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U~妳快好了嗎?」

「啊、快好了再等一下!」

用手整整頸子上剛繫好的黑色領帶,房間內青綠色長髮綁成了雙馬尾的少女站在穿衣鏡前檢查自己的全身上下。

少女身上穿的並不是平日的無袖上衣和繡邊百折裙,而是樸實的黑色及膝裙套裝以及白色襯衫。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本來還想著是否要稍微化點妝的,但是想想還是自然就好了。少女有些緊張地將衣服上的皺摺撫平。

MIKU~」

「來了來了。」聽見了門外的男子聲音變得比方才更加無辜可憐,少女馬上提起隨便放在床上的手提包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大哥不用那麼緊張啦,時間還是很夠的。」

「可是……」

站在自己眼前、身上衣著和自己沒什麼差別的青年正用如被拋棄動物般的眼神望著她,讓少女忍不住露出了苦笑。

「讓你久等囉。大家都準備好了嗎?」

「嗯!」青年用力地點點頭。「就只差妳一個而已了,大家都在客廳囉。」

「嗯嗯。」

頭稍微一點後,少女便和青年一起往客廳的方向走去。

「今天天氣很好呢。」看著室內被陽光照得一片明亮,少女淡淡說道。

「對啊,外面太陽很大呢。」

晴朗的、萬里無雲的好天氣。

是那個人最喜歡的東西喔。

 

 

適合告別的好日子

 

「呼啊---」

「打呵欠的時候給我把嘴巴摀起來!菜鳥!」

「哇啊啊!」

才一張開嘴,後頭的彪形大漢馬上便伸出了手用力地往他的後腦杓上拍去,力道之大讓他禁不住往前踉蹌了幾步,好一陣子才穩住平衡回頭半哀半怨地望向自己的前輩。

「新來的才一大早就敢一副想睡的樣子,很有種嘛!」

「嗯…因為今天是第一次正式在現場工作,所以昨天晚上緊張到有點睡不著……」

面對正瞪著自己只怕拳頭又再舉起來的職場前輩,他也只能小小聲地向對方解釋自己看來精神不濟的原因。

「睡不著啊?」雖然表情還是看來有些懷疑,但至少大漢的語氣聽來已經沒那麼恐怖了。「也不用太緊張,你把你自己的工作做好就行,久了就會習慣了。」

「我知道了。」重新挺直腰桿,他環視著自己現在站著的廣大房間,晴朗的陽光透過兩旁的玻璃窗灑了下來,外頭的蟬鳴聲震天價響,讓人無意識地伸出手鬆了鬆脖子上的黑領帶。

而此刻兩人正站在一片百合花海之前,花海的正中央擺著一具亮得發光的深色棺木,後頭則是一張正對著眾人微笑的老人照片。

看著正在門口簽到的小小人潮,大漢又推了一下他的肩膀。「快去簽到處那邊做事啊!站在這幹嘛?」

「啊好、好的!」

小跑步地到了擺在入口處的摺疊桌前,他立即站直了身子小心翼翼地開始協助簽到的工作。

今天的主角,是一名因為癌症而過世的、頗有名氣的音樂製作人,所以來的人也有許多是在影劇新聞上看過的面孔,使得場面看來頗為熱鬧。

也是要生前成績不錯現在葬禮才能這麼風光呢,他一邊工作一邊這麼想著。

協助簽到入場的工作相當地順利,正當人潮幾乎都坐到位置上、葬禮的預定開始時間也只剩下倒數幾分鐘的時候,認為應該已經沒人會來的他便坐到了旁邊的摺疊椅上開始發起呆來。

突然門外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與說話聲。

「是不是在這裡啊……」

KAITO你不用那麼急吧?」

正當他又站起身想抬起頭張望是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一群看來是同行的人便步伐慌亂地走了進來。

帶頭的是一名一身黑色西裝、有著如小動物般眼神的青年,後頭則是兩名裝束都相差不遠的短髮女子和長髮少女。

「請問已經開始了嗎?告別式。」青年的聲音雖然溫和,但聽來卻有些緊張,像是害怕自己遲到了般。

「啊…還沒,不過也快開始了。請在這裡簽到然後盡快就座。」

「好的。」

伸出手向來者提示桌上的簽字筆和簽到簿位置,他專注地看著三人各自拿起黑筆在本上寫下自己的名字。

KAITO

MEIKO

初音MIKU

「啊啊大哥怎麼都不等我們啦!我們追得很累耶!」

隨後快步走進來的,是一對穿著黑西裝與短褲的金髮雙胞胎與一對男女,雙胞胎中的女孩雙手叉腰一臉生氣地望向剛簽好名的青年。是這三個人的弟妹或朋友嗎?他心裡忍不住好奇了起來。

