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妹妹回合收尾回,為什麼腦中覺得很簡單的東西到要實體化的時候就突然難度激增呢?


----

  「好啦。」

  在琉璃的面前掛掉電話,坐在餐廳沙發椅上的浩二則是一臉輕鬆。「這樣就沒問題了吧。喂,快點吃不然就要冷掉了。」

  「嗯、嗯。」

  拿起兒童用的叉匙戳下面前插著小旗子的兒童漢堡排套餐,小女孩在咬下一口之後怯生生的開口問道:「がく他,沒有生氣吧?」

  「妳管他這麼多,快點把東西吃完我們還要去其他地方。」

  看見正對面的男子抬手吃起了自己的餐點,琉璃也只能默默將飽含肉汁的漢堡排切開一塊一塊放入口中。

  一開始小女孩的想法非常簡單。

  想找個地方宣洩自己再度被父母爽約的難過心情,而腦中也沒花太多時間就決定了訴苦的對象。小心翼翼的開門下樓時,不見其他人影的屋內宣示著就連がくぽ都不在家的現實。

  無心思考對方到底是去了哪裡,她拿起話筒依序按下某人一直叫她要記起來的一連串數字,一陣嘟嘟聲後,聽來懶洋洋卻又熟悉的聲音便飄入了耳內。

  「怎樣?」

  「唔……啊,浩二……」

  沒想到電話這麼快就接通令小女孩瞬間有些不知所措,聲音也不禁結巴了起來。而像是沒感覺到通話對象的不對勁,男子自顧自地繼續說著。

  「是妳喔,這麼說來今天是妳生日對吧?生日快樂啊。」

  沒想到對方還記得這件事情,原本忐忑的心情也得到了些許的安撫。「嗯、對啊,浩二謝謝你。」

  「嗯。那妳爸妳媽他們什麼時候回來?他們有說嗎?」

  「啊……」愣了幾秒,濃厚的失落感又再度浮現。

  「がく說,他們工作很忙,所以不會回來了……」

  吞吞吐吐的說完,電話另一端也陷入了沉默。

  所以我就跟妳說了嘛。都叫妳不要這麼期待了。

  腦中想像著男子接下來可能的回答,握著話筒的手也逐漸變得用力。

  最後,對小女孩而言聽不出其中情緒的聲音再度揚起。

  「我大概十五分鐘後到,妳準備一下。吃午餐了沒?」

  「還、還沒。」

  「好。」

  說到這裡電話便迅速的被切斷,只留下還反應不過來發生了什麼的小女孩捧著話筒睜大了眼睛。而之後不到十五分鐘,動作看似粗魯的男子便打開了門,眉間的皺痕則深得彷彿能夾死一隻蚊子。

  「走吧。」

  「可是我還沒有跟がく說……」

  「他不在家?」走上前逕自握起小女孩手腕的男子轉過頭,看著眼前的臉猶豫地點了幾下。「待會再打給他就好啦。快點走吧我肚子餓了。」

  被硬拉上了停在門口的銀色房車,坐在副駕駛座的琉璃不安的望著手握方向盤的浩二側臉,卻也始終搞不懂對方此刻的表情到底代表些什麼。

  直到車子停下、被帶進一間沒來過的餐廳時,男子也是在點好自己的部分後便自顧自地「妳要吃什麼?漢堡排好像還不錯那就點這個吧,然後點心是布丁對吧」幫她決定了午餐的內容,彷彿徹底忽略了琉璃充滿困惑與不安的表情。

  「怎麼了,不好吃嗎?」

  看著琉璃面前只被挖下一兩口的甜點,浩二挑起了單邊的眉毛。

  「沒、沒有啦!很好吃喔!」

  有些慌張地否認後過了一會,放下湯匙,琉璃小小聲的開口。

  「浩二,我問你喔……」

  「嗯。」

  「把拔跟馬麻,」平日總是閃閃發光的雙眼消沉地垂下。「他們其實,一點都不喜歡我吧?」

  男子拿著咖啡杯的手在空中停了一下。「為什麼這樣想?」

  「因為、因為,」小女孩的腦袋為了盡可能將自己所想的化做言語而努力運作著。「每次他們說會回來結果都是假的,就算我努力當個乖小孩、就算我們約好了今天要回來到最後也都反悔掉……如果把拔馬麻真的喜歡我的話,他們為什麼還會這樣?所以他們其實一點都不喜歡我吧……」

