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日-封面  

 

為了這次在5/31星期天的ICE2所出的突發校園故事短篇,一如往常穩定的がくルカ濃度XD

內容則是以sequel(鬼畜ショタP)於2010年五月時發表的VOCALOID原創曲「ロベリア」為範本

 

這次的攤位是S38「勞爾巴克斯曾根崎快車」,同時當天在攤位上也有既刊和無料小短篇,歡迎大家當天來玩XDDDD

 

以下則是開頭一部分的試閱部分,請大家多多指教~

 

 

倒數三十一天

 

 

  校慶。

  園遊會。

  體育館。

  社團表演。

  多彩刺眼的舞台燈光下,敲彈著各式樂器的樂手與緊握立架上麥克風的歌者,正努力演奏唱出宣洩濃烈情感的搖滾樂曲。

  而自己則是站在靠近門口的位置,雙手交叉在胸前面對那些應該看不見自己的人,擱在臂上的結繭手指隨著節拍無聲敲動。

  沒有憤怒。

  沒有後悔。

  沒有不甘心。

  只是有點不痛快而已。

  轉頭離開人聲鼎沸的室內,突然降至頭頂的午後陽光曬得腦袋有些暈眩,穿過喧鬧的人群,她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腳步正逐漸加快。

  走入同樣到處都是學生或參觀者的校舍內,跨出寬大步伐踩著階梯向上方衝刺,最後凌亂的腳步聲終於在平日看不見人走動、靠近頂樓逃生門的樓梯間靜止了下來。

  從這裡聽來的話,一切的歡鬧聲都彷彿是來自另一個世界般。

  不屬於自己的歡鬧。

  朦朧的焦躁感如毒般以左胸為中心點開始蔓延至全身上下,被毒素侵襲的四肢一直在吼著快破壞些什麼快破壞些什麼,卻又被另一股類似理智的聲音勸阻著。

  掙扎到最後,黑色摺裙下的白皙右腿抬起。

  「煩死了!」

  穿著室內鞋的右腳用力地朝眼前的牆壁踩去,自腳掌傳來的撞擊痛感瞬間讓人冷靜了不少,讓腳底重新接觸地面後她嘆了一口氣,茫然望向面前被印上好幾個鞋印而變得灰濛濛的白色牆面。

  直到背後一聲冷冷淡淡的問句讓她瞬間轉過頭。

  「原來是妳嗎?」

  身後的視覺死角處,坐在階梯上的男學生將夾在指間的書籤插入文庫版書本的頁面間後闔起,平靜而毫無波動的目光焦點自灰色的牆面轉向她的雙眼。

  沉默地四目相對了數秒後,他再度開口。

  「原來這些腳印都是妳弄出來的啊。」

  「……哈啊?」

 

初戀日

 

 

倒數二十七天

 

  「所以到底為什麼校慶那天神威你會在這裡?」

  咀嚼口中的麵包吞下,接著伸手拿起放在身旁插好吸管的鋁箔包裝咖啡歐蕾喝了一口,ルカ轉頭看向就坐在高自己一台階位置上的男學生。

  「因為我想偷懶所以就帶了書來這邊看,結果沒想到沒過多久妳就來了。」

  邊說邊伸出修長而骨節明顯的手指比向那面被大量鞋印染灰的牆面一隅,被稱作神威的男學生用著不冷不熱的語氣回應,絲毫不在乎自己的態度令一旁的女學生皺起了眉頭。

  「你這意思是我打擾到你偷懶了?」

  「也還好,妳踢牆壁的動作看起來蠻有趣的。」

  「什麼東西啊……」

  本想對這聽不清是諷刺或者玩笑的回應發出反擊,但思考到對手總是能馬上將各種攻勢輕鬆化解,她只好忿忿不平地低頭再度咬下一大口麵包。

  「吃東西吃那麼急不好喔,巡音。

  「你管我!」

  用力地動著上下顎咬碎食物,被對方以姓呼喚的ルカ仍帶著不甘的在心裡回憶起自己和這個人第一次相遇的經過。

  就在校慶那一天,被陌生人發現到自己可算是破壞校園的發洩行為時,她的腦中曾瞬間閃過了無數的念頭,例如踹那傢伙一腳或者馬上逃走或者如此這般。

  但那人的聲音卻立即阻斷了她的思考。

  「妳心情這麼不好嗎?」

  什麼東西?

  「這些腳印應該都是妳踩出來的對吧?」

  那又怎麼樣?

  「妳喜歡喝什麼飲料?」

  草莓歐蕾……等等你幹嘛問這個?

  「不為什麼。明天中午的時候妳還會來嗎?」

  來了又怎樣?

  「只是想請妳喝點東西而已,沒有其他的。草莓歐蕾嗎?我記住了。」

  ……哈啊?

