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此篇內容包含多種個人想像與假設

以及漢克過去婚姻的妄想描寫

無法接受的朋友請趕快倒車(?)

 

 

OK?

 

 

=====

 

 

  若要傑弗瑞·福勒隊長評價的話,漢克·安德森毫無疑問是他人生中見過最有魅力的人。

  在他當年以第一名的榮譽從警校畢業、被分派到底特律警局時,這名男子就已經向眾人展現了自己強烈的存在感:勝過無數人的直覺與判斷力、渾然天成的領袖氣質,加上能與任何人打成一片的爽朗性格,使得他彷彿置身警局中央的恆星,吸引包括傑弗瑞在內的無數同袍圍繞著他。而他接連不斷的傑出表現,也讓他在不到四十歲時,就成為了這個城市的警界未來之星。

  在那段男子最發光發熱的歲月裡,親眼看著漢克一路快速累積資歷、成為全城最年輕副隊長的傑弗瑞,在對其投以欽羨眼光的同時,心中卻意外地從未揚起過一絲妒恨。

  以踏實努力作為人生信條的傑弗瑞知道,漢克毫無疑問就是那種老前輩們口中、被稱作「祖師爺賞飯吃」的天生警探,像自己這樣的普通人就算再怎麼努力,也終將隱沒在他的光輝下。

 

  但並非每個人,都能像傑弗瑞一樣理智而充滿自知之明。

 

  每年到了警校畢業典禮後、菜鳥員警們陸續被分發到各個分局的季節,總會有許多如同被誘蛾燈所吸引的年輕人,聚集在散發出壓倒性存在感的男子四周,期待自己總有一天也能成為傳說般的存在。

  就連他看過性格最為乖張的蓋文,也曾血氣方剛的當著漢克的面發下豪語「總有天我要成為比你還厲害的警探」,結果漢克卻只是笑著用力揉了揉對方的頭髮。

  『那你就好好表現給我看吧。』

  看似輕鬆無意的回答彷彿催眠咒語,吸引一批又一批的菜鳥,奮不顧身投入現場,搶著得到下一個傳說的名號。

 

  但最後眾人都領悟了一個道理:世界上只會有一個漢克‧安德森。

 

  只有他可以在每個攻堅行動時一馬當先、又在耗費數百顆子彈的槍戰中毫髮無傷,順利達成任務;也只有他即使不斷破獲了城市內的各種毒品或非法交易,卻還能被當地的大小犯罪份子,用憤恨又帶著敬畏的語調稱呼他一聲「副隊長」。

  如果他這一切都只是為了一己的成就或自我滿足而行動,或許還能稍微抑制眾人對他的不理性崇拜,但所有認識漢克‧安德森的人都知道,驅使他行動的並非來自現實世界的表揚,而是自身對警察這份職業的信念,以及對同袍們的義氣與責任感。就是這種近乎虛幻的理想性格,讓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如飛蛾撲火般緊跟在他身後。

  但那些只看見漢克的光芒、卻無法擁有與他同等運氣和實力的菜鳥,到最後下場幾乎都是遍體鱗傷的呆坐在休息室裡,喃喃自語著自己是否應該繼續當個警察。而旁邊一手拿著甜甜圈、一手端著咖啡的資深前輩們,只是一臉了然的說著:所以不是早講了嗎?想學他還得看你自己命有沒有他硬啊。

  可就算試圖想要模仿「漢克‧安德森」的年輕人們,最後總會淪落得美夢破碎,不過就如四季輪迴般,每到了新的年度又總會有另外一批新進菜鳥,無怨無悔成為男子耀眼光芒的俘虜,做出五花八門或大或小的非理性決策。而永遠走在最前頭的當事人能做的,也就只有對身後無數的傷兵投以關懷和不解的眼神。

  結果在不知不覺間,不知是誰開始為這如流行病般的現象,取了這麼個名字。

 

  「安德森症候群」。

 

  症狀是:自以為天下無敵、事事想衝第一求表現、以漢克‧安德森為榜樣卻毫無本人的實力或運氣,唯一的解方就是要透過現實的嚴峻打擊,才能讓他們理解自己只是一介凡人。

  即使在漢克順利娶妻生子、舉止稍見收斂後,安德森症候群的疫情也始終不見緩解,甚至還有人曾開玩笑說,要遏止這種情況,大概只有讓這個病原體升職到不用前往現場的管理階級才有可能。

