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年的結婚紀念日

 

 

  傍晚的廚房中,一名女性機械人正手握湯勺輕輕攪拌著鍋中的料理,溫熱的食物香氣伴著輕輕哼出的「La Vie En Rose」旋律一同飄浮在空氣裡。在女機械人所站位置的不遠處,一隻棕黃色的柴犬正直挺挺的坐在廚房門口,動也不動地盯著她的一舉一動。

  而突然響起的電話鈴聲,讓他們同時抬起了頭。

  將鍋下的爐火調弱後,女性機械人便和門口的柴犬一前一後的走出廚房朝傳出聲響的客廳走去,粉紅色的長髮和純白的絲質裙襬隨著主人的動作柔柔飄動。他們經過的白色餐桌上頭除了早已擺設整齊的兩人份餐具外,中央玻璃花瓶裡的大把粉紅玫瑰也被暖黃色的燈光照得輪廓有些朦朧。

  伸手握住話筒的同時,她先對著一旁猛搖尾巴的柴犬比了個安靜的手勢,等牠乖乖坐下後才舉起。

  「您好這裡是神威家……啊。怎麼了嗎?突然打回來。」

  原本謹慎有禮的口氣,在確認了電話另一端的對象後便頓時多了一絲活潑與嬌羞。

  「嗯,嗯家裡都很好喔……我晚餐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等你回來就可以開動了……嗯?」

  聽著話筒另一端的話語,撥弄電話線的手指頓了一頓,靛青色的圓潤雙眼就像是在思考著該如何回答般轉動。

  最後她選擇的是用溫柔的語氣回應對方。

  「這也是沒辦法的啊。臨時有工作要處理的話……沒關係啦不用介意。」手指從電話線上抽離,她低頭望著套在左手無名指上的銀色戒指,露出淺淺的苦笑。

  「……嗯,我和弁慶會等你回來的,你自己也要小心喔。」

  和對方互相道別、確認對方先結束了通話,她才重新將話筒掛回原位。凝視著自己面前的老式黑電話好一陣子後,她轉頭望向腳邊那隻將頭歪向一邊的柴犬露出笑容。

  「爸爸今天會比較晚回來,所以我們做好晚飯之後就先去散步吧。」

  彷彿是聽懂了女性機械人所說的話,柴犬站起身吠了一聲後便又跟著女主人輕巧的腳步回到了廚房。

 

 

18:05

 

  盯著握在手中的手機,神威がくぽ忍不住用力嘆了一口氣,而從頭到尾都坐在一旁辦公椅上觀看的中年男子則事不關己般的問道。

  「怎樣?」

  「她只跟我說會等我回來,還有自己要小心。

  雖可以說是得到了相當體諒自己的回應,但がくぽ還是抿緊了嘴唇,站起身的男子自然不會漏看這個反應。

  「啊,你現在該不會在不高興吧?」

  「這也是工作的一部份,這點我很清楚。

  「唉呦!被要求強制加班不高興就不高興,幹嘛要掩飾呢──」寬大的手掌一把拍上在日光燈下暈開一層微光的藤紫色頭髮用力揉著,「不過你現在也才結婚第二年而已,相信我,等再來幾次你就會習慣了,ルカ也一樣。」

  面對這種建議,がくぽ沉默不語。

  今天是兩人結婚兩週年的日子,躺在一旁的公事包裡還放著被仔細包裝好的結婚週年禮物,花時間挑選的海藍色寶石項鍊和妻子的眼睛想必十分和襯,假如沒有突如其來的任務,自己現在應該是正在歸途上準備和妻子一同慶祝的……

  但無論如何,這都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耳邊就彷彿是火上加油般,中年男子又繼續說道:「如果你需要的話我認識不少歷經過中年失婚的同事,必要時應該能給你一點建議和啟發。

  這回がくぽ沒有開口回應,只是轉過頭靜靜的瞪著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中年男子,數秒沉默後,男子安分的抽開身體讓青年機械人方便重新整理儀容。

  收起調笑的態度,男子這次的語氣聽來多了許多安撫的味道,「我知道你現在大概在想什麼,但現在還是先以工作為重。往好處想至少早點結束你就能早點回家了。

  「……我知道。」

  看著がくぽ將被撥亂的藤紫色長髮重新綁成一束馬尾後,瞧向掛在牆上的時鐘,男子一邊伸著懶腰邊大喊著:「好-啦!是時候該出門了,我們走吧!可不能讓ルカ自己一個人在家裡等太久啊!」

