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此篇包含多種結局內容以及多種個人揣測設定

建議已對各種結局有基礎認識者服用

 

 

OK?

 

=====

 

 

  每當自己的機體待機超過五分鐘以上時,康納的思考系統就會開始自動反芻整理過去遭遇過的事件紀錄。

  失蹤異常仿生人、傷害事件、破壞、謀殺。

  將繁雜且看似毫無共通點可言的大量資訊,在記憶空間中分門別類做出統整,成為了他活用零碎時間空檔的方法。

  系統快速讀取大量的數據與影像記憶,讓他置於右方太陽穴位置的LED燈,也不斷閃爍著顯示加速運轉的黃光。

  和過去與模控生命聯繫、和阿曼妲互通訊息的「禪意庭園」系統不同,自從成為異常仿生人後,這個建構在他腦內的資訊儲存庫,就如同只屬於康納的秘密基地,讓他能放心儲放各式各樣的資訊。

 

  但在那的一切記憶,也並不完全都是能讓他安心的事物。

 

  由0與1打造而成的記憶宮殿中,康納總能感覺到有無數陰影隱身在樑柱陰影間,彷彿人類口中的「幽魂」般,潛伏等待攻擊的時機。

  就如同此刻一樣。

  『你騙了我。』

  儲存庫中的自己回過身,眼前對方身軀被狙擊槍子彈擊中的多個傷口,仍不斷流出藍色的血液,交織著恨意與絕望的雙眼映照著自己的面無表情。

  丹尼爾。

  在那場大樓頂樓的談判案件中,殺死了自己的主人,並挾持一名女童的異常仿生人。

  『你騙了我,康納。』

  即使清楚知道對方只是自己記憶打造出的幻影,但康納還是冷靜地回應。

  「我的目的就是要完成任務,一切都是必要的行為。」

  面對這樣的回答,殘破不堪的仿生幽魂露出了憐憫般的冷笑。

  『那你以為這種事情,就不會發生在你身上嗎?』

  幽暗的數據深淵中,只有對方充滿恨意的雙眼發出異常的光采。

  『對人類而言,我們都只不過是用過即丟、隨時都可以被淘汰的奴隸罷了。』

  沾滿藍血的手掌逐漸朝康納的臉龐逼近,破碎難辨的電子嗓音如同詛咒般糾纏不放。

  『總有一天,你也會跟我一樣---』

 

  「--喂。」

  就在思考系統即將發生異常的前一刻,一道熟悉的呼喊聲,讓他的意識瞬間返回現實世界。

  康納循著聲音的方向緩緩轉過頭,只見早已站在車外的中年男子,正彎下腰自敞開的駕駛座車門外,對他露出狐疑的眼神。

  「怎麼了嗎?」

  稍作思考後,康納搖了搖頭。「沒有,一切都很好。」

  「那還不趕快下車,我都叫你幾次了。」

  「好的,副隊長。」

  迅速解開安全帶,康納立刻起身走出那早已成為骨董的汽油引擎老爺車,跟在漢克的身後前往他們接下來的目的地。

 

 

  「請兩位稍待片刻,伊利亞馬上就來。」

  「喔、嗯。」

  坐在質感絕佳的黑色真皮沙發上,漢克與自己的仿生人搭檔不約而同的點頭,目送著身穿藍色無袖套裝的微笑仿生美女,轉身走出由玻璃帷幕圍起的寬廣會客室。

  接著漢克將目光,轉移至眼前強化玻璃茶几上、還冒著陣陣白煙的黑咖啡,拿起來喝了一口。

  「⋯⋯這還真不錯。」

  就算是像他這樣,連局裡咖啡機的黑色泥水都能一口飲乾的不挑嘴警探,也喝得出手上這杯咖啡有多價值不菲。

  「不過啊,」

  放下碰撞時會發出悅耳聲響的高級瓷杯,漢克望向早已站起身巡視各處的康納。

  「你覺得卡姆斯基為什麼要突然找我們過來?」

  兩人現在所在的位置,正是半年前一切騷動的引爆點之一——模控生命總部大樓最高階的會客室內。

  正凝視著掛在牆上、一張映出年輕時的卡姆斯基,以及一名黑人女子相片的康納,頭也不回的開口:「我認為有很大的可能,是要和我們聊聊半年前的那些事。」

  「啊——果然嗎?」

  聽到這回答,漢克也忍不住抓了抓頭。

 