  但最後讓安德森症候群停止蔓延的,並非男子應得的晉升,而是大雪天中的一場車禍。

  之後的好長一段時間,傑弗瑞也曾在好幾個夜裡,與其他同袍輪流陪著漢克坐在空蕩蕩的屋內,深怕眼前如行屍走肉的男子會做出什麼傻事。等到他終於自稱結束了療傷期回歸職場時,眼前身染濃厚酒氣的男子,早已不是眾人所認識的「漢克‧安德森」。

  雖然傑弗瑞也曾怨嘆過,為何上天要給這名優秀警探如此嚴苛的試煉,但他同時也在暗地裡喘了口氣,畢竟心思敏銳現實的年輕人們,絕對不會想以一名自甘墮落的警探當作職場的榜樣,棘手的流行病疫情也能就此塵埃落定。

  之後好些年底特律警局裡剩下的,只有一名讓人難以親近的尖刻警探,以及偶爾會在眾人閒聊中出現、光澤早已黯淡的往昔事蹟碎片。

  但傑弗瑞最近開始覺得,或許這場流行病只是暫時銷聲匿跡,隨時都有可能再度開始蔓延。


 

  「快放開我!你弄痛我了臭老頭!」

  「嗯?搶劫、持有毒品再加上襲警的現行犯還敢這麼大聲啊?精神不錯嘛你。」

  來自玻璃帷幕辦公室外的騷動聲,讓原本正專注於手邊工作的傑弗瑞抬起了目光,只見穿著深色大衣與奇怪花紋襯衫的中年男子,正扯著一名雙手被銬在身後的年輕小混混,在眾人注目下大搖大擺走進警局。而全身西筆挺的青年型仿生人,則踩著略快的步伐緊跟在兩人身後。

  「漢克,這是怎麼回事?」

  站在如警局指揮塔的局長辦公室外,傑弗瑞皺緊眉頭瞪著面前的中年男子,對方雖然看似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卻也無意隱藏藍色雙眼中的鬥志昂揚。

  「沒什麼,我們剛才在街上巡邏的時候,剛好撞見了這傢伙正在搶劫,追了大概三條街才抓到他,幸好我旁邊這傢伙腳程夠快。」

  他轉頭望向站在漢克身旁、臉上看不出明顯情緒起伏的康納,對方手臂上明顯的衣物破損和液體噴濺痕跡,以及散布全身各處的藍色血痕,讓他感覺自己的太陽穴又開始陣陣抽痛。

  「康納,你『又』受傷了?」

  毫不閃躲來自傑弗瑞的瞪視,康納語氣平淡的說著:「由於嫌犯當時身上還有攜帶刀械,導致我在試圖制伏他的過程中遭到攻擊,但請放心我並無大礙……」

  「沒大礙你個大頭啦!」等不及康納將話說完,一旁的漢克立即大聲地打斷對方的發言,站在不遠處的克里斯則趕緊走上前接手嫌犯:「我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就算你先追上了嫌犯也別自己一個人上,要是對方有武器會很危險嗎!你那引以為傲的腦子裡到底都裝了些什麼啊!」

  但一邊眉毛微微挑起的康納,顯然並沒有就此退讓的打算,「恕我直言副隊長,我的系統判斷由我來制伏犯人是更加安全的選擇,而且就算遭受攻擊我的自癒系統也會立即啟動,所以……」

  對此漢克則是伸出結著厚繭的手指,用力戳著康納額側那開始發出黃光的識別燈,「你他媽到底有沒有聽懂我在講什麼!你可能會有危險你知道嗎白痴!」

  即使承受中年警探的猛烈攻擊,但模控生命引以為傲的最新型技術結晶仍是紋風不動,「仿生人的職責本來就是要為人類分擔風險,我完全是按照指令行事,並沒有任何問題。」

  「『我』的指令就是要你不要輕舉妄動,你是沒聽見嗎?」

  「對我而言副隊長的安全才是更重要的。」

  「你們兩個都給我閉嘴!」

  受夠了這對搭檔早已成為警局日常風景一部分的爭執,讓傑弗瑞忍不住大吼一聲:「我不管你們兩個之間的溝通出了什麼問題,但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我必須定期向模控生命提交評鑑報告,你們這樣亂七八糟我要拿什麼出去跟人家講?我乾脆就寫你們每天都在吵什麼就好啦!」

