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本篇文章是某個人因為愛到森林起大火(?)之後產生的發洩式同人作品

簡稱愛的大自HIGH

其中可能會包含讓がくっぽいど或者其亞種(個人堅持)がくこ的支持者感到詭異與不解的內容,請靜下心來斟酌是否真的有必要看這篇文章,畢竟人生苦短,看這篇的時間可以找好幾首好歌來聽

如果還是願意的話,請讓我說聲謝謝你以及電梯即將下樓

 

 

Are You OK

 

 

 

 

 

 

 

 

 

 

 

 

和其他的VOCALOID不同,GAKUPO是自己一個人住的。

        看著那一群人每天吵吵鬧鬧快快樂樂的樣子,雖然有時會覺得沒有其他可稱之為「家人」的人在身邊有些孤單,但是他轉念一想這種獨居的生活也可算是一種修身養性的方法也就不太在意了。

        今天他從大家聚在一起練唱的練習室離開之後,便按照著自己平日的生活步調吃了晚餐、洗了澡、稍微複習一下今天拿到的曲子後便回到房間睡覺了。

        一切都和平日一模一樣。

        ───他本來是這麼想的。

 

        在睡夢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開始感覺到有一道聲音不停地在自己的耳邊響起。

        應該只是夢裡頭的情景吧。腦袋一片朦朧的GAKUPO如此想著。

畢竟這個地方現在只有他一個人住而已啊。

        雖然是這麼想,但是他發現到那陣呼喚聲有開始愈趨清晰的走向,而且也開始配合上了不時對自己肩膀的推擠。

        …哥……

        閉著眼睛的GAKUPO感覺眉間的肌肉開始皺起。自己應該是沒有可以這麼稱呼自己的對象吧?他一定是在不知不覺間有些羨慕起某個人才會做起這種夢的。

        哥哥…哥哥……?

        感覺到那陣細細的、嫩嫩的聲音開始帶了些生氣的感覺,伴隨著力道開始加強的推擠,他也開始發出了小小的呻吟。

        他第一次做到這種那麼纏人的夢啊…拜託可以不要打擾他嗎?他明天還要在固定的時間起來、然後在固定的時間出門和其他人一起練習……

        「啊!!!」

        正當他在夢中如此想著的瞬間,一陣突然的衝擊就撞在了自己的腹部上,雖不算重但卻毫無預警的壓力使得他的眼睛在一瞬間睜開,嘴裡也同時發出了可稱為悽慘的叫聲。

        「啊哈~終於醒過來了!」

在黑暗中,嫩嫩的、興奮又帶著些埋怨的聲音傳進了自己的耳裡。「哥哥真是太過分了!我叫這麼久居然都不理我!」

        「什、什麼……?」突然被驚醒的GAKUPO困惑地眨眨眼,感覺似乎是有人正跨坐在自己身上的樣子,於是他伸出手摸索著一旁的夜燈將它打開。

        打開之後他陷入了更深的迷惑。

        紫紅色的長髮,鮮紅色的大眼睛,小巧的嘴唇勾出笑意,和自己平日相差無幾的裝束,淡淡的香味,軟軟的十指撐在自己胸前。

        「妳是誰……?」

        「討厭~哥哥不知道人家是誰嗎?啊不過我們今天也才第一次見面嘛沒辦法……」細細的眉只皺了一會但隨即又露出了笑容,紅色眼瞳誘惑人心地閃閃發光。

        「人家是,GAKUKO唷!」

 

 

虛實

 

        之後他也記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自己好像在昏昏沉沉中就說了像是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是GAKUKO嗎要乖乖的喔之類的話之後就重新閉上了雙眼,也不管耳邊不停傳來的尖銳抱怨聲便重新進入了睡眠狀態。但接下來整個晚上他都感覺自己好像在做了什麼惡夢一般地不停掙扎著,而醒來之後沉重而發出痠痛的身軀也完全不像是有睡過一般。

