時女性機械人的臉上浮上了層柔軟的笑容。

  「那我就先出門了。」



  「……如果是要丟回收垃圾的話,整理好之後星期三固定放在這邊這個轉角就行了,另外一般垃圾的話則是星期二跟星期五。」

  「是這樣嗎?我知道了。」

  「然後這附近有兩三家超市,每家便宜的東西種類都不太一樣,今天先帶妳去生鮮食材比較便宜的那家好了。可以嗎?」

  「好的,那就麻煩你了。

  兩道身影並肩走在午後的道路上,手上也拎著個空購物袋的がくぽ邊說邊指著道路上的轉角,一旁的ルカ則是一臉認真的聆聽著並不時點頭。

  走著走著,ルカ注意到前方一個提著袋子的中年婦女正撐著陽傘朝他們的方向走來,而在她注意到他們之前,便先聽到了がくぽ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啊,佐藤太太午安。是要回家嗎?」

  「是がく啊?對啊剛買完東西。你旁邊這個人是……?」

  發現到對方投向自己的狐疑眼神,ルカ依照內建程式設定的指示向婦人拋出一個笑容。

  「午安。我的名字是『巡音ルカ』,這幾天才剛和我的Master搬到神威先生家的隔壁,是佐藤太太嗎?以後也請您多多指教了。」

  「がく家隔壁……是那棟空很久都沒有賣出去的房子嗎?」

  「嗯是啊。」

  在がくぽ點頭回應後,婦人的話匣子也像是被打開了般開始不停地說著。

  「我還在想說那棟房子到底要空在那邊多久,前陣子才看到有工人在那邊進進出出的,原來是你們要搬進來啊?話說回來,妳的主人是不是一個戴眼鏡又穿西裝的中年人?表情看起來是都笑咪咪的沒錯啦……」

  「是的,那的確是Master沒錯。」

  「難道你們家裡沒有女主人嗎?好像都只看到他一個人走來走去呢。」

  「啊,那個……」

  即使試圖插入兩人之間的對話,但在がくぽ阻止之前,什麼也沒有查覺到的ルカ就迅速回答了對方的疑問。

  「目前的話家裡是只有我和Master兩個人住,至於Master的家庭狀況這方面的話我自己並不清楚。」

  雖是按照範本說出電子頭腦中預設的最佳回答,無論外貌身材皆是依男性理想打造出的女性型機械人卻感覺到婦人看著自己的眼神中開始混上一種曖昧的光線。

  「啊~是這樣啊,那棟房子裡頭只有妳跟妳主人啊……」

  「是的,請問怎麼了嗎?」

  「哎呀沒事沒事,只是覺得很好奇而已啦。」婦人再度用著曖昧的視線上下打量了ルカ一回,而那目光還在黑色長裙開衩根部的地方多停了幾秒。「好啦我先回去了。這麼熱的天氣你們機器人或許還無所謂,我們人類可受不了啊。聽說這幾天還會更熱呢……」

  「嗯、嗯是啊,佐藤太太路上也要小心喔。

  苦笑著目送婦人轉身離去的背影愈走愈遠,がくぽ吁了口氣後轉頭望向身旁的ルカ。「我們也走吧。」

  走了幾步之後,沉穩中又帶著單純氣息的女聲流入耳中。

  「我剛才說了什麼很奇怪的話嗎?」

  「咦?」他轉身看向身旁微微歪著頭的女性同伴。「為什麼這樣問?」

  「因為剛才回答佐藤太太的問題時,她的態度好像哪裡不太對勁……果然我說了什麼很奇怪的話吧。」纖細的手指輕輕的押上嘴唇,在陽光下露出了和顏色和眼睛極為相似、被塗成青色的修長指甲。

  「其實也沒有啦只是……」

  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がくぽ露出了帶有些許疲憊感的表情。「佐藤太太其實個性算是很熱心的一個好人,也幫過我很多忙。不過比較不妙的是她剛好也是附近比較愛講八卦的一位太太……要說有問題的話應該就是這方面吧。可能會比較麻煩一點。」

