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這篇沒有帥氣的機器戰警康納君和安德森副隊長

只有一直在抱怨的仿生人菜鳥

還有深深覺得「我搭檔好麻煩」的53歲歐吉桑


 

OK?

 


 

  當看見倒臥在陰暗巷弄中的漢克時,康納的腦內瞬間響起一陣急促的警告雜音。

 

  一切都要回溯至康納約八分鐘前做的一項決策。

  當漢克開著他那輛堪稱古董的汽油引擎車上街巡邏時,坐在副駕駛座的康納,也一面聽著車內音響播放的黑死病騎士專輯,同時開啟模控生命自豪的即時掃描系統,分析窗外不斷流洩而過的街景。

  車子駛在行人三三兩兩的街道上,當康納注視著一名走在對向人行道、低頭與他們錯身而過的男子時,全天候與警政系統連線的大腦,瞬間跳出一串訊息。

  同時機體的決策系統也告訴了他,何為此刻最恰當的行動。

  「漢克,剛才經過我們面前的,是因持有毒品、竊盜、搶劫等罪名,正遭到通緝的羅伊斯‧派頓。」

  「什麼?」

  原本專注開車的漢克,轉頭對康納露出一個訝異的眼神後,隨即轉動手中的方向盤,將整輛車停靠在附近路邊熄火。

  漢克鬆開了安全帶,迅速掏出收在大衣內的佩槍、檢查彈匣內的子彈,康納也依樣拿出仿生警員專用的電擊槍,確認功能沒有異常後,將其放回西裝外套下的槍袋。

  「聽我的指令,不准輕舉妄動,知道了嗎?」

  「知道了。」

  回應對方的同時,康納跟隨漢克一同走下車,腦內也正飛快計算著,屆時要如何搶先一步行動、才能達到保護對方的最重要目的。

  但接下來一切的發展,都大大脫離了康納的估算。

  雖然兩人和嫌犯間,始終隔著五公尺以上的安全距離,但不斷張望四周的男子終究還是察覺到,尾隨在自己身後的兩道陌生人影,隨即抽出插在運動夾克口袋裡的雙手,開始向前狂奔。

  「底特律警察!不准動!……嘖,我們分成兩邊來追!」

  眼看前方的身影一個拐彎後消失在巷弄內,漢克在發下指令的同時也跨開步伐向前衝去。

  「了解。」

  輕輕一點頭,他立刻加快腳步、依循腦內的導航指引,奔跑在細密如城市微血管的曲折小巷內。

  根據追蹤系統的模擬預測,自己理應能立即追上嫌犯,搶在漢克之前迅速達成這項逮捕任務。但實際上康納卻明顯錯估了底特律巷弄的混亂程度,以及自己搭檔長年職業生涯累積出的優秀方向感。

  當他正試圖跨越堆積在窄巷內的大量雜物和紙箱時,前方不遠處傳來的一道槍響,令電子大腦內響起一陣尖銳警示聲。

  康納加快腳步朝槍聲響起的方向奔去,但當他終於抵達系統所指示的位置時,只看見站在自己數公尺外、雙手緊握一把0.35口徑手槍的派頓,以及一具倒臥在陰暗巷弄內的中年男子身軀,反光的黑色槍口溢出一絲淡薄白煙。

  在體內壓力指數迅速升高的同時,康納的機體仍立刻做出了反應。

  右手一氣呵成掏出外套下的電擊槍,解除使用鎖定,連續數次扣下板機。

  以飛快速度射出的三枚電擊彈,準確命中嫌犯的側頸、手臂及大腿,發出的強烈電力,讓身體足足比康納壯上一圈的男子,甚至來不及掙扎就癱軟在地不停抽搐。

  整場追捕劇就在一瞬間畫下了休止符。

  按照機體預設的行動規範,此刻康納最優先的行動應該是上前制伏犯人,但佇立在原地的仿生人警探,數秒後才大夢初醒般的抬起雙足,跑向自己倒地的搭檔,同時開啟機體內的通訊系統。

  『這裡是23小組,在靠近17街的巷弄內,有一名人類警員在追捕嫌犯途中中彈倒地,請正在附近的小組儘速前來支援。』

  『什麼……!這裡是47小組,我們立刻前往支援!在這之前塑膠殼你現在先確認情況嚴不嚴重,知道了嗎!』

  聽著線路另一端有些熟悉的急促人聲,抵達中年男子身旁的康納屈膝跪下,緩緩張開雙唇輕聲呼喚對方的名字。

  「漢克……?」

  但面前的男子,卻沒有像平常一樣睜開色澤如晴空般的藍色雙眼,用慵懶的語調回應自己。

  無視體內壓力指數不斷上升的警告,康納伸手小心挪動漢克的身體,讓對方仰躺在地上。但他除了在印花襯衫的胸口位置上,發現一個邊緣沾染火藥痕跡的破洞外,卻看不見一點血跡。

  他立即開啟掃描功能,試圖找出男子身上任何可能的傷口,但在他來回尋搜了一遍後,結果卻明確顯示,除了分析到漢克的胸口和肋骨部位,出現了因遭受強烈撞擊產生的瘀傷外,身體並未出現任何出血性創傷。

