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進度結束---

……但這只不過是開始而已啊(看天)

 

 


 

 

01:25

 

  離開聳立城市正中央區塊的警視廳、耗費約半小時的車程後,がくぽ終於回到了位在市中心外圍的神威家門口。

  在這遠離了繁華市中心的位置上,道路兩旁幾乎都是大片被圍牆圍起雜草叢生的閒置土地,不遠處藉著街燈的昏黃光芒,看得見稀稀疏疏幾棟房屋的側影,外觀看來屋齡不短的白色兩層樓房前,停入台普通房車後還綽綽有餘的車位邊上,便是一小片栽植著高矮不一各類植物的翠綠草坪。

  將安置在副駕駛座的機械少女橫抱下車,がくぽ小心摸索著鑰匙將玄關門慢慢打開。

  盡量不讓自己的動作發出任何聲音,而當他將大門重新關起轉過身時,因背著窗外月光而看來輪廓變得一團黑的柴犬就坐立在玄關前盯著他瞧。

  「我回來了。」

  小聲對柴犬說完話後,がくぽ抬起手做出個噤聲的手勢,對方也像是能理解般安靜地轉頭回到沙發旁窩下,他看著躺在沙發上的身影,猶豫一陣後才又繼續朝屋內深處走去。

  走到了屋內角落的一扇門前,他先伸手轉開門把推開門扉,接著按下設在門口的燈光開關。

  以白色為基調的空間中,日光燈光下有的是放置各類器材零件的成排鐵櫃、盤據一方的各式大小儀器、主機與一排一片黑暗的螢幕以及一張大型的工作台。

  這棟房屋原本是製造出がくぽ的科學家的私人住宅兼工作空間,在他去世之後,被列在遺產繼承人名單第一位的がくぽ便順理成章成為了房子的新主人,繼承之後他並沒有對房屋的內部構造進行太多變更,其中也包括了這間自房屋落成起便一直存在的工作室。

  小心將懷中的機械少女安放在工作台上,之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他再度走出工作室回到一片黑暗的客廳,在ルカ躺著的沙發前蹲下身,伸出手輕輕撫摸對方的臉頰。

  「……你回來了?」

  月光下色澤濕潤的靛藍雙眼緩慢睜開,淡粉色唇瓣勾出若有似無的弧度,他低下頭輕輕一吻。

  「嗯。等很久了吧?」

  「不會……工作順利嗎?」

  「還可以。」

  「沒有受傷吧?」

  「沒有。」

  「……那就好。」聽見他說出的回答,ルカ的雙眼也彎成了一對弦月。

  隨後がくぽ將沙發上的柔軟軀體溫柔抱起,對方也閉上了雙眼安心的伸出雙臂環抱著他的頸子,踏上樓梯穿過走廊,走進兩人的主臥室內,他小心翼翼的將ルカ放在剛鋪好新床單的雙人床上。

  「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妳先休息吧。」

  「可是已經這麼晚了……」

  「因為有些在意只好帶回來處理了,沒關係的。

  看見がくぽ面上淡薄的笑意,ルカ雖猶豫了一陣,但還是輕輕點了點頭,看著對方拉起棉被蓋在自己身上。

  「……不要太累喔。」

  「嗯。我知道。」

  面對ルカ關心的目光,がくぽ再次俯身落下一吻後便起身離開房間,沿著原路走下樓梯回到燈火通明的工作室,伸手打開一旁的總開關,原本寂靜的空間內便開始迴盪起陣陣儀器開始運轉發出的低沉轟隆聲。

  「……開始吧。」

  眼神中直至方才的柔和消失無蹤,がくぽ拉出數條擱在工作台邊的線路插入機械少女的後頸,同時轉頭望向一旁亮起的螢幕畫面,數秒之後,不久前才在科技搜查部看見的「ERROR」字樣再度映入眼中。

  「果然還是一樣呢……」

  深吸一口氣後,他俐落的剝去自己裹在機械少女身上的白色床單,被酒紅緞布緊緊包起的稚嫩軀體也再度暴露在眼前。讓少女的身體平躺在工作台上,拉開馬甲上用來固定的黑色緞帶、將其拆下後,少女微微隆起的潔白乳房與平坦腹部也頓時一覽無遺。