  半年前。

  那場震撼全世界的哈特廣場雪夜遊行,到最後異常仿生人們靠著領袖的堅強意志,以及康納從模控生命地下倉庫喚醒的上千名援軍,獲得了空前的成功。

  之後不僅官方快速的成立了處理仿生人問題的專責單位、研擬各項專法,原本被視為叛亂分子的仿生人領袖馬庫斯,也被指派為美國史上第一個仿生人交流大使,負責處理兩個種族間的各種問題。

  但在整體情況看似好轉的同時,曾經不可一世的模控生命,卻是一口氣跌落谷底。

  隨著世人的想法逐漸轉變,原本與政府合作壓制異常仿生人的模控生命,也開始被同情仿生人的民意抨擊為不人道和助紂為虐,除了內部經營陷入混亂,風評以及股價也都如雪崩般一路下挫。

  就在巨大商業帝國面臨崩潰的前一刻,一名救世主卻在此時再度現身。

  10年前在奪權戰爭中落敗的創辦人伊利亞·卡姆斯基,突然在此刻宣布重回模控生命。坐回CEO寶座的他,一改企業過去不斷推出大量新型仿生人的商業戰略,轉為積極協助在市面上流通的舊型機體更新、並支援它們融入人類社會。180度大翻轉的經營路線不只挽救了企業形象,也讓卡姆斯基原本的「天才」光環更加閃亮耀眼。

 

  而將時間軸轉回現在,當時聯手把模控生命總部搞得天翻地覆的一對搭檔,就正待在一塵不染的會客室內,等待著卡姆斯基的到來。

  「……果然根本就不該來的。」

  盯著眼前的黑咖啡,漢克下了如此結論。

 

  回想今天中午走進警局時,他就看見自己表情平淡的仿生搭檔,和面色鐵青的傑弗瑞正一同站在自己的辦公桌前,等待他的到來。

  『模控生命發了通知,叫你們兩個過去一趟。』

  這意想不到的邀約對象,讓漢克忍不住張開了嘴。

  『模控生命?為什麼?』

  『我怎麼會知道!』比他先一步進入更年期的同袍拉高了聲量,『對方的通知裡完全沒提到任何理由,只說了是卡姆斯基親自邀請你們的!』

  你們到底幹了些什麼事?

  被光用眼神就可嚇哭小孩的底特律警局局長如此逼問,漢克和康納互望了彼此一眼後,便趕緊搖搖頭離開警局,跳上車朝模控生命大樓的方向前進。

 

  「如果是要求賠償損失的話,我大概三輩子都賠不起吧。」

  嘿嘿笑了幾聲後,漢克卻突然換上了嚴肅的表情,看著站在自己不遠處的康納,「不過如果連你也要被究責的話,那應該會更不妙吧?」

  「我嗎?」

  歪頭想了想後,康納語氣平淡的回應:「我想最糟的情形,應該就是我會被當場回收,先進行分析然後徹底銷毀吧。」

  漢克瞬間瞪大了雙眼,「等等,這不是超不妙的嗎!」

  「大概,吧……?」

  說著說著,青年型仿生人的頭又再度像小鳥般傾向自己的左肩,額側的LED燈則持續閃爍著平穩的藍色光澤,「雖然我先前就預估可能會發生這種情形,但由於當時模控生命的經營狀況持續惡化,我還以為可以不用動用緊急方案的……」

  「等等,那個『緊急方案』是什麼東西?」

  但就在康納準備開口的同時,一道清脆的嗓音便突兀的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抱歉讓兩位久等了。」

  隨著不遠處會客室的自動門緩緩退開,離開不過七分鐘左右的仿生美女再度走回室內,而在她身後的男子,則是穿著一身輕便的上衣與牛仔褲,以一副十足科技新貴的模樣走至兩人的面前。

  「好久不見了,安德森副隊長,還有……康納。」

  看似玩世不恭的淡色眼珠緊盯著面前的訪客,半年不見的伊利亞‧卡姆斯基直接坐上茶几另一方的單人沙發,而與他形影不離的女性仿生人克蘿伊,則是文風不動的站在卡姆斯基的右後方。

