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AL

 

 

        密閉的空間中,一群人正圍著一名男子形成了一個小圈子。男子的臉正對著面前的電腦螢幕,旁邊的喇叭正傳出一陣陣的歌聲充滿了整個室內。

        而在房間的一個小角落,GAKUPO彷彿早已被眾人遺忘般地獨自坐著,崇敬到帶有些微恐懼的眼神緊盯著面前的男子。

        自己唱過的歌,正在被男子檢視著。

        男子因為帶著墨鏡讓人難以判別他是否對眼前的事物存有興趣或好感,只能從他偶而自顧自的低呼聲或肢體和臉部肌肉的變化來判斷他是否覺得不錯,而當看到男子露出類似微笑的表情時,自己的心也跟著鬆了口氣。

        聽到和自己相似的聲音唱著各式各樣的歌曲,那個人的心裡此刻正在想些什麼呢?GAKUPO低下了頭,發現到自己的雙手因為緊抓著衣服而逐漸發白,原本平整的布面也出現了一些皺摺。這讓他不禁為自己的緊張在心中發出苦笑聲。

       

        不管已經是第幾次了都還是會很緊張呢……

和父親大人見面這件事。

 

        在自己尚未正式面世、整日待在只有幾個人才能進入的房間的時候,某一天,男子在其他人的陪伴下走到了他的面前。

        「你叫什麼名字?」最先走進房間的、戴著墨鏡的男子面對著他不冷不熱的開口,明明是很普通的語氣卻在瞬間讓他下意識地感覺到一股壓力。

        「神威…GAKUPO。」敏銳的聽覺讓他發現到自己的聲音和男子有著極高的相似度,但卻不知道為何。

        「唔…聲音真的還挺像的嘛。」似乎也像是發現到了這件事,男子轉過頭對身後的人一臉輕鬆地說著,而人們也跟著露出了像是鬆一口氣的表情。「就不知道真的唱歌時表現會如何了……」

        「……」

無法理解這個從未見過的男人到底在說些、想些什麼,他只能用還不懂得掩飾的直接眼神盯著對方,不知該說些什麼。

        「喂。」

        「是的。」

        「你可要好好唱喔。」嘴角彎起了一個弧度,男子的語氣不知道是認真的還是開玩笑的。「可不能讓我丟臉吶。」

        「……是的。」

        雖然順從地回應了,但那時的他還無法理解所謂「不要讓男子丟臉」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直到男子離去之後,負責照顧自己的人才對他說剛才那個人就是自己被創造出來的源頭。

        也就是,名為「父親」的存在。

        知道了自己擁有可稱為是「父親」的人之後,對這一切感到好奇的他便請照顧自己的人讓他聽一些男子唱過的曲子。

        聽完之後,他陷入了沉默,回想起某件事情。

        在剛誕生後沒過多久,他就有被照顧自己的人帶去錄音室唱了一些他們稱之為「DEMO」的歌曲片段,直到此刻他才知道那些都是男子曾經唱過的歌,再叫他重唱一次罷了。

        和「父親」唱出的歌聲相比,自己的聲音很明顯地就是「機械」的歌聲。

        自己有一天,也能夠唱出像那樣子的歌嗎?

        「不要讓我丟臉。」

        男子對自己說過的話,在心內蔓延擴散。

 

        進入這個世界已經快要一年了。

        這一年來他以身為父親的延伸感到驕傲,也一直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讓父親感到驕傲的存在而努力著。

        但是父親是否會認同自己的努力呢?

        自己是否真的能讓父親引以為傲呢?