  沒有停下動作的手指小心覆上觸感柔軟的下腹部,在某個位置感覺到自己所尋找的細微凹陷,他立刻將那塊人工皮膚連著金屬殼層一同掀開,被包覆其下的各式零組件與管線頓時暴露在眼前。

  既然有可能是因為零件損毀的話,也就只能經由個別區塊的性能檢測來確認是否真是如此了。

  迅速做出判斷後,がくぽ立刻拿起一旁的工具投入拆解零件的工作中。

 

 

05:58

 

  面對眼前的成果,超過十六小時未曾休息的がくぽ此刻確實感受到了一股可稱為「成就感」的情緒油然而生。

  在進行了各個部位的零件性能檢測後,確定除了主電源的部分有嚴重損壞外,另外則是連接電子記憶體的零組件也有受損的狀況,幸好在工作室翻找一陣後都順利找到相容的零件,讓維修工作也終於抵達了收尾的階段。

  不自覺地模仿起三浦平日的舉動伸了個懶腰,他沉默望著平躺台面上的機械少女,若說沒有那些連接在少女與儀器之間的線路的話,那副模樣乍看之下幾乎與人類毫無差異。

  「這樣子的話,應該就能讀取記憶資料了吧……」

  轉身在並排的螢幕前坐下,雙手搭上鍵盤飛快敲打按鍵,螢幕上的畫面也隨著一連串輸入的指令而不斷變化。照理說只要解除了最外層的記憶保護模式,要檢索儲存機械人各個面向記憶的資料目錄只不過是舉手之勞。

  原本がくぽ是如此以為的。

  但最後畫面上只出現一行文字,令翠綠色的眼珠微微瞪大。

 

  For My Dearest GACKO:

   >_ _ _ _

 

  在經過一連串的破解防護後,理應就能抵達大門敞開的記憶資料庫,但此刻這行無機質的文字卻如同一道鎖般將自己拒於門外。

  「……需要輸入密碼的意思嗎?」

  自空格數看來,應該是由四字構成的密碼組合,注視那一明一滅的輸入游標,修長的手指只能停滯在鍵盤上方難以動作。

  而一旁的另一面螢幕上,也正好跳出了對密碼鎖的分析結果。

 

  【分析:資料銷毀型】

  【※警告:若密碼錯誤機體資料將全數銷毀,請謹慎確認】

 

  到了這地步,がくぽ終於嘆出了今晚以來的第一口氣,再度將視線轉向平躺在台上的機械少女,雖然猶豫許久,最後他也只能關閉本已執行到最後階段前的程式,一切回到原點。

  雖然機體大致上都維修完畢,但最終在分析方面,還是得回到設備更加專業的科技搜查部才可能有所進展。下了如此判斷後,他起身緩步走回工作台前。

  此時從面東的窗口望去,原本漆黑的夜空也逐漸轉為混著黃白與紺紫的奇異色彩,而在遠方天空與高矮不一建築物之間的邊緣,彷彿能刺傷雙眼的銳利光明也已微微的探出頭來,令室內染上了一片鮮黃。

  For My Dearest GACKO。

  令人完全抓不著頭緒的一句提示,讓他的眉間微微皺起。

  「妳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對不可能回應自己的對象問出問題的同時,がくぽ將手指伸向被烏黑長髮遮蓋大片的纖細後頸,輕輕按下啟動開關。

  在按下的瞬間,令人鬆口氣的細微運轉震動便經由指尖傳達而來,在眼下映出一小片陰影的睫毛微微顫抖,看似軟嫩的眼瞼也隨著時間經過緩慢的張開。

  宛如寶石鮮紅欲滴的一對眼珠,在曙光下反射出朦朧的水亮,就彷彿逐漸綻放的豔紅玫瑰花苞。

  而那雙眼睛,此刻正直視著自己。

  看似不堪折握的手臂看似遲鈍的彎曲,撐起不著一縷的纖細上半身,即使如此對方的視線卻也從未偏移。

  「妳……現在身體有任何,運轉不順暢的地方嗎?」

  明明直至三十秒前都還能正常運作的大腦,此刻卻陷入了輕微的混亂狀態,令脫口而出的問題也聽來有些斷斷續續。

  「……」

  機械少女低下頭,盯著自己緩速重複開闔動作的軟嫩手掌;在晨曦的照耀下,少女全身的肌膚散著一股柔和的光暈。

  がくぽ開始猶豫是否要將擱在一旁的床單重新蓋在少女身上。

  「看來沒有問題的樣子……那就好。」

  暗自鬆了口氣,他重新調整口吻,「我是隸屬於警視廳特別行動課的神威,在簡單的檢查後,判定妳可能是未經過登錄建檔的機械人、有關當局也可能不會有關於妳的資料,所以現在就先由我來問妳一些簡單的問題。可以嗎?」

