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度有點落後啊……

除非一天不寫個兩千字恐怕很難順利交差,只能期待創作之神有記得我了

 

 


 

22:47

 

  事不關己般的望著辦公大樓出入口附近擠得水洩不通的人群車陣,隨便揀了個人流稀疏的角落,三浦從大衣的內口袋裡掏出一包皺扁扁的菸盒和打火機,拿出一根菸叼在嘴上後點起火。

  而才剛吸了幾口菸,便看到自己的搭檔抱著一大團白色的物體走出大樓,他立刻踏出腳步。

  「你帶了什麼東西出來?」伸長了脖子湊上前看,藉著一旁的刺眼燈光,才發現那一團東西其實是被包在白色床單內的黑髮少女,三浦又皺起了眉頭,「女孩子?是人類嗎?」

  「是少女型機械人。剛才雖然試過想啟動她卻沒有反應,可能是內部零件有損毀。」がくぽ不疾不徐的說道。

  聽見がくぽ的回答,三浦臉上的鄙夷又更加深了些,「卡車上那一堆奶大屁股翹的還不夠,連這種看起來一副就是小女生好朋友的都不放過?」

  「她是被單獨放置在隱密的小房間裡,從這方面看來,這具機械人對有墨而言的意義可能與其他機械人並不同。

  「哼嗯……不一樣嗎?」邊聽邊點著頭,三浦又再度端詳起がくぽ懷中的機械少女,「不過說回來,我好像在哪裡看過這張臉的樣子……」

  「是嗎?」

  「好像啦好像。」三浦又吸了一口菸,「不過又有點想不起來是在哪看過的。機械人嘛,有長得差不多的應該也很正常吧。

  「說得也是。」

  がくぽ再度低下頭,望向彷彿正安睡在自己懷中的面孔。

 

  被押入警車內、夾在兩名刑警中間的有墨陷入了焦躁。

  對有墨而言,現在的狀況並不是最令他擔心的,只要找到個夠聰明又肯幫忙的律師,他隨時都能脫離這種狀況,就算是接下來的偵查或者法庭訴訟也都不算什麼難事。

  他擔心的只有那扇牆後的「女神」。

  就算是財產被奪走也無所謂,但如果是「女神」……

  不會的。他在心裡大聲的對自己說道。

  無論發生什麼事,他的「女神」永遠都會不變地在那房間裡等待他的歸來,過去如此、未來也會如此……

  無意識的轉頭望向窗外,眼前就是那名紫色頭髮的機械人正抱著不知什麼東西、在遠處與另一名刑警對話的景象,讓他忍不住咬緊牙根。方才在眨眼間就被壓制住的屈辱感仍然難以消退,滿腔的怒火則全部投向了那張面無表情的臉。

  都是那台機械人的錯。

  只不過是個機械人而已還這麼囂張、等之後查清楚了底細就要好好把這筆帳討回來……當有墨正在心中不斷咒罵著那道身影的時候,對話中的二人也移動了他們的腳步。

  隨著角度的變換,他也因此看清了那機械人懷裡抱著的東西。

  僅在一瞬間,有墨的情緒便墜入了無盡的深淵之下。

 

 

23:55

 

  結束一整天的家務工作後,套上睡衣的ルカ懷裡抱著一床薄被走出主臥室。

  腳步持續前進至黑暗的客廳,當她一坐上大扇落地窗前的三人座沙發,原本待在一旁的柴犬也隨後跟著坐在腳邊對著她猛搖尾巴。

  「爸爸回家的時候要記得告訴我喔,弁慶。

  ルカ微笑伸手摸摸柴犬有些粗刺的頭頂後,便攤開薄被躺上了沙發。

  她隨手摸了個抱枕墊在頭下,淡淡發光的靛藍眼睛望向窗外灰白的月亮與被風吹動而快速飄移的深灰雲霧,風穿過為通氣而打開的窗口,吹上立在落地窗邊的各類植物盆栽發出細小的沙沙聲響。

  視線轉向另一方,正對著自己的玄關大門緊緊關起,等了一陣也沒聽見任何聲響,只有一盞小燈在黑暗中染出橘色的淡薄光暈,低頭瞧著自己左手無名指上、散出一環光芒的鉑製戒指,她輕輕對其降下一吻。

  最後ルカ慢慢閉上雙眼,在微微的風聲中進入人類稱為「入睡」的狀態,等待身在城市另一端的伴侶歸來。

 

 

00:24

 