  在怒氣騰騰的斥罵完後,傑弗瑞重重嘆了一口氣,指了指表情略帶困惑的仿生人,「總之你立刻給我去確認傷口情況,然後我在下班前要看到你們關於這件事的報告。聽懂了嗎?」

  「好的。」

  「真是,就愛給人添麻煩⋯⋯」

  雖然嘴上仍不斷吐出零碎的抱怨,但漢克搔了搔頭後,還是逕自抓起了康納沒有受傷的另一隻手臂,朝仿生警員專用的醫護室方向走去。

  緊盯著那兩道背影消失在警局的牆柱之後,傑弗瑞又不禁嘆了一口氣,轉身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根據底特律警局與模控生命之間訂下的條約,警局方面必須每兩個月向模控生命提交一次關於康納的評鑑報告。

  在外頭下著陰鬱陣雨的星期三下午,視線不停在手邊的報告書,以及端坐自己面前的仿生人間轉換,沈默許久之後,傑弗瑞伸手調整了一下眼鏡的位置。

  「從報告中看來,你這兩個月的表現相當良好,不僅解決了不少案子,和其他人的合作狀況也很穩定,至於你的搭檔……雖然他完全不想參與這種評鑑,但我想他應該也沒什麼意見。」

  「非常感謝隊長」「但是,」

  用一個眼神制止了康納的發言,傑弗瑞隨即用指尖滑動著手上的文書用平板:「雖然我很感謝你為警局做出的貢獻,但我同時也發現到,你在這段期間一共有超過二十次以上的損傷紀錄,這個數字比起局內的其他基層仿生員警都還要高了兩成以上。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讓我能完成我必須交給模控生命的定期評鑑。」

  康納微微歪著頭,太陽穴上的LED燈號開始轉為亮黃色,「我是否有必要為每一件損傷紀錄的原因作出解釋?」

  「你只要大概統整就可以了,我沒那麼多時間聽你一件件回顧。」

  「好的。」

  附著一排濃密睫毛的檀木色眼睛快速眨動了數下後,青年型仿生人快速的開口說道:「統整這段時間的活動後,判定我有83%以上的損傷紀錄,都是源於系統判斷必須要以保護安德森副隊長為優先所造成的,希望這樣的解釋福勒隊長可以接受。」

  「他是不是每次都要你站在他後頭,由他先來開路?」
  「是的。」

  「然後遇到狀況時,他也都是第一個往前衝的人對不對?」

  「我無意說副隊長的壞話,不過他這種不顧自身安全的做法恐怕並不恰當。」

  聽到這裡,傑弗瑞了然的吁了一口氣,放下手邊的文書用平板。

  「如果是這方面的壞話,我倒是一點都不會介意,反正從我認識他時,他就已經是那副德性了。」

  傑弗瑞挪動了一下身體,調整成與康納四目相對的角度,「不過我要提醒你的是,你可別想要拿他當作你工作上的榜樣。」

  像是沒有理解傑弗瑞的話中含意,讓沉默不語的康納如雛鳥般將頭微微傾向一邊。

  沒關係,傑弗瑞知道,這是過去許多年輕人都會出現的反應。他稍作沈默後,不疾不徐地開口。

  「從當初模控生命給我的資料來看,你是第一台、也是首次投入現場的警探型仿生人,我不否認當時讓漢克和你一起調查那些案子,有部分是想要藉此刺激他、讓他能振作起來。事實也證明這個決定並非錯誤,這點我很感謝你。不過,」

  用眼神制止康納打斷自己,警局的領導人接著說道:「你可以學習他的熱忱、學習他的經驗,但就是不要學習他的行為,這傢伙最糟糕的一點就是他自己不要命就算了,還會讓別人也跟著他一起不要命。就算你是仿生人,我也絕對不會建議你拿他當作參考。你懂了嗎?」