  停頓片刻後,面前的機械少女小幅度的點了一下頭。

  「好。首先可以告訴我妳的名字嗎?」

  低沉的機械運轉聲中,幾乎難以聽清的細嫩嗓音自雙唇間飄出。

  「……がくこ。」

  「がくこ,是嗎?」

  少女再度以點頭做回應,與前一刻進入腦海的字詞完全相同,總算是踏出了第一步。

  「那麼がくこ,」刻意放輕自己的聲音,がくぽ繼續說道,「妳能夠告訴我,妳的擁有者是誰嗎?」

  聽見了問題,少女的目光彷彿因搜尋著記憶而垂下,がくぽ也耐心的等待她的回答,但數秒後當他低下頭時,卻看見桌面上的纖細指尖正微微發著抖。

  原本幅度微弱得幾乎無法使人察覺的顫動,隨著時間經過變得明顯而劇烈,少女淡漠的神情也逐漸染上了一絲痛苦,他立刻伸手撫上膚色晶白的背脊。

  眼角瞥向一旁觀測機體數值的螢幕,畫面上不只是與機體主系統相關的數值,就連與記憶系統相關的數值也全都瞬間跳出了代表警告甚至危險的刺眼紅字。

  「如果對妳造成負擔的話,不回答也無所謂,沒事的。」

  反覆地喃著「沒事的」,寬大的手掌一邊輕輕拍撫觸感柔滑的後背,或許是真發揮了效果,隨著時間經過,少女身體的顫抖與螢幕上的數值終於都平復了下來。

  大概瞬間過多的情感資訊對電子腦造成干擾,連帶影響到了機體功能,在猜測可能原因的同時,他小心評估著對方此刻的身體狀態。

  看來現在還不適合問這些。

  「如果真的是妳無法回答的問題,那就是我們的工作了。」嘴角揚起淡淡的苦笑,但語氣卻聽來無比的溫柔,「但我也才剛維修好がくこ妳的身體,再出問題我的話可是會很困擾的。」

  聽見がくぽ這麼說,自稱為「がくこ」的機械少女眨了眨晶亮的鮮紅雙眼,在陽光下看來彷彿天真無邪的幼童般令人憐愛。

  「……這麼說來,我們的名字還有點像呢。」不知不覺地,擁有青年外型的機械人繼續說著,「我叫做がくぽ,是製造出我的人為我取的名字。『神威』這個姓也是他給我的。」

  「がく……?」

  「嗯,沒錯。がくぽ。」

  確定對方的機體運轉恢復正常,他便輕輕將手抽離,「總而言之,現在至少要先想想該怎麼安置妳,科搜部那裡短時間內應該都不會希望妳回去,其他地方也可能不太方便而且……」

  說到一半,原本飄向一旁的視線不知為何又回到了がくこ被一圈純黑蕾絲裹起的大腿肌膚上。

  首先得先拿這身裝扮想想辦法才行。

  正當他試圖忽略機體內部略微上升的溫度時,耳邊卻聽到了一陣像是工作室門被打開的聲響。

  「親愛的你還在忙嗎?至少在出門前要不要休息一……」

  在長睡衣上披著一件披肩的ルカ邊推開門邊走了進來,說到一半的話卻在看見室內的景象時硬生生的停下,靛青色的眼睛直直望向自己的丈夫,以及工作台上幾乎未著寸縷的少女型機械人。

  一時之間,空間中只聽得見機械運轉的悶響、窗外鳥兒的鳴啼,以及披肩「唰」地滑落地面的摩擦聲。

  最後打破這陣漫長沉默的,則是面頰色彩如同熟透番茄的ルカ

  「那個,是位有一點點,大膽的客人呢……?」

    全站熱搜

    yan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