  默默聽完小女孩的想法,喝下一口黑咖啡後,原本一直靠在椅背上的男子將身體微微往前傾。

  「關於妳的問題,我沒有把握可以用妳現在能夠理解的方式說明給妳聽,不過妳還是要認真聽,聽不懂隨時可以問。知道了嗎?」

  小女孩點頭。

  「如果是妳爸的話,不管是他或者是我和妳差不多大的時候,周遭根本就沒有任何大人會去在乎小孩子的心情:說過的話不算話、也懶得去知道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只要我們還有呼吸還會動就覺得OK。我們就是這樣長大的。基本上他現在對待妳的方式,就跟二十多年前我們老爸對待我們的方式是一樣的:付錢,但不肯花時間照顧。」

  琉璃眨了眨眼。「爺爺……也是這樣嗎?」

  「對啊。」男子表情冷淡的點頭。「我不是想幫妳爸說話,但我想他大概也只知道這種養小孩的方式吧。」

  「那、那馬麻呢?」

  男子撇了一下嘴唇。「至於妳媽,只能說她現在也有她自己的大問題要解決,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到最後她也只能選擇妳爸而沒辦法選擇妳。雖然我知道她自己也很掙扎,但結論上我也無法認同她的行為。」

  面對小女孩專注的眼神,浩二繼續說著。

  「如果問我他們愛不愛妳,答案當然是肯定的。但在他們愛妳的同時,他們愛的方式卻又相當懶惰,覺得只要有がくぽ在妳身旁照顧妳、偶而講講電話然後快遞幾個禮物回家這樣就夠了。當然他們有他們自己的理由,但他們在這麼做的同時卻也完全不在乎妳的感受,這就是妳為什麼會覺得他們不愛妳的原因。」

  「他們今天會這樣,當然也會繼續這樣下去,不管妳再怎麼難過結果都還是一樣。我不是叫妳從此以後就不要對他們有任何期望,但妳也必須要知道,繼續對他們抱持著期待、希望他們會去在乎妳的心情,那只會讓妳自己難過而已。」

  拿起玻璃杯喝下一口水,他直視著女孩的雙眼。

  「到最後妳只要記住,」

  寬大的手掌拍了幾下小女孩的頭,伴隨著聽來淡薄的聲音。

  「在這世界上,還有許多人愛著妳這樣就夠了。」

  在琉璃還來不及再開口,浩二又迅速地抽回手催促她快點將盤裡的布丁吃光,同時一個仰頭將自己剩下的黑咖啡全部喝完後便不再說話了。

  結帳完走出餐廳,牽著琉璃手的浩二立刻快步走向餐廳斜前方的一間大型玩具店。重複了好幾回拿起某樣東西轉頭問「妳覺得怎麼樣」接著放下的過程後,最後男子則是抓起一個幾乎和小女孩一樣高的桃粉色兔子布偶走向櫃台。

  「我們去買蛋糕吧。」

  站在玩具店的門口,說出乍聽像在詢問意見、實際上卻更像是在說明自己行為的問句後,兩人又一前一後的走進了另一間擺設白白淨淨的蛋糕店內。抱著看來突兀的大布偶站在擺滿了各種蛋糕的櫃子前,浩二又轉頭望向一臉迷惑的小女孩。

  「妳喜歡哪一種?」

  「嗯,啊……」
  盯著櫃裡五顏六色的甜點,琉璃的頭也忍不住歪向一邊。

  看到對方像是不知所措的表現,浩二便快速接了下去。「妳平常都吃草莓蛋糕對吧?那就買草莓蛋糕囉。」

  不等琉璃回應,男子馬上便叫來了店員從櫃裡拿出一顆上頭擺滿了草莓的鮮奶油蛋糕,對方則動作熟練地將蛋糕裝入印著可愛花樣的紙盒中。

  「小心拿喔。」

  面無表情的將裝著蛋糕白色紙袋拿到琉璃眼前,她猶豫了一下子後便伸出手小心的接過,跟在男子身後離開充滿糕餅甜香的小小空間。

  「還有什麼想要的嗎?」

  「咦?」

  在這麼問的同時,前方浩二的腳步聲仍然不斷的在耳邊響起,被夾在腰間的兔子玩偶也在半空中一搖一擺。「除了這些以外妳還有想要什麼嗎?」

  琉璃慌張的搖搖頭。「沒、沒有了!」

  「那我們就回家囉。」

  「嗯。」

  成人與女童一前一後的走向方才車子停下的位置,在讓琉璃坐上副駕駛座後,浩二則將手中的玩偶丟向後座然後發動車子。只聽得見引擎運轉聲的安靜車內,坐在沉默轉動方向盤的男子身旁,琉璃低頭思考一陣之後轉過了頭。