  「嗯。」

  がくぽ點頭,和對方同時套上掛在牆上掛鈎的西裝外套後,兩人便快速走出了只有他們兩人的辦公室。

  辦公室的入口旁,則掛著一個看來並不顯眼的牌子。

  「特別行動課」

 

 

20:27

 

  來栖醇是名大家口中所謂的「無良律師」。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從上一代那承接下的長期客戶,幾乎不是名聲響噹噹的各個暴力團就是旗下盤根錯節的相關企業,而他則從為他們進行法律諮詢以及訴訟的過程中,獲取到了其他同業所難以賺得的暴利。

  雖然同行總是對他的行為極盡嘲諷,但對來栖而言,只要能有足夠的金錢維持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其他人的眼光根本就不痛不癢。

  抱持著這種價值觀的來栖,此刻正坐在自己最重要客戶的病床前。空間中除了他們倆外沒有其他人在。

  裝潢色調沉穩中見奢華的寢室內,只有一張病床以及圍繞床旁的各種功能為「維持生命」的醫療器材;病床的中央,一名由大大小小各種管線與器材連接的老人正緊閉著雙眼。

  還不是那麼久遠以前的事情,在來栖的少年時代,老人也曾經是名盤據一方、受眾人敬畏的地下社會首領;但此刻躺在來栖面前的,也就只是條風中殘燭般的衰弱生命罷了。

  現在要是少了這些東西,這名老人大概不超過十分鐘就回天乏術了吧?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來栖漠然地想著。

  過了不知多久,氣息微弱到讓人幾乎以為早已死去的老人緩緩睜開雙眼,色澤混濁的眼珠瞪著天花板,注意到的來栖將身子湊上前。

  「您醒來了嗎?身體感覺如何?」

  對方並沒有轉過頭或回應他,只是神色茫然的直視虛空,佈滿裂痕的嘴唇無力蠕動著發出虛弱的氣音。

  他將耳朵盡可能的貼近老人的唇邊,有些意料中的,老人只是重覆問著同一道問題。

  「找到,她了沒……」

  「目前您的屬下已經在動用所有的資源尋找她了,但畢竟經過了這麼多年,光是要確認情報正確與否就要耗費不少時間,目前是有過濾出幾個可能的下落但……」

  語氣平淡的為對方說明到一半,老人原本攤平在床鋪上的手掌突然拽上了來栖的衣領,耳邊只聽得見對方急促的呼吸以及心電儀傳出的尖銳警告聲。

  用不知是從何而來的力氣將來栖的臉硬扯到自己面前,老人原本如同死灰的眼神卻因亢奮而閃爍著令人無法動彈的強烈光芒。

  「快點找到她。」

  「無論她在哪裡,都要給我找到!」

  來栖感覺到自己的指尖開始發冷,他知道這是深植體內的本能正催促著他立刻逃離的訊息。

  啊,這種感覺。當下來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小時候有次他無意間撞見了老人與父親對談的場面,老人那時瞧著他的眼神,令當時的他感受到了一股蔓延至全身的惡寒,不僅僅是當時,甚至直到多年以後他都還清楚記得那種感覺。

  就跟現在一模一樣。

  但在深呼吸一口氣後,眼睛閉上又重新睜開的來栖,微笑扯下老人緊抓自己衣領的枯瘦手掌輕放回床鋪。

  「您的身體都已經這樣了,不該把力氣耗在我身上吧?」坐回床邊的椅子上,來栖感覺到自己此刻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輕盈,「而且,當初也是會長您自己說要『把她帶到您看不見的地方』的……所以這也不能太責怪大家啊。」

  「啊,不過請您不用太擔心,」

  毫無閃避的對上老人的眼神,來栖臉上笑容絲毫沒有崩解。

  「畢竟是會長您的要求,大家還是會努力為您達成的,就請您放心吧。」

 

 

21:55

 

  有墨弘一直都覺得自己非常幸運。

  年輕不學無術時就被慫恿進入幫派,從一開始無足輕重的跟班小弟穩穩爬到了幹部的位置,也得到了上層的信任,就算在離開原本的幫派自立門戶後,他擁有的勢力也是隨著時間逐漸攀升,終於到達了現在旁人無法忽視的地步。