  「是啊,不知卡姆斯基先生近來可好。」在不甚誠懇的打著招呼同時,漢克也用眼角瞥了一眼坐回自己身旁的康納。

  「我嗎?我最近還不錯,只是在整理一些我不在時出現的問題罷了。」

  卡姆斯基輕快的語氣,就彷彿他只不過是在結束了一星期的休假後,重新回到工作崗位上般。

  「這段時間累積下的問題說穿了也不是太麻煩,但就是得花些時間來處理,所以才會直到現在才邀兩位前來。」

  一派輕鬆的蹺著腿,卡姆斯基對著面前的訪客露出輕鬆的笑容:「兩位不要這麼緊張嘛!今天找你們過來,我並不是想要追究半年前的事,只是有些事情想和兩位討論一下罷了。」

  即使對方看似釋出了善意,但早已養成多疑習性的中年警探,仍不願輕易的解除警戒,試圖從卡姆斯基的一舉一動中找尋蛛絲馬跡。

  而坦然接受漢克審視的卡姆斯基,臉上的笑容則始終沒有改變。

  「在我回到模控生命之後,我檢視了一些之前留下的紀錄,發現剛好在異常仿生人發生騷動的那段時間,前經營團隊們已經和政府方面做了初步協議,準備提供一批更新型的高性能仿生人給國務院。」

  注意到眼前的警探搭檔臉色同時一沉,卡姆斯基也趕緊笑著解釋:「當然,這項協議也因為之後發生的各種狀況,早就已經成了廢紙一張,我也沒有打算讓這項協議成真。」

  「……貴司的經營問題,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嗎?」漢克壓低了聲音問道。

  「副隊長不要著急,我很快就要說到重點了。」

  坐在沙發上的卡姆斯基將上半身向前傾,難以判讀其中意念的雙眼凝視著坐在自己前方的兩人。

  「雖然是早已化為烏有的計畫,但休息了這麼久,我也想試試看自己的能力有沒有退步,所以嘛……」

  只見男子抬起右手在半空中敲了一道響指,身後的門扉便再度自動緩緩開啟,但隨之走進的人影,卻讓兩名訪客都瞬間睜大了雙眼。

  像是十分滿意兩人的反應,卡姆斯基的笑容也隨之擴大。

 

  「向兩位介紹一下,這是我在『康納』RK800型的基礎上,做出的更新版RK900原型機。」

  在眾人的面前,一具身穿白色西裝外套的「康納」,踏著穩定的步伐走至卡姆斯基的左後方立正站好,胸口上那行「RK900」的模控生命標準字型,在射入室內的太陽光下微微發亮。

 

  「這次的RK900型不僅加強了機體強度,在各項性能上也做了更多改善,如果投入產線大量生產,一定能成為極為優秀的警探或是戰士。」

  在卡姆斯基輕快說明的同時,白衣康納也一直凝視著眼前的一對搭檔,額側的LED燈一直呈現快速運轉的黃光。

  漢克緊盯卡姆斯基的藍色雙眼開始緩緩瞇細,「這樣的優秀機型和我們有何關係?」

  「沒錯,這就是我今天邀兩位來的原因了。」卡姆斯基像是讚許漢克的正確思考般,伸出手指了指對方。

  「我希望能讓他取代原本的RK800型,成為副隊長的新搭檔。」

  「你說什麼?」

  由模控生命CEO口中說出的提議,讓漢克的眉頭瞬間緊皺。

  「其實在兩位來到這裡之前,我們已經做了一些初步評估,判定以底特律警方的工作量而言,比起舊的RK800型,最新型的RK900更能順利的達成各種任務要求。再加上安德森副隊長就是第一位與仿生人合作搭檔的警探,我們也相信能從你這裡得到許多有意義的建議和回饋。」