        在他思考著這些問題的同時,訪問男子的預定結束時間也已經到了,大家都開心地圍繞著男子道謝或者是說一些事情,緊密得沒有讓他插入的空間。

        從今天到了現場之後直到此刻,父親完全沒有看自己一眼,也沒有對自己說任何一句話。

        雖然自己似乎也從來沒幻想過自己和父親之間愉快對談的畫面,但是這種像是被遺忘的感覺還是會讓自己心裡想到些什麼。

        這麼說起來父親是個非常忙碌的人呢。

        自己會被創造出來,大概也只是這位忙碌的人一時興起的決定吧。

        就算自己再怎麼景仰他,但是卻不敢奢望自己得到那人更多的注意。

看了一眼還在和別人對談的男子,GAKUPO靜靜地從椅子上坐起離開了房間,回到休息室整理一下東西準備回去自己的住所。

        至少有看一眼確定父親大人還是很有精神這樣就夠了。

他邊走邊這麼對自己說著。

        在他走到了門口前的時候,背後傳來了一聲不冷不熱的呼喚。

        「喂。」

        和自己相似的聲音讓他轉過身向前走去,對著呼喚自己的人鞠躬。

        「父親大人。」

        「怎麼連講都不講一聲就離開了?」

        「因為父親大人看起來似乎很忙。」

        「是這樣子嗎?」

        「從我的角度來看是這樣子的。」

        「而且你今天只是坐在角落什麼話也沒說。」

        「因為今天的主角是父親大人。」

        「哼嗯……」

男子拉長了語尾,也不知道是否接受了他的理由。在一段漫長的尷尬沉默之後,他終於忍不住問出在心中不停被反覆播放的一個問題。

「請問…父親大人覺得如何呢?」

「什麼東西如何?」

他瞬間被這個拋回來的問題給弄得愣住了。「嗯…就是,今天的曲子…不知道父親大人覺得如何……」

「嗯……」沉吟了一陣子,男子用一種聽不出情緒的口吻說道。

「還可以啦。有些曲子還不錯。」

「是這樣嗎…謝謝父親大人。」

還可以。

無法判定是不是正面肯定的回答。但是這樣就夠了。露出了淡淡笑容的GAKUPO再次對自己的父親低下了頭。

「那,父親大人我先告退了,還請您多保重身體……」

「等一下。」

正當他準備轉頭離開時,男子的呼喚讓他停下了動作。

「你喜歡唱歌嗎?」

「……是的。」突然冒出的問題讓他露出了疑惑的眼神,但他還是點了點頭。

「是嗎?」聽到了自己存在的延伸給自己的回答,讓男子安靜了一陣。過了沒多久,嘴角勾勒出笑容的形狀。

「既然喜歡的話那就多唱些好歌出來,好好努力吧。」

說完之後他也不等待回答便轉頭離開,只留下表情不知所措的GAKUPO站在原地。

多唱些好歌……

含糊得難以解讀其涵義的話語,雖然令人迷惑卻又意外地令人安心。

感覺到了某件事情的瞬間,GAKUPO臉上又重新露出了笑容。

父親應該還是對自己,抱持著期待的吧……

 

那看來遙遠的、不切實際的目標,雖然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夠到達,但是只要自己不要放棄的話……

就會再近一些、再接近一些。

那個夢想中的標的。

 

 

 

 

(有大改過的)後記:

 

這原本(?)是為了慶祝父親大人的挑戰書而跑出來的突發文……

 

前一陣子就寫好了大概的內容,但是一直想著要修和還沒真的看生放送的影片不是很能肯定所以就一直放著

雖然朋友跟我說父親大人應該是個會喊著「來把拔親一個~」的變態,但是在看了生放送之後我確定他絕對不會對茄子做這種事情!

而且感覺營運真是一票殘酷的傢伙…居然給父親大人聽捏他曲 囧

生放送中的父親大人氣場一整個很鬼畜啊…感覺起來對茄子要求超嚴格的

不過不嚴格的話大概也不會對茄MASTER們下戰書了吧…所以其實他還是對他的兒子有那麼點關愛的?我是這麼想的啦

如果不這麼想的話茄子會比大哥還可憐的 OTZ

 

在我眼中的茄子是憧憬父親到有點戀父的感覺…說真的比如說V家或新出的胡蘿蔔,我都不會有那種角色和「裡頭的人」有關係的感覺

但是在茄子的場合我卻會不由自主的認為那就是父親大人了…不知是年紀的關係還是氣勢的關係(遠目)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