  「浩二。」

  「嗯?」

  小女孩用力吸了一口氣。「謝謝你。」

  「唔。」從男子的喉間冒出了聲意義不明的回應,同時銀色房車一個拐彎,從滿是大樓與店家的大街開進了氣氛寧靜的住宅區內。

  俐落地將車停在芹澤家門口的空位上,當兩人走下車時,午後時分的秋日天空一片晴朗,周遭的空氣裡則是飄著一絲涼意。

  「我們回來了。」

  有些粗魯的抓著兔子玩偶,浩二一邊喊一邊打開了門,而同時一股各種食物融合形成的溫暖香氣也隨之飄入鼻內。

  「啊,你們回來啦!」

  聽見聲音,洋裝上頭套著白圍裙的女性機械人將頭探出廚房,另一隻手上還握著菜刀。「我們現在還在準備,請再等等喔!Master,在這之前就先麻煩您了。」

  「沒問題。」點點頭,坐在沙發上的杉下也放下手中的精裝書,起身走至餐桌前舉起桌上的紅茶杯盤,對著站在玄關的兩人露出微笑。

  「在晚餐做好之前,我們就先來喝杯茶吧。」

  遲疑地坐上被中年紳士拉開的餐桌椅,接著紳士優雅熟練的拿起一旁的小壺倒入牛奶,再抬起茶壺將其中的溫熱液體倒入繪上素雅花紋的茶杯中。

  「要糖嗎?」

  琉璃點點頭。拿起與茶壺成套的糖罐舀出兩茶匙的白糖倒進杯裡、茶匙攪拌幾圈後,紳士的手將冒出朦朧白煙的茶杯輕推至小女孩的面前。

  「請用。」

  「謝謝杉下叔叔!」

  小心翼翼的捧起對自己而言有些大的茶杯靠近唇邊,喝下一口之後,小女孩的臉頰上立刻笑出了一對可愛的酒窩。「好好喝喔!」

  得到正面的回應,紳士面上的笑意也加深了些。「能夠讓今天的壽星滿意那就太好了。芹澤君呢?」

  「啊,我先去放一下東西。」

  拎起將小女孩手裡拿著的紙袋在紳士面前搖了兩下,但不知為何在看到紙袋時,紳士眼鏡下的雙眼卻立刻睜了開來。

  「怎麼了嗎?」

  「嗯,沒什麼。」

  也沒多問,點點頭浩二便拎著紙袋走進了廚房。分別穿著黑白二色圍裙的がくぽ及ルカ正低頭站在瓦斯爐及流理臺前,濃厚而溫暖的食物香氣、液體煮沸時的微小氣泡聲以及菜刀敲上砧板的響聲交錯飄浮在空氣中。