  露出愉悅笑容的卡姆斯基,毫無閃避的直視著表情充滿厭煩與不耐的中年警探,但下一刻從他口中吐出的話,卻讓現場的氣氛隨之凝結。

  「而且按照模控生命的品管規範,我們不可能會允許由一名異常仿生人,來進行支援警方的任務。回收出現異常的型號進行分析,也是我們身為企業應盡的責任不是嗎?」

  清楚知道那「分析」二字代表何意的前仿生人獵人,雖然表情依舊平靜,但卡姆斯基依舊能清楚看見對方立即轉為鮮紅的LED燈。

  「等等,這是什麼意思?異常仿生人?」完全不懂發生何事的漢克,則露出困惑的表情看著身旁的搭檔。

  相對的卡姆斯基雖然嘴角還掛著一絲笑意,但尖銳的目光卻直直射入康納的意識中,「從登入紀錄來看,在仿生人遊行之後,你就再也沒有登入過『禪意庭園』上傳任何資訊,模控生命的定位管理系統也從去年十一月開始,就再也捕捉不到你的動態。綜合這些現象,能得到的結論也就只有一個而已。」

 

  「———康納,你已經是異常仿生人了對吧?」

 

  面對「造物主」毫不掩飾的提問,沈默許久之後,康納只能緩慢的開口。

  「是的。」

  在回答的同時,他也從眼角的視野看見漢克伸手摀住了自己的臉。

  「這不是很厲害嗎?」但卡姆斯基的語氣中不僅沒有一絲責難,反而充滿了發現新事物的興奮,「和其他大量生產的機型相比,防護措施理應更加嚴格的你,居然也打破系統限制出現了變異,實在讓人很想細細研究,你在這段時間裡到底發生了些什麼事。」

  在男子的凝視下,康納放置在雙腿上的手掌也在不知不覺間緊握成拳。

  「呃,不好意思,我可以插個話嗎?」

  就在這陣異樣的氛圍中,漢克終於忍不住出手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我知道異常仿生人問題對貴司造成很大的影響,不過,嗯⋯⋯」像是在腦中努力篩選自己說出口的語彙般,漢克的眉間皺出了深刻的紋路,「我可以保證,這傢伙就算嗯……變成了異常仿生人,但他作為我搭檔的能力卻並未因此受到影響,我也不介意繼續讓他待在我身邊,這樣不知道卡姆斯基先生是否可以接受?」

  「可就算副隊長願意自負風險,這畢竟是和我們商譽有關的事情,不好好處理的話可是會釀成大問題的。」

  將注視的目標從康納轉為一旁的漢克,卡姆斯基臉上的表情,就像是在期待著會從對方口中聽到什麼答案,而漢克也沒有閃躲的迎向對方的挑戰。

  「相信以卡姆斯基先生的智慧,要解決這問題也沒什麼困難的。」

  「副隊長太看得起我了,事關到異常仿生人,就算是我也沒辦法視而不見。」

  「現在輿論對於異常仿生人也比之前寬容了不少不是嗎?而且模控生命本來就是『你』的東西,稍做通融應該也沒問題吧?」

  「副隊長現在是在跟我求情嗎?據我掌握的情報,副隊長應該很厭惡仿生人才對吧。」

  「是這樣沒錯啊。」中年警探則是聳聳肩,「不過就算是仿生人,但和他相處了大半年多少有點感情,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他被拆成碎片吧。」

  聽見這回答,令卡姆斯基忍不住笑了出來,「我還以為毫不掩飾自己反仿生人傾向的副隊長,才不會在乎仿生人的生死問題呢。」

  相對的漢克的表情仍是一臉冷淡,「而據我們上次見面的情況,我也以為最期待仿生人出現變異情形的,就是卡姆斯基先生自己了呢。」

  青年創業家的淡色雙眼中,突然閃過一陣奇異的光采,「就算真是這樣好了,我繼續讓屬於我的財產在外頭遊蕩,對我又有什麼好處?」

  「你可以繼續觀察他的變化,不是嗎?」

  漢克將上半身向前傾,歷經千錘百鍊的藍色目光直視著面前的卡姆斯基,「你自己也說了,你對這傢伙的『成長』很有興趣對吧?你繼續讓他在外頭接受更多刺激,他就有可能再出現更多的變化,這對你來說應該是很划算的投資吧?」

  空間中僅有的兩名人類,在注視著對方長達數秒後,這場沉默的對峙,便以卡姆斯基突如其來的一陣笑聲畫下句點。

  「你果然是個非常有意思的人呢,安德森副隊長。」邊說卡姆斯基還抬起了雙手不停鼓掌,清脆的拍擊聲在明亮的空間中迴盪著,「從我得到的資料來分析,還以為你只是個討厭仿生人的老古板警探,但看來我的分析還有許多需要改善的地方。」