  右方太陽穴上的黃色光圈快速閃爍了數秒後,康納肯定的點了一個頭,「福勒隊長的意思是,您擔心我會因為過度模仿副隊長的行為模式,反而會對我本身造成負面影響。」

  在傑弗瑞的點頭允許下,他又繼續說道:「不過我要和您強調的是,雖然我的確是以副隊長等人的行為決策,作為我工作上的行動參考,但我還是會從中分析哪些決策是適合學習應用,不至於囫圇吞棗。」

  「而另一方面,直至目前我的系統都是以『保護副隊長安全』作為最優先指令,雖然在過程中可能會造成些許損傷,但一切都是經過計算後所做的決定,我也會盡可能將自己的損傷降至最低,這點可以請隊長放心。」

  「既然你這麼說,我也只能期待模控生命之後不會來向我抱怨了。」

  注視著對方乍看親善柔和的青年臉龐,傑弗瑞搖了搖頭:「不過話說回來,讓你跟漢克搭檔應該沒造成你太大的困擾吧?畢竟過去他對仿生人的態度……你也知道的。」

  被這麼一問,康納原本回到平靜藍光的LED燈號再度轉換色彩,「這也是評鑑必須回答的問題嗎?」

  「這只是我個人的疑問,和評鑑內容無關。」

  「和副隊長搭檔這件事……」額側的環形燈號不斷閃動黃色亮光,康納以和平日相較起來略慢的速度開口說著:「雖然一開始副隊長對我的態度的確不能稱作是友善,但隨著合作的時間增加,我們之間確實是累積了一定程度的默契和信賴……」

  說著說著,直視著傑弗瑞的康納臉上,逐漸漾出一個無比真誠的羞澀笑容。

  「以結論來說,我很榮幸可以成為副隊長的搭檔。」

  微微眯起的深褐色雙眼,讓原本看似穩重的青年臉龐,多了一絲酷似人類的天真無邪。

  「我知道副隊長仍有許多自己的課題需要處理,我也會在允許的範圍內,盡可能的從旁進行協助。」

  「……是這樣嗎。」

  在那道笑容的凝視下,傑弗瑞呆愣了數秒後才如大夢初醒般清了清喉嚨,「總而言之如果你自己沒意見的話,那我們就繼續保持這個組合,沒問題吧?」

  「沒有問題。」

  「如果沒有其他問題,我還要盡早把這份評鑑完成,離開時請幫我把門帶上,謝謝。」

  「好的,福勒隊長,祝您一天順心。」

  凝視著起身離開自己辦公室的仿生人背影,經歷過無數大風大浪的底特律警局局長,取下了掛在自己鼻樑上的眼鏡,揉起略為發痠的眉間肌肉。

 

 

  之後到了傍晚時分,今天被分配到與克里斯一同出外巡邏的漢克,也回到了警局內。

  仍待在辦公室內工作的傑弗瑞,透過玻璃帷幕看見了回到座位旁的漢克,不知對坐在辦公桌前的康納說了些什麼,只見總是掛著平穩表情的青年型仿生人,又再度露出了那同樣天真純粹的笑臉,跟在漢克身後走出了警局。

  也就在同一瞬間,一種令人心騷動難安的焦躁感,再次佔據了傑弗瑞的思緒。

  他很清楚知道,自己並非第一次,也並非在此處看過與這極為相似的表情。

  但問題是,時間?人物?地點?