  正當康納準備進行第二次掃描時,漢克突然用力皺緊的眉間,以及自唇間發出的低沉呻吟,讓訪生人警探的雙眼瞬間睜大。

  「漢克!」

  一臉痛苦的中年警探並沒有回應康納的呼喚,只是伸出微微顫抖的粗糙手掌,撫上自己的左胸口,口鼻間發出淺而急促的呼吸聲。

  「媽的……痛死了……」

  青年型仿生人呆愣在原地的同時,仍保持通訊的腦內線路,也正不斷傳來陣陣大喊聲。

  『這裡是17小隊!我們已經到通報地點附近了,塑膠殼你們到底在哪裡!喂!喂!……』


 

  「哎呀---還真是嚇死人了。」

  底特律的多雲天空下,正手捧小型平板回報狀況的班,對著倚坐在警車引擎蓋上、仍不時撫摸自己胸口的漢克如此感嘆。

  「我們聽到你中彈時,還以為你這次大概真的要連升兩級了,沒想到你居然還是一副活蹦亂跳的樣子。」

  看來漢克‧安德森的不死傳奇紀錄又要再添一筆囉。滿頭白髮的警探邊說邊搖了搖頭,對此漢克則是回以一陣乾澀的笑聲。

  「我自己也以為我這次肯定要掛了呢,哈哈哈……」

  「沒想到你又走了狗屎運呢,老頭子。」

  才剛和康納一起將昏迷嫌犯拖上警車的蓋文,對著漢克用力嘖了一聲,「胸口挨了一槍居然還沒事,你該不會跟你旁邊那東西一樣變成仿生人了吧?」

  「怎麼可能,只是我這次真的運氣太好了。」

  男子嘿嘿笑了一聲,伸出自己握成拳狀的右手接著張開,「我這回沒把命給丟了,可都是虧了這小玩意。」

  聽到漢克這麼一說,眾人連忙湊上前望向他攤開的手掌心,卻只看見上頭躺著一枚嚴重變形的銀色金屬圓片,以及一顆尖端已完全被撞平的暗金色彈頭。

  「等等,這不是硬幣嗎?」將雙眼瞇細的蓋文率先開口。

  漢克點了點頭,「唉呀--我剛才突然覺得胸口這邊好像哪裡怪怪的,沒想到居然在襯衫口袋裡摸到了這硬幣還有彈頭,看來就是它救了我一命。」

  中年警探掌心中的那枚25美分硬幣,原本印在正面、表情一臉嚴肅的國父側臉,現在卻扭曲得幾乎看不見原樣,讓人可以想像它在瞬間擋下了多少的衝擊。

  「媽的!這太扯了吧!硬幣怎麼可能擋得住子彈啊!」

  相較於蓋文不可置信的大叫,班只是眨了眨眼接著不斷搖頭,「雖然我早就知道你的運氣一直好得很邪門,不過好到這種地步實在是⋯⋯」

  瞧著同事們的訝異神情,讓漢克也笑得更加得意,「大概老天爺也不想那麼快就看到我吧,所以才會讓我只受到這麼一點傷,哈哈哈……」

  「我無法理解這種事有什麼好笑的。」

  正當漢克發出略帶自嘲的笑聲時,一句冷硬插入的發言,讓原本輕鬆的現場氣氛瞬間陷入沉默,眾人不約而同將目光轉向一旁的仿生人警探。

  只見康納面無表情走上前,迅速搶走平躺在漢克掌心上的彈頭,拿出預先準備好的透明證物袋,將它投入袋中。

  「如果不是副隊長超乎預期的運氣,否則在那種距離下遭到槍擊,根本不可能平安無事,比起慶幸自己一時好運,副隊長更該好好反省自己的輕率行為。」

  對此男子則是露出一臉「怎麼又來了」的表情,搔搔雜亂的灰髮,望向直視自己的仿生人搭檔,「總而言之我也沒出啥大事,這樣不就好了嗎?以後小心點不就得了,反正警察出外值勤受點傷本來就很正常……」

  「這並非只是單純的受傷,而是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導致生命危險的意外。」

  迅速打斷對方的辯解,青年型仿生人額側的LED燈,也如眨眼般閃過一陣黃光。

  「如果副隊長一直心存僥倖,總有一天會引發難以挽回的事故,身為副隊長的搭檔,我必須提醒你以更嚴肅的態度面對這件事。」

  「我說啊,你有必要這樣恐嚇我嗎?」

  「這並非恐嚇,而是基於分析和統計所得出的結論。」

  擁有超過二十年以上資歷的中年警探,重重嘆了一口氣,「我知道你們仿生人最會的就是這種分析啦、統計之類的事情,但這種東西到了現場也只是僅供參考而已,最重要的還是經驗和直覺,你懂嗎『小朋友』?」

