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本篇似乎是以冰酒為主,輔佐(偷渡)某配對XD

 

 

 

 

 

      MIKU的、鈴的、連的、露卡的……」

      輕輕地哼出柔軟的小調,家中的長男KAITO套著一件水藍色的圍裙站在餐桌旁分配剛做好的早餐,而分好之後,他抬起頭有點疑惑地望向某個空蕩蕩的位置。

      「咦?MEI還沒起床嗎?」

      雖然夜貓子習性的MEIKO平時就是有些晚睡晚起,但是KAITO還是忍不住對著坐在桌旁開始食用早餐的弟妹們問道。

      正拿著銀亮亮餐叉叉起沙拉皿中一片番茄的露卡,淡淡地回應:「MEIKO姐昨晚我看到的時候還一邊喝酒一邊看著深夜節目,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不過既然她今天沒有工作那也不需要在意吧。」

      「啊說得也是呢……」轉頭看了一眼冰箱旁寫滿了家中成員一週工作行程的行事曆白板,藍色的青年也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那今天就讓MEI再多睡一會吧。」

 

在你懷中搖呀晃

 

      剛好今天KAITO也是沒有工作上門的賦閒狀態。

      送走了要出去工作的露卡和MIKU和要出去玩的雙胞胎之後,生性勤勞的青年便捲起袖子開始做起了家事。

      首先是將早餐用的餐具通通洗乾淨、將MEIKO的那份早餐放進冰箱,接著撿起四散在客廳地上的啤酒罐後用滾筒膠拖把將地板黏了一圈,然後再將大家的髒衣服分門別類地放進洗衣機裡清洗。

      等事情差不多都做好時已經是接近中午了。

      在等待衣服洗好的時間,KAITO從冰箱中拿出了一小盒香草口味的冰淇淋,坐在沙發上觀看液晶電視播放出的介紹冰淇淋的美食節目,享受著視覺、嗅覺與味覺的美好時光。

      「義大利的冰淇淋好像很好吃呢……」

正當青年對著電視上那如聖物般閃閃發光的各類冰涼甜品發出讚嘆時,一陣沉重而緩慢的腳步讓他轉過了頭望向聲音發出的方向,看來仍然睡眼惺忪、俐落短髮也在頭頂亂翹的紅髮女子一邊揉著眼睛一邊搖搖晃晃地走到了客廳,而KAITO也語氣平常地對她說著。

      「啊MEI妳起床啦?要吃早餐嗎?啊應該算午餐了。」

      「呼啊啊───」

      「都放在冰箱裡頭喔,自己拿出來吧。」

      「唔嗯……」

      用著含糊不清的言語回應了KAITO的問題,MEIKO慢吞吞地走到冰箱前打開門拿出放在裡頭的番茄沙拉、三明治還有一罐啤酒。

      MEI妳早餐就開始要喝啤酒了嗎?」

      「啊……」

      發現到自己似乎拿錯了東西,看來隨時都會昏睡過去的MEIKO便用慢動作將啤酒放回原位,轉而拿起附近的柳橙汁後關上冰箱,坐在餐桌前無精打采地啃著餐點。

      雖然有些在意這樣子的姐妹,但手中在室溫下逐漸變軟的冰淇淋和電視上五彩繽紛的冰品還是讓KAITO認為就先這樣就好了。

      反正就算出什麼問題自己也在身邊啊。吃下一口軟綿綿的冰,感覺著濃郁高雅的香草氣息在口中融解擴散的瞬間總是讓他感動得無法言語。

      而且無論何時,一直都是MEIKO比自己還要能幹有用,所以他從來都沒有擔心過。

      過了一會,似乎是吃完了食物的MEIKO卻像是絲毫沒有清醒般地搖晃到了客廳,站在冰淇淋吃到了最後一匙的青年旁露出迷濛的眼神一語不發。

      「嗯?MEI妳怎麼了嗎?不舒服嗎?」

      「……」

      雙眼焦點渙散的MEIKO,不等坐在沙發上的青年把最後一口冰淇淋吃完,便直接地側坐在了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KAITO大腿上。

      「咦…咦咦咦咦咦?!」

      像是沒有感覺到KAITO此刻的惶恐,紅衣女子還伸出了雙手硬是從中間打開了他的大衣,將身體貼上了穿著藍色無袖上衣的胸膛,感覺到白色的大衣已經蓋住了自己的身體之後,便將臉直接靠在了他的肩上然後閉上了雙眼再也沒有動靜。

      遭逢到此種前所未見狀況的青年,雖然立刻就按照VOCALOID當機時的標準作業程序來逐項檢查,但很明顯地,MEIKO只是睡著了,而且還睡得很熟。

      「呃…現在是怎麼回事……」

      接下來要去曬衣服、出門訂MEI要喝的酒還有去辦一些事情…可是這些計畫完全都被懷中人此刻的行為給弄得亂七八糟了。比起懷中豐滿身體帶給人的害羞感,此刻KAITO反而還更擔心自己的家事行程問題。

      「嗯……」看著睡在自己大衣裡表情安心得讓人不敢打擾的女子,青年此刻單純的思考完全陷入了苦惱狀態。

      如果把MEI叫醒的話她一定會生氣的吧?