  「我想你需要改善的地方,恐怕還不只有這點而已。」

  面對中年警探毫不掩飾的諷刺,男子只是揚起了嘴角:「別這麼說嘛副隊長,我只是單純想表達對你的佩服而已。的確如你所說,讓他繼續待在外頭,說不定真的是比立即拆除分析來得有意義。不過……」

  對方語氣中突然的轉折,讓漢克再度繃緊神經,「不過?」

  「話說回來,副隊長難道不試著考慮一下,將搭檔換成這最新的機型嗎?」

  無視著對方轉為警戒的視線,卡姆斯基滔滔不絕的說道:「如同剛才所說的,這台RK900試作機不管是強度或是性能,都大幅超越舊有的RK800型,副隊長改為和他搭檔,應該是更有利的選項對吧?至於記憶資料方面,也只要將舊型『康納』的數據轉移到他身上就可以了,在銜接上完全不會有任何問題。」

  怎麼樣,很不錯吧?

  男子看似無害的建議,讓中年警探的眉間皺出了深刻的紋路。

  「抱歉,我不需要。」

  像是受夠似的重重嘆一口氣,漢克伸手毫不猶豫地拿起面前的瓷杯,將裡頭的黑咖啡一口飲乾,「很感謝卡姆斯基先生的好意,不過我對這傢伙目前的機體功能並沒有什麼意見,也不太需要一個『新的搭檔』,所以這白大個你們就先自己留著吧。」

  而在將咖啡杯放回桌面上的同時,他也沒漏看卡姆斯基淡色雙眼中散發出的好奇光澤。

  「如果模控生命想要更改與底特律警局間的任何合作內容,還是必須麻煩貴司向我們提出正式的申請,在此之前按照合作條約的內容,我旁邊這個傢伙仍然會繼續擔任我的搭檔,所以我也有權利繼續帶著他行動,這樣應該沒問題吧?」

  卡姆斯基臉上的笑容依舊沒有任何改變,「雖然我很想提醒副隊長,按照合作條約的附加條款,如果模控生命發現仿生人疑似有異常狀況,可隨時暫停合作關係回收進行調查……不過無所謂,副隊長你還是可以先帶走這具舊的『康納』,等我們有了結論之後再通知你們。」

  「感謝你這麼通情達理,那我們也不要在這繼續打擾你了。康納,我們走吧。」

  「……嗯、嗯,好的。」

  聽到漢克的呼喚,如大夢初醒般的康納先是困惑看了一眼面前的卡姆斯基後,接著便趕緊在搭檔的催促下站起身,準備朝對方的方向走去。

  「啊對了,」

  但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漢克又突然停下腳步,盯著坐在原位上的卡姆斯基,「你剛才有說需要我的建議和回饋是吧?我倒是想到了一個,我說那個舔東西然後分析證據的動作,有沒有辦法稍微修改一下?」

  卡姆斯基對此則是苦笑著聳了聳肩,「這恐怕沒有辦法,畢竟要迅速分析檢體,ˊ直接經由口腔攝取恐怕還是最方便的。」

  「啊---我想也是,那就沒事了。康納。」

  聽見漢克又一次呼喚自己,康納也邁開腳步試圖跟上正快步朝門口走去的搭檔。

  但就在他與站在卡姆斯基身旁的仿生人擦肩而過時,一道與自己完全相同的聲音突然竄入了耳中。

  「我無法理解副隊長為何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嗯?」

  穿著白色外套的「康納」,轉過身望著停下腳步的漢克。

  「就分析結果來看,不管是機體強度或是性能,我都遠遠優於目前與你搭檔的RK800型,照理來說與我搭檔應該是更有利的決定才對,但是副隊長卻選擇了他而非選擇我,我無法理解副隊長為何會做出如此不理性的決定。」

  「不理性嗎?」

  漢克倒是若有所思的點著頭,視線輪流在黑白兩色的「康納」之間移動了數秒後,露出了帶著些許自嘲意味的笑容。

  「不過人類本來就是這麼不理性的生物啊,白大個。」凝視著那對看似極為熟悉卻又陌生的深棕色眼珠,漢克的語氣明顯少了些面對卡姆斯基時的尖銳,「就算你的性能是比你旁邊那個同伴還要優秀,你們兩個的外表或聲音也都一模一樣,但你要了解,人類在意的可不只有那些而已。對我而言他才是我的搭檔,你不是。」