  那一天的晚餐時間,坐在餐桌旁的傑弗瑞雖然低頭吃著妻子做的晚餐,但腦中卻依舊不斷回想起,康納那時對自己露出的笑容。

  那股陌生而又熟悉、彷彿似曾相識的畫面,讓運作了長達數十年的大腦開始加速運轉,翻找著每一個累積在大腦一隅的龐雜記憶,試圖找出完全吻合的瞬間。

  但搜尋到最後,即將到達臨界點的思緒卻不由分說的帶著他,回到了數年前某個天氣晴朗的假日午後。

  在那個慶祝新生命平安迎接一歲生日的家庭派對中,同袍和鄰里家的小小孩在屋裡屋外尖叫奔跑,手拿玻璃瓶啤酒、站在烤肉架前的漢克正忙著和聚集在四周的人閒聊寒暄,和煦的空氣中洋溢著喧鬧與喜悅。而漢克的妻子則正懷抱著穿戴整齊的小嬰兒,站在不遠處露出莫可奈何的苦笑,無名指上的戒指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基於訪客的身分,傑弗瑞趕緊走上前打了聲招呼,並稱讚那孩子有著一對如父親般的藍色眼珠。對此女主人笑著說了「不客氣」後,視線卻又飄回了置身人群中的丈夫,神情中像是有些埋怨。

  『我還以為今天他會稍微把注意力放在我跟孩子身上的,結果果然還是同事比較重要。』

  清楚自己也是對方指涉的對象之一,讓傑弗瑞有些不知該如何回應,但眼前的嬰兒母親嘆了口氣後,卻對自己露出了一個無奈中又充滿著體諒與喜悅的笑容。

  『不過這也沒辦法嘛,誰叫他就是這個樣子。』

  那一瞬間的笑容讓他知道,自己已經找到了問題的解答。

 

  「……等等。」

  「怎麼了嗎?」

  終於發現自己丈夫的心不在焉,讓坐在傑弗瑞前方的妻子露出了不解的目光。而陷入自身思緒世界中的男子,直到數秒之後才緩慢的抬起頭,以略為困惑的表情望向對方。

  「沒什麼⋯⋯我只是突然,想起了那個時候,柯爾的週歲派對。」

  「啊,那個時候啊。」

  妻子理解的點頭,臉上既帶點遺憾又有些懷念,「我還記得那時候,他們夫妻倆真的很相愛不是嗎?光是看到他妻子的表情就知道了。」

  「妳說,表情?」

  「當然是表情了。」

  妻子的模樣就是像是在疑惑,傑弗瑞為何會對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情感到吃驚,「難道你沒注意到嗎?在他們發生了那些事之前,他妻子看待他的眼神就好像在說著『這真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我好幸運能愛上他』。我甚至還想過,如果要比較他們之間誰比較愛誰,一定是她愛漢克勝過漢克愛她呢。」

  只可惜之後發生了那些事,太遺憾了。自言自語的說完後,妻子低頭吃完自己盤中的最後一點食物,便逕自起身將餐盤放入洗碗槽內離開餐廳,留下還剩著大半晚餐的傑弗瑞坐在原位,露出混雜著豁然開朗與難以置信的表情。

 

 

  在歷經了難眠的一個夜晚後,傑弗瑞隔天比平常還要早了約十五分鐘走進自己的職場。

  而沒過多久,他便看見漢克頗為稀奇的在表定的上班時間,和自己的仿生人搭檔一同出現在警局的入口處。

  兩人在走至了固定的辦公座位後,只見康納對在椅子上打著呵欠的漢克不知說了什麼後,便轉身朝休息室的方向走去。傑弗瑞也立刻抓準時機走出辦公室,朝相識多年的同袍那走去。

  「早安,漢克。」

  「喔,早安,怎麼了嗎?」

  在回應傑弗瑞的同時,漢克一邊伸手打開自己桌上的辦公用電腦。

  「我注意到你昨天下班後是和康納一起離開的,你們連工作時間外也會一起行動嗎?」

  「嗯?」

  像是不太懂傑弗瑞為何會突然問出這種問題,漢克皺起眉頭想了想後點點頭,「是還蠻常的啦,我看他一個人下了班也沒別的事好做,我就會帶他到處晃晃,要不然就是讓他跟我一起回家、看看電視玩玩狗之類的,偶爾也會留在我家過夜。怎麼了?模控生命那邊該不會有意見吧?」

  漢克的表情就像是在說著「怎麼會這麼麻煩」,而傑弗瑞也趕緊否認。

  「這倒沒有,只是我個人⋯⋯有點好奇罷了。」

  「啊,是喔。」

  停頓片刻後,傑弗瑞又開口問道:「那你們最近的關係如何?」

  「關係?也就那樣不是嗎?不好不壞。」

  這你不是最清楚了嗎?漢克毫無掩飾的對傑弗瑞拋出一個疑惑的眼神後,便打開了警局的資訊系統介面,開始瀏覽起上頭的各項情報。

  而面對當下的情境,這次傑弗瑞沒花太多力氣,就找到了與其相符的過往記憶。

 

