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喔喔喔喔喔---

進度嚴重落後啊啊啊啊啊---(抱頭)

因為不想把這次的本子延到暑假場,也就只好硬著頭皮趕了 OTZ

然後其實我還想寫番外←根本自殺宣言

 

 

 


 

 

  「我回來了。」

  「我來打擾囉──」

  在染上大片靛色的黃昏天色中回到位在市中心外圍的神威家,一打開家門,看見的就是端坐在玄關處搖著尾巴的弁慶。

  原本想伸手摸摸牠的頭,柴犬卻起身直接從がくぽ身邊走過快速往三浦的腳邊衝去。

  「喔喔弁慶!你好像又長大一點了耶!」只見一人一狗就像是分隔許久的寵物與飼主般,直接就在玄關處玩了起來,實質上的飼主只能尷尬的被晾在一邊。

  而當がくぽ有些認命的抬起臉,便看見了前方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直視自己、被嫩紅色澤包裹全身的機械少女。

  「我回來了。今天還好嗎?」

  說著說著,走上前的他將注意力轉到了がくこ身上的衣著,雙眼睜大了些許,「妳身上的衣服,是ルカ從哪裡拿出來的嗎?印象中似乎都有沒看過的樣子……」

  「是我帶她去買的喔。」

  大概是聽見了來自外頭的聲響,身上套著白色圍裙的ルカ也在此刻走出了廚房,一面向玄關處的三浦微笑點頭,「啊,三浦先生也來了嗎?好久不見了呢!因為家裡都沒有適合她穿的衣服,我就帶她出去買了幾件。怎麼樣,好看嗎?」

  「這樣啊?」對少女身上的胭脂色洋裝與雙腿的白絲襪審視一番後,がくぽ臉上浮現淺淺的笑容,「很好看,很適合妳喔。」

  就在がくこ為了這句讚美而眨著眼的時候,三浦也跟著弁慶一前一後的湊到了がくぽ身旁,「這就是昨天晚上那隻嗎?」

  「是沒錯,但可以不要用『隻』這個單位嗎?」

  「唉呦又沒差。不過話說回來,看起來做得還蠻精緻的嘛……嘿咻。

  無視於一旁がくぽ的糾正,三浦自顧自的在沙發前蹲下身,因笑容而微微瞇起的雙眼視線與少女的雙眼高度正好平行。

  「妳好啊,我叫做三浦邦良,是旁邊這個傢伙的搭檔。叫我邦良就可以了,要不然『邦良葛格』我也沒問題喔。妳叫什麼名字呢?」

  「從目前得到的資訊來看,她的名字應該是叫做『がくこ』沒錯然後以三浦先生的年紀,要被稱作『哥哥』可能會有點勉強……

  「我的心可是永遠十八歲的!」

  「但心態的年輕與幼稚兩者是截然不同的。」

  「你是在找碴嗎?」

  眨眼瞧著面前兩名成年男子的鬥嘴場面,令がくこ頭頂上的黑色貓耳也隨之微微晃動,「邦、良?」

  「沒錯沒錯!啊,我還以為那對耳朵只是裝飾品而已,沒想到居然真的會動耶!是貓耳嗎?看起來好有趣喔!」

  在三浦興奮喊出自己感想同時,臉也跟著逐漸逼近面前的がくこ,面對這種狀況,她則張大了圓潤的鮮紅色眼珠,目光不斷在面前的三浦及後方的がくぽルカ之間移動,令がくぽ馬上伸出手將自己的搭檔拉開

  「他並不是壞人,所以妳不用擔心……三浦先生你不要靠這麼近。

  另一邊ルカ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那個,がくこ妹妹好像有一點點怕生的樣子,邦良先生突然這樣的話可能會嚇到她,所以說要這樣的話還是等之後再……」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這樣變得好像我是壞人一樣。

  雖然邊說邊看似不滿地噘起了嘴,被拉開的三浦還是乖乖坐上了位在機械少女位置斜前方的沙發,而重新取回與對方之間距離的がくこ表情看似也放鬆了一些。

  「那你們就先休息一下,大概再過十分鐘就可以吃晚餐囉。

  臨走前不忘再對沙發區的三人拋下一個微笑,ルカ便轉頭重新走回了廚房,直到前一刻還熱熱鬧鬧的客廳也瞬間陷入了一陣寂靜之中。

  收起了直至方才的調笑態度,三浦的臉上也換上了帶著點歉意的柔和表情,深褐色雙眼直視著面前的がくこ,「對不起喔,剛才嚇到妳了。我也不是故意的啦……不過我這邊還是想問妳一點事情就是了。

  三浦同時拋給がくぽ一個示意的眼神,得到對方的點頭默許後,他便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一支智慧型手機,將畫面打開調出了一張照片平放在がくこ面前的茶几上。