  「……副隊長指的是兩者之間的個體差異嗎?」白衣康納微微歪著頭,還帶著些許稚嫩感的肢體動作,看來也和漢克認定的夥伴無比相似,「但如同我的製造者所說的,我們兩者之間的外表完全相同,我也可以藉由繼承過去的記憶數據,繼續維持和副隊長間的合作關係,這樣難道也不行嗎?」

  漢克搖頭,「很抱歉,還是不行呢。」

  「……果然我還是無法理解,」

  細細咀嚼了漢克的回答後,白衣康納臉上依舊是難以認同的表情,「單憑極低的個體差異度,就會讓人類拒絕在現實上更好的選項嗎?」

  「不懂也沒關係,要真不行就問你旁邊那個人,雖然我也不認為他會好好回答你就是了。」伸手指向沙發上一臉無辜的卡姆斯基,漢克便和跟上自己腳步的康納,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模控生命的會客室。

 

 

  「漢克!這麼久都沒見到你,你是死哪裡去啦!」

  「沒辦法,我有體能教練限制我一星期只能吃一次垃圾食物。」

  「哈!」

  從蓋瑞手中接過剛出爐的招牌漢堡還有特大杯汽水後,漢克一邊哼著不成調的旋律,一邊走到位於餐車旁的用餐區,而早就等在那的康納,則是一語不發的低著頭站在用餐亭的桌邊。

  「怎麼啦?一臉鬱悶的樣子。」

  漢克又瞄了一眼身旁低頭不語的青年型仿生人,那能粗略概括仿生人當下情緒狀態的LED燈,直到現在都還是呈現刺眼的紅光。

  而直到漢克吞下了約三分之一的漢堡之後,耳邊才傳來康納那總是字正腔圓、但此刻卻帶著一絲消沉的聲音。

  「我很感謝副隊長為我進行了那樣的交涉。」

  「嗯,不客氣。」漢克邊回應邊隨手拿起桌上的紙杯吸了一口汽水,「但我完全沒想到,這半年來我身邊就一直待了一具異常仿生人。」

  就在他像自言自語般將話說出口的同時,身旁的青年外型仿生人的肩膀也跟著明顯晃動了一下。

  「……雖然我非常信任副隊長,但我一直不知道該怎麼向你解釋這件事,所以就一直隱瞞到現在……對不起。」

  漢克在咬下一口食物的同時,也瞥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仿生人,此刻的對方就彷彿是被主人訓斥的大型犬般垂頭喪氣。

  康納這樣不同以往的反應,讓他也露出有點無可奈何的表情:「我只是有點嚇到而已沒什麼啦……不過現在對異常仿生人的看法也沒像以前那麼負面了,我想卡姆斯基應該也不至於會做得太絕吧。」

  「嗯……」即使聽見了漢克的安撫,但青年型仿生人太陽穴上的燈號顏色,依舊維持著不穩定的色澤。

  「不過我沒想到副隊長居然對合作條約的內容這麼清楚。」

  「因為我一開始一直在想法子擺脫你啊,總是得先從可能的漏洞下手嘛。」

  結果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派上用場呢。漢克不禁發出如此感嘆。

  而就在中年男子自顧自大嚼食物的同時,康納表情嚴肅抬頭望向對方。

  「但我還是必須要說,卡姆斯基的提議並沒有錯。」

  「什麼?」

  在底特律的初夏陽光下,康納清澈的深棕色雙眼映出淡淡光芒,「其實卡姆斯基的建議非常合理,那具RK900的性能確實是在我之上,如果考量到未來執行任務的問題,副隊長當時應該要答應卡姆斯基,用他來取代我。」

  漢克皺起眉頭,「我不是說了嗎?那對人類來說才不是最重要的問題。」

  「但我們收集到的數據並不是這樣。」

  迅速的反駁之後,康納開始以適中的速度複誦自己系統中的資料:「根據模控生命直到2038年10月為止的統計資料,在正常使用情形下,消費者平均會在66至72個月間,更新替換自己所擁有的仿生人,改買擁有更多功能的新機種;而如果是特殊用途、例如勞動產業或是警備用仿生人的話,替換的速度還會再加快3至6個月不等。」