      「看來也只能這樣了……」

      像是下定了決心般,KAITO露出悲壯的表情解下就連睡覺時都不會從脖子上離開的水藍色圍巾。

 

      MIKU今天表現得很好喔!』

      想起方才聽到的讚美,MIKU的腳步也開始變得輕快了起來。

      因為錄音的狀況相當順利,今天的MASTER在預定以前的時間就宣布了工作完成,讓她也瞬間多了一個下午自己的時間可以運用。

      多出來的時間要拿來做些什麼呢?去逛個街來買些化妝品吧?記得自己喜歡的指甲油已經用得差不多了,還有去光水和化妝棉也要一起買;接下來再去之前鈴說很水果鬆餅很好吃的那家咖啡廳……

      但計畫著之後行程而雀躍不已的心,卻在看到某種景象之後停頓了數秒鐘的思考。

      「大哥…跟…MEIKO姐……?」

      此刻與她四目相對的,是滿臉苦笑的KAITO,以及雙腳懸在半空中輕輕搖晃著、從青年大衣領口處冒出一顆頭的MEIKO

      「啊,MIKU,工作結束了嗎?」感覺到經過的路人和妹妹都對自己投以奇妙的目光,KAITO小小聲地打著招呼,像是害怕去吵醒懷中的人。

      「是結束了沒錯…不過為什麼大哥你們會這個樣子?」

      「嗯…因為MEI睡著了我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所以……」

      仔細觀察了一下之後,MIKU發現到自己那粗神經的大哥居然是用圍巾將自己和MEIKO的頸子圍在一起,讓自己的姐姐成了現在這種懸在半空中的危險狀態。如果是普通人類的話大概撐不了多久就糟糕了,不過MEIKO看來似乎還很安穩地低著頭像是在熟睡著,只能說這也算是電子製品的一項優勢吧。

      感謝電子之神將他們生為VOCALOIDMIKU在心中如此複誦。

      「大哥這樣不會很重嗎?」

      「不會啊,不要看MEI那樣子,其實她很輕喔!沒問題的!」

      所謂的「那樣」是指什麼樣子啊…雖然一瞬間MIKU有種想要糾正哥哥用詞免得被當事人臭罵的衝動,但再多看了幾眼之後,她忍不住發出了輕輕的笑聲。

      「怎麼了嗎MIKU?」

      「沒有啊…嘻嘻……」

遮住因笑意而張開的嘴,MIKU斷斷續續地說著。「看久了…嘻嘻…感覺好像怪獸喔。就是那種有兩顆頭還會噴出火來的…呵呵呵……」

「是像這樣嗎…吼───」

歪著頭想了一下,看來年紀也不小的青年馬上舉起了雙手,合作地發出小小聲的怪獸吼聲。

不過大概是天生的氣質使然吧,就算是想裝成怪獸的樣子,怎麼看也都只有兒童頻道當中帶動唱大哥哥的程度,不過那樣已經讓MIKU又是笑得一陣時間都說不出話來了。

「啊啊~感覺好像是沒冰吃所以不開心的怪獸喔!」伸出指間輕輕擦掉眼角因為笑得太厲害而冒出來的眼淚,MIKU看來是真的覺得很有趣的樣子。「如果有冰的話怪獸會不會開心呢?我去買冰棒來吧!」

「啊!真的嗎?謝謝───」

一聽到了冰,裝成怪獸的青年馬上露出了和孩童一般純真的眼神。「對了,MIKU接下來是要回家嗎?」

「我還要去買點東西,所以不會那麼早回家。」邁開腳步往最近的便利商店小跑步而去,MIKU又轉過頭來問道。「蘇打冰棒可以嗎?」

「嗯!」

在陽光下頭,KAITO笑得和孩子一樣。

 