        「好有真實感的惡夢……」

        看著鏡中臉色憔悴的自己,GAKUPO無奈地走到浴室洗臉試圖打起一點精神。洗好臉花了些時間穿上平日的衣服後,緩步走到起居室的他忍不住瞪大了雙眼望向面前的身影。

        「啊!哥哥!你起來了嗎?早安───」

        「哇啊……!」

        原本端正跪坐在茶几前的嬌小身影一看見了他,馬上跳了起來熱情地往他身上撲去,纖細的一雙手臂勾得他的脖子忍不住往下彎,髮型和自己相差無幾的紫紅長髮在半空中晃呀晃的。

        「妳、妳究竟是誰?」硬把緊抱著自己不放的那人從自己身上抓下來,他臉色難看地望著眼前身高只到自己胸口上下、正對自己露出可愛笑臉的女孩子。

        「啊啊~哥哥昨天晚上果然都沒在管我!人家已經說了人家是GAKUKO了啊!哥哥什麼都不記得嗎?」鼓起了臉頰,少女雙手插腰滿臉不高興地說道。

        GAGAKUKO?」

        「嗯!全名是神威GAKUKO!不過哥哥應該也知道吧?因為我和哥哥是同一個父親大人啊!」

        自稱GAKUKO的少女一邊說著,和自己樣式相同的桃紅靴子在地板上輕巧地轉著圈,而莫名其妙變成了「哥哥」的GAKUPO則是皺起了眉頭。

        看模樣年紀應該和MIKU是差不多的吧?身高也沒差多少的樣子。身上的衣服和褲子都是和自己相同的樣式,只有裡頭的衣服和自己不一樣是以紅色為主調色系,臉的輪廓也和自己有幾分相似。

        「可是我不認識妳。」

        「我認識哥哥就夠啦!」伸出了雙手親暱地握住了自己的右手,少女的手指感覺起來有些冰涼卻很柔軟。

        「……」低下頭用懷疑的眼神看著自己被握住的手掌,他沉默了一陣之後用一種希望感覺並不失禮的態度將自己的手抽回來然後走向廚房。「妳要吃些什麼嗎?」

        「人家不餓耶。」像跟著母雞的小雞一樣,少女也隨著青年的腳步走在後頭。

        「是嗎?」

        雖然是聽到了,但GAKUPO還是準備了兩人份的早餐,一份擺在自己固定坐的位置上,另一份則擺在自己的茶几的正對面。

        看著桌上簡單的菜色,少女眨了眨眼坐在另一份餐點之前。「哥哥都是自己做菜嗎?」

        「因為我是一個人住。」

        「是這樣嗎?人家都是MASTER煮給人家吃的。」紫紅色的高馬尾隨著少女歪頭的動作微微搖晃,鮮紅色的大眼睛裡充滿著好奇。

        MASTER…妳有主人?」

        「嗯!」用力點了點頭,GAKUPO似乎問到了讓少女很開心的問題。「MASTER是個很溫柔很溫柔的人喔!而且也很有趣,也常常讓我唱歌……」

        「是這樣啊……」既然是有主人的私有VOCALOID,那要把這孩子送回去應該就簡單多了吧?只要能找到有VOCALOID離家出走的MASTER…跟著GAKUKO的話語節奏點頭回應,青年一邊在心中思考著這個少女可能的來歷。

        吃完早餐、將碗筷都洗乾淨整理一下之後,坐在原處的少女抬頭看著似乎準備要出門的GAKUPO。「哥哥要出門嗎?」

        「嗯,今天要和大家一起練習。」

        「大家?」明明是平凡至極的詞彙,卻讓少女的眼神在一瞬間亮了起來。「是其他的VOCALOID嗎?像初音小姐、鏡音小姐……」

        「嗯。」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只見她立刻靈敏地跳了起來緊抱著GAKUPO腰的不放,又是讓他發出了一陣掙扎。

        「不行妳先待在這裡,等我回來再…放手,快放手……!」明明是細得像是沒長什麼肉的手臂,但力氣卻大到很難掙脫開來,雖然自己也有稍微手下留情,但這種力氣絕對不像是普通女孩子該有的。

        「不要不要不要人家也要去!」這次是連臉都直接埋進了GAKUPO的胸膛,讓少女任性的大叫聽來有些悶悶的。「人家都沒有看過其他的VOCALOID,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唱歌…人家也想要看一下大家啦!只有哥哥一個人可以去太狡猾了!」

        「才不是狡猾…我又不是出去玩……!」

        「那就帶我一起去!」

        「不可以!」

        「帶~人~家~去~啦~~~~~!!!」

        「就說不行了……」

 