  「你可以用英文來說明嗎?」

  在看似不滿的抿了抿嘴唇後,康納再度開口:「……也就是說,只要兩者之間存在一定的機體差異,大部分的人類都會毫不猶豫購買新的、有更多功能的仿生人,來取代舊機種。」

  「原來如此。」

  盯著仿生人右額側上光圈上交錯出現的紅黃閃光,漢克點了點頭後便低頭繼續吃著還帶點熱度的漢堡,在陷入沉默的兩人之間,只聽得見一旁馬路上車輛不斷呼嘯而過的聲響。

  而當漢克終於把被康納認定為不健康食物的午餐全部吃完時,他先是用粗糙的廉價餐巾紙擦去手上的油汙,接著便伸手一把抓住自己仿生人搭檔的頭頂。

  「你可別小看我啊臭小子!」

  「漢、漢克,你在幹什麼?」

  對方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康納完全無法即時反應,只能任由那粗糙的寬大手掌,粗暴的將自己總是梳得一絲不苟的西裝頭揉得亂七八糟。

  當康納終於忍不住抬起頭望向對方時,便看見站在身旁的漢克,正對自己露出了惡作劇成功般的笑容。

  「所以說你還是太嫩了啦,被講個一兩句就被唬得一愣一楞的,你這樣子要怎麼當警察?在你眼中我有這麼無情無義就是了?」

  「漢克,我……」發覺自己似乎誤判了什麼的瞬間,康納的思考系統也開始發生斷斷續續的異常訊息。

  「告訴你,什麼統計、性能或是卡姆斯基什麼的,我才不管那些東西,對我來說,『你』,康納,就是我的搭檔。懂了嗎?」

  「……我知道了。」

  被撥亂到額前的短髮,和略為呆滯的表情,讓原本看似精明俐落的仿生人,多了些稚嫩的感覺。而中年警探也再度伸出手,用力拍了拍對方身高與自己相差無幾的頭頂。

  「很好。」

  拿起還喝不到半杯的汽水紙杯,漢克又自顧自的率先邁開了步伐,「好啦我們也該回去了,要是不快點讓傑弗瑞知道我們談了些什麼,他又要開始發火了……」

  但才沒走幾步,來自身後的一陣拉扯又讓他停下了腳步,轉頭看著拉住自己大衣一角的康納。

  「謝謝你,漢克。」

  「唔,嗯。」

  觀測到漢克總是被藏在白髮後的耳根出現溫度升高的跡象,讓康納也跟著露出了坦率的微笑,額側的LED燈則閃爍著如今日天空一般的平穩藍色。

 

 

  那一天晚上,當康納如同往常獨自進入休眠模式時,返回體內記憶宮殿的意識一睜開眼,全身滿是藍色血液的仿生人幽魂仍站在原地瞪著自己。

  『你又說謊了呢,康納。』

  『你根本就不是「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他,而是「害怕」告訴他不是嗎?』

  虛無的數位空間中,只有對方嘶啞的聲音緩慢迴盪。

  『你害怕如果讓他知道了自己也成為異常仿生人,會不會因此被厭惡、驅趕甚至直接被摧毀。』

  不知不覺間,幽魂的嘴角揚起了可稱為是「燦爛笑容」的弧度。

  『就像「我們」一樣。』

  而在凝望了對方散發異常光色的雙眼數秒後,康納只是默默地搖頭。

  『他已經說了,只有我才是他的搭檔。』

  出乎意料的,盤據在思考系統中的負面幻覺沉默片刻後,卻對自己露出了如憐憫般的目光。
  『---她那時也是這麼對我說的,說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我知道。』
  『即使如此你還是要相信他嗎?』
  『嗯。』
  看著康納篤定的點頭,面前的幽魂沒有再多說一句,只是露出像是羨慕、又像是哀傷的眼神,緩緩退回晦暗的棲身之所,最終連那帶著虛無之色的雙眼也被融入黑暗中。

  『……對不起。』
  對恐怕永遠都不會消散的陰影輕聲致歉後,單獨一人的無聲意識空間中,康納閉上了雙眼,不斷反芻著記憶中晴朗的正午天色,以及來自某人的諾言。

 

 

 