像是現在才發現自己將妹妹給拋得遠遠的,讓青年歉疚得低下了頭。「對、對不起……」

「大哥一直都是這樣子妳也不是不知道的,鈴。然後大哥我們抵達的時間其實是剛剛好的,沒必要這麼慌張。」

被女子這麼一說,青年頭又變得更低了。「嗯,對不起喔露卡……」

「沒關係的我習慣了。」

穿著黑色長裙的粉紅女子和身旁的長髮青年一進來便分別拿起筆在紙上俐落地書下「巡音LUKA」以及「神威GAKUPO」的簽名,寫好之後兩人將各自手中的筆拿到雙胞胎的面前。「簽名吧。」

「喔……」

收起了不高興的情緒,女孩和自己的雙胞胎兄弟一起寫下了「鏡音鈴」和「鏡音連」,隨後便在大人們的帶領下入座了。

「好像在哪裡看過……」

確定那群人都已經離自己有段距離後,他盯著那些名字小小聲地自言自語。

「居然連VOCALOID也來啦?」

「咦?」

背後突然傳來的聲音讓他刷地轉過頭一臉驚嚇地看著自己的前輩。「VOVOCAL什麼……?」

「是VOCALOID!」沒耐心地重新念了一次,大漢此刻的視線是專注在本子上的簽名。「你不知道嗎?就是電子的人聲歌唱軟體、以前很流行的那個。」

「啊……?」

「算了我們大概有代溝。」用力嘆了口氣後男子又繼續說道:「今天的客戶在還沒大紅以前呢是以編寫VOCALOID歌曲起家的,平日也和他們私交很好,所以接下來他們還會有為他獻唱之類的活動。你沒仔細看流程表嗎?」

「啊這麼說來好像是這樣……」隨便拿起了放在摺疊桌上的一張流程表,上頭的確有一行是打著「歌曲演唱」四個字。「電子歌唱軟體啊…那就是像機器人那樣的東西嗎?」

像是被問到了個有點難回答的問題,大漢皺起了眉頭。「好像也不算是機器人,要說的話應該是比較像是人工智慧之類的東西吧?我也沒仔細研究過他們到底是什麼,只知道他們會唱歌。」

「嗯……」

小心翼翼地望向那群不知該如何界定存在的團體就座位置:明明告別式都還沒開始,第一個走進來的那個青年已經不知在什麼時候哭得肩膀抖動不止了,而旁邊短髮女子皺著臉不知抱怨了什麼之後便從胸前的口袋裡拿出一包面紙遞給青年,其他人的表情則像是早已習慣似的沒有太多改變,頂多就是露出了苦笑。

如果沒有被提醒的話,完全不會意識到他們並不是人類呢……

正當他這麼想著的時候,告別式正式開始了。

 

在簡單的告別式結束之後就是火葬儀式,參加者們站起身來往另一個房間走去準備觀看火葬的情形,而現場的工作人員們則是分成了兩個方向去準備另外的東西。

「前輩…我剛進這行沒多久,所以看過的東西不多…像這樣子是很正常的嗎?」

看著眼前的景象,他完全藏不住語氣中的困惑如此對大漢問道,而大漢也只是聳了聳肩不置可否。

「我做這行也好幾年了,有這種要求的說真的不太多。」

此刻擺在兩人面前的,是在戶外的庭院下、宛若自助式酒會般的光景:各式看來令人食指大動的輕食點心整齊地擺在盤上,還有果汁吧、各類酒品、水果吧等等的區塊,甚至還有個冰淇淋櫃擺在一邊,裝著一桶桶不同口味的高級品牌冰淇淋。

「因為客人說與其辦完告別式讓大家空著肚子走,不如再辦個小酒會讓大家吃得開開心心的還比較好。其實這樣也挺不錯的。」

「哈啊……」

「好啦你就負責顧冰淇淋那邊,我去另外一邊,注意點啊。」

「好的。」

點頭目送前輩往飲料區的方向走去之後,他也往自己該站的位置前進。

在經過輕食區時,他發現到雖然乍看之下似乎都沒什麼奇怪的地方,但仔細一觀察的話,裡頭居然莫名其妙地有許多以蔥、鮪魚和茄子為主食材的菜色,雖然都還是以酒會食物易拿好吃不沾手的原則來製作,不過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水果吧這邊就更妙了,除了香蕉和水蜜桃之外,現在明明不是產季卻出現了一小山的橘子,也不知道非產季的水果吃起來味道究竟會如何。