  「是什麼樣的問題呢?」

  「欸?」

  被ルカ的反問給弄得瞬間不知該回應些什麼的がくぽ,在愣愣地看了她兩秒之後用力搖了搖頭,皺起眉頭小聲的自言自語著「不行好像不應該這樣講、可是不說的話……」同時又露出有些困擾的表情望向身旁眼神清澈的女性同伴。

  「……算了我們走吧。我想這應該不會是什麼大問題啦。」

  「?……好的。」

  硬擠出一個苦笑後がくぽ便再度邁開步伐,而ルカ也在點點頭後隨後跟上對方的腳步,兩人一語不發的走在蟬聲高響的住宅區街道上。



  而沒過多久,ルカ就了解到がくぽ口中所謂的「問題」是什麼了。

  一開始只是感覺附近的主婦們都在刻意避著自己,就算打招呼時也不太搭理,但她也並沒有對這種現象多加思考。

  而關鍵是在倒垃圾的時候。

  搬著整理好的搬家紙箱走在路上,看到正站在路邊閒聊著的幾位鄰居的太太時,她毫不考慮就笑著對她們說了聲「午安」。但原本在聒噪的談笑聲被自己的招呼聲打斷後,面前原本帶著自在神情的臉都在瞬間轉成了帶著種疏遠氣味的曖昧笑容。

  是新搬來的那家的……出來倒垃圾啊?

  是的。話說回來今天紫外線有點強,各位要注意防曬喔。

  自然的對著面前手撐陽傘的婦人們說出自己接收到的情報,但對方表情中散發出的疏遠感卻沒有任何的減少。

  大概因為是「新來的」的關係吧。

  短時間來說這也是沒辦法的。

  電子頭腦迅速的下了這個判斷之後,她也只是對態度冷淡的婦人們點頭告別後便繼續邁開腳步往自己的目的地前進。

  但沒走幾步,比起人類還要敏銳數倍的耳膜便清楚的捕捉到了不知是由誰發出的低啞氣音。

  ───明明看起來還蠻人模人樣的。

  ───沒有老婆就買個女機器人回家嗎?真奇怪呢。

  ───就是因為沒老婆才要買女的機器人吧!

  接下來則是一陣細碎的訕笑聲。

  在她發覺到的時候,雙手間抬著一大疊攤平紙箱的自己早已轉過身望向站在原地的那些中年婦人。而在她開口之前,直至方才都還聊得看似起勁的婦人們就像是說好般地分了開來散向四方,只剩她一個人站在原地。