  明明感覺毫無疑問自己是遇上了個怪人,但在快速跑離樓梯間後的隔天午休,自己卻仍如聽到了笛聲的老鼠般、拎著兩三個從福利社買來的麵包走回原地,略帶猶豫的接過對方手中的紙盒飲料。

  而後,眼前正坐在階梯上的男學生便好像徹底對她喪失了興趣般,自顧自地低頭打開平放在自己腿上的深色便當盒,抽出筷子夾起一口飯放入口中。面對對方看似完全進入自己世界的舉動,手裡拿著觸感還有些冰涼的草莓歐蕾,她慢慢張開口。

  「呃,你平常,都在這裡吃午餐嗎?」

  「嗯,因為不會有人到這裡來。」說完對方又低頭夾起一塊魚肉放入口中咀嚼。

  「你什麼時候開始這樣的?」

  「轉學到這裡來的第三天。」

  「為什麼不跟其他人一起吃呢?你沒有比較熟的同學或朋友嗎?」

  「是還有幾個算是聊得來的同學,不過我已經習慣這樣了。」

  「啊,是喔。」

  對方回答完自己的問題後便低頭專注地吃起盒中的飯菜。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處境下,最終ルカ只能朝眼前的樓梯台階一坐,默默撕開麵包的塑膠包裝。

  即使嘴裡正嚼著東西,但她仍不時轉頭窺看著就坐在自己斜後方的男學生,適中的用餐速度、堪稱標準的用餐動作和平淡的表情,都給人一種不像是和自己同年齡層的老成味道。

  直到他吃完自己的那份午餐、將空便當盒重新用袱巾包好,正當以為對方或許將起身離開時,卻看見他又默默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本文庫本就地翻了起來。從一連串的流暢動作看來,對方或許真的如自己所說早已習慣了這種行為。對此她只能沉默以對並再度咬下一大口果醬麵包。

  終於尷尬的用餐時間即將告一段落,當她收拾好垃圾準備儘快逃出這個空間時,她才終於鼓起勇氣問出一個從方才就一直想問出口的問題。

  「呃……所以你叫什麼名字?」

  對方闔起手中的書本,雙眼直視著她,「我是二年四班的神威。妳呢?」

  「我嗎?我是二班的巡音。」

  「那麼,巡音,妳明天還會來嗎?」

  「……我再看看。」

  雖然當下只是為了敷衍對方而隨口做出的回答,但隔天的同一時間,她依舊帶著自己的午餐走上相同的樓梯間,緊抿嘴唇坐在距離男學生有些距離的台階上。

  這就是事情的開始。

 

 

倒數二十三天

 

  神威。

  隔壁再隔壁班的人。

  高一秋天時才進入學校的轉學生。

  成績是全年級的前段班。

  聽說是劍道社的主將級社員。

  偶而會在走廊上看見他與其他學生共步對話的身影。

  因為個性隨和的關係似乎人緣也相當不錯。

  雖然在幾天的相處下才發覺到他某些似乎異於常人的舉止和性格,但總體來說仍然可說是比自己還要優秀而又截然不同的存在。

  但與自己如此截然不同的存在,卻又像這樣和自己一起坐在空盪盪的樓梯間,度過彼此之間沒幾句話好說的午休時段。

  果然是個怪人。她在心裡偷偷的下了如此結論。

  但是等等。

  如果說對方是個怪人的話,那隨著怪人的節奏起舞、每天都還乖乖出現在這裡的自己不是也很奇怪嗎?

  細細嚼著在口中逐漸發酸的麵包,她皺起眉頭努力思考著,直到被早已習慣的音調呼喚自己的名字。

  「巡音。」

  「嗯?」她抬頭瞧著早已吃完便當、手裡拿著文庫版書本的男學生。

  「巡音有參加什麼社團嗎?」

  「現在沒有。」

  「那就是之前有了。之前是參加什麼社團?」

  為對方過度敏銳的觀察力暗嘖了一聲,她沒什麼力道地甩甩手,「之前是輕音樂社的,不過最近退出了。」

  「為什麼退出了?」

  闔起手中的文庫本,神威看來似乎對這話題很有興趣,但她可沒有多說下去的意思。

  「就覺得不適合自己,然後跟大家也處不來所以就退出了。」

  「處不來嗎?」

  撇了撇嘴,她將臉轉向另外一方,「是啊,因為我個性不好又動不動就跟人起衝突,到最後跟誰都沒法好好相處所以就乾脆離開算了。反正我一直以來差不多都是這樣、既不溫柔也不可愛也交不到什麼朋友,待在團體裡到最後也只會造成別人困擾而已……反正這種事情像你這種人是不會懂的啦。」

  「不要這樣子說自己。」

  耳邊傳來的回應聲聽來似乎多了些刺耳的波動,但她仍然沒有回過頭,只是一直緊盯著那塊灰撲撲的牆面。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