  得到漢克這樣的回應,讓康納眉間的皺痕又加深了幾分。

  「所以意思是,副隊長寧可去依賴那些缺乏根據的直覺判斷,就算自己置身危險也無所謂嗎?」

  「你在說什麼啊……」

  「哎哎哎,你們兩個都先冷靜一下。」

  感覺到現場氣氛開始轉變,資深的白髮刑警趕緊出聲,抬起渾圓的手指,指向準備回嘴的漢克:「再讓你們兩個吵下去,是要吵到什麼時候?雖然你看起來還是活蹦亂跳的,不過最好還是先去醫院檢查一下,我們就負責把犯人帶回警局……」

  「不,請讓我來負責運送嫌犯的工作。」

  撇過頭不再看著一臉不悅的漢克,青年型仿生人搶先說道:「接下來就由我將嫌犯送回警局,我可以順便完成案件的相關報告。至於柯林斯警探和里德警探,就麻煩你們將副隊長送到醫院診療,我也會告知福勒隊長,副隊長之後就請直接回家休息,剩餘的事情全部交給我來處理就可以了。」

  「喂、你等等……」

  不等其他人的回應,額側閃著點點黃光的仿生人警探,便頭也不回朝警車所在的方向大步走去。


 

  回到警局後,康納首先將犯人交付給正在執勤的其他員警,隨即走入立於警局正中央的玻璃牆面辦公室,報告值勤事故的大致情形。直到最後聽見「漢克只受到輕傷」的結論時,傑弗瑞緊繃的表情才明顯放鬆不少。

  「真是的……這傢伙就是喜歡把旁邊的人嚇到只剩半條命。」傑弗瑞用力揉著自己的太陽穴,「所以班他們已經把他送去醫院了?」

  「是的。」

  「好,那我希望能在傍晚前,看到你對於這起事件的詳細報告,可以吧?」

  「我知道了。」

  轉身離開傑弗瑞的辦公室後,仿生人警探接著前往位於警局深處的彈藥庫房,繳回今日出勤前領取的仿生人用電擊槍。櫃台後的人類警員熟練拆開彈匣,在康納面前確認槍械的使用狀況。

  「一共發射了三發電擊彈,是發射在不同的人身上嗎?」

  「不,全都是單一對象。」

  始終低著頭的警員這時抬頭看了他一眼,接著用手指著放置在桌面上的子彈。

  「你應該知道按照規定,在同一目標身上只能發射兩發電擊彈吧?要是超過這個數量,子彈的電流很可能對人類心臟造成負擔,甚至會有致死的風險。」

  「……當時由於情況十分緊急,我必須以保護同仁為最優先。」

  「萬一犯人有個什麼三長兩短,外頭肯定又會講一堆有的沒的,這種事情很麻煩的你知道嗎?」

  「非常抱歉。」

  說完對方只是甩手示意他快點離開,康納也轉身走出庫房,回到自己的座位,將褪去膚色的蒼白十指,平放在辦公桌面的雷射鍵盤投影上方,開始撰寫今日的案件報告。


 

  時間:○月○日 上午11:39

  地點:底特律市內17街鄰近巷弄內

  值勤警員:漢克‧安德森副隊長、「康納」型仿生人警探

  事件概要:進行巡邏執勤任務時,發現正遭到通緝的羅伊斯‧派頓,在跟蹤過程中不慎被發現,隨即展開追捕。安德森副隊長在過程中遭到嫌犯持槍射擊,傷勢輕微。「康納」型仿生人警探隨即使用電擊槍制伏嫌


 

  暫停進行中的文書作業,端坐在辦公桌前的康納,凝視著電腦螢幕上的連串字句。經過超過一分鐘的停滯後,他開啟機體內建的模擬重建系統,依著留存下的細節記憶,在腦中重新搭建起空間狹窄的暗巷架構。

  【第1次模擬,開始】

  無數線條交錯組成的立體空間模型中,那代表著中年警探的人物模組,歷經短暫而急促的追逐後,終於抵達了嫌犯所在的位置。但先一步擺好架式的對方,卻早已舉起持有的手槍,對準暗巷空間的唯一入口,等待難纏的追兵現身。

  下一秒,嫌犯的食指按下板機,筆直的彈道軌跡瞬間貫穿模型的胸膛,整具身軀也隨之倒地,模擬系統角落則彈出一行「死亡機率99.42%」的提示。

  停滯片刻後,康納清除先前設定的各項數值,重新配置空間中的人事物位置,再次展開模擬。

  第2次模擬,死亡機率95.16%。

  無視情緒系統中的壓力群組數值逐漸升高,坐在辦公椅上一動也不動的康納,仍獨自進行著一連串重整、模擬、接著再度重整的循環。

  

  第15次模擬,死亡機率95.75%。⋯⋯

  第16次模擬,死亡機率94.63%。⋯⋯

  第17次模擬,死亡機率98.14%。⋯⋯

 

  電子大腦重建的虛擬景色中,那具象徵漢克的模型,不斷重複著在暗巷內接近嫌犯、中槍而後倒地的死亡輪迴。而遠方代表自己的另一具人物模型,也總是慢了那麼幾秒,才能抵達心跳已經停止的漢克身邊。

 