        燦爛地照耀眼前景色的早晨陽光,搭上萬里無雲的蔚藍天空;明明是個美好的早晨,但走在前往練習室路上的GAKUPO臉上卻陰暗得宛若寒冬。

        「妳待會到那邊記得要守規矩,不可以給大家添麻煩……」

        「好~」

        結果到最後自己還是悲哀地屈服在少女的哀求之下認輸了。就某方面來說,他似乎也開始可以理解為什麼經常可以看到某名男子對自己姐妹們百依百順的場面了。

        「妹妹」原來是威力如此強大的事物……

        在感嘆中到達了練習室所在的地點,GAKUPO才一打開門少女馬上就衝了進去邊走邊東張西望,空無一人的大房間顯示今天他們是最早來的。

        「這裡就是大家一起練習唱歌的地方嗎?」看著被隨手放在各處的樂譜、歌詞本和各式樂器,GAKUKO的眼神充滿著看見未知事物的興奮光芒。

        「嗯。不要隨便亂動別人的東西,讓大家找不到東西就不好了。」拿出自己帶的那份樂譜重新複習剛拿到的新曲子,GAKUPO一邊翻閱一邊提醒著。

        「好~」在房間內四處走走看看的少女,突然指著房間內的某個角落對著坐在一旁的青年問道。

「哥哥,為什麼這裡會有酒瓶?」

        「那是MEIKO小姐留下來的,塞滿箱子的時候我們會拿出去回收。」

        「這裡可以喝酒喔?」

        「其實照理來說是不行……」但是身為VOCALOID家族當中領導地位難遭動搖的長姐兼資深前輩,大家也都只能裝沒看見了。是有聽說過MEIKO小姐喝了酒之後、唱起歌來狀況會更好的這種傳言……

        「唔嗯~」似懂非懂地點點頭,正當GAKUKO準備再踏著輕快的腳步往另一邊走去的時候,練習室的門再度被打了開來。

        「啊!今天還是GAKUPO最早耶!早安~」率先進門的金髮小女孩快步地走到GAKUPO坐的位置附近。

        「早安,鈴小姐。」

        「嘿嘿嘿~」

        「鈴妳不要用跑的啦!要追很累耶!」接著進來的金髮少年站在門口一臉不耐煩地對鈴喊著。

        「早安,連。」

        對此鈴只是插著腰露出理所當然的表情。「誰叫你和大哥那麼慢。」

        「是妳用跑的吧!」

        「好了一大早不要吵架嘛。」隨後滿臉笑容的藍髮青年和看起來還有些睏的紅衣女子也走了進來,青年一看到坐在那的GAKUPO立刻點了一下頭。「早啊。」

        「早安,KAITOMEIKO小姐。」

        「呼啊…早安……」在KAITO身後搖搖晃晃的MEIKO,一道完早馬上就往放在練習室中間最大的多人座沙發上躺去,茫茫然的眼神望向天花板。

        MIKU小姐和巡音小姐今天有事嗎?」看到KAITO順手將門帶上的動作,GAKUPO抬頭問道。

        「嗯,她們兩個人今天都有工作所以不會來練習。」

        「是這樣嗎。」GAKUPO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對了各位,我今天發生了一點事情所以…過來吧。」說完他就對著站在角落的GAKUKO招招手,少女馬上就踩著輕快的腳步蹦蹦跳跳地跑了過來站在自己的身邊。

        「嗯這個…她自稱是我的妹妹……」

        「本來就是!」

        「可是我並不記得。嗯…然後她說什麼都想要來看我們練習,所以我就只好把她帶來了,希望不會影響到各位。」

        有些無奈地將在路上內心操演了無數次的宣告說了出來,GAKUPO抬起頭卻發現眾人正用著一種超出自己想像的異樣眼神看著自己,鈴更是直接上半身晃呀晃的到處看著。

        「請問…各位?」

        GAKUPO…請問你是說,誰?」站在鈴身旁的KAITO微微舉起手,雖然壓抑住了幅度,但還是看得出來他的眼神正在觀察著四方。

        「誰?」被問得摸不清頭緒的他,忍不住將身旁的GAKUKO推到了自己身前。「就是這孩子啊。」

        「……咦?」連原本躺在沙發上動也不動的MEIKO都抬起了臉,對他露出了詭異的表情。

「你那邊沒有人啊?」

「咦?」

MEIKO簡潔明瞭的一個問題,讓青年的表情瞬間僵硬。

KAITO……?」回應是伴隨苦笑的搖頭。

「鈴小姐?」得到的是一陣劇烈的博浪鼓。

「連?」對方皺了皺眉頭,也跟著搖搖頭。

瞬時,一股奇異的惡寒從他的背脊直衝到全身上下,而身為一切源頭的少女則是對他露出了純真無邪的表情。

這是怎麼了?

