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設定為「觀看損友大推AV的大學生がくぽ兼差AV女優ルカ

 沒有明顯的性愛描寫但暗示意味濃厚,而且行為對象也不是對方

 不能接受的朋友奉勸還是不要點進來比較好……非常感謝(用力掩面)

 

 


雙眼的嬌聲

 

 

  最一開始是這樣的。

  在男人之間天馬行空毫無方向感的無內涵扯淡中,總會有個永遠醒目的主題高掛天邊一隅。

  「不覺得最近的AV女優明明每個封面看起來都還可以,但播下去那畫面簡直跟恐怖片沒兩樣嗎?根本是PHOTOSHOP詐欺嘛!」

  想起昨天打開沒五分鐘就被他退出光碟機、現在則被塞進了電視櫃下縫隙的那張光碟,がくぽ又忍不住嘆了口氣。

  「沒錯,看到那樣的一秒馬上軟啊!」

  聽著他的抱怨,坐在一旁的朋友也高聲附和,但隨語尾飄向半空中的眼神隨即發出了一道光芒。

  「啊不過說到這個,」

  朋友重新調整目光方向直視著他。

  「你聽過『流歌』這個女優嗎?」

 

  「流歌」。

  根據朋友的說法是名某家大型成人片片商旗下的AV女優,由於作風低調加上作品數並不多,出道都快滿半年了知名度也只是普普而已。

  「明明臉還不錯身材也很棒完全不會輸給一線的,但到現在為止也只拍了兩三部片子而已,也不知道到底是公司的問題還是她自己的問題……啊可是每部片的品質都挺讚的,有緣分絕對紅得起來。」

  所以誠摯推薦。自言自語後朋友對他咧出了個大大的笑容。

  於是到了最後,他房間的地板上就這樣多了三片封面印著長髮女性半身像的DVD盒。

  有些遲疑拿起其中一張端詳上頭的照片,挺直腰背站在被刻意模糊的藍天白雲背景前,看來年約二十上下的年輕女子穿著白色的蕾絲邊洋裝,領口間深邃陰影明示暗示著她的豐滿;抿起的桃色嘴唇只是輕輕勾起一個像是微笑般的弧度,明顯經過修圖人員調整的明亮雙眼直視著前方。

  清淡而帶些許距離感的笑容,但看來並不討人厭。

  盯著外殼瞧了好一陣子,他終於緩慢的扳開光碟盒取出碟片塞入播放器內,一陣短暫的黑暗後,突然刺入雙眼的全白畫面與宛如風景影片的背景音樂結伴衝出。

  直到白霧散去,照片上的那名女子坐在純白房間中央的深色絨布椅上直視前方,米白裙襬下的併攏雙腿反射出柔膩的光澤。

  感謝上蒼,一切看來都和封面上相差無幾──除了眼睛以外。

  和封面上的明亮雙眼截然不同,此時鏡頭中的流歌眼神反而浮著一層迷濛的微醺霧氣,好似不知那目光下的意識神遊早已去了何處。

  正當他將全副注意力都放在那對眼睛上的時候,來自鏡頭外的聲音響起。

  【可以介紹一下妳自己嗎?】

  鏡頭拉近到女子的臉上,高挺鼻樑下桃粉唇瓣猶豫的微微開闔,最後勾勒出一條若有似無的弧線。

  『我叫流歌,今年二十歲。』

  呵呵。女子無聲笑著,兩排雪白的牙齒在雙唇下若隱若現。

  同時がくぽ的視線清楚捕捉到了。

  微瞇注視鏡頭的濕潤雙眼中,幽幽醞釀的妖豔波光。

  「啊……」

  瞬間,在那對雙眼隔著螢幕的凝望下,他感覺自己的心跳開始加快。

 

 

  最後がくぽ靠著這部片子度過了滿足的一晚。

  遵照著友人建議從女優的出道作開始看起,一個半小時影片的內容也只是單純的展示著各種體位的交合,沒有太多出奇之處。

  但重點並不在這裡。

  鏡頭中隨著對手擺弄顫抖開放的身體。

  經過漫長壓抑後自唇間擠出的纖細呻吟。

  最後在高潮餘韻中滿足瞇細的雙眼,與沾上黏稠白濁的微彎嘴角。

  (哈啊……好舒服……)