  第43次模擬,死亡機率97.89%。⋯⋯

  第44次模擬,死亡機率96.91%。⋯⋯

 

  「———喂,喂!你在發什麼呆啊塑膠殼!」

  當意識突然被喚回現實世界的瞬間,康納一抬頭才發現一臉狐疑的蓋文,正伸出手不停在自己的眼前敲著響指,警局玻璃窗外的天色則早已是一片漆黑。

  「里德警探。」

  「你那一臉痴呆樣是怎麼回事?叫了你好幾次都沒有反應。」

  將視線從蓋文皺起的眉間,轉回螢幕上才進行到一半的工作報告,康納的嘴唇緩慢開闔了幾回後,發聲組件才終於能吐出完整清晰的字句。

  「……我在撰寫這次事件的報告途中,認為有必要分析整起事件的詳情,於是進行了安德森副隊長遭到襲擊時的模擬重現。」

  直接坐在辦公桌上的警探點頭,「嗯哼,然後呢?」

  沉默數秒後,康納再度開口。

  「到目前為止我一共進行了50次的模擬,平均下來副隊長的死亡機率達到96.67%,代表副隊長在當時只要稍有不慎,就極可能遭受難以挽回的傷害。」

  但雙手抱胸的蓋文聽完這段分析,只是蠻不在乎的聳聳肩,「但事實上他也沒掛不是嗎?實在有夠誇張耶!居然是用硬幣擋住子彈,媽的又不是在演動作片⋯⋯」

  「可是!」

  康納突然加大的聲量,打斷了蓋文才說到一半的感嘆。

  「副隊長總是這樣毫不在乎自己的安危,如果未來真的發生比這次更嚴重的意外,到那時候就太遲了。難道里德警探也一點都不會擔心這件事嗎?」

  在警局裡被公認和漢克最合不來的年輕警探,被突然這麼一問,表情也變得很不耐煩。

  「你跟我說這個是有屁用喔?連傑弗瑞都管不動他了,你以為這裡有誰能勸得了那臭老頭?」

  對方彷彿事不關己的回應,讓青年型仿生人的表情變得更加僵硬。

  「……我知道直到目前,因為我的現場經驗還不夠充足,導致副隊長經常選擇忽略我的建議。」

  蓋文露出充滿惡意的笑容,「那只是因為你太囉嗦了吧?」

  「但是我身為仿生人,應該是我要為副隊長承擔風險,最後卻總是變成是副隊長搶在我之前行動,根本就不應該是這樣子的。」

  不知不覺間,康納的說話速度開始逐漸加快。

  「啊--那些老鳥都這樣的啦,老是喜歡自己搶在最前頭、叫比自己菜的人躲後面點,習慣就好……」

  「就算是經驗豐富的警探,也不應該總是讓自己置身在危險中。」

  迅速打斷蓋文的話,青年型仿生人一臉嚴肅,開始不斷吐出大量的怨言。

  「但就算我不斷試圖用分析數據說服他,副隊長卻總是用經驗不足這點否決我的建議;即使最後結果真如我事前的預測,最終副隊長不但還是依然故我,甚至還會反過來嘲弄我大驚小怪。里德警探不覺得這樣實在很過分嗎?」

  「我覺得你這種話應該要當面跟老頭子講……」

  雖然蓋文開始察覺狀況不太對勁,但終於找到機會宣洩不滿的青年仿生人,仍然絲毫沒有停下的打算。

  「而且副隊長另一大問題,就是一點都不在乎自己的身體健康:不斷攝取大量的酒精、吸菸還有高熱量食物、以及不規律的生活作息,我一直提醒他這樣會增加罹患各種疾病的風險,可是副隊長也是完全置之不理,還會抱怨我管太多。」