「嗯…GAKUPO……」帶著關心的表情走上前、與自己中間隔了個GAKUKOKAITO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你自己一個人住太孤單的話,我們家還有多的空房間……」

「對啊對啊…新聞上也都說要是一個人太久很容易會悶出問題來的」鈴也跟著在一旁幫腔。明明是在關心自己,此刻的他卻完全沒辦法說出感謝。

「那個,GAKUPO…如果你有什麼不對勁的話今天就先別練習……」

「不,我可以繼續!」

「可是……」

「我沒問題!」

沒有控制出聲力道而大得嚇人的聲音迴盪在隔音效果良好的室內,接下來好一會他都只聽得見自己的喘氣聲和中央空調的運轉聲。

「……那麼,開始練習吧?」

從沙發中坐起身的MEIKO一聲令下,今天的練習就在微妙的氣氛下開始了。

 

所以到底是怎麼了?

是我的問題還是別人的問題?

雖然耳朵傳入別人的歌聲,現下GAKUPO卻完全沒有聆聽的心思,手中的樂譜邊緣也被自己捏得出現了皺摺。

相對於正陷入了嚴重困境的「哥哥」,就跪坐在他身旁的GAKUKO則是一臉認真地注視著此時正在出聲歌唱的鈴,小小的嘴唇微微張開,看來是聽得入神了。

在一首歌唱畢之後,鈴可愛地一鞠躬興奮地問著大家。「大家覺得怎麼樣?怎麼樣?」

「妳這個地方會不會唱得太用力啦……」手中的原子筆指著樂譜裡的其中一處,連懷疑地問道。「這邊明明沒有特別要求要那麼大力的啊。」

「咦?可是你不覺得這樣唱比較有感覺嗎?」

「什麼感覺啊?」

「我覺得剛才鈴那樣唱很不錯啊,聽起來感覺很棒呢。」

「大哥你不要幫她啦!她唱歌都不看譜自己亂來的。」

「連也常常會亂唱吧不要只說我!」

「啊啊又開始了……」打開了一罐啤酒,紅衣女子只是冷眼看著美其名是在討論、老實說就是在吵架的弟妹們,絲毫沒有插手的打算。

如果是平日的話,GAKUPO通常早就已經走上前和KAITO一人帶一個讓兩個人分開來不要再吵了,但此刻他的注意力純粹只放在身旁那別人都說看不到的少女身上。

明明是不太需要花心思注意的吵鬧場面,但GAKUKO還是目不轉睛地盯著眼前的那些人瞧,彷彿是看到了什麼很稀奇的事情。

沒有看過其他的VOCALOID

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唱歌。

早上出門前那像是在鬧脾氣般的大喊,在此時重新回到了他的腦中,原本煩躁的心情,突然被一種微妙的苦澀感給代替了。

 

「這樣就開心了嗎?」

「嗯!很開心喔!」

練習結束後,兩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大概是仗著來時有走過一次的關係,這次GAKUKO是在他前面跑跑跳跳的看來好不快樂。

「鏡音小姐的聲音好有魄力喔,鏡音先生那首歌的旋律也好棒,還有KAITO先生……」

「那個……」

「嗯?」

聽到了背後的呼喚,少女轉過頭。

「早上妳說,妳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唱歌對吧?」斟酌著用詞,GAKUPO不急不徐地開口。「沒有其他的同伴嗎?」

「沒有耶。」搖了搖頭,他有些難判別此刻少女眼中的情緒。

「因為MASTER說我比較特別,所以要我自己先慢慢練習,等到時間到了他就會做決定的。」

「等時間到,嗎……」

「嗯!」臉上重新充滿笑容,GAKUKO愉快地大聲說道。「今天這樣看到大家唱歌的樣子我真的很開心喔!所以我也要努力,這樣才可以和大家一起唱歌。」

「是嗎……」猶豫了一會之後,他伸出了手,摸了摸GAKUKO覆蓋著濃密長髮的腦袋。

「妳要加油喔。」

等到青年放開手之後,少女傻傻地抬起雙手摸著自己的頭頂,接著便發出了細細小小的笑聲。

「怎麼了嗎?」

「沒有啊。嘻嘻……」摸著自己頭頂的GAKUKO臉頰變成了淡粉色,像是有些害羞的樣子轉過頭向前走著。「我只是在想,能當哥哥的妹妹真是太好了。」

「會嗎?」

「真的啦真的…啊!」

「又怎麼了?」看到身前的少女突然停下腳步,他也跟著站在原地。

只見背對著自己的少女轉過頭,亮晶晶的紅色雙眼露出若有所求的念頭。

「那個啊……」從今天以來說話一直都直來直往的孩子,此刻突然變得吞吞吐吐。

「今天晚上可以跟哥哥一起睡嗎?」

 