  「看起來好像很豐盛的樣子嘛。」

  注意力正放在爐上食物的がくぽ則是連頭也沒回。「因為是琉璃的生日啊。說到這裡,你這樣子什麼都不說就把琉璃帶出去會讓我很困擾的!」

  「我是她叔叔,帶她去哪裡是我的自由吧?」

  「可是你至少也應該先通知我一下。」

  「那你有跟我說老哥他們不回來了嗎?」

  「的確是沒有……」

  「那我們就扯平了。」

  「等等,不應該這樣算吧!」がくぽ立刻轉過頭,但當一看見浩二手中的紙袋時,還沒說完的抱怨也頓時停了下來。「……你手上那個是?」

  「蛋糕啊。沒有這個就不像在過生日不是嗎?」一邊懶懶地開口回答,浩二同時伸手拉開了冰箱的冷藏櫃門,而一打開,眼前就是和手上紙袋一模一樣的玫瑰圖樣。

  看看自己手中的紙袋再看看冰箱,男子緩慢轉頭望向一旁的青年型機械人,對方則放棄般的用力嘆了一口氣。

  「你買什麼口味?」

  「草莓蛋糕……」

  「這樣不就撞到口味了嗎!」

  「我怎麼知道你也會買一樣的口味回來!」

  「現在要怎麼辦啊?」在冷藏櫃裡挪出空間塞入自己買的蛋糕,浩二一臉不耐煩的說著。「算起來這裡能吃蛋糕的人類也才三個人,買兩個一樣的蛋糕怎麼可能吃得完啊!」

  「所以這是我的問題嗎?」

  正當浩二還想繼續說下去時,響亮的門鈴聲以及來自門外的洪亮呼喊立刻分散了兩人的注意力。

  「杉下先生在嗎?我是來送蛋糕的!」

  「好的。」接著則是門被打開的聲音。

  短暫的停頓後,浩二與がくぽ幾乎是同時的快步走出廚房,兩對眼睛直直望著走回屋內的紳士手上拿著的、表面印著莫名熟悉花樣的蛋糕盒。

  浩二不禁抬起手掌用力拍上雙眼。

 

 

  「看起來真是超蠢的。」

  浩二不禁下了如此結論。

  「如果說口味都不一樣那還無所謂,問題是為什麼買的都是草莓蛋糕呢?而且居然都還是同一家,這到底是怎麼了?」

  聽著男子的抱怨,中年紳士不禁露出苦笑。「以附近的店家來說的話,這家店的草莓蛋糕在網路上評價很好,所以我就訂了一個。不過沒想到你們也已經買了。」

  「我是因為記得這家店的蛋糕琉璃很喜歡……果然我應該要先講我已經買好蛋糕了嗎?」

  雙手環抱胸前,がくぽ此刻的表情也是顯得相當困擾。

  「那待會要拿哪一顆出去呢?既然都一樣的話。」

  「哪裡一樣?」浩二快速的吐槽。「你的是你買的、我的是我買的、大叔的是大叔買的,你跟我說哪裡一樣了?」

  「可是外型真的都一樣啊……還是都拿出去讓琉璃自己選?」

  問到關鍵的問題,三名男子不約而同望向桌子上不管是形狀或大小全都相同的三個草莓蛋糕沉默不語。到了最後,不知是放棄思考還是下定決心,三人便各自拿起了面前的蛋糕走出廚房。

  「好啦!別管那麼多了,我們來吃蛋糕吧,吃蛋糕!」

  聽見浩二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和ルカ一起坐在客廳沙發上等待的琉璃立刻轉過了頭,只見走回客廳的三人,在自己的注視下將三個一模一樣的草莓蛋糕先後放在茶几上。

  看著眼前的景象,正抱著浩二買給自己的兔子玩偶的小女孩忍不住睜大雙眼。「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一樣的蛋糕?」

  浩二一副理所當然般地回答。「因為我們事前沒有套好招,所以大家一不小心就都買了一樣的蛋糕了。」

  「大家?」

  圓亮的雙眼視線不停的在三人之間移動,相較於浩二的無所謂,兩旁的がくぽ及杉下臉上的表情則都顯得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所以說這三個蛋糕是浩二、がく還有杉下叔叔買的嗎?為什麼要買這麼多呢?」

  中年紳士眼鏡下的眼睛微微瞇起。「今天不是琉璃的生日嗎?」

  「嗯,是啊。」

  「就是因為我們都很喜歡琉璃,所以才會想要為琉璃慶祝喔。──雖然一不小心我們都買了一模一樣的蛋糕。」

  認真聽著中年紳士的話,小女孩又低頭盯向面前三個一模一樣的蛋糕,同時坐在身旁的ルカ也露出了微笑。

  「因為今天是琉璃妹妹的生日,所以我們都很希望能讓妳開心啊。」

  雙眼一眨一眨的看著眼前的蛋糕以及在身旁微笑著的人們,小女孩在一陣沉默之後,抬頭露出燦爛的笑容。

  「謝謝大家!」

 

 

  「接下來幾天的點心大概都會是蛋糕吧……」

  苦笑著將吃剩的蛋糕勉強收進冷藏櫃裡,がくぽ轉頭看著正站在洗碗槽前沖洗碗盤的ルカ。

  結果就像是要公平感謝三名男士的心意般,每個草莓蛋糕琉璃都切開來吃了一些,而且從頭到尾臉上都是掛著無比燦爛的笑容;不過就算三個人類再怎麼努力,三塊六吋蛋糕都還是剩下了各約半塊左右,最後就連杉下都得先帶著其中一部分回去放在自家的冰箱裡。