  「喂,塑膠殼,」

  「上次我建議副隊長應該盡量減少攝取垃圾食物時,他還嘲笑我『你是我老媽嗎?』」

  「你給我等一下,」

  「明明上次體檢時,副隊長的血糖還有三酸甘油脂等數值都快達到危險值了,為什麼他還是這麼不注意自己的健康……」

  「啊--你給我閉嘴啦!」

  聽夠了仿生人連番抱怨的青年警探,終於忍不住大聲反嗆回去。

  「我說啊!如果你真的很不爽的話,就不要把氣出在我身上,直接去跟老頭子抱怨啊!如果他怎樣都不肯聽你的,那就乾脆直接往他臉上揍一拳、叫那臭老頭別亂來不就好了嗎?」

  被蓋文這麼一吼,原本康納臉上的焦躁,瞬間被一種不知所措的神情所取代,太陽穴上的LED燈也開始閃爍著點點黃光。

  「里德警探的意思是……攻擊副隊長嗎?」

  像是在反芻著方才聽到的話語,康納的說話速度明顯放慢了不少,「但這樣的行為,是被允許的嗎?」

  「這種事情在警局裡根本不算什麼啦。」蓋文一臉理所當然的甩著手,「反正男人之間怎麼講都講不通的時候,還不如直接動拳頭比較快……」

  「聽起來很像以前漢克對你做過的事嘛。」

  套著淺色風衣、手提一只皮製黑色公事包的傑弗瑞,停在康納一塵不染的辦公桌前,語氣不冷不熱的說著,平淡的表情和一旁開始有些焦躁的蓋文形成強烈對比。

  「你以前也是常常擅自行動、怎麼勸也勸不聽,最後還是漢克把你狠狠揍了一頓之後,你才有稍微安分一點。」

  「什麼鬼啦!」

  「我也記得那件事,那時候你們兩個可是快把整個警局都翻過來了呢。」

  無視蓋文的大喊,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一旁的班也跟著幫腔:「那次你整個人被揍得跟豬頭似的,簡直比拘留室裡那些犯人還慘。不過也是多虧了漢克,你之後還真的有變得比較聽得懂人話了。」

  看似已經準備要下班回家的警局隊長點點頭,「雖然漢克的行為明顯違反紀律,事後也遭到了懲處,但以成效來說還是得好好感謝他。」

  「我們明明是在討論臭老頭的事,為什麼會突然扯到我身上來啦!」

  眼看著兩名職場前輩,你一言我一語洩漏自己的過去,讓連耳根都發紅的蓋文不禁拉高了聲音。而進入這個團隊時日尚淺的仿生人警探,則是一臉不解的看著眼前這群人類的吵鬧互動。

  「……所以,我只要這麼做,就可以跟漢克順利溝通了嗎?」

  聽來單純到有些愚蠢的問句,讓眼前的同事們沉默了好一陣子,最後才由傑弗瑞作為代表回答他的疑問:「作為警局的領導人,我當然並不建議你做出攻擊同事的行為,但你自己可以好好思考,要怎麼做才能達到與漢克順利溝通的目的。話說回來,你的案件報告完成了嗎?」

  被傑弗瑞這麼一問,康納眨眨眼後立刻轉頭看著自己的電腦螢幕,而畫面上的大片空白,使得讓仿生人的思考系統瞬間出現一股近似於「羞恥」的情緒。

  「福勒隊長,我很抱歉……」

  面對難得露出慌張表情的仿生警探,已經準備下班的警局局長只是擺擺手,「無所謂,那份報告你可以明天早上再交給我,如果你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我也並不反對你現在就離開。」

  傑弗瑞親口說出的許可,讓康納呆愣了數秒後,立刻伸手儲存檔案、關上自己的電腦,接著輕輕一個點頭,便直接往大門的方向走去。

  「謝謝你,福勒隊長。」

  「嗯。」

  仍停留在原位的人類們,就這樣目送著步伐急促的青年型仿生人,消失在他們的視野中。直到這時,滿頭白髮的警探才作為代表,說出眾人最在意的一個問題。

  「……不知道仿生人的拳頭揍起人來會有多痛?」

  「只要漢克明天還是能來上班就好。」

  身為警局領導人的傑弗瑞,只微微聳肩拋下這麼一句話,便重新提起放在一邊的公事包大步走出警局。


 

  當康納搭乘的無人計程車,抵達漢克的家門口時,首先看到的就是那輛被中年男子視為第二生命的老車,被好好的停在車庫前,溫度偵測的結果則顯示,這輛車已在同一位置上停留超過3小時以上。

  漆黑的夜色中,除了泛出蒼白光芒的街燈外,只有眼前房屋完全拉上的窗簾縫間,透出一絲微弱的暖色系光亮。

  確定屋子的主人並沒有外出,青年型仿生人用著接近小跑步的速度走到玄關前,停頓數秒後伸手按下門鈴。

  屋內發出一道尖銳鈴聲後,將聽覺系統敏感度調到最高的康納,清楚聽見自裡頭傳出「相撲坐好」的指令,接著則是一陣逐漸逼近門口的緩慢腳步聲。

  「喔,是你啊?」

  眼前的棕色木門從屋內被打開,看來略帶疲態的中年男子,早已換上日常的居家衣著,對自己的搭檔露出像是說著「早就料到你會來」的表情。

  「晚安,漢克,你的傷還好嗎?」

  「還可以啦。」

  不甚熱情的隨口應著康納的問候,漢克搔著頭髮、自顧自的說著:「去醫院檢查後只發現胸口那邊有點瘀青,所以稍微包紮一下、拿了些止痛藥我就被趕出來了。畢竟那時候急診室裡還挺熱鬧的,我隔壁病床那人,肚子居然被捅到連內臟都跑出來,地上流了好大一灘血……」