  那是十多年前,他和當時仍是單身的漢克,一起在市中心的露天用餐區吃飯時發生的事情。

  當兩個飢腸轆轆的大男人,正坐在餐桌前狼吞虎嚥時,一道來自不遠處的視線,讓傑弗瑞先抬起了頭。

  『你有看到那邊那個棕色頭髮的小姐嗎?她好像一直在盯著你看。』

  『是嗎?』

  他用氣音如此說後,正將全副心力放在眼前食物的漢克,不甚在乎的抬起臉,望向傑弗瑞指著的方向。

在隔了約三公尺遠的另一張餐桌,一名手持咖啡杯的女子,就朝著自己與漢克露出頗為友善的微笑。

  而當漢克與女子的視線對上的瞬間,傑弗瑞注意到同事手上的餐叉也隨之停頓在半空中一動也不動。

  但過了不到三秒,身上仍穿著警察制服的男子便再度低下了頭。

  『⋯⋯應該只是碰巧吧。』

  雖然傑弗瑞試圖向漢克解釋自己的直覺,但直到女子站起身,走上前遞給漢克一張寫著自己名字和聯絡方式的餐巾紙時,他腦中的假設才真正成為現實,而這名與他們萍水相逢的女子,也在不久後的未來成為了眾人口中的安德森太太。

 

  「漢克,我幫你泡了咖啡。」

  就在傑弗瑞沈溺於回憶的同時,看來一臉人畜無害的青年型仿生人,也帶著一杯冒著陣陣白煙的黑咖啡回到了辦公桌旁。

  「喔,謝啦。」

  當漢克伸出手接過咖啡的同一刻,傑弗瑞也毫無意外的在康納臉上捕捉到了那透出純真喜悅的表情。

  在比對了無數的過去與現在後,直到這一刻,他才領悟到自己的思考方向錯得有多徹底。

  「⋯⋯原來是這樣嗎?」

  「福勒隊長?」

  注視著面前露出不解表情的康納,傑弗瑞忍不住再度嘆氣。

  「沒什麼,我只是突然想到一些事情。康納,記住我昨天說的,千萬要慎選你學習和親近的對象。知道嗎?」

  「我知道了,福勒隊長。」

  和面帶微笑回應的青年仿生人不同,將視線從電腦螢幕上挪開的中年男子則是一臉狐疑,「什麼學習和親近的對象?」

  「我只是基於我在這裡數十年的經驗,想要給他一些建議罷了。」

  「什麼東西啊……」

  面對同袍一連串讓人摸不著頭緒的發言,仍坐在椅子上的漢克嘖了一聲後,便將全副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手中的咖啡以及眼前的情報上,康納也在輕輕一個點頭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平靜無波的表情上看不出自己的發言,是否有對他造成任何影響。

  但無所謂,轉身走回辦公室的傑弗瑞想著,那才不是他需要擔心的事情。

  他要做的,只有準時交出模控生命要求的定期評鑑。

  至於消聲匿跡多年的安德森症候群又會如何變異,答案或許只有上帝才曉得了。

  看著玻璃帷幕外、看來突兀卻又異常和諧的男子與仿生人搭檔,傑弗瑞‧福勒只盼望,底特律警局新的一天平安無事、風平浪靜。



 

=====實不相瞞我的參考資料是Brooklyn Nine-Nine(等等)=====

 

認識我的大家好,不認識的也說聲好,俺是yanao

其實寫到最後也不太知道自己的重點在哪裡,大概就是「魔性的男人,漢克安德森」之類的東西吧(被打)

在我眼中的漢克叔叔是個「很有魅力,但也不知道自己很有魅力」的中年男子

如同一顆超強磁鐵,不自覺的吸引著周圍所有的人類或非人類

然後這種吸引力也在另一方面成為了一種類似於「傳染病」的存在

……雖然是想這麼寫,但總覺得自己還是沒能把這主題掌握得很好(掩面)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