「嗯~又是銘謝惠顧啊……」

看著手中冰棒棍上頭看過無數次的字樣,KAITO也只是聳了聳肩,隨後便開始注意附近有沒有公用垃圾桶。

懷中的MEIKO還是睡得很沉完全沒有醒過來的跡象,鼻子聞到了一陣淡淡的啤酒氣味和玫瑰沐浴乳的香味。

MEI平常的味道呢。KAITO低下頭看著MEIKO的頭頂。

「啊!是大哥!」

背後突然傳來了一陣稚氣的喊叫聲讓他立刻轉過了頭,只見手上正牽著一顆黃色小鴨汽球的連和後頭頭上戴著兔耳髮箍的鈴,正露出和MIKU相差無比的表情站在自己身後。

「你們是去遊樂園嗎?好玩嗎?」比起解釋自己現在的樣子,KAITO選擇了先詢問自己弟妹們玩得怎樣。

少女頭上的兔子耳朵輕輕搖著。「還挺有趣的啊,我們還有看到花車遊行喔。說到這裡…連你不覺得很像嗎?」

「沒錯…超像的。」一旁的連也用嚴肅的表情點了點頭。

「像什麼?」青年水藍色的雙眼眨了眨。

「怪獸!」

雙胞胎的天生默契在此刻發揮到極致,兩人在同一瞬間伸出了同一隻手用力地指向KAITO大聲地喊著。

「我們剛才在花車遊行的時候有看到喔!一顆藍色頭一顆紅色頭的龍!」

「藍色那隻會噴乾冰,然後紅色那隻是噴火喔!」

「而且做得超~大隻的!還有小孩子被嚇到耶!」

「那個真的超帥的耶!」

「等、等一下你們兩個小聲一點……」

觸碰到了小孩子看到新奇事物時忍不住就想大聲宣告的開關,KAITO只能壓低了聲音勸阻著雙胞胎。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基本上在那一瞬間KAITO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在發覺之時不只是自己,在場的三個人頭上全都已經多上一顆又燙又痛的腫包了。

為什麼連自己也會被打呢…青年委屈地想著。「就跟你們說小聲點了……」

「嗚……」似乎是痛到眼淚都快被逼出來的樣子,鈴眉頭緊皺地摸著自己的腦袋瓜。「MEIKO姐打人超痛的啦……」

「不過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啊MEIKO姐?掛在那邊搖搖晃晃超奇怪的。」就算被打了還是緊抓著自己手上的汽球,連臉上帶著不甘心地問道。

「嗯~這個嘛……」

稍微跟雙胞胎姐弟解釋了一下之後,雖然兩人還是一副難以理解的樣子,不過還是頗有默契地一起點了頭。

「不管怎麼說!我們吵到了MEIKO姐是事實,所以!」

話還沒說完姐弟倆便低下頭翻著自己的包包,接著便從裡頭掏出了一顆橘子和一根香蕉。

「這是我們本來想說待會去別的地方野餐的時候才要吃的,就拿來當道歉的供品吧!」

「嗯!」

「供品啊……」

雖然今天早上他是親眼看著雙胞胎從餐廳的水果籃中拿出這些水果的,但是一想到這也算是小孩子的心意所以他也露出了笑容。

「嗯,那我就代替MEI收下了喔!」

「啊不過大哥也不知道要把東西放在哪裡對吧?大哥也沒帶袋子之類的。」在KAITO的身旁張望著,鈴歪著頭想了想之後用力地一拍手。

「我知道了!就這樣放吧!」

 

「酒訂好了事情也辦好了,接下來就回家吧。」

走在被夕陽染成了橘黃色的街道上,KAITO忍不住又開始輕輕哼起了歌。

雖然大家在看到的時候都會露出奇怪的表情,但是意外得都沒被怎麼刁難,甚至酒店的老闆看到這樣子的MEIKO時,還笑著在訂單上又多加了幾瓶不錯的日本酒說是送的不用收錢。

「真是太好了喔MEI,老闆有多送我們幾瓶酒喔。」低下頭對還在夢鄉中的MEIKO說著,KAITO露出溫柔的笑容。

往回家的方向沒走多久,他便看到了兩個高聎的人影往自己的方向走來。

「啊,是GAKUPO還有露卡!你們是一起工作然後一起回來嗎?」

併肩走著的兩人像是瞬間才發現到般地睜大了雙眼,而此刻KAITO也才注意到兩個人手上都提著一個像是裝滿了食材的超市塑膠袋。

「是KAITO啊,你好。」GAKUPO輕輕地一低頭,臉上的表情平和得像是完全沒注意到青年身前的異常景觀一般。

不過旁邊的露卡倒是皺起了眉頭開口問道:「MEIKO姐怎麼會這個樣子?」

「啊這個啊……」

又重新對兩人解釋了一次原委之後,GAKUPO是狀似理解般地不斷點頭,而露卡則是露出有些困擾的眼神望向自己的兄長,纖長的手指指向其胸前。

「這也算是MEIKO姐的任性所以不能怪大哥,不過…大哥你一定要這樣子把MEIKO姐懸在半空中嗎?看起來很恐怖啊。」

「是這樣嗎?」像是現在才發覺到這點一般,KAITO露出了慌張的表情望向比自己成熟可靠許多的妹妹。「我那時候也沒想那麼多,就覺得MEI這樣應該也沒問題所以就……」

「嗯…雖然還是有點無法接受,不過看起來MEIKO姐睡得很舒服呢……」苦笑著嘆了口氣之後,露卡便繼續說道:「對了大哥,我今天不會回家吃飯,所以晚餐不用準備我的份。」