  站在原地聽著漢克漫無邊際的就醫流水帳,康納的視線卻一直停留在自男子深灰T恤領口間,露出的層層白色繃帶。

  「……漢克,」

  「嗯?怎麼啦?」

  「我要先為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道歉。」

  「哈啊?你說什……?」

  當漢克還來不及理解康納話中的意思,一發力道經過精準估算、致傷機率約為20%上下的右拳,就這樣直直砸上了男子的左臉頰。

  出力不重但突如其來的這道攻擊,讓毫無心理準備的漢克腳步一陣踉蹌,手摀住臉瞪著面前的仿生人。

  「媽的你是怎樣啊!你是故意忘記我現在是傷患了嗎?我知道你現在肯定是很想跟我吵一架啦,但有必要動到拳頭嗎!」

  面對中年男子困惑又滿是不悅的神情,目光清澈的青年型仿生人沒有做出任何回應,太陽穴上的顯示燈在黑暗中快速閃動黃紅交錯的光芒。

  下一刻,他邁開步伐伸出雙手,用平常人無法輕易掙脫的力道,緊緊環抱漢克的上半身。

  「喂,你、你在幹嘛啊?」

  一連串超乎思考預料的情況發展,讓漢克第一時間只想努力擺脫,來自康納雙臂的強力束縛,但那遠勝人類的擁抱力道,卻讓他不管怎麼掙扎都徒勞無功。

  而就算低下頭、想試著窺探仿生人搭檔此刻的表情,但對方卻將整張臉都埋在了自己的胸膛裡,使得漢克只能藉由那閃爍的紅色圈型燈光,努力釐清現在的狀況。

  「呃我說啊……康納?康納先生?你有聽到嗎?康納警官?」

  但不管漢克如何呼喚,康納仍是一動也不肯動,兩個大男人就維持著這種難以稱作舒適的姿勢,杵在房屋的大門處進退兩難。

  歷經約一分鐘的無聲尷尬後,漢克用沒有受到拘束的手抓抓自己的頭髮,刻意放緩語氣再度開口。

  「……我知道你大概又有很多話想跟我說,不過我的傷才剛冰敷到一半而已,要談的話我們先進屋子裡可以嗎?」

  聽到漢克這麼說,康納才終於鬆開了手,沉默的跟隨中年男子,走進自己已來過無數次的房屋內。

  趴臥在沙發旁的大型犬,只抬頭看了一眼熟悉的訪客,便再度垂下頭閉目養神。而康納在看著漢克重新坐回沙發、拿起手邊的冰袋按上胸口後,自己也跟著彎下腰,坐在距離男子約三十公分的椅面上。

  兩人面前的電視螢幕,正播送著一部在數年前上映時頗受好評的劇情片,在冰敷傷口的同時,漢克也不時伸手拿起矮桌上的可樂罐,有一口沒一口的啜飲著飲料,仿生人則在昏暗的客廳燈光下,安靜注視中年男子的一舉一動。

  而當漢克將飲料罐放回桌面時,緊抿著嘴唇的康納也注意到,那枚在衝擊下扭曲變形的銀色硬幣,被隨意擱在一旁,翹起的弧形邊緣散發著黯淡的反光。

  在這陣漫長的沉默中,電視上播放的電影也終於迎來最後的結尾,聽完伴隨工作人員名單流瀉而出的輕柔片尾旋律後,漢克看似滿足的嘆了口氣,拿起遙控器將電視關上,只有兩人一狗的空間瞬間安靜了下來。

  「還挺不賴的,對吧?」

  雖然事實上康納完全沒有關注剛才的電影情節,但他還是點點頭,安靜等待對方接下來會說些什麼。

  「幾年前這部電影剛上映的時候,我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即使轉台的時候發現電影台在播,也完全沒心情停下來好好看看。」

  幾年前。

  這個看似無足輕重的時間點,讓康納回想起曾發生在這名警探身上的變故,他注視著男子彷彿正凝望某個記憶片段的藍色雙眼。

  「我那時候老是覺得,自己就算哪天突然就死了好像也無所謂,反正不管有沒有我,對整個地球來說也都沒差不是嗎?」

  又拿起可樂喝了一口後,漢克轉頭直視著康納的臉。

  「說實在話我就算到了現在,也還是不覺得自己這條命有多重要……不過如果真要我選的話,我目前應該是比較想要再多活一陣子吧。」

  在康納正斟酌著該如何回應對方的時候,漢克放下手中的冰敷袋,揀起了被擱在茶几上的25美分硬幣,拿在康納的眼前。

  「話說回來,我還得好好謝謝你才行。」

  「謝謝我?」

  不懂為何男子要突然對自己這麼說,讓青年型仿生人不自覺的將頭歪向一邊,這反而使得漢克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

  「啊--你居然不記得了嗎?你這仿生人怎麼記性比我還糟……我說啊,你知道這個硬幣是打哪來的嗎?」

  眼看面前的康納一臉迷惘的搖頭,漢克忍不住用力嘆了氣,抬起手搔著自己灰色的頭髮。

  「你還記得,之前我們一起去電視台調查的時候吧?」

  知道中年警探指的是那一連串,發生在十一月紛飛雪花中的仿生人騷動,康納迅速點頭。

  「我那時候不是嫌你一直玩硬幣很煩,就把你手上的硬幣給拿走了嗎?」

  康納點點頭。事實上對他而言,那一連串如同戲法的動作,就像是上個世代的電腦在靜置一段時間後,就會自動進入螢幕保護程式一般的行為,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但自從感受到身旁人類搭檔極為不悅的情緒反應後,康納便一直刻意避免再做出類似的舉動。