  要達到這一切自然少不了自身的努力經營,但對有墨而言,那根本就不是成功的最重要原因。

  他一直相信,這一切都是因為有「女神」的庇蔭。

  「哈啊……哈啊……」

  止不住粗重的鼻息,有墨如癡如醉的撫摸著手下的身軀。

  柔軟的雪般肌膚,微微開啟的紅嫩唇瓣,彷彿一折即斷的纖細四肢,在燈光下流瀉光澤的髮絲。

  每當想起自己曾無限憧憬的存在就躺在自己面前,毫無抵抗的承受自己的撫觸,那股優越感總是會令他全身顫抖。

  即便再怎麼愛撫與親吻,他的「女神」始終不曾睜開雙眼看他一眼,軟嫩的雙唇也從未開啟對他說過一句話,但對有墨來說,光是能獨自占有「女神」的無上滿足感,就足以支撐著他繼續奮鬥前進。

  只要有「女神」在我身邊,我就永遠也不會輸。

  不管什麼東西我都能得到手。

  就算是全世界也沒問題。

  有墨如此深信著。

  雖當約定的時間即將到來時,有墨才依依不捨的抽開身體,但滿溢黏稠執著的目光仍無法從「女神」的身上移開。

  就算只是一時的分離也令人如此難挨。

  但這一切都是為了要讓自己與「女神」永遠幸福的必經過程,是必須忍耐的痛楚。

  「……請等我回來吧,小姐。」

  雖然依依不捨,但當腳步一踏出「聖域」,有墨的神情便瞬間自癡迷的狂信者轉變為精明算計的商人。

  他並沒有像他口中的「老骨頭」那樣,抱持所謂「盜亦有道」的價值觀:對他而言,擁有一個幫派和擁有一間公司並沒有任何差別,累積資本與勢力對他而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也是因為如此,他才能毫無顧忌的將事業的觸手伸向各種方向。

  槍械、毒品、恐嚇、情色產業,只要是能賺錢的他通通來者不拒。

  走進會客室時來客早已坐在黑色的長沙發上,雙方微笑握手寒喧一陣坐上定位。短暫討論片刻,對方便爽快的將放在腳邊的行李箱放在面前的茶几上,打開後露出一綑綑的全新紙鈔。

  有墨揚起了嘴角,轉頭交代站在身後的部下取出對方要求的東西,又做成一筆大生意的成就與自信填滿了有墨的大腦,也麻痺了他賴以維生的警戒意識。

  這樣距離自己和「女神」幸福的日子又更進一步了。

  果然只要有「女神」,自己就絕對不會失敗。

  不管做什麼都沒問題。

  不管什麼都能到手。

  就在部下將交代的東西帶回來、雙方準備握手成交的時刻,一聲巨響讓所有人都停止了動作。

  下一秒之後,一切都彷彿慢動作播放般在眼前發生。

  數名穿著深色西裝的人衝進了並不狹小的會客室,在槍聲、碰撞聲與數聲高喊著「警察!」「不准動!」的兩方人馬叫囂中,有墨感覺到自己瞬間被一股強大的力道給硬壓在沙發上無法動彈,在對準了視野的焦距後,面前便是一對清澈的碧色眼珠。

  「在這時候打擾真的相當抱歉。」

  男子極為冷靜的語氣與身後混亂的各種響聲產生了極大的不協調感,垂落肩側的紫色長髮則近得快貼上了他的臉頰。

  「但可以請您配合我們的調查嗎?有墨弘先生。」

 

 

=====走火入魔的結晶=====

 

認識我的大家好不認識的也說聲好,俺是yanao---

在去年出了『隔壁的房子』之後,自己其實也一直在跟朋友說「我有好多故事想寫!」「我想寫がくこ小公主!」

--而第一個冒出來的就是這次的新長篇『常綠庭院之中,公主貓安睡』(以下開放吐槽命名品味)

 

我一直很喜歡看跟警察主題相關的電視劇,例如相棒還有米劇犯罪心理之類的

這次的長篇就是把自己的興趣與故事強行合體之後的結果

……雖然開頭是長這樣但大家請相信我我是個只能寫我的家庭真可愛類型故事的人!

除了此處的大前提がくルカ依舊健在之外,這次還會有我一直很想寫的がくこ小公主出場

對外的說法是「包著假警察小說外衣的家庭小說」,不過能不能寫好自己也還是沒把握

也請大家之後多多指教了XD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