  「がくこ美眉認不認識這個人?」

  注視著螢幕上映出的有墨半身照數秒後,少女輕輕搖了搖頭。

  「不認識嗎……?」

  聽著三浦的喃喃自語,がくぽ的眉間也不禁浮現出與搭檔相同的幾絲皺痕,「妳確定不認識嗎?連看都沒看過這個人?」

  眨著雙眼望了望將自己夾在中間的兩名男子,がくこ歪著頭想了想後再度搖頭,がくぽ與三浦只能無奈的望著彼此。

  三浦皺起眉頭,「你的確是在有墨的辦公室裡頭找到她的吧?說不認識怎麼聽都覺得不太對……會不會是記憶被竄改或刪除了?」

  「也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但在無法瀏覽她記憶資料、又似乎不適合過度刺激的現況下,也無法判定問題到底是出在哪裡。」

  「這樣難道就只能等了嗎……科搜的人動作快點啊。

  聽見がくぽ的回應,讓三浦也忍不住用力嘆了口氣伸手拿回茶几上的手機,但就在要將手機放回口袋的前一刻,便看他戳點了螢幕一陣重新將手機背面正對上がくこ的臉。

  「三浦先生?」

  「啊、嗯,只是拍一張照片而已應該沒問題吧?」

  看著手機攝影鏡頭上的快門迅速一閃,がくぽ便知道少女的臉部影像已被收納進了對方手機的記憶體內,三浦則邊將手機收回胸前口袋邊繼續說著。

  「至少我們也不要浪費時間,就先從這方面著手找起吧。反正我們最不缺的就是時間了。

  「……是這樣沒錯。」

  一邊回應著三浦,がくぽ轉頭注視著面前少女彷彿不見些許雜質的鮮紅雙眼,耳邊也傳來了來自廚房的呼喚。

  「晚餐已經快準備好了喔。親愛的來幫我擺一下餐具好不好?」

 

 

  當進入拘留所會客室的來栖看見坐在玻璃另一面的有墨時,一時之間甚至還有些認不出眼前的人是誰。

  少了平日隔著一段距離觀察到的不可一世,此刻的有墨看來和其他快被壓力擊潰的被收押人毫無差別,眼白中佈滿血絲的眼珠正死命盯著自己。

  在數秒的對望後,他終於開口打破了兩人間的沉默。

  「有墨先生您好,我是您的辯護律師,敝姓來栖。」

  向對方一點頭,他不疾不徐的繼續說道:「大略的情形我已經稍微聽過說明了,這次的事情我也感到相當遺憾。不過目前看來,我還是有很多可以幫上有墨先生的地方……」

  「……就對了。」

  「您說什麼?」

  來栖的眉毛稍稍挑起。

  「少講那麼多廢話,總之快把我從這裡弄出去就對了!」

  一對手掌砰的大力擊上桌面,發出的巨響瞬間令來栖愣了片刻,但隨即他又再度露出禮貌的微笑,出言安撫玻璃後正劇烈喘氣的男子。

  「這是當然的,這方面有墨先生不用擔心。雖不可能是馬上,但我一定會盡快爭取到讓有墨先生能離開這裡。」

  「……你最好能做到,要不然你憑什麼要我付錢給你?」

  果然是令人很不爽的傢伙。

  雖然腦中立刻浮現出了各種咒罵的言詞,但工作長期累積下的耐性,讓他仍然能保持著一貫的態度。

  「總而言之,雖然不久前我已經從您的下屬那了解到了一些訊息,但詳細的內容可能還是得請您再為我作說明,這方面還請您盡可能坦誠回答我的問題。」

  一邊低頭說著,有墨一邊從隨身攜帶的公事包中拿出一疊文件擺在桌上,但重新抬起頭時,他的視線注意到了有墨被抬至嘴唇邊的拇指指甲,邊緣早已被牙齒給咬得坑坑巴巴,上頭似乎還沾上了模糊的血漬。

  「有墨先生?」

  「……反正,我現在沒有時間再待在這裡了。我一定得快點出去才行,一定得快點……!」

  聽著不時會被有墨啃咬指甲動作打斷的話語,來栖只是沉默地望著他。

  「再不出去的話,『那個人』、『那個人』就會……」

  語尾再度消失在微小的啃咬聲響中,神情中完全喪失平日氣勢的有墨,看來就像是被絕望烏雲罩頂、只能不斷顫抖的渺小存在。看著這樣的有墨,面無表情的他再度低頭確認文件上的內容。

  「那我們就把握時間快點開始吧。首先我想請問您的是……」

 

 