「那個,GAKUKO……」

「嗯?」

「妳現在躺的那邊是我的位置。」

已經換上了睡衣、在榻榻米上舖好了兩副床墊的青年,對已經鑽進自己平常睡的床鋪裡的少女露出無奈的表情。

「可是人家想跟哥哥一起睡。」

「所以我已經舖另一副床鋪了……」

被子裡的GAKUKO聽到了這種委婉的解釋,卻也理所當然地說道:「可是我要哥哥跟我一起睡。」

「這樣還不算一起睡嗎?」

「不算。」將手指伸出了被子,GAKUKO認真地數著。「要蓋同一張被子、手臂枕頭,而且還要跟我說晚安然後給晚安吻。」

哪來的大小姐啊……

被少女奇妙的價值觀弄得疲憊不堪,早也已是昏昏欲睡的GAKUPO嘆了一口氣之後就掀開了另一副自己剛弄好的床舖躺了進去。

「晚安,記得關燈。」閉上眼睛前,他對GAKUKO指了指床頭燈,而她也如預料之中地發出了不甘心的大叫。

「啊───!」

「很晚了會吵到鄰居的。」

「可是、可是……」露出怨恨的眼神望向一旁雙眼閉上了的兄長,套著過大睡衣的GAKUKO立刻從床鋪中跳了起來,然後掀開兄長身上的被子硬躺在他身邊,後腦勺還壓著右手臂。

「妳……」一轉頭睜開雙眼就看到少女那看來頗為得意的豔紅眼瞳,讓他心中的疲憊感又再升高了一個層級。

棉被裡頭,GAKUKO像是在研究最舒服的姿勢一樣蠕動了一陣,最後則是決定面對著GAKUPO側躺下來。

「沒有晚安吻沒關係,但是我一定要一起睡。」

「是是是……」無奈地摸摸散在床鋪上、少女柔軟的長髮,為了要能安寧地睡一覺,青年也只能任由她了。「快點睡吧。」

「嗯。」將臉靠近兄長的胸膛,少女露出可愛的笑容後眼皮落下,沒過一會便睡得很沉了,小小的腦袋帶給右手臂些微的壓迫感,GAKUPO將散在少女眼前的瀏海撥到一旁。

「真是的……」

雖然並不知道這個「妹妹」是否真的存在,但是其實自己似乎也並會不討厭這個樣子呢。

撫摸著少女的頭髮,GAKUPO閉上雙眼。

 

GAKUKO?」

睜開眼睛時,他發現到自己身旁的空位一個人也沒有。原本以為只是她先起床了,但是找遍了整個房子都沒有看見少女的身影。

「走了嗎……」

環顧著只有自己一人的空間,語氣中帶著些許的空虛感。

或許真的是自己的一場夢而已吧?

 

 

 

「啊,GAKUKO妳起來啦?」

「唔唔…MASTER……」

「怎麼啦?妳突然睡那麼久都沒醒我很擔心妳呢。」

「那個那個MASTER…人家做了一個夢喔。」

「夢?怎麼樣的夢?」

「嗯。我夢到了……」

 

 

 

 

後記:


我明明就記得我有小說比賽的稿子要寫的…… (掩面)

啊但是がくこ實在是太萌了整天在我眼前跳呀跳的跟奇異果一樣說吃我吃(聽到美振出鞘聲)…啊不是寫我寫我,結果就變這樣了

我對KAMUI’s的愛現在像跟發爐一樣旺(?)

 

話說がくこ在個人的定義裡並不是性轉換而是亞種,雖然不久之後就會出來一個蘭卡波(誤),但是對我而言茄子的妹妹就只有一個がくこ!

那綠毛一定是外面生的!!! (在此向所有對MEGPOID有期待的人說聲對不起.被巴)

嗯…所以我在最前面說這是愛的大自HIGH了嘛…… (跪地)

 

本篇篇名是源自於すずきP為がくこ寫的虚実這首歌,如果還有後面的話基本上很多也都是會以這位的歌為概念…沒辦法,がくこ就這家調教得最有名而且還有一定數量XD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