「咦?不回家吃飯?那妳要去哪裡吃?」

「……」

被問到了這個問題,露卡並沒有開口回答,只是用冷漠的眼神看了看KAITO之後又低頭望向自己手上的塑膠袋,一旁的GAKUPO則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對自己露出了帶著一絲靦腆與歉疚的笑容。

「……啊。」

青年略嫌遲鈍的腦袋終於查覺到現在是什麼狀況,只能用迷惘的眼神輪流在兩人身上巡視。

「露卡妳會做菜嗎?我在家沒看妳……」

「這種問題就可以不用再問了。」確定站在自己略後方的男子看不見自己的表情,在狂熱級粉絲中被稱為女王的女子眼中令人不寒而慄的殺意一閃而過。

「……好的。」

「不過我剛才食材有點買太多了,大哥要帶一些回去嗎?」收起了那逼人的恐怖感,露卡又回復到了平日冷靜的樣子。「大哥要鮪魚還是章魚?」

「嗯~章魚好了。」

「我一不小心也買太多菜了,KAITO有需要嗎?」

「真的嗎?那還真是不好意思……」

從塑膠袋裡拿出了被包好的章魚,露卡也露出了像剛才的鈴一樣的神情。「不過就不知道是要放哪裡了…哎呀。」

露出了淺淺的笑容,粉紅女子走到KAITO的身後。

「那兩個孩子已經弄出個好地方了呢。」

 

輕飄飄的,搖晃晃的。

MEIKO緩緩地睜開雙眼,一抬頭就是看見了滿天的橘紅天空和KAITO的笑容。

MEI妳醒啦。」

「嗯…我睡了很久嗎?」

「還好啦,沒有說很久。」

「是嗎……」

剛睡醒的MEIKO少了許多清醒時的銳氣,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軟軟的、慵懶的、依賴人的感覺。

「我有去幫MEI訂酒喔,老闆還說會多送我們幾瓶呢。」

「真的嗎?太好了……」

「還有我拿到了很多小禮物喔。」

「是嗎?這也不錯呢……」

「對了今天露卡不會回家吃晚餐呢。」

「這我早就知道了……」

「咦?」

溫暖的夕陽下,青年的身影在道路上輕輕搖曳,背後則是各種的食物在由圍巾綁成的小空間內晃動著。

 

 

 

「妳沒有跟KAITO說今天在這裡吃晚飯嗎?」

設備簡單的廚房內,GAKUPO和露卡各用著一個砧板切著蔬菜跟鮪魚。

「我已經跟MEIKO姐說過了所以差不多吧。況且……」俐落地將砧板上的鮪魚肉切成一片一片,套上了粉紅圍裙的露卡突然皺起了眉。

「大哥太愛操心了,要是跟他說的話也不知道他會念多久,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為什麼還要在意我要做什麼…等等你那是什麼眼神,我沒說我討厭他喔,我只是覺得他可以不用管那麼多而已。」

      一轉頭就看見旁邊的青年正用單純的目光望著自己,讓她原本就微微皺起的眉間皺痕變得更加深刻。

      「不我只是在想,」翠綠色的雙眼眨了眨,GAKUPO露出淺淺的微笑。

      「如果我也有一個像露卡這麼可愛的妹妹的話我也會很擔心吧。」

      「……」

      「露、露卡妳怎麼了嗎?」

      看到身旁的女子突然像是全身無力般地趴在流理台上,讓GAKUPO忍不住擔心地伸出手來,但無法讓人看到表情的露卡只是揮了揮手表示不需要關心。

      「請讓我稍微冷靜一下…我馬上就好我保證!」在被遮住的大半顆頭中,能夠隱約看見的只有那紅得發燙的耳根。

      「嗯,好的……」

 

      附帶一提兩人今天的晚餐是茄子雜煮和鮪魚生魚片,飯後甜點則是水蜜桃罐頭。

 

 

 

 

 

後記:

 

乍看之下似乎是冰酒,實際上卻偷渡了一下茄魚啊……XD

而且我相信我偷渡的東西才是我真正想寫的!(被毆)

 

這篇文的開頭是看到K島上一張很長的V家漫

就是大姐鑽進大哥的衣服裡合體睡覺,大哥再出去騙吃騙喝(?!)的故事

這種類型的創意對我來說真不適合寫文,會有種超現實的感覺XDDDD

啊不過是VOCALOID嘛……

感謝電子之神(畫十字)

 

說真的雖然我喜歡冰蔥,但是真的自己在寫的時候卻會往冰酒的方向思考

這應該就是喜歡和認知之間的差異了?

喜歡的跟覺得配的可能並不是同一個配對這樣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