  「是有這麼一回事,所以說……」

  仿生人的褐色雙眼快速眨動了兩下,彷彿還是無法完全理解對方的話中含意,面對這種反應,讓漢克忍不住用力嘖了一聲。

  「喂喂喂,我都講到這樣了你還是聽不懂嗎?可惡……這是我從你那裡搶來的硬幣啦!你聽懂了沒有?」 

  中年男子一臉不甘願的揭曉答案,使得康納瞬間睜大了褐色的雙眼,太陽穴上的圈型LED燈也開始閃爍黃色的亮光。

  「對啦,那時候我把你手上的硬幣搶走後,沒想到現場狀況馬上就變得一團亂,我大概是一個沒注意就把硬幣塞到自己襯衫口袋裡了,沒想到就這樣放了好一段時間、連我自己都快忘了這件事……」

  即使室內的燈光十分昏暗,康納也還是能感測到,男子的臉部溫度比先前明顯升高了幾分。

  「今天我回來坐在沙發上就一直在想,為什麼就這麼剛好,會有枚硬幣在我襯衫的口袋裡,想了好久才想到原來有發生過這麼一回事。還真的是見鬼了……」

  耳邊聽著漢克有些含混不清的自言自語,青年型仿生人此刻的思考系統,則是被大量瞬間跳出的警告訊息所佔據。

  【發生機率過低】、【無法分析】、【情感系統出現異常】……各式各樣交錯出現的字眼,令康納感受一股如同人類遭遇窒息般的暈眩感。

  而男子則彷彿完全沒有注意到對方的細微變化,只是自顧自的站起身、走到放置在屋內一隅的五斗櫃旁,隨手從放置在頂端上的零錢罐中,撈出一枚完好無缺的25分硬幣走回康納身邊,將它舉在仿生人的面前。

  「抱歉啊,把你的錢給打爛了。」

  猶豫了好幾秒後,青年型仿生人才伸手接下對方遞來的硬幣,而漢克則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自顧自地發出淺淺的笑聲。

  「……有什麼好笑的事情嗎?」

  「嗯?也沒什麼重要的啦,只是……」

  再度坐回沙發,中年男子的語氣慵懶中又帶著些許感嘆,「好好回想一下,我已經有好幾次都是像這樣,被你給救了一命呢……如果沒有你在的話,我大概早就已經沒命了吧。

  說著說著,他轉頭望向神情緊繃的康納,臉上的笑容平靜而柔和。

  「雖然常常覺得你實在是有夠囉嗦的,不過想想跟你搭檔,大概也是我這些年來最幸運的一件事了吧?」

  聽來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在一瞬間使得康納體內的思考機能陷入了混亂,視線也再度落向了那片被衣物遮掩的包紮痕跡。

  不對。

  那才不算是什麼「幸運」。

  如果那真的可說是「幸運」的話,他們就不會在跟蹤嫌疑犯時被突然發覺,當然也就不可能發生之後的追捕行動,眼前那一臉蠻不在乎的中年男子,就更不必遭遇到危及生命的場面。

  感覺到自己的思考系統,已經被憤怒、懊悔、埋怨等種種情緒塞滿的康納,唯一能做的就是抿緊嘴唇,拒絕回答中年男子那輕率到可說是不負責任的發言。

  但沒有察覺到康納情緒變化的漢克,臉上卻還是帶著輕鬆的笑容,伸出手輕輕拍了拍面前仿生人的頭頂。

  「所以說,以後還是得麻煩你啦。」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使得康納猛地抬起頭來,露出情感複雜的眼神瞪著對方,過了好一會才緩緩張開嘴唇,吐出低悶的聲音。

  「……與其一直依賴我,漢克更應該自己保護好自己的安全才對。要記住今天的一切都只是碰巧罷了,如果某天真的再發生這種意外……」

  「啊--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在語氣敷衍的回應對方同時,漢克拍著康納頭頂的力道卻是十分輕柔,「不用你說,我自己也知道我這次完全是狗屎運,才能好端端的在這裡跟你講話……總之我自己以後也會小心一點的啦,放心放心。」

  中年男子那像是在安撫小孩子般的態度,雖然不可思議的讓青年仿生人的情緒明顯緩和了下來,但在此同時,一陣細微的焦慮感也不斷的刺激著他的思考。

  在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後,康納非常清楚,只要當他們再次遇上事件時,漢克還是會像今天一樣,瞬間將自身的安危拋諸腦後。

  在可能很近也可能很遠的未來某天,同樣的情境隨時可能再度上演。

  但即使如此,他還是安靜的點了點頭,不再緊緊糾纏下去。而康納的這個反應也令漢克十分滿意,用寬大的手掌揉了揉他觸感細軟的深褐色人造髮絲後,他隨即站起身伸了個懶腰,「好啦時間也不早了,我也差不多該去睡了,那你要怎麼辦?如果沒別的事情今天就在這裡過夜吧?」