  「哈啊──累死了累死了……」

  一回到特別行動課的辦公室,三浦立刻砰地一屁股坐上置在角落的沙發,邊打呵欠邊看著がくぽ收拾東西。

  「你要回去了?」

  「嗯。三浦先生還不回去休息嗎?」

  「我嗎?我睡哪裡都無所謂啦,反正家裡也沒人等我。」他站起身走到一旁的置物櫃旁,舉起被捲成一捲的深藍色睡袋好讓がくぽ能看清楚。

  「那我就先回去了,三浦先生也早點休息吧。

  「啊啊。」

  聽見對方這麼說,がくぽ一點頭後便拿起自己的公事包朝門口的方向邁出步伐,三浦則對著他的背影揮了揮手。

  雖是剛過換日的深夜時分,警視廳內仍是不斷有人在其中來來去去。

  若換作平日,他應該是早已直接搭上了前往地下停車場的電梯,但此刻的がくぽ卻朝著方向完全相反的科技搜查部位置前進。

  當走至科技搜查部所在的走廊前時,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成排環肥燕瘦衣不蔽體的女性機械人們並列牆邊,無神的目光紛紛直視著停下腳步的訪客,猶豫一陣之後,他刻意撇過目光快步經過她們走入辦公室內。

  平日便堆積擺放著各種大型高科技設備的空間,也是如同房外一般站滿了機械人讓人寸步難行。小心避開與她們的身體碰觸朝房間深處前進,最後終於看見了一名正滿臉不悅坐在電腦前的人類男子,旁邊則是一具身體連接上大量線路的女機械人。

  「晚安。」

  對方懶懶的轉過頭,表情就像是在說:為什麼又來了一個,「我現在很忙,可以晚點再來嗎?比如說兩天後。」

  「我不是想打擾你,只是有點事想確認一下……」

  「你現在擠在讓人連打手槍興致都消失的三十七具機械人中間跟我說話,對我而言就是種打擾。

  聽見對方這番話,環視塞滿室內空間的各式女性機械人後,がくぽ只能默默點頭,同時男子也像是被打開了話匣子般的繼續說著。

  「剛才隨便挑了幾台來檢查,幾乎都有被灌入外部資料的痕跡,還都是性愛機械人專用的行為程式資料,所以之後還要和機械人管理局那邊的資料比對,確認當初登記的用途才行。」

  雖然以現今的技術來說,機械人與人類間的外觀差異已經薄弱得幾乎難以察覺,也幾乎擁有相同於人類的身體機能,但在法律面上仍是被嚴格的區分為「日常用」及「性愛用」兩種不同用途;其中性愛用機械人由於情況特殊,更是要經過層層的申請才能通過使用許可,於是非法改造日常用機械人的事情也是時有所聞。

  「不過裡頭也混著看來有點年紀的機型,大概是他們去二手市場或那裡買來改造的吧?也不是不能理解啦,畢竟以成本來看的話總比雇真人的便宜,而且也好使喚……啊,又弄好一台了。」

  說著說著,看見螢幕上跳出了「分析完畢」的通知視窗,男子便站起身拆除連接機械人的一條條線路,並且將其拉到一邊的角落關閉電源。

  把握住時機,がくぽ也朝另一方向走去。

  「請問可以先檢查一下這台機械人嗎?」

  抱起不知被誰隨手放在地板上、全身包裹白色布料的機械少女,他走回了男子身旁。男子則是不置可否地聳聳肩。

  將傳輸用線路插入少女後頸後,沒過多久螢幕便跳出了一行「ERROR」,令兩人不約而同的皺起眉頭。

  「怎麼會這樣?奇怪了……」

  「果然是有損毀的部分嗎?」

  「這我也不清楚,你有試過啟動電源嗎?」男子抬頭望向仍將機械少女抱在懷中的がくぽ。

  「有試過幾次,但都沒有成功啟動。」

  男子低下頭像是在思考些什麼,「這樣的話可能真的有什麼問題吧?某些零件故障或毀損導致無法啟動和讀取資料,大概就這之類的。」

  「那有辦法修理嗎?」

  「就算有辦法修,你覺得我現在有時間這樣陪它耗嗎?」男子冷哼一聲,「而且我們這邊只負責分析,要維修什麼的還是得送去別的地方。

  がくぽ點頭,「的確是這樣,但現在機械整備部門似乎都已經下班了……」

  說完兩人之間便開始瀰漫著一股令人難耐的沉默,以機械的悶重運轉聲為背景音效,數秒之後男子重新開口。

  「不過,如果說是要維修的話,『你那邊』的設備應該還比這邊好吧?」

  「我那邊?……啊。」

  理解到對方指的是什麼後,令がくぽ忍不住稍稍睜大了雙眼,「的確是這樣沒錯,不過可以就這樣把她帶出去嗎?會不會違反規定……」

  「這個簡單啦!拿張表格給你寫一下做個登記就OK了,理由的話就寫『緊急維修』吧。」彷彿覺得自己想到了什麼好主意般,男子的神色也頓時亮了起來,「就當作是幫我個忙吧!要不然幾十台機械人全都擠在這裡,就算她們不用呼吸我也覺得我快窒息而死了!少一個是一個拜託啦,幫個忙?」

  看著對方滿懷期待的眼神、又低頭再看了一次懷中的睡臉,最後がくぽ也只好先將機械少女放下,跟在男子身後前去處理一連串必要的手續。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