刻意的就像是為了誰對於食物的喜好搬出來的菜單呢。

他走到了在大太陽底下散發出熱度的冰淇淋櫃旁,感覺著吸熱容易散熱難的黑西裝逐漸將熱意積蓄在自己的體內。

過一會應該火葬也已經告一段落,只見客人們三三兩兩地來到了酒會的會場開始拿起了食物,而人群中他也看到了那群被稱為VOCALOID的存在。

當中的青年眨了眨還有些紅腫的水藍色眼睛,張開口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後便和其他人分開、踏著期待的腳步走到了冰淇淋櫃前,低頭往冰品櫃裡望去。

「請問…您想用什麼口味呢?」雖然這種酒會的本意就是要讓客人自便,但是也不知為何,當他看到這青年時就感覺到絕不能讓他自己來,於是就先自己主動開口詢問了。

「嗯……」低著頭像是在思考自己要先從哪個口味吃起,青年的雙眼閃閃發光。「可以給我香草口味的嗎?」

「好的。」他先打開了冰櫃,接著拿起旁邊的小玻璃碗和冰淇淋杓。

「可以給我兩球嗎?」

「好的。」

「那…可以大球一點嗎?」

「好的。」

他一面在內心困惑為什麼這人一來居然不是先吃鹹食反而是先吃冰淇淋,一面挖著青年要求的香草口味,新開的冰淇淋相當柔軟,他沒什麼費力便將兩球有拳頭大小的冰拿到了青年面前。

「讓您久等了。」

「謝謝!」滿臉興奮地接下了小玻璃碗,青年此刻的表情就像是收到了聖誕禮物的小孩一樣。「真的都是我喜歡的口味耶!」

「嗯?」

拿起小湯匙挖了一匙冰品放入口中,青年看來雖像是身在天堂,卻又帶著一點點哀傷。「在最後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問我喜歡吃什麼口味的冰淇淋,什麼口味都可以…我以為他只是想買給我吃而已……」

「是這樣嗎……」感覺到青年的雙眼好像又開始微微紅了起來,可正當他猶豫該不該說出「節哀順變」之類的台詞之時,青年又露出了微笑。

「嗯不過我很開心喔…啊MEI~」

他轉過頭一看,才發現到和他同行的短髮女子已經拿著一個威士忌杯走到了他們身旁。

KAITO,那兩個小的在找你喔。」

「是這樣嗎?我馬上過去。」女子這麼一說,青年馬上又調整了表情朝人群聚集的輕食區走去,只留下他和女子兩人站在原地。

「請問需要些什麼嗎?」

「我只要有這個就夠了。」搖搖手中的玻璃酒杯,女子淡淡一笑後便不再說話。

「是嗎…我知道了。」

「……」

聽著樹上的蟬鳴和冰品櫃的馬達聲,這種只有兩個人卻又沉默不語的氣氛莫名的讓他感到有點尷尬,但在他想要說些什麼前,剛飲下一口烈酒的女子就先開了口。

「是有點奇怪的告別式對吧?還開酒會什麼的。」

「哈啊……」

「其實這個是我和他建議的。」

「咦?」

笑了笑,女子輕輕晃著手中的酒杯。「他那時候在計畫告別式裡該有些什麼,我看他一直都想不出要做什麼就和他說『乾脆來辦個酒會吧』,本來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可沒想到他還真的做了…年紀一大把了行動力還這麼強,還真夠嗆的。」

「是這樣啊……」輕輕地應了一句後,他小心翼翼的開口:「我記得妳是…MEIKO小姐沒錯吧?剛才在簽名時我有注意到。」

「是啊。怎麼了嗎?」

「這是有些私人的問題…請問MEIKO小姐和今天的客人認識很久了嗎?」

「很久…嗎?」將臉稍微歪向一邊,MEIKO像是在計算到底經過了多久的時間。「應該有四十年了吧?我的兄弟姐妹們也大概都是那麼久,他從年輕時就開始和我們合作了,現在雖然沒什麼合作機會了不過還是有聯絡。」