  按照原本的預定將紙箱放在指定的垃圾回收點後,她立刻轉身準備回家為嗜喝紅茶的主人沖泡午後飲用的熱茶。

  ルカ妳怎麼了嗎?感覺好像在發呆的樣子。

  嗯?沒什麼的。

  面對主人的視線,ルカ搖了搖頭後握起手中的壺柄,重新為見底的茶杯注進八分滿的溫熱琥珀色液體。

  而到了隔天,趁紳士獨自待在房間的時候,遵循著記憶中大概的時間點,她走出家門轉身望向正站在庭院裡為花草澆水的紫色身影,然後張開了口。

  聽到她敘述的內容がくぽ雖然皺起了眉頭,表情中卻沒有太多的意外。

  「其實我一開始就是有點害怕會變成這種狀況,畢竟以杉下先生現在獨居的狀況看起來,和一個女性機械人住在一起的確是會有讓她們說話的空間……杉下先生知道這個狀況嗎?」

  「我想應該是不知道的,我也沒有對Master說。」

  「這樣啊……」

  如果妳覺得不舒服的話,我就去和她們解釋看看吧?至少我和她們相處的時間還比較長,或許她們會比較聽得進去。

  雖然がくぽ誠懇的如此說著,但到最後ルカ還是婉拒了同伴的提議。

  一方面為了這種流言麻煩到剛認識的鄰居總是有些令人不好意思;而除此之外,自己也希望能夠再試試看,用行動去改變其他人的觀感。

  盯著眼前表情無比認真的女性外型同伴好一陣子,最後がくぽ也只能點點頭並且加上一句「如果有什麼事的話也一定要跟我說」。

  日子也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了。



  想著是時候該去將曬在外頭後院的衣物收回屋內,但潔白的十指卻在碰上掛在曬衣架上的貼身衣物前停了下來。在陽光下一片清澈的青藍雙眼疑惑地望著眼前吊滿貼身衣物的塑膠製品。

  一,二,三。三件。

  為了謹慎起見她又再數了一次。

  一,二,三。還是三件。

  眨了眨眼,ルカ轉身環視了四周一圈,卻也看不到任何樣子類似於尋找目標的物體。

  頭如小鳥般往一旁歪了一陣後,她默默的先把還吊在架上的衣物取下放進衣籃裡,只有曬過足夠陽光的衣物才會發出的溫暖氣味飄散在空氣中。

  突然的在這片寧靜之中,一聲熟悉的聲音竄入耳內。

  「不只一家而已嗎?」

  在這聽得出其中驚訝情緒的問句後,隨之而來的則是一陣陣的喧鬧聲。放下手邊的工作,ルカ踩著不快不慢的腳步往聲音來源的方向走去。當她走到前院時,映入眼簾的則是站在自家門口滿臉不可置信的がくぽ、以及四五位住在附近的中年婦人。

  「午安。請問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原本門外婦人們的臉上都還掛著義憤填膺的表情,但當看到ルカ逐漸走近的身影時,那股熟悉的冷漠感也慢慢的浮現而上。

  不知是沒發覺還是刻意忽略了這股氣氛,一旁的がくぽ率先開口說道:「其實是剛才佐藤太太說,這附近最近半個月來好像出現了內衣小偷的樣子,而且被偷的人家還不只一兩家而已。」

  一邊聽著がくぽ的說明,ルカ同時轉頭望向身前眼神中還是帶著滿滿怒氣的婦人們。

  「內衣小偷嗎?」青藍色的眼睛微微睜大。

  「是啊。」

  がくぽ點了點頭,臉上也是帶著一股嫌惡。「根據大家的說法,小偷好像都是趁家裡的人都出門或者沒注意到的時候把內衣偷走的。本來大家都只是覺得奇怪而已,但到後來就發現有點不對勁了……到底為什麼要偷這種東西啊?」

  「那麼附近有沒有監視錄影器呢?如果有的話或許會照到犯人的樣子也說不定。

  面對ルカ提出的疑問,其中一名神情憤憤不平的婦人語氣不耐的開口。

  「就是因為沒有我們才會這麼生氣啊。而且就算去報警,警察那邊也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還說什麼目前也只能加強巡邏而已。我們可都是有在乖乖繳稅的耶這是什麼回答啊!」

  「不過這樣子的話,我們要不要自己組一個巡邏隊呢?有人在這附近巡邏的話,小偷應該也比較難下手吧。

  聽著がくぽ的建議,婦人們最後也只能無奈的點點頭。

  「好像也只能這樣了吧……」

  「那個,」

  插入這片煩悶空氣中的柔和女聲,令眾人同時將臉都轉向了同一個方向。在眾人的注視下,ルカ猶豫了一陣之後慢慢的張開看似軟嫩的嘴唇。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誤會了或者是其他的狀況,不過關於內衣小偷的事情……」

  感覺到眾人緊逼而來的目光,在腦中反芻著即將說出口的事情同時,她感覺到自己的臉部肌肉似乎被牽動成了一種可稱為是「尷尬」的微笑。

  「我剛才在收衣服的時候,發現我好像也有一件內褲不見了……」

  在遠處不斷傳來的蟬鳴干擾中,她依然能清楚聽見身旁所有人整齊劃一同時發出的抽氣聲。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