  之後很快的,底特律警局在隔天就收到了來自模控生命的正式電子文件。

  被叫入位於警局中央透明辦公室的漢克與康納,盡可能面不改色的接過傑弗瑞手中的電子文書板,開始讀起文件的內容。

  畫面上格式一本正經的文件中不僅正式提出,模控生命將持續與底特律警方合作,派出旗下的特殊型號仿生人協助辦案外,在文件最下方的一條項目,則讓正專注讀著這份文件的兩人都睜大了雙眼。

  『指定由康納型號313-248-317,擔任漢克·安德森副隊長之輔佐任務』

  「……我說啊,這意思算是過關了嗎?」

  中年警探轉頭看向身旁的仿生人,對方的表情與額側閃爍的黃光,也顯示他同樣尚未完全理解狀況。

  「從文件內容看來,應該是這樣沒錯……」

  兩人不太對勁的反應,讓坐在辦公椅上的傑弗瑞挑高了眉毛,「什麼東西過關?……總而言之模控生命發出的正式通知就是這樣,沒有任何問題的話就趕快回去做自己的事。」

  被看似永遠忙碌的警局局長趕出辦公室,由人類與仿生人組成的警探搭檔順從地走回自己的辦公桌後,接著便不約而同的相視而笑。

  「看來我想要甩掉你還沒這麼簡單呢!」

  「以後還得請副隊長繼續多多指教了。」

  就在康納注視著漢克因笑容而微微瞇起的藍色眼珠時,一道來自報案系統的通報便硬生生打斷了兩人之間的慶幸氣氛。

  「---在五公里外的巷弄內發生了攻擊仿生人事件,要求我們前往支援。」

  「嘖,怎麼是挑這時候啊。」

  雖然嘴上不停抱怨著,但漢克還是立即站起身、撈起扔在桌邊一隅的車鑰匙,便往大門的方向走去,「快點走吧,康納。」

  「好的。」

  沒有任何遲疑,仿生人臉上仍帶著淺淺的微笑,起身跟上對方的步伐。

  屬於這對搭檔的一天,現在才正要開始。

 

 

  「伊利亞。」

  「嗯?」

  正快步走在潔白走道上的卡姆斯基,轉頭望向陪伴了自己十多年的藍衣女性仿生人。

  眨著圓潤的天藍色眼睛,被命名為克蘿伊的仿生人語氣平和的說著:「我剛才收到了通知,高層方面相當不滿你拒絕回收銷毀康納型號313-248-317這件事,已經向你提出了抗議。」

  「就幫我隨便打發掉吧。」

  「好的。」

  從仿生美女口中聽見的無趣訊息,讓男子甩甩手後便繼續邁開腳步向前走,而總是固定走在他斜後方約70公分處的克蘿伊,在沉默片刻後突然開口。

  「今天的伊利亞,感覺起來好像特別開心呢。是發生了什麼好事嗎?」

  再度轉頭看著對自己露出溫柔表情的女性仿生人,卡姆斯基不禁露出了笑容。

  「看到超乎自己想像的事情,我當然會開心了。」

  克蘿伊注視著卡姆斯基的表情既溫柔如母親,也純真如少女,「我們已經很久沒有遇到,像安德森副隊長一樣這麼有趣的人了呢。」

  而回想起昨天的會面,也令卡姆斯基臉上的笑意變得更加深刻,「是啊,克蘿伊應該也很期待看到,他們未來的樣子吧?」

  「嗯。」

  隱居多年後重新回到俗世中的天才,在感受到久未體驗的刺激同時,一股彷彿面對戰鬥般的亢奮感,也讓他的脈搏逐漸加快。

  「就讓我來看看你們有什麼能耐吧。」

  對著遠在城市另一端的對手喃喃發下戰帖,卡姆斯基再度加快了自己的腳步。

 

 

 

=====為人處事要懂得自知之明=====

 

認識我的大家好,不認識的也說聲好,俺是yanao

 

終於!第二篇!底特律!!!(發出不屬於這個世界的聲音)

這次的配對成分非常低,過場成分非常高,高到我自己都寫到面目猙獰

這次我就完全體驗到了,如果硬是要寫自己能力不及的東西會有多慘

爆字數就算了,各方面都還覺得自己有許多得加強的部分

不過這也就算是經驗了吧……啊哈哈

下次還是挑個輕鬆點的主題來寫好了(歪)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