「四、四十年……」

那個時候就連自己的爸媽都還只有十幾歲左右吧,這讓他忍不住在心中咋了一聲。「可是MEIKO小姐妳們看起來還是很年輕……」

被這麼一說讓MEIKO忍不住笑出了聲來。「你還真是會說話!別忘了我們是VOCALOID不是人類喔,要老化可是很難的。當然,只要沒出什麼意外的話我們也是很難死的,不過對我們來說那不叫死而是叫報廢。」

「原來如此……」點了點頭,但他的心中卻出現了新的疑問。

這是她們第一次面對這種死亡的場合嗎?

應該不會是第一次吧。既然剛才她說了四十年這個數字,那在這些年間和她們合作過的人不可能不會老不會病,更別提各種可能的意外事故。

在面對這種場合時,她們的心中又是做何感想呢?

凝視著他的表情,MEIKO將杯中剩下的酒液一仰頭全飲乾後說道:「問你一個小問題…你相信有世界末日嗎?」

「世界末日…嗎?」

不等待對方的回答,女子自顧自地繼續說著。「我記得在一些宗教的觀念裡,世界末日時會有所謂的最後審判,到時候就會決定誰能上天堂、誰又能下地獄。如果真有上帝的話還真希望到時候祂能挪幾個名額給我們…雖然我不知道VOCALOID有沒有資格要求這個就是了。」

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只能在夏天的艷陽下一邊流著汗,一邊看著眼前的女子。而在同時會場的中央已經聚滿了人,而剛才在簽到時簽下「初音MIKU」的少女就站在那,身前立了一支麥克風架。

有些害羞地拍了拍麥可風確認有沒有聲音後,少女將身體微向前傾。「大家午安,很抱歉打擾到大家用餐了…我是初音MIKU,大家叫我MIKU就可以了。今天是我一位很重要的朋友的告別式,在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時我問他我能為他做什麼,他只說了句『唱首歌給我聽吧』…是很符合我專長的要求呢。」

輕輕地一笑之後,少女又繼續說道。

「這四十年來,不僅僅是我,我的兄弟姐妹們也一直很受到他的照顧,就算他已經不再和我們合作了他還是把我們看成是他的朋友來看待…今天酒會上的料理,有很多都是我們喜歡的東西…除了謝謝之外我真的想不出其他可以對他說的話……」

熾熱的太陽光下,看似沒有受到溫度影響的少女緩緩地說出自己和今天的主角間曾發生過的各種事情,有的時候不只人群,就連少女自己都會被自己說出來的事情給逗出了輕輕的笑聲。

「……我想了很久到底要唱什麼歌給他聽才好,最後決定要唱的曲子,因為有段時間沒唱了可能表現會不太好,請大家多多包涵了。」

在眾人的一陣鼓掌之後,少女就這樣沒有任何伴奏地,微微地張開雙唇清唱出聲。

溫柔的、天真卻又帶著淡淡哀傷的詞句,配著輕快的曲調飄散在空氣裡,當下除了蟬聲之外,空間中完全聽不見歌聲以外的聲音。

 

「只要人還存在著的一天,我們就必定會不斷的看著我們認識的、喜歡的人逝去,只有我們是不會消失的。」

在歌聲當中,女子口氣平靜地說著。

「所以我們都希望著,或許總有一天在某個地方,我們可以再和我們認識的、喜歡的人再度見面…這是讓我們對未來抱持期待的唯一方法。或許到頭來會是一場空,但是有夢總比沒夢好不是嗎?」

「嗯……」

他默默點頭的同時,歌曲似乎也已接近了尾聲,少女閉上了雙眼,溫柔的歌詞隨著風進入眾人的耳裡。

 

經歷了一場美好的戀愛

經歷了一場美好的戀愛

再見了

 

 

 

 

 

 

後記:

 

塞不進然後我不打出來會有遺憾的台詞

「不過那邊那個紫色的傢伙不是我弟弟喔,他是我妹夫。」

我找不到塞得進去的點(被毆)

 

對我來說VOCALOID是永遠的黑髮人,MASTER們離開了他們卻還是在原地無法移動,人會死但是VOCALOID很難死

抱著這種有點奇怪的想法寫了這篇,應該會有哪裡看起來怪怪的吧……

然後文中的那位MASTER我沒有固定對象,有固定對象就糟了XDDDDD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