  等到吃完晚餐休息片刻、並送三浦離開之後,がくぽ才獨自走入書房繼續白天時未完成的工作。

  大約經過兩小時,就在手邊工作終於進入最後階段的時候,他聽見背後有一陣腳步聲由遠而近的傳來,接著一隻白色的手掌輕輕覆上了他放在桌面上的左手背。

  「還在工作嗎?」

  「嗯,不過差不多快結束了。

  轉過頭,已經換上長裙睡衣、身上披著披肩的ルカ就站在自己身邊,在只開著一盞桌燈的書房裡,對方雙眼在昏暗中也反射出一片淺淺的光芒。

  「我已經先帶がくこ妹妹到客房睡了。

  「是嗎?妳一整天下來應該也很累了吧,還帶著她出去買東西。」

  「不會啦,我很開心喔。ルカ微笑搖頭,「雖然她看起來好像還有點不習慣的樣子,不過我想應該慢慢就會好起來了吧?果然這種地方感覺也有點像貓咪呢?」

  「是嗎……」

  望著對方左手無名指上映出一輪反光的戒指,他有些猶豫的開口:「按照目前的狀況,她可能還要住在我們這裡一陣子,妳會介意嗎?」

  「一陣子,是多久呢?」

  「我也不太清楚。相關部門的人是說,等到他們說可以再送回去就可以了,但因為他們工作量很大的關係,可能還要過幾天才可以。

  「那真是辛苦了呢。」ルカ的頭輕輕歪向一邊,「我倒是沒關係的,只要大家方便就好了,而且家裡多一個人陪我感覺起來也很新鮮呢。不過如果能早點讓がくこ早到該回去的地方就好了。

  「是啊……總之在這之前得先麻煩妳了,抱歉。

  「為什麼要這麼說呢?」面對がくぽ充滿歉意的眼神,ルカ只是露出熟悉的和煦笑臉。

  「啊對了,說到這個。」

  「怎麼了?」

  像是想到了什麼般,ルカ不自覺地將目光瞥向一旁搜索著記憶:「雖然只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不過這樣一整天和她這樣相處下來,感覺がくこ妹妹的主人應該是很疼愛她的喔。」

  「為什麼會這麼想?」がくぽ將公事椅一轉,正視著站在身旁的妻子。

  「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不過啊,一般來說都是機械人負責去照顧人的對吧?可是がくこ妹妹感覺起來,似乎是『反過來』的樣子。」

  「『反過來』?」がくぽ注視著正琢磨該如何解釋自身感受的ルカ「也就是說,她是屬於受照顧的一方?」

  「是不是這樣我也不知道,不過從態度上看來,她可能很習慣了被他人這樣照顧吧。」回想著白天時的情景,ルカ謹慎的開口說道。

  習慣受到照顧。

  那照顧她的人又是誰?

  有墨?還是其他人?

  看著神情嚴肅的がくぽルカ稍稍彎下了身子。「這些對找到がくこ妹妹的主人會有幫助嗎?」

  「嗯。知道她大概的行為模式,對於分析可能的擁有者來說也是很有用的。がくぽ點頭,對妻子露出微笑。「謝謝妳。」

  「嗯嗯,如果可以幫上忙就好了。

  望著ルカ帶點靦腆的笑容,突然地がくぽ站起身,反將對方拉到椅子前坐下。「對了,我都差點忘記有東西要給妳了。妳先坐好。」

  「有東西要給我?」

  「嗯,妳把眼睛閉上,等我說好再睜開。

  等ルカ聽話的點頭閉上雙眼,他從公事包裡拿出了待在裡頭的小盒子打開,雙手指尖小心捏起其中纖細的銀色鍊條,貼上ルカ頸部的肌膚後扣上鍊扣。

  「好了,妳把眼睛睜開。

  從頸肩肌膚上感受到的冰涼感,讓ルカ睜開眼後立刻低下頭,指尖有些猶豫的摸上被掛在自己胸前的項鍊墜子,望向銀色台座上、反射出水潤光芒的淚滴型海藍寶石。

  「這是……?」

  雖然已在腦內演練過了無數次,但當真的看見ルカ驚訝的神情時,がくぽ的情緒仍是不由得緊張了起來,「是前陣子無意間看見的,感覺起來應該很適合妳所以……不過還是晚了一天才拿出來。」

  注視著ルカ不斷磨蹭寶石光滑表面的白色指尖,令他的聲音也隨之低了半分。「……妳喜歡嗎?」

  過了近十秒,他才聽見ルカ的聲音。

  「這是,送給我的嗎?」

  「嗯,想說剛好也是我們結婚兩週年所以……嗚!」

  話還沒說完,ルカ便唰地站起身,一口氣用力環抱住他的脖子,從身體接觸到的部分感覺起來,對方的體溫正因處於亢奮狀態而略為升高。

  「我好高興……!」

  自他頸間附近傳出的聲音聽來有些含糊,但還在能夠辨別的範圍內,他感覺自己的臉部溫度也開始緩緩爬升。

  說完ルカ稍稍鬆開了手,有些害羞地拉出些兩人身體間的距離

  「好看嗎?」

  在一旁檯燈白光的照明下,寶石正安躺在女性機械人肩胛骨之間的細滑肌膚上,清澈的色澤與粉嫩膚色十分搭配。

  「……真的很適合妳。」

  聽見自己丈夫點頭的感想,ルカ的雙眼也因此笑出了微彎的弧度。

  青藍色的眼睛,他覺得,此刻妻子的雙眼,比任何的寶石都還閃亮。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