  而此刻的浩二則是擔負起了今天哄琉璃睡覺的工作:雖然在被交付任務時嘴上還不甘不願的念了幾句,但在牽著琉璃的手上樓的時候,男子的表情卻也看來相當的柔和。

  「今天真的麻煩ルカ小姐和杉下先生了,甚至還讓杉下先生破費。」

  「關於這點,今天Master其實自己也很開心喔,所以神威先生不用覺得不好意思的。」將洗好的碗盤放回架上,女性型機械人優雅一笑。

  「可是神威先生應該要早點說他們沒辦法回來的,這樣子我們也就可以早點準備了。」

  「這個,因為我不想麻煩到大家所以……」

  承受著ルカ略顯不贊同的目光,がくぽ只能低下臉盡量不去看,但隨後他又像是想起了什麼般繼續說著:「對了,雖然這麼說有些不好意思,不過我可以和ルカ小姐要一份妳今天晚上的影像檔案嗎?啊我並不是要做什麼……」

  看到ルカ露出疑惑的表情,他急急忙忙的解釋:「主要是因為我有蠻多時間沒有待在琉璃身旁的,我是想把今天晚上的影像檔案留到之後給Master他們看所以……」

  「是像家庭影片的那種感覺嗎?」

  「啊,嗯,是的就是像那樣。」がくぽ用力點頭。「去年的話我是也有把檔案留下來,今年就想說繼續下去……如果ルカ小姐不方便的話也沒關係的,這畢竟算是私密檔案。」

  但ルカ倒是相當乾脆地就回答了。「沒關係啊,我把一些無關的片段刪除之後就傳給神威先生吧。不過,」

  「不過?」

  收起了笑容,此刻ルカ的眼神也從平日溫和的海藍轉變成給人嚴肅感覺的靛青色澤。

  「或許以我的立場並不適合這麼說,但我覺得,如果自己不珍惜那些應當珍惜的事物的話,旁人也沒有責任需要去要幫他們珍惜。」

  聽著自柔軟雙唇間吐出的嚴厲發言,がくぽ的嘴巴在開闔了幾回後也只能無力的回應「是這麼說沒錯……」然後默默低下頭。

  發覺到自己的發言給對方帶來了壓力,她慌張地甩著還帶些水珠的白皙十指。「那、那個我可能說得太過分了。我這些話並不是想要針對神威先生,而且如果要說的話我也還沒有到可以評斷別人家庭狀況的程度,講出這些話來真的很抱歉……」

  「沒關係的,因為ルカ小姐並沒有說錯。」

  面對表情慌張的ルカ,がくぽ露出體諒的笑容安撫。

  「我懂ルカ小姐想表達的是什麼,我也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並不一定有意義,不過要說的話嘛……我大概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來保護這個家吧。」

  說著說著,臉上的笑在坦然中卻又帶著些無奈。

  「單純從關係上來說,他們畢竟是我的主人,所以我還是想為他們做些什麼;但另一方面,如果他們以後想的話,這些東西也就可以讓他們知道琉璃是怎麼成長的。不管他們怎麼想,至少現在就由我來為他們收集這些東西,而且這樣或許琉璃也就不會覺得那麼寂寞了……啊,聽起來蠻笨的對吧,之前浩二也這麼罵過我,不過我還是……」

  「不會的。」

  「咦?」

  女性機械人垂在身側的手指,在不知不覺間抓緊了洋裝的裙擺。「神威先生一點都不傻。神威先生只是想要保護那些重要的東西而已,這種行為一點也不傻,也沒有任何人有資格批評神威先生!」

  激烈的語尾戛然而止,一時之間廚房內只聽得見兩具機械人的低沉運轉聲,兩雙眼睛則動也不動地凝視著彼此。

  漫長沉默的結尾,がくぽ低頭微笑。

  「……謝謝妳,ルカ小姐。」

  「……不會。」輕輕搖搖頭,頰邊的粉紅髮絲沙沙作響。

  「剩下來的我來做就可以了,ルカ小姐也早點回去休息吧。」

  「那就麻煩你了。」

  點點頭,女性機械人便隨著對方走出了廚房,在門口輕聲互相告別之後,眼前的大門便又再度關了起來。

  回頭望著屋內的燈火,女性機械人緩緩抬起手覆上胸口,試圖壓下電子心臟從剛才開始便彷彿不受控制般的劇烈跳動。輕嘆一口氣,裙襬下纖細的雙腿邁出步伐。

步伐。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