  康納先是眨了眨眼,隨後又低頭看著趴在地板上、露出慵懶表情的聖伯納犬,「可以嗎?」

  「當然可以啦。」男子露出有些好笑的表情,「只是你可別再像上次一樣,跟塊木頭似的杵在客廳中央,半夜沒開燈出房間一看到真的會嚇死人你知道嗎?」

  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康納乖順的點點頭後,漢克便打了個呵欠,轉身朝寢室的方向走去。

  「晚安,漢克。」

  「嗯。」

  目送著男子的背影緩慢離開客廳,最後隱身在主臥室關上的門扉之後,仍坐在沙發上的青年仿生人,低下頭凝視平躺在自己手中的冰涼硬幣,原本已回復到平靜狀態的LED燈號,刺眼的黃光再度在昏暗的空間中一明一滅。


 

  隔天早上,當漢克和康納準備出門時,站在玄關處的康納注意到漢克在臨走前,拿起了那枚擱在桌上的扭曲硬幣,放進自己大衣的內側口袋裡。

  感受到來自青年型仿生人的視線,中年男子只是笑著聳了聳肩。

  「警察幹久了都會變得挺迷信的,不把一兩個幸運物放在身邊就總覺得渾身不對勁。」

  仿生人快速眨著在日光下微微發亮的褐色雙眼,像在思考著該如何回應對方。但他最後也只是乖順的跟在漢克身後,坐上由男子駕駛的汽油老車,一路朝警局的方向前進。

  「不過我昨晚有個問題一直忘了要問你。因為我怎麼想都不覺得,會是你自己想到要來揍我一拳,所以到底是誰跟你說可以這麼做的?」

  一如往常坐在副駕駛座的康納,轉頭看向雙手擱在方向盤上、眼神直視前方馬路的漢克。

  「是里德警探。」

  「喔--是那傢伙啊。」

  中年男子一臉不太意外的點點頭,只用近乎無聲的氣音說了一句「死小鬼給我記著」後便不再說話。

  最後當他們走進警局時,剛締造出全新傳奇的漢克,還來不及回應那些要向他詢問事件細節的警員,就見他早已鎖定了目標、直直往休息室的方向快步走去,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著背對自己、正一臉輕鬆和旁人閒聊的蓋文,使出一連串標準到可以成為教學影帶內容的勒頸動作。

  「唔哇啊!臭老頭你在幹什麼啊!住手!快點住手!」

  「真是謝謝你對我搭檔亂教一堆有的沒的事情啊。」

  「什麼鬼啦!明明是他自己的問題不要扯到我身上!痛死了快放手啊臭老頭!」

  「你是喊誰臭老頭啊?看來今天又得好好教你什麼叫職場倫理了呢!」

  眼見兩名多年來始終不對盤的警探開始在休息室裡纏鬥不休,早就懶得去勸架的眾人們也紛紛走避,只等著他們自己消停,或是作為仲裁者的傑弗瑞發出怒吼介入其中。

  而在此同時,班則是手拿著一個才被咬了一口的甜甜圈,一臉輕鬆的走到康納的身邊,「所以?昨晚到最後都還好吧?」

  「早安,柯林斯警探。」康納輕輕低頭,回應自己的職場前輩:「以結論來說我和副隊長取得了一定的共識,他承諾今後會更小心,不讓類似的狀況再度發生。」

  「啊是喔……」

  聽著康納用報告公事般的語氣回答,滿頭白髮的警探則是將目光瞥向,正皺緊眉頭朝茶水間快步走去的警局隊長,「不過看來你下手也沒有很重嘛,那傢伙今天還是一副很有精神的樣子,很好很好。」

  聽到這番感想,卻令青年型仿生人的眉頭輕輕皺起,低頭望向自己握成拳狀的右手。

  「……關於這點,當我實際嘗試過後,我發現我並不喜歡使用暴力的行為,所以我以後可能不會再用這種方式進行溝通。」

  「不喜歡也沒關係啊,重點是找到適合的方法那就好了。」

  班用著沒有拿食物的手拍了拍仿生人的肩膀,聽來隨興的回答,使得對方露出彷彿有些訝異的表情。而在沉默片刻後,康納再度開了口。

  「……然後除此之外,我還得到了另一個結論。」

  「嗯?什麼結論?」

  將視線投向前方不遠處、正一臉無所謂地聽著傑弗瑞說教的中年男子,微微瞇起的眼珠,今天依舊映著如同底特律晴空般的天藍色。

  「既然是『幸運物』,就必須得一直待在他身邊才行。」

  感覺著西裝外套內側口袋裡,一枚輕盈金屬薄片的存在感,康納同時邁開了腳步,朝著自己搭檔的方向快步走去。


 

=====因為我不是帥氣的人,所以寫不出帥氣的東西=====

 

認識我的大家好,不認識的也說聲好,俺是yanao

 

荒廢掙扎了這麼九,原本是想寫出帶點戀愛喜劇(?)味道的東西

主幹概念則是這對搭檔平日的興趣,就是互相指責彼此很愛自作主張鬧事、

但到頭來兩個其實根本就半斤八兩 的一種傻傻的狀態

但最後還是各種燃燒不完全……不過也就先這樣吧(躺地板)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