  記憶中異常鮮明的嬌弱嘆息聲再度撫上背脊,他趕緊用力打開了打工餐廳裡自己專屬的置物櫃,拿出昨天才送洗回來的制服準備換上。

  但才一轉頭,杵在門旁的那道身影就讓他停下了動作。

  「啊巡音妳來啦?」

  對方沒有出聲回應,只是輕輕一個點頭,佔了臉上大半面積的厚片眼鏡在日光燈下閃著一層反光,映出他有些無奈的表情。

  和自己同時進入這家餐廳打工的巡音是附近大學的學生,平日安安靜靜的不太說話,來上班時身上總是套著大地色系的厚外套與長裙,等到工作就只是隨手把一頭長髮綁成一束低馬尾,雖看來不起眼但工作起來倒也相當認真。

  但說實話,がくぽ不太擅長和她相處。

  不管是大家下班後的聚餐、或是像這樣兩人獨處時,她總是沉默的低著頭,極少回應任何人的話,將自己安置在眼鏡鏡片的反光內阻隔一切外來的視線。遇到這種不說話也不願表現出一點自己面目的人,總是令他感覺相當棘手。他再度盯著那兩片厚厚的鏡片。

  那副眼鏡下的眼睛,又會是什麼模樣呢……

  「神威?怎麼了嗎?」

  「呃,沒什麼。我先去更衣間了……」

  「那個,神威……」

  慌亂結束與同事間的對話,手臂上掛著黑白制服小心走過巡音的身體,就在他走出員工休息室時,背後一聲淡淡的呼喚讓他轉過身。

  「怎麼了嗎?」

  三兩步外巡音面向著他,垂在身前的雙手手指不斷磨蹭著。

  「那個……我想問神威,可以和你調下禮拜三的班嗎?」

  歪頭想想自己的行程表,がくぽ沉吟著:「下禮拜三嗎?……要調班表也是沒問題啦,妳是突然有什麼事嗎?」

  「嗯,另一個地方突然有點事情,只好麻煩你了……真的很謝謝你。」

  說完後巡音動作遲緩的一鞠躬,幾撮髮絲也跟著垂在半空中,纖細卻又聽來清晰的嗓音令人相當舒服。

  「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啦。」他苦笑著甩甩手,看著巡音再度站直了身子。雖然老是罩著厚重的衣服,但直覺告訴自己對方應該有著相當不錯的身材,「不過店長不太喜歡我們又在別的地方打工,妳可別讓他知道喔,我也會保密的。」

  「嗯,謝謝你。」眼前的女學生垂下臉,嘴角微微上揚。

  呵呵。

  連氣音都沒有發出的,沉默笑聲。

  他瞪大了雙眼,而巡音就沉默地站在自己面前,唇上掛著淡淡笑容。

  不知何時變得完全透明的鏡片後,直視著自己的濡濕眼波中,妖豔火光一明一滅。

  口乾舌燥的他感覺,一股似曾相識的麻痺感再度攀上後背。

 

  「……巡音?」

 

 

=====萬~萬沒想到~節操不見了~(唱)=====

 

認識我的大家好,不認識的也說聲好,俺是yanao

 

……啊……嗯……對噗起(蹲角落)

這篇完全是我某天無謂求知欲燃燒翻遍SOD女優介紹後的結果

同時在過程中還翻閱了大量一劍浣春秋來補足臨場知識……

抱持著「寫明了就不好玩」(×)「寫明了就只能掛密碼」(○)想法,很多東西都只是點到為止

但最終還是無法將我想像的AV女優ルカ(炸)魔性魅力傳達出千萬分之一啊

默默猴超強的(哭哭)

 

最一開始的靈感是來自於翻到SOD某個女優的介紹,

上頭她入行的理由是「想要改變內向的自己」……同學妳冷靜啊!!!

因為我也忘了她名字叫什麼所以也無從找證據證明她是否改善了內向,但這奇葩哏實在是令人難以割捨,結果就用在這地方了……

總而言之是個有點801感的短篇,寫完之後我就要啟程去找我的節操了,它剛才說它不要我了我該怎麼辦(死)

 

然後不要問我之後がくぽ要怎麼辦,我也不知道,真的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